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一米的距离

灵感来自一个小动画叫《精神分裂》→很好看哦

爱岛小段子,狛日已经在一起了。

我决定要变得高产系列

 @日向创痴汉总部 

据说一周写俩题目也是可以的,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个俩题目写了两篇的。

稍微有点掉节操,不知道能不能过7days的审……

话说这究竟跟一米有什么关系?!一米还是两米不都无所谓吗?等一下但是如果差了一公里就没有这一说了不是吗?

OOCOOCOOC 我其实一直很想捞起碎裂的节操

以上


————————

那一天,当日向创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大白天的遇上了鬼压床。直到外面左右田的一声「鬼啊——」的惊呼,才使得急匆匆赶出去的日向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透明物体扔在了一边,让在墙外面躲着的狛枝凪斗穿墙而过倒在了日向创的面前。

「所以,就是这样。」狛枝保持着无辜的笑意,「自从上午采集的时在沙滩上被一个椰子砸到之后,我的身体就变得距离我的灵魂向南一米的距离了。别看这样我的身体也是正常的从日向君的大门里面进来的哦,虽然经常因为判断不清楚实际的距离而撞到头的情况。啊不过日向君放心吧,我自己的房间我有好好地用白色的粉笔画过家具平移一米的轮廓了,所以至少在自己的小屋里不用担心了。」

尽管对于日向来说,狛枝所说的内容还是有些费解,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他也不太懂,但是他至少能够知道,现在自己看到的正坐在自己面前大概一米左右的狛枝,他能够行动的真身却在自己看不到的向南两米之外。

也就是说,现在能看到的这个狛枝控制着自己的肢体感知,然后实际操作的那个肉体却距离灵魂的感知有一米的距离?

日向摇了摇头,完全不能理解这个现象,不过既然兔美都能够拥有魔法,这种超自然的现象也应该存在才对。

「找过兔美老师了吗?它怎么说?」

「啊哈哈,虽然这个状态对我来说却是有些麻烦……」狛枝摊了摊手,「不过如果这等的不幸能够换来什么幸运的话,我暂时还是没有要解决它的打算呢。」

「幸运?」日向调动自己的脑细胞努力地思考了一番,「这种状态能有什么幸运的事情发生啦!」

「比如说,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日向君的房间然后……」

铛!

「好疼啊,日向君你在做什么……」

「没有,只是想试一试敲一下你的脑袋能不能让你恢复正常。」日向强扯出一个笑容,「无论是治好身心分离的事还是让你的神智变得清醒一些。」

疼痛减轻了一些之后,狛枝将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放下来,他的头发也因为乱摸变得更加散乱了。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在日向听来,这句话只是为自己的刚刚的所作所为的一种申辩,本来没有打算加以留意,但是狛枝却继续说了下去。

「呐,我想要问一问日向君……」狛枝站起身来,俯视着还坐在床上因为刚刚起床有点呆呆的日向,「今天下午要约会的话,日向君会跟着你能看见的我,还是跟那个看不见的却实在存在的东西呢?」

「………………」

日向眨了眨眼。

「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你的身体只距离你的灵魂有一米的距离啊,又并不是分开的。还是说你对那个看不见的自己也很在意吗?那可是你自己的灵魂驱使他的,又不是第二个自己……」

「不,我说的区别不是在于这种地方。」狛枝叹了口气,「是因为我的词汇太贫乏了吗?日向君似乎总是无法理解我的真实想法呢。虽然以我对日向君的了解,日向君你现在一定想的是『都怨狛枝你的想法太奇怪了』这样的吐槽吧?但是呢,虽然我是一个没什么希望的垃圾一样的人类,可有时候还是希望日向君能够稍微关心一下我啊……」

「够了,这些话暂时放在一边……」被猜中的心事的日向创歪过头去,「总之,先说说你的想法吧,究竟有什么区别……我会试着理解的……」

狛枝盯着日向看了好久,没有说话,随着时间的流逝,日向越来越觉得内心有些发毛。

「干什么……」

「没什么。」狛枝将手抱在胸前,「刚刚只是觉得日向君太过于可爱了,但我的身体却在一米之外,就算我刚刚伸出手想要拥抱日向君,日向君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吧,最终只会从日向君的身体里穿过去而已……」

「不要用这种比喻,感觉好奇怪……」

「对不起。」狛枝往前走了两步,眼看着就要撞到日向了,日向有些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日向君,暂时不要睁开眼睛哦。」

