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2016日向生贺】解锁(后记彩蛋补完

前方ooc反应,因为太久没写了其实手很生的。

因为去年写了《枷锁》,今年就写个《解锁》?然而质量并不如当时好了……(sad……

大概的设定是30岁的教师koma和19岁的学生hnt,所以是师生恋

其实也看不出是师生恋吧,但是大概是这样一个设定?

koma很正常koma很正常koma很正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时间线错乱,写完了都没看,所以肯定有很多病句,但是这个之后再慢慢改

其实故事情节挺简单的,感觉有点像电影画面这种?

可能是最近电影看多了的缘故?所以估计又会有很多人不懂里面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欢迎大家积极发言?

然后有一部香港文艺片叫《亲密》其实多少有借鉴里面的镜头感?然而那部影片我真的没看懂……

顺便那部影片据说是讲出轨

好吧这个不是出轨。

哦哦哦对有18X的,未满的话还是不要看?不对这应该不算吧,但是这个15x也不对啊?

那该怎么办?

所以预览填满了对吧!!!


————————

-1-

在最不幸的时刻,红灯亮起来了。

狛枝凪斗只得踩下了刹车,远远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那辆车一个华丽的甩尾扬长而去。

暖气嗡嗡地响着,一时间,车内无人说话。狛枝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日向都只是呆滞地望着前方搂抱在一起的情侣们在白色的雪花中穿行,从这里走到那里。背景板上的光影烘托着新年的气氛,广场上的LED显示屏上正上演着本季最流行的电视剧预告,十七岁的未成年少女和年龄能做她父亲的男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无数的人们在那里驻足观看,感动地流下泪水,然后离开。

突然间,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两个人都如梦方醒似的浑身一颤,优先看向了对方,半晌,才开始在慌乱之中翻找起自己的手机。

「啊,是我的。」

在将书包全部翻过之后,日向才在笔记本的下面找到了声源的所在。因为平常忙于学习而很少用到的,以至于到了关键时刻竟难以从杂乱的书本的缝隙之中将它拿出,只得将里面的东西尽数拿出,才能勉强从里面拿到。日向正要解开手机的密码锁,却发现狛枝正盯着自己那些书本的杂物。

「女朋友?」

「怎么可能。」

虽然日向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但还是不由自主地优先将课本当中掩藏着的粉红色封面的爱情小说装进了包内。

「说到底,要接受狛枝老师的资助,就不能恋爱,这不是早就说好的事情吗?」

日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指尖在待机画面的少女身上划出了流畅的线条,邮件的内容就已经显示在屏幕上了。日向干咳了一声,见狛枝依然以那种暧昧的眼神看向自己,只得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能够更舒服一些。似乎是担心被狛枝看到什么,日向几乎要把脸按到屏幕上,故作认真要详细辨认上面的内容的模样。

见状,狛枝也移开了视线,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偷偷观察着狛枝反应的日向,大概是感到无趣了,随即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就这样呆呆地盯着它看。手机的屏幕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操作而变暗,没过多久又进入了黑屏的待机状态。日向用食指不断摩拭着边缘,冰冷的触感从指间传过来,就像要渗透到心里一样。

「……要看吗?」

「什么?」

「邮件。」

日向闹别扭一般地努着嘴,再一次解开了手机的密码锁。

「不用了。」

狛枝依旧目视着前方,交通灯显示的巨大红灯让他有些眼花,然而他却还是一直盯着它看,然而即便如此,它的颜色也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恶心。在烦闷地打开车内的烟灰缸却发现里面已经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的时候,狛枝怀着极为糟糕的心情打开了收音机,不知名地流行歌曲从中间就这样突兀地插入到了二人之间。

