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狛日】狛枝凪斗的忧郁

短篇复健作,甜为主,OOC

设定大概是二代ED后,koma如题比较忧郁(x 然而个人感觉日向完全是溺爱(bu

CP主要是狛日,可能有点「伪·苗日」,但是其实设定上苗日只是亲密友好的伙伴关系

另外既然要填满预览就借着这个机会说一下lofter的tag问题。最近圈内好多太太反映tag好像比较凌乱,拜托我出来说下:

lft的tag大家尽量还是多发自己原创的成熟的作品,不成熟的脑洞、作品推荐、不成文的感想、截图、与狛日关系不大没有特别必要的可以发个人主页,就尽量不要打tag(另外lofter发图一般会默认你就是作者,所以无授权图无论打不打tag都尽量不要发)。一方面是这样刷tag比较乱,一方面有些作者本人就在lofter里面,看到自己的作品会感到很尴尬……没有硬性要求,但希望大家自觉配合qwq谢谢!


我觉得已经填满预览了


——————

这一天,狛枝凪斗就这样带着忧郁的神情坐在椰子树下,什么也不想,看着太阳从海面缓缓升起。

讲道理,比起那些还在岛外为了复兴世界辛勤工作出生入死的77期同学,狛枝凪斗现在的处境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忧郁的。阳光沙滩海景房,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有热乎乎的牛奶面包早餐,可爱的恋人早早地就换好了衣服坐在床边对他道早安,当狛枝凪斗聪明的大脑还没完全从睡眠中清醒时,日向创就已经帮他取回了在外面晾晒的昨天刚刚洗好的衣服,他只需要像个孩子一样把双手举起来,日向创就会帮他套上,然后安静地坐在桌边等待着狛枝过来进食。早餐之后,狛枝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干的工作,无非就是在岛上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点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或者是像这样眺望着海平面思考着人生一边玩着海鸟一边等待着黄昏的到来。直到采集完山上的果实,洗完了衣服,干完了扫除,做好了饭的日向在岛上的随机一处找到了他叫他回去吃饭,狛枝才意识到自己午饭也没吃人都快饿成纸片了。到了晚上,躺在晒了一天充满着阳光味道的被子里,看着恋人坐在桌前计算着下次物资到来的日子,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就喊一声恋人的名字说自己困了,日向就会乖乖地关灯,脱衣服,偎依在自己的怀中睡觉,说些令人怦然心动的话,然后做一些恋人之间该做的事。

讲道理,这样的生活,除了没有wifi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

然而人就是太闲了才会出现心理问题,悠闲舒适的生活过久了反而会郁闷,狛枝凪斗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后悔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允许这个预备学科全权负责自己的饮食起居,到现在他已经能够正常地活动和行走了,但这个帮他做饭替他穿衣的习惯已经留下了,要提出改变对于两个人来说都很尴尬,尤其是看到日向在帮狛枝打理好一切之后那种毫不掩饰的成就感,狛枝凪斗就实在是无法开口说出「预备学科连穿衣服都穿不好,下次我自己来」这种话了。

于是他又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表现得更好一点,这样就可以和别的同期生一样,早一点得到从岛上释放的资格。如果能够脱离这个贾巴沃克岛的话,两个人也就不必再住在一起。如果他当时在程序中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的话,也就不会被变为未来机关的重点观察对象而和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神座出流」被迫囚禁在这个目前只有两个人生活的小岛上,变成这种,从日向创的角度来看,可以称作「相依为命」的关系——自然,如果有别的人存在的话,那个预备学科说不定还会把目光放远一点而不至于一天到晚围绕着自己转来转去了。

「呐,狛枝,今天稍微试了一下新的调料,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呐,狛枝,我把前几天送过来的一点点布料做了新衣服,上面的图案我也想办法处理了一下,你过来看看合不合适。」

「呐,狛枝,你裤子的这里都要磨破了哦,快脱下来我给你补一补吧。」

「呐,狛枝,我昨天在山上看到这种花好漂亮,觉得你会喜欢就装饰在屋子里了。」

「呐呐,狛枝,我们要是能得到出去的许可的话,我想……」

诸如此类,让狛枝烦不胜烦。

不错,狛枝本人是喜欢漂亮的,充满希望的东西。但是也不用每次做了什么事都像是邀功一样兴冲冲地过来问一句啊。虽然日向自己说自从醒来之后就再也不剩任何的才能了,可从他的行为举止上来看,说他没有保留一两个类似「超高校级的女佣」「超高校级的家庭主妇」「超高校级的老妈子」之类的才能狛枝根本不信。

