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世上唯一不爱我的你

呃,预备时期的故事

强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OOC反应

大概是写一个众人都爱的日向和一个鄙视预备学科的本科生枝的故事,温暖的部分有,当然会有一点小虐。说起来这种设定真的有人看吗?

某种程度上很矫情。

koma崩坏严重

狗血

其实本质上是想写一个那个,就是连kiss都没有的清水而温馨的爱情故事

说到大家都爱,前两天还看到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一个玛丽苏的梦想」(x

话说废话还不够多吗?

但我得填满预览啊

嗯…………就是…………

写得不好

你信我的话就读到最后吧。


————————

第三年预备学科的日向创偶尔会想,自己大概是有才能的,只是这种才能过于奇怪而不能被认同罢了。

老师的毫无平仄起伏的唠叨声音就像是寺庙里的和尚念的一些令人犯困的咒语成为了日向创远观窗外天空中樱花飘舞的背景,站在讲台上明明是什么都能看得到的,然而老师却温柔地没有扔出手中的粉笔头,也没有叫日向创的名字,只是偶尔抬起头来环顾一下班里的情景,然后选出一个同学到黑板上进行答题。

「下课之后到天台,有话跟你说。」

不知是谁写的纸卷就这样划过一个弧度挡住了日向创欣赏大自然的视线,他疑惑地寻找着递来纸条的人,很快他便发现了坐在自己斜上方的女生正冲自己微微一笑,然后回过头去继续记笔记。

这已经是第几次接到女孩子的纸条了呢?日向创已经数不清楚了,他不明白是不是自己散发着什么特殊的荷尔蒙,女孩子们总是特别积极地向他递出这样的告白纸条,然后只等着有说话的机会,被日向创小心地拒绝。更可怕的是,不仅仅是女孩子,连男孩子都有这样的情况。与其说是人缘好,不如说多亏了日向创的脑子还算好使,否则在大街上都会被变态揩油的程度。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父母和亲戚们的悉心呵护之下,日向创才不能容忍自己不够完美以达到他们对自己的期待吧。

第三年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是这样想的。

同样的戏码在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上演,他的周围从来就不缺少朋友,但也造成了他的选择恐惧症。他不知道应该和怎样的女孩子交往,或者说,他忙于回报各种各样的人对自己的「爱意」,到头来却没有真正对谁好过。他觉得自己被告白的地方遍及了整个预备学科可以踏入的领地,操场,天台,甚至是厕所里。日向创对自己现在仍然是一个脑筋正常并专注于学业的人感到庆幸,如果自己的感情太过丰富,大概现在就已经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精于玩乐的花花公子了——尽管这种人在预备学科并不少见。

日向创来过教学楼的天台很多次,前两年他曾经每一天都到这里来,只为了能够看到墙的那边本科生教学区的风景。或许是他有着吸引众人的才能,他总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人,能够好好地看着他,爱着「日向创」这个人,而不是这份才能。如果这种人存在的话,日向创有这种预感,那他一定生活在高墙的那边,就在这所希望之峰学院里面。

在又一次完成了婉拒的任务之后,日向创趴在铁丝网上,看着难得从那边走过的人。

而那个人也停下脚步,用浅灰色的眼睛看着自己,致使日向创有了一种错觉,即便是隔了这么远他也被自己的荷尔蒙影响到了。他觉得有些崩溃,这三年来从这条小道走过的人本来就不多,而注意到自己的却只有一个。难得看到了自己的人,却还是无法破除这种奇怪的诅咒,这让日向创感到了沮丧。然而下一秒,当那个人转过身抱着胳膊冲自己轻蔑地笑起来的时候,日向创却突然充满了希望。

他动了动嘴唇,像是在叹息,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是日向创从他的口型中读出了他想说的话。

「预备学科。」

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不受荷尔蒙的影响也是说得通的,但是日向创却有一种感觉,那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他用看透了一切的眼神看着日向创,而他也只是在看着「日向创」。在得知这个事实的一瞬间,日向创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预备学科以来难得见到的自然的微笑。

被大家所爱,还真是够沉重的呢。

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后,日向创正准备一一删除手机里各种各样的人给自己发的邮件,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上多出了几道勒痕,大概是自己无意间抓得太紧所导致的吧,手臂上也被自己前倾的身体压出了淤青,衣服也被挂烂了,站的时间太久使得腰背开始隐隐作痛。

