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花火

最近整理录音好久不写文了,算是复健作?

以及我决定就按照60分之前的题目一点一点写……

当然自己的脑洞也很多

关于本篇:OOC OOC OOC 伪文艺 看不懂 构思不足 表意不清 脑洞很大所以表现不出来 及其短小

 

——————————

狛枝凪斗是被一个巨大的声音吵醒的,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同一间铁皮屋子对面的日向创。

「如果我没记错,外面已经是是新年了呢。」

狛枝率先开口,换来的是日向长时间的沉默。

然后他终于将视线从狛枝凪斗移向了这间屋子唯一的通气口,淡淡地应了一声。

「啊,是。」

空气就像是这间铁屋子一般沉重。这房间原本无疑是有门的,但是似乎就像被焊接起来了一样,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现在,日向创就一脸严肃地站在那个小小的通气口的左边,而狛枝凪斗则以一副轻松的姿态坐在它的右边。

「明明是新年了,却还在这种地方呆着,该说不愧是预备学科吗?」缺少了一只手的狛枝颤悠悠地站起了身,「不过垫脚石和垃圾虫子被丢在这种地方,不是也很符合身份的吗?」

外面又是一声什么东西炸裂的巨响。

「不过遗憾的是,因为花火的关系完全睡不着呢。哈哈,虽然是由我说出来,但是不如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听着烟花的声音一起度过新年吧。」

又是两声。

「啊哈,说起来今天还是日向君的生日来的?需要我来唱生日歌吗?虽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唱过了,不过歌词和旋律大概还记得一点……」

月光从通风口的斜角射进来,在地面上投射出一片柔和的光辉。

「……日向君?」

「狛枝,我对你并不了解。」

在狛枝凪斗说了很多话之后,日向创终于开口。

狛枝静静地等待着日向后面的话,但他只是咬住了下唇,话已经到了嘴边,却被消磨得一句也没有剩下。

「……因为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所以我解释再多遍也不会觉得奇怪哦。」从日向的表情,狛枝似乎已经理解了日向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走上前来,缓缓地蹲下身,抚摸着那一片洒下月光的地面,冰冷的触感让他的手指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

「所谓『希望』呢,打个比方,就像是天上的月亮。」

苍白的手指在积尘上面画上了一个简单的月亮。

「但是呢,对于我们来说……」

狛枝凪斗抬起头来看着日向,他的手指轻轻扣动着地面。

「就好像是这片地面一样。」

「我们现在的境地,即便是拼命踮起脚尖从那个小窗口看出去,受限的视线在这片广阔的天空中也找不到月亮的存在的,而我们所能得到的,也只有这一小块『希望的余光』而已。」

看着日向的手捏得越来越紧,狛枝轻笑了一声,站了起来。

「这样说你能明白了吗?新来的日向君?」

日向以一种极为复杂地表情看着狛枝,这一次,连自以为看透了对方的狛枝也开始期待他的下一步反应了。

「这是不对的……」

他说。

「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

然后二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

又是一炮礼花般的声响。大约是更近了的缘故,所以似乎比上一次更加清晰。

「……啊哈,那么日向君一定是想要听听我的故事咯?说实话我的那些故事日向君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

响声更大了,比起烟花,更像是打雷。

狛枝后面的话湮没在了这片轰鸣之中,致使日向创并没有听得十分清楚。

「……狛枝?」

日向创走到了狛枝的身前,有些疑惑地弯下腰。

「……不要碰我!」

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的狛枝凪斗就像是团成了一个球,躲开了日向悬停在空中的想要伸过来的手。

「这样很快就好了,再等几分钟,很快就好了……」

狛枝凪斗小声地碎碎念,也不知是说给日向听,还是说给自己。

「不会好的。」日向创说。

「一直这样的话是不会好的。」

初次感受到这双温暖的手靠在自己头上的时候,狛枝凪斗还是有所抗拒的,但很快,这种温暖带来的安慰让他放松了警戒,偷偷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和自己保持同一水平线上的日向。

「我知道。」

他说。

「你的这一点,我知道。」

外面的爆炸声让狛枝凪斗浑身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就好像劫机的时候那些蒙面人在机场引发的爆破声;就好像陨石在自己面前坠落的轰鸣声;就好像来营救自己的警察叔叔们抓捕绑匪时候的枪声;就好像拿到诊断结果的时候脑海中巨大的轰鸣……

声音越来越近,裹挟着人们的闲言碎语,对自己的评论,向水流一般从通风口中涌入,几乎可以将狛枝凪斗淹没。

「哈哈。」狛枝凪斗觉得这真是绝望一般的可笑,「外面的人,一定是在放烟花庆祝吧,庆幸我和你,两个『绝望的残党』就这样被关在这种地方,慢慢地等死……」

「这是不对的。」

日向的声音,在那些无谓的杂音之中显得特别清晰。

「这是不对的,狛枝……」

狛枝凪斗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温柔地拥抱过了。

「那并不是庆祝的烟火。」

声音大得感觉整个房间都在动摇。

「……安静一些,你听到了吗?」

除了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狛枝凪斗终于听到了,外面那些言语的内容。

之后。

狛枝凪斗可以确信,自己有生以来从未听到过如此刺耳的声响。

凉爽的夜风温柔地亲吻着自己的额头,带起自己柔软的发丝扫的耳边有些痒。

『狛——枝——!』

『狛枝同学——』

『小凪斗啊啊啊啊~~~~~』

『变态萝莉控——!』

『那个危险的家伙你你你倒是回个话啊啊!』

『来来来大家都用丹田气,再大声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热血男儿——!』

虽然声音此起彼伏非常模糊,到了后面的内容也似乎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但狛枝凪斗仍然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一起离开这里吧。」

大片大片月亮的光芒包裹着自己和面前微笑着的日向创,就好像给『希望』加上了一层柔光。

「大家都在等你。」

破掉了的铁皮屋中,狛枝凪斗犹犹豫豫地握上了日向创的手。

狛枝凪斗的铁皮小屋消失了。

背景变成了雪白色的天花板。

窗外,烟花的声音还没有消失,通过透明的玻璃窗,似乎能够在天花板上看到一些不同的色彩。面前的日向创呆呆地看着自己,有什么热热的东西从他的脸颊上划过,直接滴落在自己细瘦的手臂上。

唯一不变的,是紧紧相握不愿分开的那双手。

「……欢迎回来,狛枝。」

日向创对醒来后的狛枝凪斗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日向君,生日的这天不可以哭哦。

醒来后的狛枝凪斗想对日向创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以及。

终于有一天,花火的声音能带给狛枝凪斗一个充满「希望」的想象。

 

————END————

顺便阐释一下脑洞(这一次我觉得有必要在最后说明一下了):铁皮屋子是假想或是狛枝的心理反映,没了。

至于狛枝怕爆破其实当我写完了才发现BUG就是本篇中狛枝根本不怕爆破!所以就是,盗梦空间那类的,好不容易才到达潜意识之类的?害怕的不是爆炸,而是铁皮屋子的摧毁?至于铁屋子代表的内容也并没有定数…这样的?

其实只是想到鲁迅的那个铁屋子里面的人的那个梗……

以及,有一件灵异的事儿,我在写到最后几百字的时候外面突然开始放烟花了maya…………别是我搞的吧?

评论 ( 33 )
热度 ( 63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