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光之樱1

好久不更了,开个中篇的坑。寒假期间就想好的一个脑洞,就是一直都因为眼睛的事情拖着没写qwq

目测两万多字肯定就写完了。

也是之前的赌约点梗里,有一个说写「演员paro」的(具体是微博还是LFT点的忘了x

顺便说下要注意的地方:

1、日向和服+黑长直(其实就是我自己想看x 但是应该不会娘化,只是演戏要穿着而已

2、最后会HE请放心食用

3、其实不是很懂日本那边拍电视剧的事情,然后对传统和服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好多都是百度的可能也不是很专业,请指正但请不要太在意细节qwq也受到了很多艺能界作品的影响。

4、原本是打算写完了一并放上来的,但我感觉要是没人催我估计明年也搞不完。所以如果喜欢近期内请鞭笞我我就会优先写这个qwq

5、大致感觉日向是很传统的和式,koma无论是扮演的角色还是整个人的画风都偏洋式

6、微博那边我这边更完了再放

OOCOOCOOC

我应该已经填满了预览


——————

天色有些阴沉,光线从木制栏窗的外面投射进来,打在了走廊深处晦暗而幽深的角落。仓库门外胡乱地堆放着的瓦楞纸箱,里面是摄影所需的各种机械和大道具。空气中弥漫着木屑、脂粉和香烟混合而成的奇妙气息,刚刚化完妆的少女有些嫌弃的晃了晃脑袋。

「真是的,早知道假发这么热的话,不剪短发就好了……」

「好不容易做了女主角就只有这点感想吗?」

声音沉闷的男人冲着怀中的少女吐了口烟,看见她白皙干净的脸被呛得扭曲,不由得放声大笑了起来。

「不要这么大声啊,」少女惊惶地看向另一头,小声地嘟囔着,「会被人听到的……」

在拐角的明亮之处,确实能够看到一个朝这边缓慢移动的人影,也难怪这位刚刚出道没有多久的少女会对此感到胆战心惊。然而那人并没有抬头,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响动一样,却又用印有樱花图案的和扇挡住了脸,若无其事地转身消失在了了另一边的走廊。

「安心吧……」男人淡然地灭掉了手中的烟头,从那人身上撤回了目光,「那个人什么都不会说的,比起这个……」

完全不顾仍心有余悸的少女,男人强行拉开了仓库的门。因为过于突然而不由得叫出声的少女,在这种氛围之下明白了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于是她安静下来,任凭男人将她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抱歉,可这也是没办法的。

日向创将和扇收回了手中,紧握着衣襟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沉默了许久之后,又再次低下头离开了此地。

并不是不想要拯救那个初出茅庐的少女,只是看惯了类似的情景。曾经他也有为别人出头的时候,但那显然为自己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当时,他也觉得只要自己忍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不过很快他便明白了,自己的这些所谓的「救赎」,不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距离自己的第一部戏已经过了多长时间呢,日向本人也不太能想的起来了。这种情况对于本来就没有太多戏剧天赋的日向更是雪上加霜加霜,有名有姓有台词的角色没有几个,剩下的该说是运气不好吧,即便是出演小角色也多半是撞上那种小受众收视率不高的剧本。

也没有期待过自己这样的普通人能够有多么大红大紫,他只是妄图通过这种行为来反抗那个令他感到压抑的家族,没想到到了最后却竟然因为这样的原因被选为男主角,实在是让他觉得讽刺又可笑。

日向不敢去想仓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距离那里越近他越是感到痛苦。少女的尖叫声仿佛能够穿透墙壁刺痛自己的耳膜。他很想逃跑,不顾一切地跨着大步远远地离开,然而裹在身上的这件华丽的,印有樱花图案的振袖却像一把枷锁一样紧紧地束缚着他的双腿。

『穿着正装时须注意自己的仪态,不可奔跑,不可行粗鲁之举,不可大声言语,表情应端庄凝重,言辞应谨慎小心。』

明明在这外景地已经远离了那座高墙围起的囚牢,不再对自己有任何限制,这些话语却像是咒语一般萦绕在心中,清晰可闻。一族亲长那严肃而愤怒的脸就会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让他感到头晕。

由腐川冬子的小说改编的《光之樱》的电视剧已经是第二次翻拍。原版本来就已经受到了大好评,这次更是有十神财阀作为投资商,众多人气偶像参与加盟。这样一部万众期待的作品,竟然会让自己这样没有名气的演员作为主角,日向创知道,既不是因为自己的相貌有多出众,更不是因为自己那点再努力都没什么长进的演技。试镜那天,他只是怀着绝对会失败的心情普通地代入了角色,普通地为对面的人奉了一杯茶。那时候,坐在导演旁边的投资方十神白夜就突然发言了。