「念给我听就行了。」

说到底,平常的狛枝凪斗大概会对这种程度的音乐嗤之以鼻。然而和日向二人独处的时候,他总是处理不好两个人之间长时间的冷场状态。在这辆车上的每一次,与日向之间的交流也不过在于学习方面——生活方面的事情,狛枝以为自己未必真的能够比日向处理的更好。他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着方向盘,右脚直接从油门上移开来,让自己的腿不至于僵住。正当狛枝凪斗在烦恼着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还未发育成熟的声线便一字一句地念起了邮件上的内容。

「『日向,索尼娅小姐说今天晚上十点钟在老地方唱K,你可不许不来哦!这可是索尼娅小姐的命令!』……好像是这样。」

「左右田君?」

「嘛,除了他还有谁能说出这种话啊。」

成功捉弄到了狛枝的日向带着愉快的表情又一次望向了手机,就好像是获得了某种胜利的小孩子。

「赶得上吗?」狛枝焦虑地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已经越过了IX和X的正中间,抬起头望向了被雪盖住了头顶的交通信号灯,「从这里到那里半个小时应该有点勉强吧。」

「不,没事的。」

日向相当不熟练地回复着讯息,一边回答道。

「他说如果不能按时到的话,唱到一半直接过去也行。反正据说一共包场了四个小时呢。」

「这样好吗?」看着依旧闪耀的红灯,狛枝凪斗有些烦躁地解开了安全带,动了动身子,「虽然还没有正式毕业,但寒假结束之后就是结业考试,日向君也早就已经确定了自己要去的大学了不是吗?」

狛枝侧过头来面对着日向。

「现在应该是你们在毕业之前最后一次集体活动的时间了吧,也算是一个小型的毕业典礼了哦?」

在无尽的静默中,日向创既没有同意,又没有反驳,只是也就这样看着狛枝,很久之后方才咬了咬下唇,紧紧地捏住了手机。

「这是你作为老师的请求吗?」

他也侧过身来面对着狛枝,有些勉强地勾起了嘴角,将手枕在靠背上,歪着头看着对方。而狛枝凪斗也对这种低劣而又尖锐的调笑见怪不怪,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往中间挪动了一点,对上了日向的视线,然后将一只手撑在了日向的大腿旁边,发出了皮革特有的挤压的高音。

收音机里的音乐已经接近尾声,在DJ的调试下声音逐渐地远去了,窗外白色的雪花仍在飘落,有一丝凉气从缝隙中穿过来。长长的睫毛随着眨眼往往刺痛人心,在如此近的距离更是让这种痛感更加明晰。

『今天我们的探讨话题是,前几日饱受社会批判因与学生有私交而被学校开除的老师,我们收到了很多的邮件……』

收音机里的节目就这样突兀地插在模糊的背景音乐中间,这才让人意识到刚刚的音乐不过是一个过场。狛枝愣了一秒,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把它关掉,然而却只是碰到了更早一步伸出手去的日向的冰冷的指甲。

『那么我们今天请到了知名的法律专家……』

触碰到的一瞬间,两个人都迟疑了,就像是感受到了电光一般往回缩了半分。

『如果任凭这种事发生,那么想来家长们就再不会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来了吧……』

在这尴尬的气氛当中,日向望了望车的顶棚,狠狠地将收音机里所谓专家的腐朽声音按回了寂静里。狛枝则是呼出一口气,在那聒噪的声音停下来后,转而躬下身伏在日向身前,在座椅的另一侧摸索着,将日向的椅背往后挪了挪。

「对不起呢,」狛枝突如其来地道了个歉,目光在日向的膝盖上游移,「之前几次都没有人坐前座的,所以事先没有调试……」

「没事的。」顺着狛枝的目光,日向象征性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腿,两只膝盖之间不安地前后挪动。他的声音有些小,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清晰可闻。

「本来就是我擅自要改变习惯的,不是老师的错。」

日向微微皱起了眉头,手机在手掌上一遍又一遍翻来覆去地玩弄着,最后干脆塞回了外套的口袋里,又一次蜷起了身子。看着这样的日向,狛枝只得抿着嘴,看向了后座。

「啊,对了。」

狛枝伸出手去,从后座上拿出了什么东西。

「花束?」

日向有些疑惑地接了过来,似乎并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收到这种东西。大概是因为暖气的原因,他的脸上涌现起了一丝潮红。

