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2015狛枝生贺】荒诞

因为事情太多所以没办法只能写这种小短篇了真是对不起

最近看加缪太多了,所以产生了好多莫名其妙的思考,不要在意

其实只是想写哲学枝(这什么鬼

其中的逻辑比较混乱,然而看不懂逻辑就不要管了(x

我竟然用两个小时就赶出来了五千多字

不敢相信……感觉特别顺qwq(虽然没法看

狛日成分不够多,我承认

然而我没有别的脑洞了(OOC 渣渣渣渣渣 但全是狛枝嗯

其实是这样,我本来写了一篇的,但是那篇太黑了我觉得不适合当生贺,我准备过了这段再发

然后我昨晚上就躺在床上想啊想就想到了我毕业论文要写的加缪

虽然加缪的著作我并没看完sad→其实是看了《局外人》引发的脑洞,虽然主题并不一样x

原本的题目叫《四月二十八日孤岛求生SOS》然而发现题目和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于是就换了个题目

我填满预览了吗?


————————

发现情况有所异样,是在图书馆的一本书上看到4月28日某位名人被人处决的时候。

实际上,狛枝凪斗的第一反应还并不是关于生日,不过是从这位创造了无数绝望并最终被希望消灭的可怜的名人那里想起了自己曾经跟着一群绝望的残党混在一起度过了一段表面平和的相亲相爱的日子,然而这段日子还没有结束,自己就已经被一把明晃晃的冈尼格尔之枪戳中腹部身亡的事实。

当然,作为自杀也并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他唯独遗憾的是不知道最后的那个结果,究竟是不是按照他的计划顺利地进行了,抑或是被识破了真相让那群自己从来没有相信过的人们走到了最后。不过之后的事情他倒也不是很关心了,图书馆的穹顶就像是宝特瓶的瓶盖一样将他死死地锁在这块数据里。他将书本放在一边,盯着自己的手动了动手指,虽然说没注意到的时候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当人知道自己实际是身处于某个程序中而现在身体的一切动作都是计算机对脑电波的一种模拟,动作就开始显得僵硬而迟缓了。简单来说就是采样频率的问题——虽然狛枝凪斗并不是很懂——如果采样频率足够高的话人的身体动作就会变得更加流畅而让人察觉不到自己实际上是在程序之中,而如果采样频率太低,那么就会像卡机一样不听使唤。

不过那也挺有趣的。

狛枝凪斗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向图书馆的大门口走了出去。门似乎并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外面是黑黢黢的一团,就是说什么都没有。然而回头再看图书馆的窗户,确实一团阳光明媚。怪不得自己读了这么久的书太阳也都还没有落山,那不过就是一张BUG了的贴图罢了。

既然这里是程序里的世界,那么等于说这里的一切都受大脑的支配。他想。也就是说,世界都是取决于自己的想象的,在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甚至连神这样的概念,亦或是自然的规律都没有,只要自己回忆起之前图书馆前面的一切的话……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狛枝凪斗说,要有路,于是走得多了便成了路……什么的,虽然这条新造的路这还是他第一次走,不过也确实已经走过无数次了。说到底,这条路究竟是不是原来那条路呢?假设这个图书馆还是原来那个图书馆,图书馆前面这条通向一号岛屿的路姑且可以称作一号岛路,现在它也可以叫一号岛路,并且就数据上来说并没有变化,构成它是同样的数据,然而它却不一样了。这可真是值得玩味的一点呢。

狛枝凪斗顺着道路走了下去,眼前一点点出现了自己熟悉的风景,从中央岛屿通向一号岛的桥梁旁边就是沙滩,除开图书馆这种没有人的地方,沙滩是狛枝凪斗最为理想的休憩场所。不如说,对那里他多少还是有些怀念的,虽然不明白原因,但他总是喜欢跑到那个地方去,这会多少让他有熟悉和亲近的感觉。说到底,他并不喜欢沙滩,因为那里的阳光对自己实在是过于有害,但又从情感上割舍不掉。就好比少女明明知道吃巧克力会发胖,但仍然还是抵不住甜食的诱惑一样。

坐在沙滩上的时候,狛枝凪斗远远地望着看似没有尽头的海面,从那里隐隐有太阳的余光,并且金色的光晕还在缓缓扩大。因为自己的想象,太阳终于升起来了吗?

