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狛日】一次愉快的面基

这是组织的一次暗锅文!

趁着现在没时间写文过来混更!

梗来自雨伞桑0 0!

梗是「狛枝哥哥日向弟弟」。

唔……

填满预览?




————————

「客人,您的咖啡。」

突如其来的女性侍应生把紧张的日向吓了一跳,尽管对日向过激的反应略有吃惊,然而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将手中的小碟和咖啡放在了桌上。

「请慢用。」

女孩子甜甜的声音撩拨着直至国中二年级都没有女朋友的日向的耳膜,让他有些拘谨地羞红了脸。

不愧是「希望」哥哥呢,竟然约人都到这么高端的地方。

日向小心地打量着咖啡馆的环境,典雅别致的装修风格,平和舒缓的背景音乐,举止得体的服务生,弥漫着香浓气息的空气,以及零星的几桌西装革履看上去事业有成的顾客。作为一介学生的他自然是没有什么机会来到这样高等级的咖啡馆——照这点单上饮品的价格,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提议,或许日向这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

身着制服的日向想要努力表现的能够于这种地方稍微合拍一些,尽管他明白周边根本没有人在看自己,但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如芒刺在背,令他感到尤为难堪。在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位漂亮的侍应生姐姐也对自己身上的制服好好地打量了一番,强忍着笑意将自己领到了目前的座位。

日向创本人并不出众,他只不过是一个除了学习之外几乎不怎么娱乐的普通的国中生而已。他唯一的优点,如果让他自己来说,那就是能够配合所有人的观点进行自我改造。游戏也是的,他只不过是因为邻居七海跟他推荐了《绝对绝望少女 online》的网游,他才试着注册了一个账号开始玩。

这个网游也不算很难,然而和所有的网游一样,推到BOSS并不能单靠一人。假如说其他的网游的玩法是组成合理分工的战队,这个网游倒是走了另一个极端——它只能由两人进行组队,分别扮演女主角和杀人鬼的角色。原本同班同学七海是想要把日向拉入队伍与自己合作的,没想到就是有那么不凑巧,有一位ID名为「魔法少女莫诺美」的高级玩家突然给七海发了一封神秘的邮件可怜兮兮的求组队,出于对这位感觉好像开挂却又似乎没开挂的bug玩家的尊敬,七海同意了她的组队请求。

随机匹配之下,日向就正好与一名ID为「希望」的玩家组成了队伍。

虽然他在网上并没有坦白自己的身份,但他却非常厉害。在日向看来,只是用女主角的扩音器实在是很难瞄准,但「希望」每次都能够精准地射击到敌人的要害。原本听说难得一遇的抽奖机器是个逼你氪金的史前巨坑,但「希望」却每次都能够抽到最为强力而稀有的子弹。

『这只是运气好而已。』

他总是这样说。

以至于日向开始怀疑他究竟有没有开什么挂,抑或是自己的运气太好,撞上了这个游戏开发商的小号。曾经有一次,在推到了某个BOSS的时候日向实在是忍不住对他说出了这个猜想,然而对方却发来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草饼君今年多大了?』

日向不明白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15岁,怎么了吗?』

『不,只是在想玩这个游戏的都是草饼君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吗……什么的。』

之后这个话题就戛然而止。

从「希望」的语气来判断,他应该至少也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男人。在游戏聊天区,日向也经常能够和他一边探索地图,一边聊一些个人的话题。从玩游戏当中就能够看出来,他对于情况的判断和把控能力简直是一流的,而且总能够完美地将话题引向日向这边。他已经从中套出了不少日向的信息,差点让日向觉得自己都已经把自己给卖了,然而每次一问到对方的问题,他也能凭借各种手段让话题转移。

『日向君,有女朋友了吗?』

『真啰嗦啊……还只是国中而已没有很正常吧!』

『诶……还真是童贞式的回答呢。』

『闭嘴啦!「希望」哥哥你才是呢,现在应该也还没结婚吧……』

不知什么时候,日向就已经默认叫他哥哥了,而对方却在知道他的姓名之后干脆不再以ID相称,直接叫他「日向君」。他的口气不像是叔叔那一辈的,倒像是高中,或者是大学生,尽管老成,见解独到,却让自己倍感亲近。言辞中也没有肮脏成年人的污言秽语,倒有一丝文学青年的味道。偶尔也会开一些玩笑,然而即便是玩笑,却也让日向半夜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在被窝中笑上许久。

『嘛……但是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结婚的对象了哦,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这是他唯一透露出来的一个讯息,不知为何,日向却感到自己的内心「咯噔」地响了一下,之后便很快感到了疲乏,便在道过别之后退出了游戏下线了。