「虽然脸和演技都距离理想还差一些,但行为细节方面还不错,眼神也算是勉强能看得过去。」

这自然算不上是什么褒奖的话,但相比起其他演员投资方都没有任何评价看来,似乎也只有日向能够勉强合他的意。即便是导演再想从中发挥什么作用,也很难再找到理由换成其他的当红明星。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仔细想想或许自己还真的是适合于这个角色。《光之樱》的男主角阿初被父母亲族包裹成少女的样子送给了喜好男色的归国富商前田氏以求资助,唯有在其妹前田光小姐的身上才能得到一丝慰藉。而与阿初同样出生于世家的日向也从小就受到礼仪的严苛训练,也不知是不是有过类似的想法,有一段时间日向也曾被逼迫穿上女性的正装学习女性的礼仪。最开始的时候日向还并不习惯,试图拒绝穿上这样的服装,但每一次发生类似的事都会受到沉重的责罚,以致于后来他对这种事的态度也渐渐冷淡了下来。唯独在试镜的时候,一旦跪坐在那里,就仿佛那种痛苦的经验又一次卷土重来。只要代入一丝过去的记忆,为客人倒茶水的每一个需要注意的细节,每一个动作,甚至——包括那种只要做错一点便会遭受不幸的恐惧的心理,便会渗透在日向创的每一寸皮肤里。

最令日向感到绝望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形成了对这种无谓约束的反射机制——这一点在现在的日向看来已经无所谓了。只是……

在幕布之后的现实之中,所谓天真纯洁能够拯救日向创的「光小姐」根本就不存在。

现实就是这样的。日向的手拂过墙壁上古旧的裂痕,心里这样想着。自己的人生,大概就像这墙一样,被永远绑定在这座空荡荡的大宅子里,和这里融为一体,接受着人为的修补,最终仍免不了慢慢的一起等待着腐朽的命运。

距离开始拍摄还需要一段时间,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在前厅忙着阿初与前田氏见面那场的布景。从化妆间出来之后无处可去的日向只得随意逛逛,原本不打算走得太远,却由于刚才撞见那件事不知不觉距离拍摄地有一段距离了。在狭小的木制走廊里七拐八弯,虽说不至于迷路,但身着这样一件不方便行走的服装,再加上头上也戴上了一些沉重的头饰……

想到这里,日向不由得用手扶了扶头顶上快要滑落的珠花。

早知道在拍摄之前把头发剪短就好了……

尽管天气逐渐回暖,但比起随时可能散成一团乱的长发,果然还是定型的假发更加方便。本来之前就准备要去剪头发的,却因为被定下了这个角色而放弃了,在数月的准备时间中就成了现在这个长度。明明是想要减少负担,却因为每次都要重新梳理发型反而增加了造型师的工作量,日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光之樱》的原作日向已经看过很多遍,原作电视剧也多少看过一些。自己饰演的阿初最喜欢的就是樱花,所以无论自己身上衣服的纹样,还是扇面都会挑选为樱花的模样。想来自己头上的这些饰品,也多半是有「樱」的暗喻。尽管日向本人无比厌恶樱饼,但到时候自己也不得不将这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像是珍宝一样强行吞下去吧。

想到这里,日向突然就没了能够继续演下去的勇气。

侧面的门因为老旧裂开了一丝缝隙,从中隐约可以看出是宅内的围炉里。日向这才意识到自己却是已经走了很远了。只是他还是有那么一些小小的不甘心,因为他记得从围炉里的另一侧开门出去,正对的庭院里就生长着那株阿初和光小姐初遇的八重樱。

由于樱花开放的时间短的有限,明明是之后的剧情,却不得不在这几天之内全部拍完,本来时间已经非常紧凑,却偏偏还要在这个时点先拍前厅与前田氏相亲的戏。其实原因日向心里多少有点眉目,只是剧组的情况自己作为演员——尤其是不算大牌的演员,并无权过问。他想着如果能够先拍这边的几场作为热身,等到自己适应了之后,再去应付前厅的戏应该会更好吧,毕竟那可是……

「啪嗒!」

庭院的门突然被打开,原本连灯都没有的围炉里就这样突兀地射进了光线。被破败的门激烈的摩擦声吓了一跳,樱花的和扇就这样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而日向本人,则是猛地吸了一口气。

『不可大声言语。』

在妄想中的各种恐怖故事的情绪充斥大脑之前,理性的诅咒却在这一刻优先取得了控制权,让日向硬生生地把尖叫的欲望压回了腹中。

「啊嘞,我还以为这个时点除了我就不会有这种闲人能跑到这里来呢。」

即便是因为逆光而看不清对方的模样,那种独特的优游懒散却又充满质感的声线在进入耳膜的一瞬间就让日向反应过来了这个人究竟是谁。

「这身衣服……阿初小姐?」来人将西服的外套叠了两叠,搭在了手臂上,「抱歉抱歉,因为你化了妆的样子实在是跟之前试镜的时候不太一样呢,而且头发也长了许多……对吧?啊,说起来像我这种没用的人日向君在试镜的时候应该也没有功夫注意我来着?」

