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系列】希望小镇异闻录

最初开这个脑洞主要是看了《gosick》的小说,就想写一个系列的推理类型的东西。真正开始写是因为看了某蟹的呆毛镇qwq就觉得好可爱(真的超好看的你们一定要看!吃我大安利啦),就好想写一个又治愈又梦幻的世界观!这样的。所以就成了现在这种轻松小解谜向的东西(x 还有最近整个人被耀西萌到了qwq(虽然你们可能并不认识耀西


主要设定是日向是个岛民(被称为乡下人)→其实是最近看了耀西岛视频(x,来到大陆的城市贾巴沃克镇里打工,然后遇上了狛枝这个奇怪的推理小说家,被卷进各种各样的事件中去啦。都是小案子(虽然后面的剧情并没有想好),没有黑幕,没有阴谋论,什么都没有,主线只有一条就是两个人从认识到结(x不……剧透是不可以的


基本上属于写写消遣,看心情啥时候想完结可能就非常武断地完结了


因为是春天写的,所以感觉是春天呢0 0是不是不适合夏天呢?


以上


————————


一、希望的城镇和绝望的乡下人


今天的贾巴沃克镇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虽然气温有点冷,但街上的人都互相热情友好地打招呼,人人似乎都很幸福的样子。这样一个温和的小镇,对于乡下人也是和和气气的呢。


日向创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唰唰唰地记下自己第一天工作的印象。尽管从未来旅店离开的时候,旅店老板兔美还特别提醒自己黑白熊镇长的招工绝对不可以去应征的,不过刚刚来到这个城镇的日向创却觉得,初次派遣的任务或许并不是那样难以完成,更何况一百熊币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一笔巨资了,有了这笔钱能够安顿下来便不是一件难事。


毕竟这里的草饼似乎比天线岛贵很多的样子呐。


站在橱窗前,面对绿油油的草饼,日向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从事自己的工作。


这个镇子有太多太多的他没见过的东西,就比如说虽然被称为天线岛但是实际上岛上并没有架设过真正的天线一样。之所以被这么称呼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地气有些神奇,只要是在这里出生的人,无论是祖先就在这里还是后来才搬入,头上都顶着一根奇怪的天线。但至于「天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天线岛的小孩子们却一直抱有着各色的妄想。比如说,是不是跟自己的呆毛一样会随风晃动,又或者会通过呆毛注意到周边的危险之类的道具,又或者只是用来拔鞋跟子的?不过日向却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真正天线竟是这么高这么大。


小镇上各色的店面日向都忍不住想去逛一逛,矮胖的厨师在自己因为香气而顿足的时候亲手送上了一些精美的小点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摸人大腿大癖好。电玩街上的少女呆愣愣地看着浑身机油味儿穿着工装的杀马特少年组装游戏机,然后一声不响地睡着。还有那种让人能够随意变换身材的魔法,在街头遇见那个眼镜公子之后一转头在街角就看见他变胖了之类。城市的多彩景象让日向炫目,大陆人们的生活水准都比自己所在的小岛高了一个层次,广泛的娱乐活动,知名偶像和封面模特的海报贴满大街小巷,报刊亭里买的黑白熊日报汇集了整个小镇三教九流的讯息,让人真正感觉到这里的生活是如此多姿多彩,就连日常的生活用品,勺子碗以及茶具套装之类,都印有黑白熊和兔美的图案。


啊啊,更不要说这别具艺术性……不,只能说是奇怪的建筑品味了吧。


日向在本子上快速地笔记着,带着复杂的表情画了下面这幅图:



是的,这就是黑白熊给自己的题目,在今天之内采访到贾巴沃克著名的推理小说家,独自一人住在西北角的山丘上的怪人。自己这篇采访稿将刊登在明天的黑白熊日报上,酬金是一百熊币。


是叫狛枝……凪斗……来的?


日向有些抱怨为什么黑白熊一定要给自己一张英文的名片,这位不拘小节的先生(或是小姐?)竟然没有用烫金的大字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中间最为显眼的位置,而是列入了类似自我介绍的长句里面。幸而这个名字通过罗马音尚能辨识,否则日向绝对会误把他的名字看成用着重号标记的「罗宾斯」(Rubbish)。


——说起来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来着?