没想到自己竟然盯着那个人看了这么长时间呢。

日向创一边翻找着创可贴,一边这样想。

那个人,日向创是认识的——不如说,每一个预备学科在入学之前,对每一个本科生都是认识的。

「狛枝……凪斗……」

轻轻地吐出这个名字,日向创连澡都没有洗,就这样躺在沙发上怀着对未来无尽的想象蒙蒙眬眬地入睡。

 

「日向创。」

再一次见到狛枝凪斗的时候,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狛枝凪斗当然不是像日向创认识狛枝凪斗那样的方式认识的日向创,只对本科生和才能感兴趣的他只是在念日向创体检表上的名字罢了。

他似乎是记得日向创的,因为他说「那天在天台上见到你之后还好吗预备学科」,而日向创则是憋着一股气伸手去抢自己被风吹走的体检表。

不就是高了一公分吗为什么手这么长。

日向创觉得自己都快要贴到对方的身上,却还是够不着他高高举起的自己的体检表。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学校组织所有的预备学科进行统一的身体检查的话,日向创大概也不会再遇见狛枝凪斗。当然了,这也有可能是狛枝凪斗「幸运」的一环,不过谁也不敢保证那对他来说实际上是某种「不幸」,因为他对预备学科从来就不曾怀有什么「爱意」,就连拥有「被人所爱」的才能的日向创也一样。他只看重学校鉴定并认同的才能,比起「爱意」不如说更接近于「敬意」,当然日向创也是如此。

如果自己答应了前几天某个高个子男生的告白的话,是不是自己就不用这么费劲地和狛枝周旋了呢?

日向创心里有些后悔地想,但是他也不愿意因为这样随便的理由就答应别人的求爱,偶尔他甚至害怕去答应别人,仿佛那样做就是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充其量不过是能够作为别人的垫脚石而已,就因为这种无所谓的理由就踏进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什么的真是不自量力呢。唉虽然我也没有资格这么说,毕竟比起充满希望的大家,我也不过只是一介虫豸而已,但总比你们要好得多了。」

听到狛枝凪斗这样的说辞日向创当然很不开心,这种把预备学科比喻成垫脚石的言论他最讨厌了。但是这种「讨厌」的心理是他很少存有的,一直以来,他都是努力回报着大家对他自己的「爱」,从而不断努力完善自己让自己越变越好。特别是「没有才能」这四个字,简直否定了日向创一直以来所忍受的这种才能所带来的困扰。

「我也是……有才能的!」

一把抓过狛枝手上的体检表,一边怒气冲冲地回应道。

狛枝凪斗露出一脸不信的表情。

「明明是预备学科还以为自己有才能什么的,要是有才能的话就不是预备学科了吧。啊哈,难不成你的才能就是『超高校级的妄想症患者』之类的吗?」

「才不是那种东西!说到底妄想症这种才能究竟对社会有什么好处,谁都不需要好吗!」

然而日向又转念一想,说不定真有这种人存在,只不过因为对社会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就不需要了。自己的这种才能,说到底也对社会没有任何好处啊?难不成是要变成专业的色诱员吗?那样的话也太可悲了吧,搞不好还会把学院自己的人给攻略了,说什么自己的这种才能都是不能被承认的吧。这下可总算找到自己不能被认同的理由了。

「总、总之,大概是不能跟你说的那种才能。」日向创并不希望因为自己将事实说出来而导致狛枝凪斗的心理改变,如果他真的知道自己拥有这种才能的话,他对自己的感情,也只能是爱着那份「充满希望的才能」罢了。

「唯独跟你,我说不出来……」

日向创的声音透着委屈,但是他相信这个人一定会发现的,因为他的眼睛一直在认真而好奇地看着自己,而即便是背对他的时候,他也能感受到投射在背脊上的,令他感到刺痛的目光。

 

日向创后来又破例来到了本科生的教学楼两三次,每一次他都能遇见这个人。狛枝凪斗还是一样,每一次都说着令自己讨厌的话,日向创也本能地进行着反驳。不过两个人从此之后也就有了邮件的往来,狛枝凪斗似乎一直试图套日向创的话,但日向创从不曾告诉狛枝凪斗自己究竟有着怎样的才能。

日向创不会说,他很享受狛枝凪斗的那种包含着疑惑着蔑视两种情绪混杂的目光,他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某个突破口,使他能够面对这种可怕的才能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只有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才会感觉到世界不是虚伪的,而是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虽然日向创也喜欢被所有人爱着捧上云端,但他更希望得到这种脚踏实地的安心感,或者说是,一种真诚的感情流露。

