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光之樱2

太晚了懒得写前言了明天再写。

因为有人催了所以我赶出来了。

所以结尾很仓促,原谅我,但是大概是这个意思。

前文链接点我←

今天白天用手机改了改错别字,还增补了一些。嘛……着急的时候就是错漏多qwq……以及帮大家回顾一下1的剧情好了。

就是komahi两个人演出的剧本叫《光之樱》,原作小说是腐川,投资商是十神。然后hnt是个不太红的老演员,koma是个当红新人(然而那个性格)…然后hnt家里是个对礼仪方面特别严苛的家庭,所以hnt的个性比较循规蹈矩。他演的角色叫阿初,是主角,也是为了家庭不得不男扮女装讨好归国富商前田氏(koma饰)的角色,但是最后却爱上了前田氏的妹妹前田光(路人妹子饰)。虽然前田光是女主角然而在这篇里可能就不会有太多戏份(x。《光之樱》除了小说还拍了前一版电视剧,hnt想塑造一个超越前面电视剧的冰冷独立的阿初。


——————

当日向创回到前厅的时候,狛枝凪斗正在和导演交谈着什么。虽然距离隔得很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看导演脸上一脸堆笑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日向基本可以想象对方一定又是提出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要求。原本日向并不打算过去打断二人的谈话,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八卦狛枝凪斗的行程。不过不知怎么回事,原本背对着日向与导演聊得不亦热乎的狛枝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回过了头。

「啊,悠闲的日向君终于来了呢。」

尽管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保持着微笑,但在日向听来,「悠闲」二字却无比刺耳。不过即便是狛枝在这里挖苦日向倒是有理有据,毕竟他今天晚些时候还要去参加一个访谈节目,之后几天的安排也满满当当——如果不是这样,想来这场戏也不会着急于现在就开始吧。

好在日向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演员了,对这一点言语讥讽倒也不太见怪了。他没有说话,只是顺从地领会了导演的眼神示意,沉默地走向了自己的站位点。

前厅与之前的别院的氛围完全不一样。虽说是古旧的建筑,到底还是被不少电视剧选为外景的拍摄地,因此前厅的摆设全都是新换的。据说继承这座房产的人也早已不住这里,只是随时将这里租出去便可以回收利润,用这笔钱偶尔对经常用到的几个客室稍作打理和修缮,便会有更多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外加上方才剧组的工作人员用心布置,却已经呈现出了更加华丽的样貌。且不说壁龛中的装饰,就连几案一侧的花瓶内,都随性而精巧地插入了新剪的八重樱的枝干。

这一幕的最开始就是阿初与前田氏已经就坐,那时候日向要隔着几案坐在狛枝的对面。刚要踏上台阶的日向感到还在自己身后的狛枝踏着轻快的脚步跟了上来,像是在与日向竞争一般,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皮鞋,抢在日向之前踏上了阶梯。白色的袜子摩擦着木片吱嘎作响,狛枝快步踏上了走廊,似乎是想以此来给日向一个下马威,但当他回过头来准备对日向说出早已想好的讥讽话语的时候,却发现日向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挑衅,而是背对着自己蹲下了身。

『脱掉的鞋应摆正』

从小就被训导的习惯让日向觉得很痛苦,尽管他明白这样的习惯并不是什么坏事,但越是这样,他却越是感觉不到安全感。一方面,他无法对那双没有摆正的皮鞋视若无睹,另一方面,他也不想为了这样多少有点无礼的大牌演员整理皮鞋——这本不应该是他要做的事。然而出于固化为本能的冲动,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摆正放好了。