时钟的指针走向了五的位置,日向便开始紧张起来了。他用勺子搅动着咖啡,却没有想过要把它喝下去。说到底,日向根本就不习惯喝咖啡,之所以点了,也是为了要显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消费能力的,坐在咖啡店却什么也不点,绝对会被赶出去的吧。

以及,对方究竟能不能认出自己呢。

日向有些纠结,他并不关心来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长相,即便是那种肥肥胖胖的眼镜男也无所谓。他唯独不知道自己在对方心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会不会在现实中见到了这样简朴的自己会感到失望呢?他之所以把自己约到这里来见面,是不是认为自己至少是属于那种贵公子型的学生呢?不错,自己确实在学习上从来没有放松过,在校的成绩也能排到前几名,但就家庭条件和个人教养来说,还远远达不到那种水平,否则自己为什么会仅仅是坐在这里便感觉到了不适?

日向长叹了一口气,从高大的落地窗看出去。这一带是城市的核心区,附近有及其高级的购物商场,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即便日向并不知道牌子,从形制上看便知道是高档款。停在马路边上的车先是从前面下来一个老管家,才为坐在后座身着正装的小男孩打开了车门。从小的生活便是如此不同,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类。面对这样的人,自己这种见识浅薄的人类还能够正常说话吗?

被那种优雅的气质所吸引,所以在对方主动提出要见面的时候,日向内心感到了所谓的「欣喜若狂」。但他却仍然强迫自己不要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回复了一句『好,时间地点「希望」哥哥定吧。』

尽管日向猜测,这次之所以约出来见面,是因为这个名为「巨型女子高中生」的BOSS实在是太难打了,就连一直以来游刃有余的「希望」也频频失误,两个人连续推了好几个周末却都没有结果,只好回到复活点重新来过。或许是因为他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什么事情,似乎状态不太好的样子,而每次日向问起的时候,他也总说:

『没什么的,只不过是最近运气不好罢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日向有些担忧地想着,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希望」哥哥要结婚的事实。

难道是因为准备着要结婚,所以游戏方面就顾不过来了吗?

一想到这里日向就会莫名地感到沮丧,于是他试图否定这个观点,然而却只能越想越糟糕。

「真是的!」

有些懊恼地锤了一下桌子,放在杯中的搅拌匙与杯壁摩擦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日向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做得太过了,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在确认没有人在看自己的时候,他才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颓废地瘫在了椅背上。

「那个……」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日向一惊,赶紧调整好了坐姿,摆出了一副笑脸看着站在身边的小男孩。

「怎、怎么了吗……小弟弟?」

想来定是看到自己刚才那副丑态了。一想到这里,一丝凉意就从日向的腹部渐渐爬到了心口。他说服自己平静下来,却仍然掩盖不住在这种纯真的天使面前丢人的羞耻感。这孩子正是刚刚从车里下来的那个小少爷,现在正将双手背在背后,带着微笑扬起头来看着自己,这让日向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那个呢,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苍白的面色透着微红,白色头发的小男孩窘迫地摇晃着身体,似乎在做一个十分艰难的请求。不明就里的日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咖啡厅里依然还有许多空出的位置。

大概是他的习惯领地吧。

日向想来想去也就是这个理由了,自己这桌正好靠窗,能够很好地看到外面的景色,对于这种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小男孩来说,一定对这种位置相当执着吧。

今天的运气真差啊。

日向不禁这样想道,毕竟是之前那位侍应生小姐将自己引导到这桌来的啊。

「可以哦。」

日向也不打算与一个小孩子争抢什么,正准备收拾书包准备离开的时候,小男孩便从身后拿出了什么东西递到了日向的手中,兴冲冲地坐到了自己的对面,捧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日向疑惑地看着手中这一堆漂亮的花束,又看了看这个小男孩,脑子完全处于短路的状态。小男孩用手指了指花束的中央,日向才发现了放在花束当中毫不起眼的卡片。

『给日向君。   ——爱你的「希望」哥哥』

上面用蓝色的钢笔写下的字体工整好看,似乎都能听见笔尖划过纸张的声响。心跳加速的日向像是明白了什么,默默地将卡片收进了书包里,然后把花放在桌子的一边,抬起头来开口问道:

「这花是谁给你的?」

看来这位「希望」哥哥应该是临时有些什么事情在忙所以不方便过来吧,这个孩子莫非是弟弟?即便如此日向也依旧感到了满足,而同时心中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一半——这样自己也就不会再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在「希望」哥哥面前出丑了。一想到这里,日向便不经意地露出了微笑。

男孩呆呆地看着日向,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消化刚才日向提出的那个问题,又仿佛是什么也没在想,直到日向意识到了对方的目光而捂着脸低下了头,才听到男孩用骄傲的语气说了一句:

