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光之樱3

koma生快哦!

好吧我说这句话完全是因为我没写生贺……

因为我没时间写了!我成天就想着填完这个坑!顺便填完这个坑能不能算koma生贺?

我想着如果作为koma生贺的话,那就在五月初把这坑填完好了。

不过说到底,这篇明明是想做成koma生贺的,但是这一更koma都没有出现这是怎么回事……(x)

明明觉得koma下一章就可以出来的,不过看起来koma下一章也只是露个脸的情况了……

果然还是单独再写koma生贺好了(哭泣)

苗木出现,但是不是组CP用的啦……之后虽然还会出现,但是应该戏份不多的啦……


上次的回顾:日向和狛枝拍了一场戏,然后狛枝(前田氏)把日向(阿初)推了,然后日向生气了。完。


————————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木制的走廊上,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匆匆忙忙地从拐角处跑过来,赤脚跺得地面蹬蹬的响。他在一处障子面前停了下来,看见里面还亮着灯光,在四顾无人之后,方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阿初大人……」

那人嘶哑的声音穿透了和纸,障子对面的人影微微一怔,似乎原本是已经打算入睡了,已经熄灭了几盏烛火,听到这话,便整理了衣裳,从被褥之中坐正身子。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阿初的语气种透出了一丝不快,然而又并不着急赶他走。尽管是他向对方提出了问题,却并不显得惊讶或是疑惑,预知了未来一般平静,如同一汪死水。

「小的是来给您传达消息的。」说到这里,那小厮咽了一口唾沫,再一次左右环顾起来,在确定守夜的人已经巡查过这里之后,便低垂着脑袋凑近了纸门,仿佛是要说什么惊天秘密一般小声地低语:

「再过一会儿,前田大人就会到您这儿来了!」

烛光被风撩动了一下,猛地摇曳起来,将阿初的影子撕扯得不大分明。一时间,阿初也没有答话,只见影子还直直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初大人,」见对方没有反应,小厮不禁有些着急了,干脆提高了音量,「您可千万不要不相信!今天当主大人和前田大人谈生意去了,特别用了上好的酒,并且特别差人送他回去,实际却命人暗中绕路,必定会到您这里来的。还有,夫人特别提醒您要用『那个』……」

「不用说了。」

阿初轻微地点了点头,制止了对方的发言。

「我明白的。」

见阿初已经答应下来,小厮便寻了个机会往后墙那边走去。那人离开之后,阿初还在原地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原本就所剩无几的蜡烛彻底熄灭,他才想起应该接着将灯火点亮。

今天吹的是西风啊……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阿初将挡风用的和纸挪了个位置,将里面的烛芯用小棍扫了出来,准备重新换上另一根。借着月光,他勉强够到了抽屉的位置,里面零零散散地堆放着许多小杂碎,除了一些装饰用的珠花之外,还有各种平日里不曾见过的时髦玩意,最底下垫着一层薄布,看上去是相当贵重的布料,原本是前田氏买来给阿初做和服的,后来好像是这个花色阿初又不太喜欢,便直接塞到了这里。阿初将手指伸到布料下面,小心地摸索着,很快便从里面翻出来一个雕工精巧的小盒子。

他把这小盒子抱在怀里,细长的手指抚摸着上面雕琢的樱花枝干,长叹一口气后,对着月亮陷入了沉思。

阿初猜想那个人一定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对于光小姐的心思,最近才特别疏远了自己,但说到底,自己也并没有作出什么特别的举动,无非就是光小姐她陪着哥哥过来参观了这所宅邸一两次。这所宅邸是在那天确定了关系之后父亲大人亲自为自己安排的,其中所有的陈设都按着自己的喜欢来布置,平常也没什么人打扰,这也令厌恶交际的他落得清静。然而即便是光小姐说是喜欢这里的一切,愿意之后常常过来看望,自己也应该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才对。压抑着心里的感情做到随时都能有礼有节,与其说是要求,不如说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也不知那人是从哪里看出了端倪……