「怎么?」

日向抬起头,正好对上狛枝的视线,胸中就这样没来由地感到了刺痛,反正他多半也都是在看不起这种下人才做的事情吧,于是他便在狛枝开口之前迅速地低下了头。明明是自己这边提出了问题,最后却像是并不指望回答便落荒而逃,日向在内心中无奈地悲叹了一声,跪坐在桌前,整理袖口一般懊恼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而此时的狛枝就坐在对面,尽管日向努力避免着在开始拍摄之前就对上目光,但余光所及,多少也知道那个人只是随性地盘腿坐下,也不知是演戏还是日常就是这样的态度,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没有学习过礼仪一般,日向不由得感叹幸亏他扮演的只是归国的富商,否则大概会被卡掉很多次吧。

而此时,这位归国的富商正用一只手捧着脸,全神贯注地看着对方整理自己的服饰,就像一个从没见过新娘子的小孩子,向这边投来好奇的视线,又不时发出「噢噢」的惊叹声。

没见过人整理和服吗这家伙!如果不是化妆的时候稍微抹上了一点唇蜜,日向现在早就恨恨地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显然现在也不是受伤的时候。这种好奇心在日向看来不过就是他故作拙劣的演技,总归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快罢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怎么开罪他了,但日向大概清楚,惹这个人不高兴的恐怕就是自己这种普通人获得了这部戏的主角本身。

日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把它从腹中吐了出来,力图使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毕竟不让私人情感影响到工作本身是作为一个演员的基本修养。他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的动作。

按照剧本所写,这一段是完全没有任何对白的,在日向看来也是相当精彩的一段。最开始先是两个人相对而坐,沉默不言,那时候的阿初将要全程盯着几案上摆放的樱花——当然在编剧看来大概也有拿樱花作为掩饰偷偷地观察对方的意思。接着会有侍女端着茶具进来,此时阿初则须亲自奉茶,第一次奉茶前田氏会看向庭院的春景而不会接过茶杯。见此情景,阿初就需要起身到前田氏那一侧,跪坐下来再次将茶送到前田氏面前的桌上。谁知茶杯刚刚放下,就会被对方抓住手往怀中搂,见阿初没有反抗,前田氏一笑,再把阿初放倒这一场就可以结束了。书中所写后来发生的种种情状在这一场中暂时不需要表现,就算要表现日向也会反对。不过在日向反对之前,大概狛枝这样大牌又坏心眼的演员早就和导演吵起来了吧。

一想到待会儿可能要被一个男的搂在怀里,还是这样一个男人,日向浑身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一幕第三场!」

导演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日向创闭上眼睛,尽量把自己想象成自己想要表现的那个有点冷酷却又不得不对家人的话言听计从的阿初。因为本来就是这样的,遭受如此对待的阿初如果还能够像普通人一样对相亲对象一见钟情,那才是说不通的事情。

「准备!」

他的脑中浮现出的是自己家人的样子,他们在用一脸严肃的表情告诉自己,为了要笼络这个富商,必须要讨好这个根本不认识的人。那一瞬间,一种悲痛的绝望就从压在身下的脚趾顺着血液一路漫上了胸口。

「开始!」

睁开眼的一霎那,目所能及的就只剩下插在瓶中的樱花了。他对于那个是怎样的人似乎并不感兴趣,无论是花花公子也好还是什么肥头大耳的男人都无关紧要,强烈的拒斥感让他不想去看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反正就算看了也没什么好处吧,没有什么期待,也就没有失望。无论如何,自己的人生就是被名为「前田氏」的噩梦给笼罩了。

耳边响起了器皿撞击发出的脆响,想来是下人已经端了茶具过来了。估计也是时候给对面坐着的男人献上一场表演了,阿初的内心没有什么波动,因为这都是早就已经安排好的戏码,自己就像是木偶一样,听从家人的指示过来,只是为那种有权有势的人奉上一盏茶,还有自己的身体。