「谁也不是哟,是我自己想到的。」

「诶……真厉害呢。」

日向先是一愣,随即在脑中形成了新的来龙去脉。

「明明还这么小,却还能替大人想到这么多……」

想必一定是「希望」哥哥太忙,还是弟弟想到送花这种高招的吧。明明年龄这么小却这样浪漫,长大了一定能吸引不少异性的吧。

想通了这一层的日向开始仔细地端详着男孩的面部,假设他真的是「希望」哥哥的同胞弟弟的话,那么「希望」哥哥也一定多少与这孩子眉眼之间有些相似之处吧。仔细看来,这孩子的长相甚是清秀,明明还是小孩子,银灰色的眼中却充满了光彩,白色的头发在头上散开如同火焰的形状,却又极富柔软的特质,让人觉得凭添了一分可爱。

日向似乎已经想象到了这个孩子长大之后的模样,又觉得那或许正是心目中「希望」哥哥的样子,突然间觉得心律有些不齐。

「呐,你叫什么?」

日向伸出手去摸了摸男孩耳前的碎发,光滑柔软的触感从指间传来。

「狛枝……不,之后叫我『凪斗』就可以了。」

「嗯嗯,凪斗君真可爱呐……」

日向满足地抚摸着碎发,而这位名叫狛枝的男孩却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脸颊。

「我也是,日向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

这孩子的嘴真甜呢。这样想着的日向开始用手抚摸着狛枝的脑袋,而他也像个小动物一样温顺地接受了。

「呐,日向君对这个位置还满意吗?」当服务生拿来菜单的时候,狛枝才重新整理了一番自己已经被揉乱了的发型,「我特别喜欢这个位置,所以当时就跟这里的人说,让他们见到穿着校制服的国中男生就领到这个地方来。」

「诶……这也是凪斗君交代的吗?」

日向对狛枝突然间产生了敬意,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天生就会做这种事情吧。看着狛枝像个成年人一般翻动着连日向都不知道该怎么念的点单,然后对侍应生说自己要了一种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念的红茶,这竟让日向作为国中生而感到了羞愧。

「嗯,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还是想要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嘛……」

侍应生离开后,狛枝回答了日向的话。

「而且毕竟是我浪费了好几周的幸运,才换来的,所以……结婚……」

「嗯?什么?」

说到这里,狛枝的脑袋越来越低,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以致于让日向都快要听不见的程度。日向还没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但狛枝好像并没有再说一次的打算,只是低垂着眼睛,坐在原地不安地晃荡着自己的小腿。

这情境着实有些尴尬,日向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有价值的话题,毕竟他和这个孩子还是第一次见面,他的身份也相当微妙——明明是过来见网友,最后网友放了鸽子反倒见到了自己的弟弟,尽管从各种程度上说都是这位小弟弟在招待自己,日向也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防备。

「呐,凪斗君……几岁了?」

日向强迫自己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尽量不要让这次会面的空气变得更差,但他大概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相当僵硬,毕竟狛枝的情绪显然在这句话之后更加低落了。

「只不过是八年的时间……只要再等八年,就能结婚了……」

狛枝的语气中莫名有些呜咽的感觉,这让日向产生了强烈的负罪感,尽管他本人并不知道究竟是哪句话说的不对,但在外人看来,那个欺负小朋友的人无疑就是自己。即便如此,日向还是勉强得知了这个孩子已经十岁了。不过,就从身材上来看,狛枝比一般的十岁小孩还要瘦小,不由得让日向有些本能地担心起他的健康状况来。

这么说来,「希望」哥哥是不是也说过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望」哥哥一定已经十八岁以上了吧,而且基本确定结婚的对象……大概算是有钱人订婚之类的?而且说「时间的问题」,难道是等着成年?二十岁啊……只不过五岁年龄差也不算什么嘛。

想到这里,日向的心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又捧着发烫的脸陷入了自我责备当中。说到底只是朋友的话,忘年交也不是没有,考虑年龄做什么。不过自己这个年龄也比较暧昧吧,就算被请去参加婚礼,也是既做不了伴郎也做不了花童,只能跻身于那些有钱的宾客当中受人嘲笑罢了。

啊啊,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能对他有什么帮助的人,不过就是随机匹配到的同好而已,也并不是对自己个人有什么兴趣,就连这次的会面,大概也是为了商量如何打败『巨型女子高中生』。假设当时匹配到的不是自己,搞不好他对别人也是一样的,出于战略目的而显示出对自己的友好,这不是大人们经常做的事情吗?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到现在都不露面,直接让弟弟过来接待呢。大概是透过窗户看到了这样普通而没有个性的自己,感到蒙羞了吧。

「呐……『希望』哥哥到底……是怎么和别人说起我的呢?」

想到这些,日向就再也没有办法面对眼前的这个小孩了,他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衣着考究的女性踏着漂亮的高跟鞋走在广场大理石的地面上,司机在角落里点着烟等待着主人购物结束的时刻——这是自己完全无法融入其中的景色。