无论如何,看到这种情况的父亲大人一定是着急了吧,想要和那个人联手做生意,要是没有自己时常提醒着他,想来他也不会同意自家那种穷酸到近乎苛刻的合作条件。请他喝酒,然后刻意将他送到自己这里来,这种事情就算是不提前周知想来自己也是应付得来的,没想到家里对自己的不放心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阿初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盒子,里面的东西滚动着,发出咣当咣当的响声。这是前几天母亲大人差人从后门偷偷送进来的,乍看之下不过是普通的蜡烛罢了,然而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这样郑重其事地送进来,以及它究竟有什么用处,其含义阿初心里已有一些眉目。

门口已经有了些许响动,看门人的声音远远地传来,阿初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供自己思考了。那个人向来是不爱等人通报的,尤其是自己这里,下人们都知道这个人是不用拦,也拦不住的。阿初很想要佯装自己已经休息的样子,但即便如此,那个人总是能够通过蛛丝马迹来确认自己绝对没有入睡。

更何况,在被莫名其妙地送到这里来之后,想来父亲大人的那些小计谋也早就被他看穿了吧——他既然进来了,便是决不会相信自己已经入睡的谎言。

阿初感到自己的双手在不受控制地打颤,面对着那个人他会感到害怕,但家人的命令却又无法违抗。离开了这个家他就什么都不是,从小便没有培养过别的才能的他就算是离开这里也什么都做不了,他一边奉承着周围的人,一边却又对他们抱有按捺不住的恐惧。

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侧传来,阿初用力地抱着盒子,咬住了下嘴唇,仿佛要来的人不是曾经抚慰过他的男人,反而是一个握着刀子的杀人犯。既然已经知道这是无法脱逃的命运的话,那就只好一一接受了。

「已经……无所谓了。」

纸门就这样直接被打开,像是被月光刺伤了,阿初面色惨白地对着墙壁,像是在自言自语。

「一身酒气……」

语气中充满着强烈的嫌弃意味,而对方显然没有因为自己的冷漠而感到意外。阿初感到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件单衣被一只手从背后强硬地撕扯下来,膝上的盒子也随之翻倒在了地上,里面的蜡烛轱辘轱辘地打了几个滚,狼狈地散落在地上。

「看来今晚,什么都不用点燃了呢。」

阿初这样说着,声音中似乎平添了一丝哽咽。

 

「卡!」

日向长长地舒了口气,赶紧将衣服重新裹在了身上。早春的夜晚还残存着一点点凉意,在这样一个通风的环境下裸露上身拍戏果然还是有点冷的。

「辛苦了。」

稍微对着装进行整理之后,日向转过身来,对之前坐在背后的男人说了一句。

「啊啊,没事没事,日向前辈才是辛苦了……」

这个替身演员完全还是个新人的样子,对于这种礼节式的问候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一边摸着脑袋一边打着哈哈。日向对这种性格的人倒是不会讨厌,反而觉得会有一点点可爱,不由得在内心露出了微笑。

虽说是替身演员,不过无论从长相还是身高来看都和狛枝一点也不像,日向反倒觉得从外貌上看更像是自己一些。他本来也只是因为一些关系到这边来搬道具而已,好像就是因为声音比较像狛枝就莫名其妙成了他的替身,幸而狛枝缺席的那几幕都不需要拍到全身,最多不过是拍到手,故而也不会造成什么特别麻烦的问题。

「啊啊,刚刚好像扯衣服有点用力过猛了,对不起……」

新人少年双手合十作出抱歉的姿态,看来是真的担心日向因为这件事而生气。不过只要衣服不被弄坏,在日向看来都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于是日向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不,你看,那样才会比较真实吧,不如说那个……苗木君?你还挺适合当演员的。」