送来的茶水已经泡好了,阿初庆幸自己不需要再像在茶室一样再花上漫长的时间为客人煎茶。他娴熟地用手指在袖口打了一个圈,将它控制在手腕靠上一些的位置,防止宽大的袖子沾到茶水,另一只手将樱枝图案的陶瓷茶杯放在合适的位置。刚刚流入茶杯中的水显得有些沉闷,随着茶杯逐渐盈满,声音也轻快了起来,就像是欢爱到了兴头上,最后的一滴却流连在壶口不肯下来,只留下一泓波纹,消失不见。

啊啊,这是怎样的讽刺。

阿初强忍住冷笑的欲望,呆呆地盯着茶杯的边缘,好久之后,才转过身来,双手悬空,将茶杯递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说实话,阿初并不知道这样的动作他需要坚持多久,他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机。在确定对方不会再接过来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疑惑,只是微微抬起了头,看着晃动的茶水映出自己的倒影,吐出了一声短促的叹息,于是将手收回来……

「啊!」

日向创知道自己不该在这时候叫出声,因此这一声惊叫便卡在喉头,只是擦出了一个轻微的促音,在这安静之中却显得尤为明显,倒让日向觉得还不如直接叫出来的好。

茶水中的影子剧烈地晃动着,然而日向却完全没有心情去观察自己震惊的表情,大脑一片空白的他转而将视线投向了坐在对面的狛枝,然而那人却似乎一点儿没有受影响似的,保持着他本人式的暧昧的笑容。

不对,这里不对!日向的大脑中只是重复着这句话。这里明明不该这样的!剧本上不是这样写的!但是,为什么……

日向感到自己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然而这样细微的举动也被包裹在外面的另一双手给掩饰下去了,而那双手也并不安分,紧紧地握住对方的同时,还用拇指的指腹游走于对方的指间。

这时候前田氏不该接过来的!

如果日向能够冷静下来想一想,便能发觉这必然只是狛枝的临时起意。然而这一情况发生得太过突然,致使日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双轻佻而又傲慢的手。更何况,即便是狛枝真的接过去了,日向也有时间想到破解的办法,然而现在自己的手一直保持着悬空的姿势,使他完全失去了自己身体的把控能力。

出于对剧本的忠诚,日向本能地想要挣脱,好让这场戏能够继续演下去,然而对方显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他,甚至还在被袖子遮住看不见的地方扣住了日向的手腕。日向已经慌了手脚,完全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他唯独知道的一件事就是他现在不能说话,这戏里没有设置任何的对白,所以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能随便说出话来。但是就这样任凭对方玩弄下去剧情也无法进展下去,那双手对他施加的控制也让他觉得害怕,就好像他又回到了那个没有自由的地方一样。

不行,要逃出去!好不容易才离开了……好不容易……

血液一下子充斥到了大脑,让日向在一瞬间失去了理智,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空白,日向发现自己的手已经重新得到了解放,回到了自己的胸前。从被禁锢的恐惧中脱出让日向莫名地安心了一些,但还没等他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被沿着桌案滴落下来的茶水烫到了膝盖。

打翻的茶杯在桌上左右滚动着,茶水胡乱地洒了满满一桌,或许是对于训练失败的恐惧,日向立马抬起头来观察着狛枝的反应。可对方咧着嘴痛苦的表情却让他再一次慌了神。

「没事吧?」

比起打翻茶水可能会受罚的心态,担心对方是否被烫伤的感情还是占了上风。日向几乎是毫不顾忌地站起身来,绕到了狛枝那一侧。

「给我看看……」

尽管日向不敢说自己有多擅长处理这类事情,但是小时候练习奉茶总是被烫到手,所以这方面的事情日向自认为还是比一般人要了解得多。一想到这个人一会儿可能还要去参加访谈节目,要是皮肤烫出伤疤或是包着纱布去造成的严重后果,日向就想要责怪自己刚刚的一切举动简直就是愚蠢。即便是狛枝再怎么让自己感到不适,那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被握一下手就这么慌张,普通的男孩子也没有这样的……