「抱歉。」

狛枝的声音里有一丝遗憾。

「花店老板说绣球花一定要和玫瑰放在一起,不单卖的。」

他仔细观察着整理花束的日向,他的手指缓慢地抚过玫瑰的边缘,将如同点缀一般的绣球花拂到边缘,让原本已经被自己折腾得有些凌乱的花束瞬间有了立体感。他轻轻地嗅着花的香气,犹豫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像是在享受一般闭上了眼睛。

绣球花虽美却没有香气,能够让人如此沉醉的,无非还是带着刺无法令人接近的危险的玫瑰。

狛枝把手放在了日向的前额,指甲的前端恰巧能够勾起整齐的碎发,指尖沿着发际游移,直到耳畔,又顺其自然地滑下,拇指的指肚在柔软的嘴唇上移动。明明并不是没有感觉,证据就在于嘴角明显地有了弧度,然而日向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任其托起了自己的下巴,安静地等待着。

「嘟嘟——」

后面的车疯狂地按着喇叭,一下就将二人拉回了现实。绿色的灯光在狛枝的眼前晃动着,和车后的噪音一起催促着狛枝赶紧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焦虑地猛踩了一脚油门,连安全带都忘了系。而日向则在汽车引起的晃动之后,又一次将视线移到了窗外,看着雪从车翼疯狂地飞过。

 

-2-

日向创无数次梦到过,与狛枝凪斗毫无顾忌地拥抱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他讨厌早晨的阳光,它总能将自己拉回现实,告诉自己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颇有些残忍的学校和社会。

虽然身为老师,但狛枝因为并不直接参与授课而很少见到,所以日向创也不是很喜欢学校。但他还必须要假装表现的很喜欢学校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得到那个人的资助。尽管并不觉得断掉这份资金对自己有什么特别大的难处,最不济就是再辛苦一些多打几份零工,可他还是不希望在狛枝问起自己的学业的时候他无话可说。

他是为了所谓的「希望」而对学生进行资助,并且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将时间和金钱用于恋爱。「我可没有闲钱用在没有希望的事情上哦」,日向创矮他十公分的时候他这样说,当日向创和他只差一公分的时候他依旧这样说。那个时候日向创正坐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开着车的背影。透过后视镜能够看见他深邃的眼睛,然而那目光同样通过后视镜反射过来的时候,日向却刻意地看向了别处。

喜欢上一个人或许就这么简单,可能是因为他的声音太好听,也可能是由于他让人有些捉摸不定的神秘气质,甚至只是觉得他握住方向盘的手指很漂亮。他想要,那声音在耳边说着令人怦然心动的甜言蜜语,那双手在身体各处盘桓,拖出一道红色的痕迹。他渴求着亲吻,于是他就给他了。床帏里散落着玫瑰花瓣,那是他送的。除了花朵,还有无尚的怜爱,每一次亲密接触都给他伴随着愉悦的疼痛,让他难以入眠。

只是当一切都真实发生的时候,日向创才发觉自己将一切都想象得太简单了。他终于明白为何人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次,因为处子之身是如此脆弱,脆弱到根本无法忍耐那种剧烈地疼痛,以及更加的难以舍弃的欢愉和幸福。这种富有张力的情感让理智的弦瞬间被崩断,大脑之中只有一片空白,所谓的社会的眼光和道德的约束完全都被抛在了一边。只有一点是能够确认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身体里,像个小孩子一样胡闹着。于是他听见了自己的笑声,在汗津津的呻吟中夹杂的幸福的笑声。他把自己埋在那个人的怀抱里,直到自己的身心都被他盈满。

才不会就在这里划上休止符。

 