一方面这也是急于安慰的套话,但另一半也是日向的真心。

「诶,这样吗?」对方露出了讶异的神情,不过很快便又无奈地笑了起来,「不过明明是因为声音才被选作替身演员的,最后却连一句台词都没有呢,该说是运气不好吗……」

日向觉得这个叫做苗木的新人很有意思,本来想跟他多聊上几句,导演却突然喊了他一声,日向只好站起身来,加快了步子来到了导演的面前。

 

回到了化妆间,日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次来拍摄没有带什么,衣服和道具在这边都有。这个场地大概被剧组租了几周的时间,因此各种大道具都存放在仓库里,外面上着锁,钥匙在道具组的负责人身上,姑且不用担心被盗。日向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下来,所以想来负责人也是不能离开的吧。

突然想起了什么,日向从简易的手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刚刚出道的时候,除了房租和饭钱,基本就没有多余的积蓄可以供他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直到他后来因为面相普通,作为龙套也足够认真,也接到了不少龙套的工作,这才勉强能够买到一部便宜的手机。尽管款式早就已经过时,手机的开发商也已经不再生产这种款型了,但是鉴于各个方面的功能都还比较完善,日向也坚持着继续用了下去。

他看了看待机画面显示的时间,心头有些犹豫,但还是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将它放在自己的耳边。

「喂,日向吗?」

手机的另一端传来的男人的声音。

「我现在正在忙,有什么事情吗?」

「啊,是的。」日向紧张地回答道,「那个……虽然很不好意思,原本现在我就可以坐末班车回去的,但是刚刚导演说临时准备加一场戏,所以……」

「你应该知道的吧,我今天可是忙着优子访谈这边的事情的,不可能有时间去接你。如果赶不上末班车的话……听说那里还是个宅邸,道具里应该有被褥之类的吧,你先在那里住一晚上明天再回来……」

「可是明天的台词练习时间很早,这样下去明天会迟到……」

「那你就自己想想办法吧……喂那边的人,你这个不对……」

联络就这样忽然间中断了。

日向知道,社内一直非常看好那个新人女孩儿,虽说也才刚刚出道不久,经纪人也是和好几个人合用的,但她的底子很好,学习能力也快,预计今年之内就能够大红大紫,今晚的访谈尤为重要。那是在圈内被称之为新人推手的节目,新人只要能在这档节目中发挥出色要成名也不是什么问题,自己的经纪人会去忙那边的事也无可厚非。再说自己本来也和人说好的,今天自己回去,只是没想到发生了这等意外情况。

当然,临时加戏这种事日向也有理由拒绝,不过能够给自己加戏日向还是很开心的,或许这只是导演想要笼络他不把今天白天仓库那件事说出口,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不可错失的机会。即便是自己今天晚上再辛苦一点也没有什么问题,无论是作为一个称职的演员,还是对自己的未来考虑,现在都不是退缩的时候。

尽管这里是有名的外景地,但地处偏远的郊区,就算走到道路上也不太可能拦到出租车。如果能够借导演的车子,至少把自己带到城市边缘也好,无论是打车还是地下铁,总能够找到回去的方法的。

日向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安心地这样想着。化妆间已经没有人了,无论是今天与自己搭戏的女主角,还是拍完自己的镜头早早离开的狛枝,没有大牌的演员会像自己这样辛苦一天还留到这么晚的吧。不过好歹他们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狛枝这种大忙人应该也开始录制访谈节目了,想来回家的时间应该也不会比自己早到哪去的吧。

日向试图安慰着自己,但一想到狛枝今天的所作所为,心中就莫名地有些纠结。他将这种心情归咎于对方的玩世不恭,可他却很明白,真正让他动摇的是那种令对手戏的演员感到压力的近乎恐怖的演技,这只能证明日向之前对他的一切判断都是错误的——他是那种用实力让别人说不出话的人,即便是现实生活中再怎样记恨他,一旦进入了演戏的状态,会对他产生什么样的感情就全在那个人的掌控之中了。