他又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就跟现实中一样,在某个距离之后就再也看不到更远的景色了。虽然说在现实中是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造成了这种现象,孤独无聊的他竟然开始思考起这个程序的本质。假设在那个完整的程序之中是创造了一个沙盘一样的岛屿而那十六个人是游戏一般创造出的拟像,那么在外人看来他们究竟是有多小,以致于能够塞入一个不到十平方厘米的微小硬盘中。不,这样想是错误的,因为数据并不存在于任何地方,而且并没有形象,他们全都是有规律排列组合的零和一,实际上他们的世界也就只有这么单调。

遥远的海边似乎能够看到一点太阳的模样了,海浪泛着金红色的光向狛枝凪斗扑过来,然后颓唐地缩了回去。

不光是空间,其实时间也正是如此。狛枝凪斗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接着最开始的话题来,虽然感觉不到,但是这里的时间确确实实是被分成无数的采样区域进行采样的。如果时间能够被无止尽地拉长,那么总有一段时间,自己的活动是静止的,不过思维活动却并不一样。在这里唯有自己的思维是连贯的,因为唯独只有这个是直接由大脑的这一部分转移到了另一部分而没有通过连接器。

不,说不定自己也只不过是所谓的「狛枝凪斗」的一部分碎片而已。因为真正的「狛枝凪斗」现在还躺在生存仓里没有醒来,而作为他替代的虚拟形象「狛枝凪斗」也在那个时候自杀成功了。按理说他的意识已经从机器上断开了才对,要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对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图书馆的现象毫无察觉竟然看了数十本书之后才察觉到异样。而且,就算现在回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究竟灵魂,或者说数据,是怎么分离出来直接到了图书馆的也成谜。在这里记忆就像是书里的纸页一样,说撕就撕,撕完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拼回来,所以说,姑且能找回乱扔在软盘里的纸页,算是「幸运」吗?

总而言之,自己现在的状况是,既不存在于某个时间,也不存在与某个空间,甚至连自己是不是「狛枝凪斗」都无法确定。或许还有其他散落的纸页,他们也可以宣称自己就是「狛枝凪斗」,然而自己却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并且恐怕也坐在某个沙滩前思考着自己究竟是不是狛枝凪斗的问题。要是那个「狛枝凪斗」是绝望的可怎么办呢?毕竟自己也不能确信自己是不是曾经因为垃圾虫子的懦弱而绝望了。如果真有这种情况出现,那就只好亲自把他吞噬了——说「亲自」也不太好,毕竟他也是「狛枝凪斗」,而且说不定他才是真正的「狛枝凪斗」,绝望的是自己这边才对。

人生即是荒诞。

现在的狛枝凪斗比任何时候都要深沉地体会到了这句话所隐含的意义。

不过获得了绝对自由的现在,既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那就只好探求一下这个程序的秘密了。

狛枝凪斗心想。

不过要得出结论绝对不是呆坐在这里思考人生可以做到的,就好像问一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完整狛枝凪斗的人他究竟是谁一样,反求诸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创造出一个人,有了他的帮助,说不定就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

于是他开始思考究竟应该把谁拉进来。在沙滩上最初碰见的当然是作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创,虽然并不是很想和他再打交道,不过至少这个人应该是最了解程序中的「狛枝凪斗」的人,如果能够向他发问的话,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些有趣的答案。

直到日向创如他想象的一般出现在沙滩上像是昏死过去一般睡着的时候,狛枝凪斗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假设这个预备学科是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么他所有的言行应该都是会按照自己的意识来才对。就好比是创作了一个3D的模型,而无论他的相貌和声音再怎样像一个人类,最终都只是按照你设计的动作和台词来走剧情的行尸走肉。假设那真的是日向创,也不过是被多少看透他个性的自己提着线的木偶,只不过是模拟他的性格作出他可能的举动而已,甚至他还可以让他作出一些更夸张的行为,然而这种做法就和天天徘徊在秋叶原妄想着自己的二次元女神能够爱上自己的宅男没什么差别了。

失望的同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同他进行了「呐,在听吗」之类一模一样的对话,然而当日向创的回应都和最开始一样并且似乎同样抱着戒备而感激的心情时,狛枝凪斗算是知道这终归不过是自己记忆中的一团数据而已。

于是狛枝凪斗开始想象自己要如何确认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状况。他首先想要验证的是对自己不知道的情报,这个世界究竟会如何处理。在日向创局促地看着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狛枝凪斗带着几乎是半命令的语气说道:「脱。」