-3-

隔着巨大的落地窗,日向木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飘着的鹅毛大雪。

「好像更大了……」

「是呢。」

像是听到了日向叹息一般地喃喃自语,原本坐在沙发另一侧沉默地交叉着双手的狛枝恍惚中作出了回应。客厅里只亮着一盏灯,其他有一些灯泡都已经坏掉了,还没有来得及修,这使得整个房间的色调有些昏黄。本来狛枝是打算把厨房和卧室的灯也打开,勉强还能看得清楚一点,但日向却说,这样的亮度刚刚好。

窗外能看到雪夜中的街景,顶楼的视野很好,对面的办公楼外的大钟还在有节奏地运转着,出于美观而设置的齿轮却已经被积雪卡住定在原地不动了。远处能够看到冻结的河堤和大桥,在如此不便的天气中,依然有车堵在上面。原本打算去城市各个角落狂欢的男男女女,干脆穿着厚实的衣服走到桥上,拥抱,接吻,打算就这样迎来第二年的开始。

「抱歉,擅自决定到老师家里来,现在也不方便回去了。」

「不,没事。」

狛枝瞥了一眼电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放送电视剧,据说今天晚上是大结局。从那本粉色封面的小说的标题他也多少猜到,日向创一直有在关注着剧情的后续发展。但现在他却将声音调到最小,根本没有在看电视的画面。

十七岁的少女如果真的和那个成年男人修成正果,究竟有多少观众可以接受呢?

狛枝对这个命题而感到可笑。

少女在雪地中喊叫着,但狛枝听不清她在喊什么。电视的下方滚动过新闻,说是零点的时候将会有烟火的演出,狛枝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在拼命往大桥的那边赶去。

「要喝点什么吗?」狛枝站起身来,等待着日向的回答,「咖啡或者茶都可以哦。」

日向的注意力则根本不在这边,也没有回头。许久,他才缓慢地开口。

「和老师一样。」

「我知道了。」

实际,此时的狛枝也根本不知道该拿什么饮料才好,因为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想喝的。只不过是为了缓解冷清的气氛才提出的建议,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一个人稍微冷静一下。于是他果断地走进了厨房,打开了炉灶。

烟雾透过窗户缓缓地飘了出去。狛枝凪斗平常也不抽烟,通常来说,作为老师,也没有在学生面前抽过烟。烟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实际也是很难承受的负担。可是偶尔,聪明的脑子也会混乱不堪,每次抽烟呛得他眼睛开始流泪的时候,他就觉得很多事情似乎都已经解决了。而自从他遇到了日向创之后,他的烟灰缸就清理得很勤了。

烟头上的火苗忽明忽灭,狛枝试着将烧着的烟灰弹掉,但很快又露出了红色的部分,这又让他想起了不久前才经历的令人厌烦的红灯。他盯着这火苗瞧了好一会儿,又愤愤地把它按在窗棂的积雪上,扔进了厨房的垃圾桶。

灶台上的水已经开始咕嘟咕嘟地冒泡了,但狛枝仍然不知道应该泡茶还是咖啡。他把手举过头顶,将橱柜里的东西尽数扒了出来。狛枝习惯在这时候和咖啡,不过那都是因为有工作要熬夜完成。今天,他的目的确是想要尽快让自己入睡,可以的话日向能够比自己先睡着最好。翻找了一阵之后,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冰箱里确实还有今天早上剩下的半盒牛奶。

开水壶发出了尖叫。狛枝恼火地将微波炉的门关上,确定已经开始加热之后,快步走过来关闭了火。

「这样就白烧了一壶水呐……」

狛枝抓着自己的头发,松开的时候就变得更乱了。他不是在为浪费了水而感到沮丧,而只是单纯为犹豫不决的自己感到懊恼罢了。

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电视的荧幕上已经只剩下黑色。或许是因为电视剧已经结束了,而最终的结果狛枝凪斗却并不知道。