日向迷惑地摇了摇头,把名片放在大衣的衣兜里。


不知为何,这位狛枝先生的家说是建筑在山丘之上,不过明显有些歪斜,木质的房屋显得老旧而摇摇欲坠。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虽说是有些危险不过多少还有些艺术感也能够住人,只是……


为什么会背靠着那么大一块圆滚滚的石头建筑啊!不,与其说是建筑,不如说就只是单纯地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砸了吧!是这样的吧,对吧,果然是这样的吧!仔细看看那个奇怪的东西竟然还作出了一脸嘲讽的表情,这所房子还真是令人不快。


说起来,这么冷的天气真的不会漏风吗?


假装没有看见巨石与小屋的接口处,日向仍是礼貌地按了按门铃。


这时候的日向心里没有特别多的底气,因为在天线岛上,每家每户的关系都很好,要串门也是一时兴起即可,如有不方便就可以好好回绝。但是从今天自己的观察来看,镇上人们的行为方式和自己家里完全不同,各种店面都写着「预约电话」,听说要见黑白熊镇长都要提前预约才行。因为不清楚这里的规矩而没有提前预约的日向感到有些慌张,心中不断揣测着这位狛枝先生(或者小姐?)的样子,以及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冒昧而感到生气。


「唔……是不是不在呢?」


按下门铃之后好久,日向还是没有听见有人过来开门的迹象,于是他想着是不是这个时候狛枝先生(或者小姐?)还在睡觉,便又按了数次,却仍然没有一点反应的样子。他原本考虑着是不是这时候出去采购之类的没有回来,或者是被卷进了什么离奇的江湖盗窃案,比如说去捕捉闪闪侠之类的(不那其实是杀人鬼,后来日向被狛枝这样纠正了)。然而当他准备坐在楼梯前等一等时,一阵狂风袭来,带着日向的一哆嗦把眼前的大门直接吹开了。


所以说狛枝先生(或者小姐?)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呢。


日向在本子上写下这样的结论。


出了门连门都不关好,幸亏自己发现得早,如若是盗贼那就糟糕了。虽然就这住宿的条件来看,也许并没有太多的盗贼能够看上这里,不过毕竟是知名的侦探小说家,一点微薄的积蓄总是有的,怎么能因此掉以轻心呢?


在他回来之前,要替他看好家才行。


在岛上生活了多年又老好人的日向君是这么想的。


又一阵寒风吹过,日向浑身一激灵,裹挟着大衣就匆匆走进了屋子,将身后的大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房间里的温度也并没有比外面好多少,但在这所嘎吱作响的房间里面,多少能够挡住大风和吹落的树叶子。


既是帮狛枝先生(或者小姐)看房子,也是给自己一个暂时的落脚之处,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这座房子的主人应该不会反对的吧。


这样想着的日向创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挂在了门口的衣帽架上,仔细地打量起室内的陈设。


玄关正对的是一座楼梯,左手边除开一小块是厨房之外,便是两扇通往里屋的小门。右侧则是类似起居室一样的空间。说是类似,不过是有一个破了皮的长沙发和一个木质长桌,桌子的对面摆放的立柜里陈列着餐具和茶具,其中一个素朴的茶壶和两个印有兔美图样的小茶杯已经放在了桌上,并盛着热腾腾的饮料。


尽管日向很好奇这座看似只有一层的小屋子的阁楼究竟有些什么东西,不过更令他在意的果然还是起居室的一侧与巨石的连接处,怎么看都不像是刻意为之。那些残破的缝隙仍在嘶嘶地漏进风来,所以即便是室内也还这么冷。


出于礼貌,日向还是脱下了鞋,并弯下腰来将它们放好,好在鞋柜里空空如也,他才更加坚定了对方已经出门的猜测。


原本作为客人,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下,擅自上楼去打探阁楼的消息应该不太好,然而出于对狛枝凪斗本人的好奇心,日向还是忍不住伸出了头去,向着楼梯的深处看了看。虽然不太明显,但似乎是书房一类。想来狛枝凪斗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进行的创作的吧。