情人节的那天早上,日向创已经作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特别换了个大的书包来到学校。每一年的这一天他都非常地辛苦,因为他总是要强硬地将塞在自己鞋柜里的所有巧克力和情书全部搬运回家,然后想个办法偷偷地处理掉不至于伤了人家的心。而当他怀着紧张的心情打开鞋柜的时候,他才发现里面却意外的空旷。

只有一封来自狛枝凪斗的信,当然,并不是情书。

「放学后到校门口。」

无论是信封上写着的姓名,还是里面的字迹,毫无疑问都是狛枝凪斗本人。日向创怀疑他只是嫌东西太多塞不进去所以才把全部的巧克力和情书都扔到了焚化炉里,不过还有一个更加令人振奋的情况,就是他只是单纯地不喜欢日向创的鞋柜里竟然放着这么多别人给的「爱意」。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只能说明那个人已经对日向创产生了强烈的独占欲,这也是被人所爱的日向创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的感情。

那一天,日向创领着狛枝凪斗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狛枝凪斗打量着他公寓的布置,看见了摊开在房间里的贴满便签的书,盖着一层毛毯的沙发,厨房里的冰箱,堆放在水槽里铁盆和搅拌器,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去泡茶……」

日向创在壁橱里翻找了一番,后来整个人都没入了杂物堆之中,却还是一脸愧疚地爬了出来,脸上红彤彤的。

「对不起……好像是因为前几天那几个人建议一起过来写作业,所以茶叶已经……」

「不用了。」狛枝凪斗这样说着,弯下腰稍微整理出一块空地,坐了下来,「对于你这种预备学科来说这样的就已经可以了……」

「那么……」尽管对客人的礼数很不周到,日向创也觉得心里不安,他也面对着狛枝坐下,小心地看向对方,「你今天找我是要做什么呢?」

「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狛枝凪斗叉着胳膊侧眼看着日向紧张的样子,「你不是之前说过自己有才能吗?虽然说我绝对是相信希望之峰学院的各位的判断的,也多少有点怀疑你说的话的真实性,不过果然还是不能对这种宣称自己就是『希望』的嚣张的预备学科不管不顾。最近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行动,包括从今天早上开始你打开鞋柜到刚刚在电车上的举动……」

「果然……被你发现了吗?」

日向创不断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咬着下嘴唇很长时间,尽管他早就知道那个一直在看着自己的人迟早都会发现自己的问题,但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他本以为,在预备学科快要结束的这有限的时间里,即便是他发现了,也不会打算和自己坦白。

尤其刚刚在电车上,又有奇怪的大叔和阿姨向自己这边蹭过来,以致于日向创不得不往狛枝那边挤过去,而换来了对方的一阵白眼。

然而在那之后,狛枝凪斗却并没有作出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不动声色地把日向创换到了角落,而自己挡在了日向创和其他乘客之间。狛枝凪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怀着复杂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人,直到日向创说出一句「谢谢」之后,他才皱着眉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个角落,大概是日向创出生十八年来,唯一感到过安全的区域。那一瞬间他闪过一个让自己觉得可怕的念头,即便是世界上的人都不爱自己,只有这一个人还在那就好了。

「日向君。」

狛枝凪斗抓住日向创的肩膀,把沉浸在回忆中的日向创吓了一跳,在强大的作用力下,他直接被压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我现在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够如实地回答我呢。」

不明所以的日向创眨了眨眼睛。

「可以啊。」

那个时候,日向创还在想,如果他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交往」这种问题的话,自己一定会当即接受。

对上了狛枝浅灰色的视线,日向创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快。

「你今天……」

狛枝的双手压得日向的肩膀生疼,不知是不是姿势的问题,日向创突然觉得害怕起来,他想要挣扎,而狛枝的力道和这份沉重的现实感却让他喘不过气。

「你今天……收到了多少份巧克力?」

日向创愣了一秒,他的大脑开始不断地运转,想要搞清楚狛枝问这句话所包含的意图。他不敢往好的方面去想,但除了那种可能性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尤其是在他知道了自己拥有「被人所爱」的才能之后,那种可怕的独占欲究竟会发挥到什么程度日向创也猜不到。

所以,要不要实话实说呢?