「真是狡猾的男人……」

日向没头没尾地吐出这样一句,声音传到耳朵里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将这句话说出了口,不禁讯速地捂住了嘴。在确认这样的黑暗之中没有人听到的时候,日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又开始责备自己的不注意。

『言辞应谨慎小心』。

日向当然会对自己生气,因为狛枝的缘故自己今天差点就违背两三次信条了,连自己最熟悉的奉茶都宣告了失败。尽管有些时候日向也会觉得这种礼仪是不是太过教条,但常年的研习已经使他养成了习惯,要是没有做到便会产生强大的挫败感。

「啊,日向,你过来了。」

导演已经在刚刚的房间里等待了,刚刚掉落在地上的蜡烛还没有收拾起来,拍摄的机位稍微有些挪动,但大体上房间的陈设并没有大的变化。方才导演让自己不要换衣服,直接拿着东西过来,想必是要拍摄后面的内容。日向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无论是剧本还是原作都没有提到这之后还有什么情节啊,即便是有,那也应该是阿初和前田氏的戏份吧。在狛枝不在的情况下,这种戏份怎样都拍不出来才对。

「那个,导演……我该做什么才好呢?」

日向将手袋放到一边,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但他想着自己又不是女孩子,应该不至于发生今天仓库里的那种事情的吧。

「你先在这里躺下,快,节省时间!」

虽然不太理解这是要做什么,但日向还是乖乖地听从了导演的话,躺倒在了柔软的被褥上。月光从隔窗上透过来,在他的脸上打下了层层的阴影,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的话,即便是身材矮小局促的导演也显得高大得吓人。

除了导演之外,这里也没有其他人,这让日向感到了一丝不安。然而导演的行为却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亲自打开了摄影机,对着日向调试了一番镜头。

通常来说,拍戏的时候日向都在努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想着下一秒自己应该做什么动作,说什么台词。现在他却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导演和镜头,而那黑洞洞的镜头对面好像就是无数只眼睛在看,像欣赏景品一般欣赏着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

「虽然你可能不太能理解,但我想还是先跟你说一下,要加这场戏也完全是我出于无奈,你可不要怪我啊。」

调试着镜头的导演藏在摄影机的后面,日向看不大清他的表情。

「本来前面的剧情是有阿初和前田氏的一段很长的对白的,你也是知道的吧。可是因为演员没有到位的关系,只能拍成刚才那样了,这样的话时间就不够啊……」

导演似乎在努力表现出无奈,但刻意加上那样的语气,在日向看来还是演技欠佳,怎么看都像是有意为之。

「不过幸亏是深夜剧,这点尺度还是可以有的吧。别看这样,日向,我没让大家都过来跟拍这也算是给你留了尊严了,你要怪就怪那个任性的狛枝吧!」

话及此,日向瞬间明白了什么,他迅速地坐起身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导演一把推了回去。就在这推搡之间,日向听见了机器运行的声音,他感到胸口和小腹被风吹得发凉,随即后脑的疼痛开始蔓延,想必是刚刚在地板上磕着了。他挣扎着想要再离开,导演的一句话就这样传入了耳中。

「你就只有这点觉悟吗……」

这一次,导演的语气却是真的失望了。这种语气让日向的心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从小到大,这句话被父母说了无数次。每一次当自己的礼仪做得不够好,被批评到想要哭泣的时候,这句话就像巨石一样向他压了过来,他想逃跑,却跑不了。

「抱歉,导演……」

日向咬了咬牙,正过身子重新躺好。

「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TBC——

大家放心,不是mob……只是演被啪而已……

顺便其实hnt这个待遇不错了,很多演员都会有这种戏份被一堆人围观,《瑟届》据说当年就是真的来了。但是一般这种问题在签约的时候就会说好可能会有这种内容你愿意不愿意,但是hnt的情况前一章也说了之前根本没说好,就是临时加的,所以其实hnt是有权拒绝的。
评论 ( 22 )
热度 ( 121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