「嗯?」


无意之间,日向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太普通的事情。通常来说,为了节省资源,楼梯的下方应该都多少会摆放桌子椅子或是箱子等杂物,然而在楼梯的下面,竟然是一扇有些歪斜的门,但是看上去并没有上锁。日向向前推了推,虽说有那么一点松动的迹象,但是却能够清楚地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大约是出于谨慎而从外面被反锁的吧。


调查完了自己作为客人能够进入的最深处,日向还是决定回到起居室静静地等待。他坚信自己闻到了一股说不清的异味,并且这种味道就是来自起居室,但他所有的好奇心都被桌面上盛着的一大篮子点心给吸引过去了。对于日向来说,把草饼和樱饼放在一个篮子里是非常失礼的行为,不过既然这么一大筐各式各样自己名字都叫不全的点心中有那么几块难得的草饼,就算是这时候自己偷偷吃了也不会被人发现吧。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当日向创面对草饼的时候就更是不例外。他用颤抖的双手捧起草饼,一边幸福地咬下去,一边来回走动认真看着挂在立柜旁边的日程表。从日程表上看,狛枝这个月基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行程,除了标示出编辑过来的日期,便几乎没有其他特别的安排。这倒是令日向稍微有些吃惊的,他一直以为镇上的人一定都重视生活的那点情趣,尤其是小说家更是如此。难道不是应该在每天闲暇的时间出去晒晒太阳或是进行玛康格对战吗?


狛枝凪斗是个不爱运动的人,但却是的工作狂。


日向创在笔记上记下这样一句,然后将日期翻回到今天。


今天是有重要的人将会来拜访……吗?


虽然不知道这写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从拿出的茶具都是成套的来看,想来今天原本是预定要见某个人吧。而且饮料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想来应该马上就要到来了才对……不过……


日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嚼着草饼的嘴一瞬间停止了动作。静默了数秒钟之后,他猛地将剩下的草饼全部塞进了嘴里,勉勉强强吞了下去之后,粗暴地擦了擦嘴,回到了玄关。


「恭喜日向君,你合格了哦。」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这张表面上堆满了笑容实际上却和巨石的表情没什么两样的嘲讽脸就在日向创的心中留下了永远难以抹去的糟糕印象。


穿着绿色外套的白发男人把瞠目结舌的日向创推到一边,瞥了一眼鞋柜上规规矩矩放着的日向创穿来的鞋,弯下腰将自己的长靴褪下,却不放在空着的地方,反而要跟日向的鞋挤在一处。在日向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该说什么的时候,他就将门「嘭」地一声关上了,震得房间嘎吱嘎吱作响。


「你在想我是不是因为你随意进入我的屋子而感到生气?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黑白熊派过来刺探我最终解开我设下的谜题的人。嘛,虽说这种程度的推理连小孩子都做得到哦。可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呐?每一次当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等着里面的人给我开门的时候,里面的人却是捂着嘴带着恐怖的表情惊慌失措地冲了出来哦,简直跟今天的风一样呢。这样冷静地过来开门的日向君你大概还是第一个,所以与其说是为了你们的失礼而感到生气,不如说是非常开心才对。」


狛枝凪斗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发现自己的饮料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点心篮子。日向创吞了一口唾沫,希望这位推理小说家不要发现自己偷吃的事实,然而随着狛枝凪斗的一声轻笑,日向便对这种事再不报任何期待。


「所以,你为什么要玩这一套啊。」


为了转移话题,日向将矛头指向了狛枝,然而面对指责狛枝却不紧不慢地解释起来。


「要采访一个推理小说家自己却不喜欢推理在我看来就是『不合格』哦,也就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存在。要与那种人打交道实在是太过费时费力了,无论我怎么解释他们都是听不懂的,更不要说他们都是在为了黑白熊卖命。不过,日向君虽然也是一脸愚蠢的样子,却没想到能够注意到这么冷的房屋里竟然放着热乎乎的奶茶的线索,而发现其实我从二楼窗口看到你之后才刚刚从反锁的后门离开,这还真是令我惊讶呢。」


奶茶?