将牛奶放在日向身旁的玻璃桌上,狛枝顺着他的目光向外看去。他似乎没有在看雪,视线的那一头是钟楼。时针已经指向了XI和XII之间,不知道有没有因为齿轮卡住的缘故而与真实时间有所偏差。

但无论如何,唱K开始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吧。

日向的手机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充着电,上面没有任何消息的提示。想来如果那边唱得情绪高涨,自然没有人会顾及到有谁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来吧。

感应到狛枝在自己身边坐下,日向才有了些许反应,双手从桌上捧起了杯子。

「谢谢……」

日向也没有喝,只是摇晃着杯身,看着热气从里面缓缓冒出。

「为什么不泡咖啡呢?」

他问。

「明明水都已经烧开了的……」

语气中带着些许的遗憾,但就在狛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他马上又转移了话题。

「你又抽烟了?」

狛枝也没有否认的打算。

「成年人不可以抽烟吗?」对这个问题感到一丝好笑的狛枝脱口而出,「而且说什么『又』,只不过是偶尔而已。不过,未成年的日向君肯定是无法理解的吧。」

原本只是想趁机反讽一下仍然未成年的日向,也让他体验一下距离即将到来的成年之间那无法跨越的漫长的三十分钟,狛枝在句尾加入了一个上扬的语调。只是这样一来,没有别的说辞的日向竟露出了一丝委屈的表情,大声地咀了一口牛奶,就将杯子咣当一声放在了桌面上,像孩童一般把自己缩在了沙发的里面,再也不理会狛枝。

「啊,日向君……」

狛枝似乎明白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伸出手来想要道歉,但接触到日向肩膀的那一瞬间,日向的身体却颤抖了一下,这一举动使得狛枝的动作愣在了原地。

电话铃声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喂?」

狛枝的焦躁全部体现在了自己的声调中,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这个电话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拯救。

「……不可以哦。」

在听完对方的话之后,狛枝强迫自己用尽量平静的语调与其沟通,在发现日向的注意力也集中在自己这边后,他不自在地放低了声音。

「之前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呢,提供资助到你毕业那年的一月……在这之前是不行的……给每个人都只有这一个条件呐,你连它都不遵守的话,那就是所谓的『失格』的……」

啪嚓。

话才说到一半,房间里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

用手捂着听筒的狛枝相信日向绝对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那番说辞,黑暗中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么,就是这样,具体的明天请记得联系我呢。」

仓促的结束了这个电话,狛枝才得以有时间思考如何和平地解决刚刚那个不愉快的小事件。但日向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

「啊,日向君……」

在狛枝反应过来之前,日向黑色的身影就已经擅自走进了浴室,哐当一声关起了门。

 

-4-

狛枝凪斗是为了「希望」才对高中生们进行投资的。

他对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仿佛就像是身上具备了一个希望的雷达一样,他总能找到那么些有才能却难以支付私立学校高昂学费的学生。他给予那些学生资助,就像自己是一个垫脚石一样。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老师,本来他就很少给学生们上课,他也不认为自己那点微薄的知识水平能跟与那些充满希望的学生们带来什么新的助益;反之,对于那些不存在于希望的学生,他也根本就不想与之打交道。

日向君呢?

他常常问自己。

虽然日向本人并没有说,但狛枝也隐约感觉到了——日向君并不喜欢学校。他每次都努力地想要在自己面前好好表现,或许只是想从自己的身上捞到点好处。可是又不光是这样。他不止一次地暗示过,即便是不用在自己面前表现自己的努力程度,已经答应过三年都给他资助的狛枝也不会因此就断了这份资金。然而,是因为自己的词汇太过贫乏没有传达到吗,日向君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他在追求什么呢?

为了解开这个谜题而不断地与他接触,他出人意料的反应却总是让凡事毫无差池的自己出现意外。狛枝凪斗不懂他,他的目标,他的愿望,他的一切。他总是藏在自己的座椅背后,于是自己看不见他,他也从来不愿意主动开口说话,只是自己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他有时会莫名其妙地笑起来,到最后也不告诉自己他究竟在笑些什么。

不要再在这种人身上花费时间了。他的内心早就知道了,日向身上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可越是这样劝导自己,就越是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耍的团团转,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平凡普通没有才能的人类,所以自己才想知道……

自己想知道什么呢?