说到才能,狛枝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主动帮忙做点事来填补自己空虚的生活,然而事实往往超出想象。当狛枝趁着日向在外面浇花的机会,偷偷端起平底锅的时候,日向就好像是心电感应一样地说了一句:「狛枝你刚吃过饭就饿了吗?稍等一下我马上回来给你做……」,吓得狛枝赶紧把锅往火上一扔,造成手指烧伤,最后还是日向小心翼翼地帮忙包扎的;当狛枝的手指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准备从最简单的浇花开始时,原本生机勃勃马上就要开花的植物就在一天之后枯萎了,害的日向伤心了好多天;就连狛枝最擅长的扫除,也都因为日向每天早上都会统一做而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所以说预备学科为什么要曾经拥有才能并且到现在为止似乎都有保留啊!

狛枝凪斗有点绝望,但是作为一个十足的希望厨,他信奉着绝望不会战胜希望的意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到最后干脆接受了自己过着小白脸一样的生活的事实,就这样心中虽愤愤不平但表面上还是一派和谐地和日向创得过且过下去了。

然而这都不是狛枝凪斗现在忧郁的原因。

椰子树的阴影发生了变化,狛枝凪斗在沉默中挪了挪位置,好让自己不要被太阳晒到——毕竟要是被日向看出来晒伤了哪一块皮肤,绝对又会露出那种心痛地表情,然后禁止自己出门一周。随着海平面隐隐出现的运输船的踪迹,狛枝的心情更加阴郁了起来。

每次运输船到来的时候,日向都会坚决地以「狛枝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这么沉的东西肯定搬不动」为理由拒绝狛枝想要帮忙的要求,然后带着那个比自己矮了近二十公分的苗木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回家来。

当然不是因为觉得在苗木面前丢了面子,自己这么大个人竟然还不如身材娇小的苗木能搬东西。对,对的,就是这样,是因为不愿意麻烦苗木君这种「超高校级的希望」来替自己这种垃圾虫子运送物资!狛枝凪斗这样安慰着自己。这绝对绝对!绝对不是因为觉得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现了自己在与日向君的婚姻生活上无能的一面,即便是这个男人曾经在夕阳的废墟中呆呆地盯着自己恋人的飘逸长发露出了微妙的貌似神似似乎是一见钟情的表情。

所以在日向事后问起狛枝自己是不是长头发会更好看时,狛枝毅然决然地发表了观点:「剪掉。」

是的,苗木诚,未来机关的公务员,除了身高之外各种意义上的老好人,被誉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在自己醒来之前就和日向君比较亲近,与自己这种垫脚石根本不在一条水平线。尤其是,当他每每借着「送物资」的幌子亲自漂洋过海,把物资放到屋子里的时候,一切就像是算好了一样,苗木一定会被日向君留下来吃午饭,然后在饭桌上和日向君积极地探讨77期生们现在的生活呀、世界的复兴呀、未来机关又做出了什么决策呀、「超高校级的占卜师」又算出了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结婚呀……之类的跟狛枝凪斗完全无关也插不上嘴的话题。

所以说预备学科,如果要对一个人负责请对他负责到底好吗?

这个时候,狛枝凪斗只好呆呆地听着日向和苗木聊得热火朝天,自己一个人只能坐在一边低着头默默地扒着饭,直到日向察觉到他好像一直不加菜以「饮食种类太单一」为借口亲手喂他吃饭。

「来,狛枝,啊~~~」

就像对待一个宝宝一样。

虽然平常的狛枝觉得这个行为完全是不必要的,毕竟大部分时候自己想要吃的东西都会因为某种原因吃到,还有可能会被食物噎到的风险。可一旦苗木在场,狛枝就本能地觉得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日向创的这一投食行为。狛枝斜着眼隐约瞥见苗木一脸的尴尬笑就莫名地觉得心情舒畅。

谁让预备学科总是去亲近人家「希望」的。

狛枝凪斗觉得自己的这个逻辑很有道理。

而这个事,现在也不是狛枝凪斗坐在这里思考人生的理由。

当上一次狛枝嘴里包着饭菜神清气爽地咀嚼着的时候,苗木突如其来的反击让狛枝差点没把日向递过来的那根勺子整个都吞下去。

「机关那边已经批准了日向君和狛枝君的转移申请了,下一次我再来的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这座岛了。」

是的,对于十个月前的狛枝凪斗来说,这真是个让他手舞足蹈的好消息。但是日向充满兴奋的一句「真的吗?我们可以出去了?!」让狛枝的内心瞬间像是坠了一块石头一样,虽然不重,但是就是膈着胸口暗暗生痛。