「上午好,狛枝先生。」

日向强忍住拍打那双正在玩弄自己头发的手的冲动,后退了一步冲着他浅浅地鞠了一躬。

日向创并不喜欢狛枝凪斗,尽管他们之前并没有明确地打过照面,只不过试镜的那天日向也注意到了在角落里狛枝朝着舞台投来的强烈的视线。自己的表演的过程中倒是没有太在意,但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在后来的几位名声较为不错的演员开始表演的时候,狛枝满脸都是轻蔑和挑剔。

不错,狛枝凪斗的演技确实非常不错,也确实有挑剔别人的权力,但这个人真正让日向感到不快却是别有原因。日向本人对于一炮而红的演员都抱有某种天生的怀疑态度,且不说炒作的问题,狛枝能够受到大众的欢迎多少还是有颜值作为支撑。他最近拍摄的几部电视剧和电影都在热卖,据说马上就要发行个人的CD。在这种情况下,明明论资历自己应该排在他的前面,却不得不由自己向他打招呼,这种人也无外乎业内传他难以相处任性妄为了。日向丝毫不否认这其中有自己的一些嫉妒的成分,但凭借天生的外表就能够如此轻易地得到自己再怎样努力都没办法得到的东西,可以做到心如止水那才是奇怪的事。

「这把扇子要拿好哦,这可是阿初小姐的重要道具呢,弄丢了岂不是要给大家添无谓的麻烦了吗?」

狛枝弯下腰捡起了扇子,就这样直接插入了日向的衣襟。这个行为对于日向来说是相当失礼的,但看狛枝的表情,不知是否是演技,都不像是有任何愧疚的样子。或许是这个人没有受过任何传统礼仪方面的教育,所以并不知道这种举动让日向是多么窝火。为防扇子再从胸口掉下来,他还十分用力地拍打了一番。

「原来如此,和服原来就是这样的构造啊……」

右手就这样停在原地,干净的指甲沿着衣襟的一侧滑下,直到束带打结处。

「这衣服穿起来很麻烦的,要是腰带松开的话全部都要重新来过,这样做才会给大家添更多无谓的麻烦吧。」日向紧张地看着狛枝将束带的一头绕在自己的手指上,只要他随便一动,沉重的和服便会瞬间像是散架了一般从自己的身上滑落,尽管距离拍摄时间还早,日向也能够自己一个人重新穿上,但不知为何,低着头的日向却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他看不见对方的表情,暧昧而沉重的呼吸却吹拂着自己的耳垂。

「这是香粉吗?阿初小姐的身上有樱花的味道呢……」

狛枝的头发扎着日向的脖颈有些发痒,于是日向便有些抵触地别过了头,然而对方却像没有注意到这种信号一般,将头靠的更加近了。

「您真会开玩笑……」

日向早已明白,刚刚狛枝那句话是原作小说中前田氏第一次见阿初的时候说出的话,那时候,明明已经知道阿初是个男性的前田氏,还是坚持将那样的阿初称之为「小姐」。尽管这是在原作中并不起眼的细节,后来的第一版电视剧却莫名将这一段删掉了。由于两人在这之后迅速发生了关系,以后都直接唤为「阿初」,故也不能算是相当大的改动。不过既然狛枝能够注意到这一点,想来也是多次阅读过这部小说吧。所以他应该也能明白,日向说的这句台词,原本的阿初应该是抱着怎样的感情。

「真是冷淡呢……」

被推开了的狛枝显得有些沮丧。第一次见到前田氏的阿初由于被动手动脚而乱了神智,语气上有些推辞,但脸上却应是在恐惧之外还怀抱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期待,直到后来被对方粗暴对待。可现在的日向创,脸上却尽是冷漠,完全没有一丝动心的模样。比起上一版电视剧动用女演员来演绎阿初内心的柔软,日向创即便是穿着女性的服装,身体和内心却都更加拥有传统男性的特征和不可侵犯的气场。

「是吗……这次是打算塑造这样一个阿初吗?」

狛枝从日向的身边离开,脸上依旧保持着面具一般的笑容,见日向没有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狛枝也自知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好来到了长廊的出口准备离开。

「那边的布景工作应该快结束了吧,日向君休息好了可要早点来哦。」

丢下这样一句话,狛枝凪斗拉上了身后围炉里破旧的木门。

听着对方的脚步声越走越远,日向抬起头看着已经被腐蚀得有些发黑的天花板,从胸前把和扇抽了出来,挡在了自己的脸上。

「这部剧里我演的,就只有我自己罢了。」

日向就这样轻声地说着,在一片死沉的安静之中,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TBC——

o
评论 ( 33 )
热度 ( 163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