日向创犹豫了一下,但他逃不开狛枝凪斗的目光。

「很多哦。」他说,「很多,都在我的书包里,你想要拿去处理的话就尽管拿去吧。」

狛枝凪斗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这之后他像是疯狂了一般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一般黑着脸笑了很久,直到他再也喘不过气。他大口地呼吸着这只有几方大的房间的空气,然后将上身也贴在了日向的身前。

「这是不对的。」

狛枝凪斗的声音对日向创来说充满着魅惑,当它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日向创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看透了全身一般毛骨悚然。

狛枝凪斗顺手拉开了日向创的背包,各式各样的巧克力从里面一瞬间溢了出来,有部分还落到了地上。上面用各色的标签贴着「给日向君」的字样,然而……

上面的字体都是一样的。

「日向君,我呢……现在对你相当失望呢……」

狛枝凪斗的头发搔得日向的脖子痒痒的,同时也像是刀子一般在那里留下了鲜红的伤口。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不一样了。那个时候的你压在预备学科天台上的铁丝网上,后面有好几个男生在挥动着拳头,本来我想这也是预备学科的常态,习惯的人当然也无所谓了吧。但是,即便是在这之后你被其中一个男生扒掉裤子做出那种事情,你还是冲着我虚弱地笑了。那时候我还以为,在这么绝望的状态下,作为一介预备学科的你,竟然能够拥有着这种程度的希望还真是不可思议……」

日向创看到,狛枝凪斗的脸上带着苦笑。

「你的体检表被他们叠成纸飞机落到我手里那次,你说你拥有着才能,当然我是不相信的。希望之峰擅长发现一些千奇百怪的才能,即便并没有什么用处。你敢相信吗,类似『超高校级的妹妹』这种才能也被纳入才能的之一了哦?所以你不可能拥有才能。我只是为了探究你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才接近你的哦。不过果然不出我所料,和你交换了邮件之后我一直在调查,发现你的邮件记录只有发过各种各样不同语气的人告白的辞句,而收信人永远都是你自己。」

「电车上也是,一上车就进入了戒备状态,随便一个人碰到你就会感到害怕,仿佛那是怀揣着恶意的骚扰。周围的人可都在看着你哦,毕竟到了这个年代还像你这样担惊受怕的人实在是太罕见了嘛。」

说到这里,狛枝凪斗顿了一下。

「呐,日向君,作为『超高校级的妄想症患者』,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吗?」

时间沉默了。

日向创低着头一言不发,而狛枝也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安静地等待着。直到日向创重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他才抬起手指替对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谢谢。」

他平静地说。

「十八年来,在我身边的人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这一点。因为,无论是老师、同学,甚至是偶尔过来看看我的家人,根本谁都没有在看着我嘛……」

日向创颤抖的声音攫住了狛枝凪斗,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你是第一个,发现了我永远也不可能被认同的『才能』的人。虽然说被揭露的真相让我感到很痛苦,但是说实话发现这一点的人是你我其实……很开心哦。」

日向创的脸上,大概是他出生十八年来,唯一一次露出过的幸福的表情。

明明诘问的是狛枝,而这一次,反而是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不是当然的吗。」

面对着在泪眼矇眬中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的日向创,狛枝凪斗从他的身上起来,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所有写着「日向创」姓名的巧克力当中尤为显眼的那一枚。

「因为你也是第一个,那么认真地看着我的人啊。」

他起身,拆开了巧克力的包装,将那一块放在了嘴里任它慢慢融化。然后将那一张写着『给狛枝』的便条收进了上衣的口袋。

 

日向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动了动身体,把不知什么时候盖在身上的毯子重新披到那个坐在一边昏昏沉沉地睡去的人身上。像是怕他被自己吵醒,日向创只是坐在了他的身边,侧着头枕到了他的肩上。

真是的。

日向创近乎绝望地想。

要是就这样爱上这个世上唯一不爱我的你,那要怎么办才好呢?

嘛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关系了吧,反正到时候,都会忘记的吧。

日向创就这样在窗外投射进来的曙光之中,闭上了眼。

桌角散乱的书堆之中,签了字的『希望育成计划』的知情同意书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END————

前言里那句话的意思是,你信我不会写「大家都爱的日向君」的话就看到最后吧=w=

其实我觉得糖分还是挺多的。本来中间部分是打算再渲染一下的,但是我实在想不出能写什么了。

剧情解析:其实日向君真的是「超高校级的妄想症患者」

剩下的看不懂再看一遍比较好(x













好吧实际上就是:

他只是想被某个人看着并且被人所爱而已。然后然后,因为之前和某位大大探讨为什么希望之峰学院一定看中了日向君,都说肯定要去体检啊啥的。然后就加了体检的剧情。(不过这并不重要=w=)还说什么要面试,确认精神力之类的……所以就加上了日向君后来又去了好几次本科生的教学楼(不然预备学科根本不让进的好吗)

种种迹象表明,那个“世上唯一不爱我的你”,才是“世上唯一爱着我的你”

以上=w=

评论 ( 41 )
热度 ( 134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