苗木离开之后,得知了可以获得自由的日向仿佛每天的心情都很好,不是在浇花的时候开始哼着不成曲调的歌,就是在晾衣服的时候不自觉地把身体扭来扭去,就连做出的饭味道都好了不少。甚至到最后,还一边偎依在狛枝怀里一边拨弄着自己额前的碎发:「稍微把头发留长一点是不是更符合外面的审美呢?」说完了还咯咯咯地笑出声来,好像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气得狛枝一个翻身就把他压在身下,让日向一整晚除了自己的名字再也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词句。

然而就算狛枝能有各种办法让日向闭嘴,但却无法阻止时间一点点地前行。

早不来晚不来,解禁通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是怎样的不幸啊……

运输船已经到达岸边了,坐在椰树底下的狛枝已经看到了苗木努力地在冲着自己挥动着双手,也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招呼了回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狛枝凪斗知道日向也已经带着愉悦的心情来到了沙滩上。昨天晚上他破例没有答应狛枝「困了」的请求,彻夜收拾着行李,大包小包层层叠叠。

狛枝回过头,看见日向至少拖着四五个大包裹,手上还提着一个装衣服用的小包。日向的头发在这一次稍微长长了一点点,脸上却是一片阳光灿烂。似乎是看到了狛枝,日向几乎是一路小跑就来到了狛枝的面前,因为加速双颊还微微泛着红色。

「这一天终于到了……我很开心哦!」

狛枝并不想打击日向的积极性,但是他实在是无法和日向的心情保持一致。明明就算是为了日向君自己也该感到高兴的,他还是只能很抱歉地保持一个低沉的心态。即便如此,狛枝却没办法做到把日向就这样冷冰冰地从身上推开。

「日向君,你……」狛枝犹豫了一下,还是面带着微笑说出了口,「你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吧。」

狛枝不是不愿意面对绝望,也不是不愿意面对自己认识的人,更不是因为可能会继续跟日向扯上关系。恰恰相反,他认为到了外面的世界两个人才能算作是真正的开始,之前的同居和亲密关系不过是由于岛上只有两个人的极端情况所造成的……对,就是那种日向式「相依为命」的状态。到了外面的话,日向君会喜欢讨论外面的话题,会对这个多彩的世界抱有兴趣,会和别的很多很多人交往,也会把这份关心分给别的很多很多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自己一个人留在岛上,依旧过着每天一如既往但却没有日向君的生活。浇花呀做饭呀采集呀洗衣服,虽然平常自己没有在做,如果脱离了日向君的话,大概都能够自己亲自来完成了吧。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因为这种原因走向独立,这还真是在幸运之后迎接的最大的不幸呢……

狛枝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抵住了额头。

「所以说为什么啊!狛枝你这个骗子!我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才一直那么努力地……想要营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听到自己这么说,日向君肯定是生气了吧……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他在这段关系之中付出了那么多,还是为自己这种最低最劣最无能的……

「不是说好了,我们要是能得到出去的许可的话,就一起出去旅行一周当做是『蜜月旅行』吗!」

咦?

当狛枝的大脑还在反映刚刚日向说那句话的信息量,以及「有这事吗」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砸倒在地再起不能。

「真是的!你不愿意跟『预备学科』的我一起去就算了!难得我替你收拾这么多行李,你自己搬回去吧!」

狛枝好不容易从里面甩出来的衣服裤子胖次鞋子防晒油洗漱用具甚至○○用品等诸多内容中探出头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着日向只提着手上那个似乎装了一些衣服的小包气愤地走上了运输船,然后回过头来似乎又不放心地交代起家里的事情……

「狛枝,记得要好好吃饭。」

「洗衣粉在哪里你能找到吧。」

「对了花也不要每天都浇水会死掉的。」

「唔算了还有就是衣服懒得洗的话就堆起来就好等我回来再说。」

「这次注意不要再伤到手指了。」

「就算伤到了医疗包在床头的柜子里你知道的吧?」

狛枝凪斗由衷地感觉到之前压在心中的那团忧郁都一扫而光。

除了有些无奈地将脑袋探过来的苗木好心地问了一句:「狛枝君,需要我帮忙把这些都提回去吗?」

「不,不劳费心。」此时的狛枝凪斗扯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会『亲自』把它们都提上日向君的小船的。」


————END————

后记……有吗?明天写吧q w q

评论 ( 34 )
热度 ( 324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