日向抱着强烈的好奇心看了看杯中的东西,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奶茶会是这种颜色。不过他的重点却没有放在这边。


「不,其实我并不是通过这一点……」日向的呆毛从『奶茶』的上面惊恐地别过了尖儿,「不如说,你的日历上有写今天会有人来吧。看你泡了两杯呃……奶茶,然后就觉得在等人的你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出门去的……这样……」


「诶?有约就不能出门去吗?」


狛枝凪斗一脸不可置信,听到了这句话的日向创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难道想要人吃闭门羹?!」


「啊嘞,难不成是日向君作为岛民所带来的习俗吗?想要去哪里不是我自己的自由吗,如果正好碰上人不在的话就实相点走开不就好了吗?」狛枝一脸理所当然地微笑着,「我就是基于这一点,才考虑到日向君一定会因为没人在所以自动离开……」


日向创被狛枝的这一番言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采访一个人竟然能赚到这么多的熊币。这个人不仅仅是名片设计得有个性,就连脾气和秉性也和这栋房子一样古怪。


日向创刷刷地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话。


「总而言之,日向君解开了我的谜题,特别允许你问我三个问题吧。」


狛枝看起来因为日向没有按照他给出的线索解出答案而感到有些沮丧,不过出于对自己原则的坚守,狛枝还是作出手势邀请日向坐到自己对面。然而日向似乎并不领情,还是站得离桌面远远的。


「第一,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因为这个城市里不经常过来外地人,所以一旦有一个人过来,各种小道消息就会乱飞。我自然知道日向君的名字和来历。虽说我对天线岛也很感兴趣,不如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的下一部小说就以这个地方为背景,到时候还请日向君多加指教。」


「第二,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在今天被黑白熊镇长派过来采访你?」


「它一直都想要窥探我的私生活,并且至今为止每一个新来的外地人都会在第二天就被派遣这项任务。不过说到底这也只是他的恶趣味而已,不光是我,而是对这里所有的名人都想要抓住把柄并且控制在手心里。」


「第三……」


日向顿了顿。


「如果我答应你放弃这次任务,你愿意给我什么报酬?」


狛枝凪斗端着茶杯的手一震,原本就要送到口中却又再一次将它放回了茶碟上。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嘴角露出了一丝诡谲地微笑。


「三百熊币……外加上一年份的草饼。」


「成交!」


心照不宣地两人用力地握了握手,在黑白熊不知道的地方,两个人已经达成了某种邪恶的口头协定。然而在日向创自己看来,自己根本就不在乎那点熊币的价值,他只不过是被神圣的草饼给收买了而已。


 


「不过日向君,你怎么知道我讨厌黑白熊的?」


狛枝凪斗给在缝隙间挥舞着铁锤的日向创递去木板,看他一脸不放心地修补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漏风处。


「啊?这不是当然的吗?唔……商店里明明兔美和黑白熊的茶杯是捆绑在一起销售的对吧。」日向一边把最后一块钉子敲下去,一边吃力地说道,「你这里又不经常来客人,如果不是讨厌黑白熊的话,为什么一定要买两套,泡茶的时候两杯都一定是兔美啊。」


日向从梯子上跳下来,甩了甩头顶的呆毛。


「推理不一定都是要用什么神奇的手法吧,这不是人情理之中的事情吗?」


狛枝凪斗默默地瞪着日向创好长时间,搞不懂情况的日向歪了歪头,头顶像是活了的呆毛也随之一同弯曲了。


「日向君,意外地很有想法呢,跟我一起写推理小说吧……」


「谁要啊!」


说实话,日向创并不打算就这样和狛枝凪斗这样毫无和人交往常识的人混在一起,如果不是为了那一年份的草饼,他宁肯找到兔美让它收留自己给自己一份杂工干,也不愿意收下可以付他一年房钱的三百熊币。


「作为谢礼,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日向创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呆毛像是立了功一般傲娇地翘了起来。


「我想,那些从『捂着嘴带着惊恐表情逃出来』的人,多半都是因为……你做的『奶茶』太难喝了。」


———END———

其实完全是混更来得!!!没有后记!!因为一切都很明白,一切都是为了萌萌哒而存在!!

其实很早就写完了,之前一直没发出去,因为不让发图片……

其实借鉴蟹老板还是有点忐忑的……因为……蟹老板那个真的写的很好QAQ……!(一定要看!

天线是有用的,大概……会用作破案的,大概……

顺便rubbish的意思是,垃圾……

评论 ( 26 )
热度 ( 109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