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一支烟就已经抽完了,再去摸下一支的中途,日向创就已经差不多出现在玄关了。

或许在日向创的事情上,狛枝凪斗最不懂的还是狛枝凪斗自己。

出于对学生和未成年人的保护,教师是不能够吸烟的。每次都是因为这样不幸的巧合让自己陷入无尽的困惑之中,这让他极为焦虑又束手无策,就像是日向创本人一样。

因此他坚信这种不可动摇的关系是对他,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一团乱麻的非理性会让整个局面都难以收拾。毕竟,就算世人再如何为少女和成年男性的爱情所打动,他们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身边存在这种不可理喻的关系。

躺在自己大腿上的日向创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抢走自己手中的烟,说烟抽太多对身体不好。同时,他又将滤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用牙齿咬着,缓慢地咀嚼,仿佛那就是一根稻草,然后带着眼泪将刚刚进到嘴里全部咳了出来。

明明身心都还是小孩子,却处处模仿大人的这点,只能让狛枝感到自己对处理这种幼稚行为的无可奈何。他把日向的手腕压在烟灰缸上,低下头来强硬地亲吻着对方的嘴唇,听着他发出不成段地呜呜声,开始反抗性地用另一只手拍打着自己脑袋时,自己便会感受到一种不可名状地快乐。大概是自己口中的烟味呛到了对方吧,稍微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他眼中多出的甜涩的液体。只是到最后,敲打的动作变成了抚摸。他的手指拂过发丝绕到自己的脑后,用颤抖而不成熟的舌尖主动碰触自己的时候,他似乎能够更懂日向一点了。

刚刚那一次,还不能算是结束。

烟灰掉落,火苗灼伤了日向的手,然而很快,仅存的滤嘴就被狛枝的手指挤出了这个位置,与那群没有用的理智一起「啪嗒」一声,掉进了烟灰缸。

 

-5-

「1月1日,是我的生日哦。这样的话,就算是成年人了呢……」

「嗯,是啊……」

「明年我就毕业了,所以从明天开始,资助也要停止了吧。」

「嗯……」

「今天是小型的毕业典礼,所以老师也就不再是老师了吧?」

「……」

巨大的烟花从河堤升起,照亮了漆黑的房间。在黑暗的深处,二十岁的身体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赤裸地立在浴室的门前。烟花的光影打在他的脸和自然下垂的手臂上,朝着这边走来的双脚在地板上发出湿漉漉摩擦的声响。

「所以今天,不用忍耐也可以了哦。」


——END——

后记主要是写一些细节的理解?

故事情节非常简单,就是未成年日向是接受狛枝老师的资金资助,而且这个资助最开始就说好了不准恋爱,因为狛枝不想把自己的钱让他们花在恋爱上。其实是双箭头,但是因为三个理由不能结合(1、未成年 2、师生恋 3、资金要求)。然后在日向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这三把锁都不在了,所以就叫「解锁」。

3019的设定主要是舞台剧?狛枝抽烟的这个梗也是从舞台剧来的,听说铃木是个老烟枪(bu

借鉴《亲密》的部分主要是,也是想要努力营造一种,每次想要结合,但是周围的环境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出压力。比如说在车上,并不是被那个人说话的声音打断的,而是被说话的内容打断,因为内容在说师生恋不被人接受,所以两个人才都想赶紧关掉。后面的很多地方也有这样的暗示,大家可以自行体会。