「还好还好……」

日向将狛枝的手仔仔细细地捧在自己面前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放下心来。虽然好像有一点点红色的痕迹,但似乎并没有太严重的样子,这些印记再过个几分钟应该就能够消掉,这样就不会影响后面的通告了吧。狛枝的健康虽然和日向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莫名的,日向创就这样安心下来,露出了欣慰的神情。他抬起头来,想要告诉狛枝凭借自己的经验暂时没有问题,而那一瞬间他却再一次变得不知所措。

「这是香粉吗?阿初小姐的身上有樱花的味道呢……」

将日向的嘴唇松开之后,面带笑容的狛枝一本满足地舔舐着沾在自己嘴角的粉色唇蜜,就这样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日向用颤抖的指尖触摸着自己的下唇,于是狛枝又悄悄地反握住对方的手,偷偷地将自己渗入了对方五指的缝隙之间。

日向创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此时的发展速度快得让他跟不上节奏,只得呆立在那里,连刚刚跑过来时散开的衣襟都来不及整理。他总觉得狛枝不应该说话,因为剧本上没写。但是刚刚自己是不是先说话来的?啊啊又搞错了,自己怎么这么笨……

在这一连串的胡思乱想之中,日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是自己对小说中这一句台词印象太深刻,抑或是刚刚在走廊上说过类似的话,在他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颤抖的嘴唇就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合起来:

「您真会开玩笑……」

他愣愣地看着对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仿佛是在等待着对他的下一个表情做出反应,然而下一秒世界已经天旋地转,他能看到的只有作为背景的天花板。那个男人紧紧地扣着自己的手腕,压在自己的身上,然而日向却意外地没有感到被禁锢的慌张。直到对方亲吻自己肩膀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一丝的惊恐,毕竟那里很少有人碰到,如若不是刚才太过着急起身衣服也不会顺着肩膀上滑落下来。但是对方似乎颇有经验的样子,并没有十分着急,只是隔着一层布料和缓地抚摸着躯体,就像对待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他的手指在腰际游走,然后停在了某个地方,缓缓地拉开……

「卡!」

导演的一声叫喊让日向如梦方醒,对方的一声叹息传入耳中,直到日向看到狛枝迅速地从自己身上爬了起来,他才意识到刚刚的一切不过都是演戏罢了。这才是狛枝演技最为精湛之处吧——能够将对手戏的演员完全带入自己的步调,让原本已经揣摩好的角色顺着他的意思来。不过说到底,那个时候他随意篡改剧本,导演没喊卡这件事情让日向也觉得有点闷闷不乐,他猜想多半是狛枝在趁自己过去之前已经提前和导演说好了,这给了他一种只有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厌恶感。

不过,这一段这样一改,尽管说不好为什么,但日向却隐隐有一种更加贴合原作小说的感觉。这样整体结构也基本上和剧本一致,最后也是以发生关系作结,让后面一场的剧本能够接上,确实不失为一个好的版本。

日向坐起身来,静静地打量坐在一边休息的狛枝。尽管对这个人还是没什么好感,但他也绝不是凭借颜值就随随便便当上演员的家伙。一想到这里,方才被他忽悠的怨气也就消去了不少,甚至……对这种人产生了一点点的敬佩之情。不远处狛枝的美女经纪人已经飞快地向着这边跑过来。似乎是察觉到了日向的视线,狛枝也保持着象征性的微笑回过头来冲着日向说了一句:

「总是按着剧本演是毫无前途的哦,普通人的阿初小姐。」

说完这一句,经纪人小姐已经站在一边对着狛枝嘘寒问暖,内容从手上的伤到「刚刚那个是借位吧」。而日向则是憋着一腔怒火,赌气般地站起身,快步离开了这个充斥着黑历史的伤心地。 


——TBC——

补充一句,这一段其实有受《skip beat》第一次拍戏那段的影响。那段虽然情节不太一样,但也非常精彩,当时看的时候非常感动。

评论 ( 34 )
热度 ( 138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