听从了狛枝的安排,日向只感觉到身体似乎被拥抱着,然后被人亲吻了耳垂。

「所以,你知道了吧,日向君。」狛枝的声音从墙后传来,有些闷闷的听不大清楚,「如果你现在睁开眼的话,你看不见我,却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而现在情况对于我也是一样。明明知道日向君就在自己的面前却看不见,就像是抱着一团空气一样。虽然是如此地温暖,但是也只有这样闭上眼才能想象日向君的脸什么的,实在是有些残酷的事实……」

当日向睁开眼睛的时候,狛枝已经穿墙而过又一次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日向君,我一直有一个想法。」狛枝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我之前也和日向君说过吧,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现在这么平静的时候,总是充满着『幸运』和『不幸』的交织。现在这样的生活就像是做梦一样,太过虚幻了。有时候会怀疑这究竟是不是现实,还是单纯只是自己的想象。如果只是想象的话,那些拥抱啊亲吻啊,一切都是虚假的。等到醒过来之后,那些感情究竟算是什么呢?不过这种很难得出答案的问题对于日向君来说还是太难以理解了吧,就像是科幻小说里的哲学命题一样。如果要换一种日向君也能理解的问法的话,大概就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当我的灵魂和肉体分离的时候,日向君究竟是愿意和这个没有实体但也存在的灵魂牵手,还是愿意和那个拥有实体却并非感知的人并肩呢?」

狛枝停了下来,默默地等待着日向的回答。日向则好像是在慢慢消化一样,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日向君……」

「抱歉,你说的这么一大串话我实在是很难想象,现实中我也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在狛枝实在忍不住插话之后,日向终于从床上站起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不过如果只是选择今天下午和谁一起走的话,这并不困难。」

狛枝凪斗看见日向创对自己伸出了手。

「日向君,你还不明白吗?就算是对我伸出手的话你也感觉不到的……」

「不要多啰嗦了,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面对稍微有些强硬的日向,狛枝还是听从了他的话,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呜哇……」

狛枝感到自己的手被握得生疼。

「当我面对你的时候没有办法选择,那么我就只好和你站在一边了。」站在狛枝向南半米远的日向这样说道,「对不起,我两边都没有办法放弃。我不想和你的灵魂距离一米开外来拥抱,也想要感知你的温度,因为这两个哪一个都是你吧?」

日向侧过头看着更南边自己的手握住的像是空气一样的东西,但是毫无疑问,那却是有温度的瘦得能感受到骨骼的手。

「每一个人都想要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全部吧,所以……」日向咬了咬嘴唇,把头别的更低。

「这个贪心的我,原谅他吧……」

日向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敢正眼看到狛枝的表情。

「才不能原谅呢。」

狛枝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刚刚好,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决办法,『幸运』会眷顾我的吧……」

日向创突然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三秒钟后,他的预感应验了。

那一天,当日向创从地板上醒过来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此和平的贾巴沃克岛竟然会出现陨石,而且正好砸中了自己的小屋。

「没事吧?」狛枝灰扑扑的脸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他的手正在替自己整理额前的发梢。

恢复了……吗?

日向刚刚想要坐起身来,却感到自己的脑袋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受了重重一击。

「哎呀,日向君,这可不行哦。」

狛枝带着计划成功的笑意往南方指了指。

「日向君的实体,可在向南一米之外哦。」

———END———

后记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日向因为陨石的原因也变得和狛枝一样精神分裂(x 了。总之就是一个没有什么来由的小段子。当点心吃了吧。













 

我就想看看有多少人能够拉到这个小剧场系列 

小剧场:

「怎么办,两个人都变成这样了!」

「没有关系的,今天到我的小屋去住吧,毕竟那边我可是用白色粉笔给每个家具做了记号的呀。而且今天一定会非常幸福!」

「幸……福?」

「嗯,你看啊,因为人睡在床上的话,灵魂就要在墙外面了不是吗?」

「呃……这个……」

「背后是美丽的星空,下面是不能用被褥遮挡的日向君什么的,实在是太……咕……」

「对不起,我只是想试试用力敲一敲你的脑袋能不能让你更加清醒一些!」


———True End———

                 ↑意思是真的完了,后面真的没了。

评论 ( 21 )
热度 ( 64 )
  1. 日向创痴汉总部野草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這麼晚才來整理我對不起大家【跪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