这两个人的关系方面,其实日向要比狛枝主动一些的。狛枝一直处于一个犹豫状态,但是日向这方面倒是很坚定的,比如说他之前一直坐在后座,而那天却一定要坐前座,前座和后座很根本的一个区别在于两个人的关系(一般电影镜头可能会用这个来表现人物关系……吧?)。日向主动坐到前面其实是意味着日向想要改变,包括那个收音机最后是日向关掉的其实也是有设置的,意味着在这一点上日向比狛枝更坚定。后来的熄灯其实也是映射了日向听到狛枝说到「未成年」时的心态(总的来说就是文艺片的拍法?虽然我感觉基本上应该没人看得出来

然后本来是想写那种完全没有心里独白的感觉的,但是后来发现没有的话感觉节奏很难把握,又会变成完全意味不明的文艺片。所以干脆就加上了两段完全的心理描写插入中间起个过渡作用好了。

时间顺序应该是13524。然后这里面日向一直在注意着时间,其实就是他在期望着能赶紧到那一天。

最后对于看完我这么罗里吧嗦一大堆的人的福利,其实也是我原本设置的结尾。但是因为没有用,所以你就会发现前面的一堆细节就没用了,其实好些细节全部都在最后才得到一个反馈:


————————

手机猛地震动了一下。

日向艰难地将手从伸向了充电线的方向,指尖刚刚碰到的时候,手机又一次震动了起来。像是吓了一跳一般,日向的手停滞在了半空,再想要够到的时候,却听见头顶传来「咚」地一声,却再也感知不到它的踪迹。

「真是的……都说了等一下了……」

日向责备的眼神逼迫着狛枝有所行动,他只好无奈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直起身来,在沙发扶手不远处的小桌上,看到了充电线的一头。

小心不要让日向有任何不适,狛枝利用自己的体型优势将充电线勾了过来,看了看电池的剩余电量,果断地拔掉了充电线。

「喂,你在做什……」

见狛枝毫无顾忌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在待机画面的少女身上划出一道流畅的线条。原本以为自己的秘锁设置足够安全的日向忽然感觉有些慌乱,一把将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到一边,然而这并没有达到期待的效果。

「哦——原来如此呢……」看见了背景图片的狛枝露出了满怀深意的笑容,「没想到你之前问我要不要亲自看邮件,就是想让我看看自己是从什么角度被人偷拍的吗?」

「真啰嗦啊……」日向承认自己确实有想向他暗示的目的,但是情况已经改变的现在,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被发现也实在是有点羞耻。他扑过去想把手机从狛枝的手中抢回来,但却直接被拥在了怀里。

「这次,要我来念吗?」一边安抚着害羞得不敢抬起脸来的日向,狛枝一边无视了日向的态度大声念道。

「『日向,直到结束都没来参加真是遗憾啊!你可是错过了索尼娅小姐无比美妙地演唱哦!』。」

「又是左右田?」

日向把头侧过来一点点,时钟在寂静的夜里孤单地向前走。

「说起来,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语气中带着的不舍被浓烈的亲吻截断了,在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之前,日向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抱在了大腿上。

「怎么样?」狛枝在日向的面前摇晃着手机,「他紧接着又发了一条来哦,问你在哪里。」

「不用回复也可以哦。」日向不耐烦地将手一挥,手机便轻快地落到了沙发的另一侧,躺在那里不再动了,「反正我那是也已经回复过他了,说在你车里。」

日向勉强地支撑起有些疲惫的身体,就这样环抱着自己的恋人,幸福地闭着眼。

「明天,我们的事就会暴露了吧……」

「所以?那又如何?」

一瞬的失重感之后,日向只能体会到自己对那个人强烈的依赖感。

「锁链已经被解开了哦。」

被人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日向一下子便攒起了睡意,替自己盖好被子之后,不久,那个人也躺在了自己的身旁。

「明天,什么都不会发生。」

在那种声线的抚慰下,日向创像一个婴儿一样睡着了,不再受到任何外界的压力,仿佛那个温暖的怀抱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真的END了0 0———

顺便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两个人啪了这么长时间,中间大概有间歇吧嗯(你走

评论 ( 41 )
热度 ( 118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