「并没有……日向君的事情,跟谁都没有说过。」狛枝用孩童的嗓音在日向的对面说着,「只是我自己把它放在心上,想着无论如何要见日向君一面……」

啊啊,果然。

日向也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实在是太蠢了,除了这还能有其他的答案吗。虽然是大火的游戏,一个世家大族的少爷快要成年了还在玩游戏,实在是没有听说过,想来也只是当做平常的消遣吧。自己也一样,不过是他消遣的一部分罢了,尽管还作出一副对自己很在意的样子……

「但是,我觉得!」似乎是注意到了日向的心情,小小的狛枝似乎很努力地想要挽回局面,「只是五岁的差距而已,日向君也觉得这种程度的年龄差结婚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吧!而且就算是同性,现在也有很多地区也可以支持了!所以我对这方面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等……你在说什……」

「所以日向君,再过几年就结婚吧!」

面对着突然就激动起来的狛枝,日向像是被戳穿了心事一样慌忙无措。就算是不回头,他现在也能感觉到不少地方冲着自己投来的异样的目光。刚刚这孩子也说了,是他把自己放在了心上,看来就算是「希望」哥哥对自己没什么兴趣,作为弟弟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不不不怎么想都太奇怪了吧!说到底自己也并没有那个意思,对那个人也没有怀抱着什么特殊的感情,只不过是对那样温柔那样博学又一起合作的男人产生了一丝崇敬之心而已。而且「结婚」……怎么想都好奇怪,就因为弟弟的一句话就放弃原本的未婚妻和一个用于消遣的对象结婚什么的……

然而,看着狛枝流露出的「拜托了」的表情,日向也不愿意再对这个天真得不知道社会残酷真相的孩子加以伤害了。

小孩子还是生活在王子公主的梦幻中会比较好。

即便是自己也很受伤,但日向还是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

「嗯……等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就按凪斗君说的办吧。」

看着狛枝先是呆滞进而感动的表情,日向还是不失时机地加上了一句:

「只是这件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哦。」

要是这种话被「希望」哥哥知道了,别说是结婚了,连做忘年交大概都困难了吧——这个想法让日向创一瞬间觉得自己对于对方的憧憬大概还是没救了。

在沉默了好一阵之后,小小的狛枝猛地站起了身,只丢下一句「我去感受一下不幸」,便疯狂地冲着咖啡厅的前门跑了出去,只留下日向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原地。日向稍微看了看时间,现在天色也已经不早了,为了要避开人流,日向决定现在就开始往家去。他拜托声音甜甜的女招待给还没有回来的狛枝解释一下,便匆匆离去了。

到了晚上,回到家的日向不紧不慢地洗了个澡,再次登入自己的账号,就发现自己的聊天记录中堆满了来自「希望」的消息。

『谢谢』

『今天辛苦了』

『我真的非常高兴』

『请不要忘了,我永远爱着日向君心中的希望哦』

『说起来还忘了问你今天的花还有地点你喜欢吗?』

『如果不喜欢的话下次我们约到游乐园怎么样?』

『还是说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吗?』

『虽然今天还没发生什么不幸让我有些担心,不过大概是因为时间还没到吧』

『还是说前几天那一点点的不幸已经可以达到今天的幸运了?』

『哦对了,日向君之前不是说过有一个叫七海桑的同学吗?她可爱吗?日向君该不会是对她有些什么……』

『啊,不,并不是在怀疑日向君……只不过还是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不幸发生有点在意。』

『或者是要应验在打BOSS上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和日向君再多推几个周末哦』

『啊,虽然有点着急但我已经在看婚纱的样式了,不介意的话我想让日向君也参考一下』

『毕竟日向君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嘛』

诸如此类。

原来今天是因为去陪新娘挑选婚纱才没有来的吗,的确这种情况下小弟弟是挺碍事的吧,让他过来陪自己聊天顺便也可以安放弟弟也是一箭双雕的好事,不愧是「希望」哥哥呢。

尽管这次之后日向仍旧对那个人的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但说实话,经过了今天之后,他反而更加害怕与这位成熟的「希望」哥哥直接接触了。

或许就这样保持现在这个关系会比较好吧。

自己也该是成熟一点的时候了呢。

日向一边擦拭着发丝的水珠,一边回复了一句『嗯,今天和凪斗君在一起我也很开心,下次等有时间再说吧』之后,像往常一样打开了游戏。在他发觉「希望」今天莫名地异常兴奋以至于超常发挥的时候,传闻中超难打的BOSS『巨型女子高中生』就已经在二人的合作中颓丧地倒下。


————END————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qwq

准确来说就是一个悲桑的故事……

评论 ( 39 )
热度 ( 29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