正如狛枝凪斗想象的一样,这个虚假的日向创虽说一直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下,然而却仍沾染着一丝预备学科式的习气。臌胀着脸似乎强忍着要一拳打上来的冲动,然而最终因为那是控制了这个世界的狛枝凪斗而没有动手,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实际上,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狛枝凪斗总不可能告诉他自己只是为了要知道自己从不知晓的日向创的内裤花色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从而来判定这个自己一点点创造出来的世界在自己所不知道的领域究竟会有怎样的发展。他预想的结果应该是,既然自己不知道,那么即便是不符合逻辑,日向创的黑色长裤里应该也是什么都没穿的状态。但是如果是这样,那么没有见过日向创的下半shen的自己应该也是无法想象真实的情况的。综上所述,那里要不就是马赛克,要不就是由于bug而引发的黑色图块。

想过了这么多但最终还是要给日向创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狛枝凪斗觉得自己硬上去扒下来也没什么要紧,日向创不听话的话只要让他消失再创造一个就好了,机会有的是。然而他一想到那是毫无希望的预备学科,便又退缩了。正如刚才所想的一样,一号岛路虽然就感觉上来说已经不是原来的一号岛路了,就算所有的数据都是一样它也不是原来的一号岛路了,但你又不能说这条新开的路和原来没有任何关系。这个日向创虽然不是真实的日向创,不如说,真实的「日向创」现在不是躺在生存仓里保持假死状态,就是已经顺利毕业醒了过来。而这个「日向创」只不过是自己脑海中形成的「日向创」,他也不是真实的「日向创」。即便他所有的组成数据都是原来那个「日向创」的元数据,而这个「日向创」也再也不是日向创了。但是你永远不能说新的一号岛路就和旧的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就好像自己这个「狛枝凪斗」或许只是当时的狛枝凪斗的碎片,而这个「日向创」则更是「狛枝凪斗」的这个碎片想象到的更为片面的「日向创」的碎片,简单来说就是碎片中的碎片,但你仍然不得不称呼他为「日向君」一样。

想了很久之后,这个「日向创」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提起脚下的沙子,而狛枝凪斗的思考却已经回溯到了他意识到世界错乱的一开始,于是回答道:「因为今天是4月28号。」

虽然之前已经论证过了,在这个地方既不存在于某个时间,也不存在于某个空间。即便是狛枝凪斗能够数清楚在自己自杀之后又过了多少天,或者就感觉上而言他在这里度过了多长时间,甚至假设他带着一只手表而那只手表显示今天确实是4月28号,他也不能够说现在自己是处在4月28号,因为数据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的。不过对于同样已是数据的日向创来说,他也同样无法反驳今天不是4月28号。而作为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日向创,作为狛枝凪斗牵线木偶的日向创也从本能上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日子。而在生日的时候满足对方的一个愿望这实在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了。

日向创愣了一秒,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然而还是咬了咬嘴唇还是默默地解开了裤子的扣。狛枝凪斗尽量什么也不要想,就这样直直地看过去。然而当蓝底樱花的颜色出现的时候,他似乎隐隐感觉这个样式他曾经是见到过的。

大概又是某一页走失的书页吧。他遗憾地想。因为自己有这个模糊的印象,所以才无法检验这个BUG的存在。又或者是,正如一号岛路的创建过程一样,自己确实对日向创的内裤保持了一定的期待或者是想象,比如说曾经对日向创抱有好感的自己在现在的「狛枝凪斗」不记得的情况下妄想过日向创内裤的花色,现在只不过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或是潜意识来的而已。抑或是组建现在这个碎片化的「日向创」的时候,就直接运用了原来扫描得出的程序吗?

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没有办法检验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自己的意识自动地修复狛枝凪斗脑内不曾存在的知识或记忆,那么只好寻求另外的方法。不过这倒也不是在做无用功,毕竟可以确定的是,在这里的这个日向创似乎就是运用的原来的数据,那么无论一号岛路是不是一号岛路,至少修路的材料都是一致的了。现在要探寻的问题就是,一号岛路究竟算不算是原来的一号岛路。当然如果换做一个无机物的话这是很难说的,但是如果换成生物甚至人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狛枝凪斗把脱掉了上衣和裤子的日向创压倒在沙滩上,他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现在就在这里把这个碎片化的日向创强上了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如果说这个「日向创」所遵循的行为原则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日向创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狠狠地揍自己一拳然后跑走——尽管实际上在这里他无处可去——毕竟他的组成数据还是原来那个日向创。而同样,这个「日向创」同样也遵循着另一套原则,也就是这个「狛枝凪斗」想要他做什么他就必须要做什么,也就是说只要狛枝凪斗一直在想象着他会主动迎上来的话,这个「日向创」是无法拒绝的。在狛枝凪斗的原则和数据规定的原则之间,选择一定是个悖论。当然还有第三种情况,就是在「日向创」无法选择的时候,他会选择自我毁灭或者直接卡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作为完全自由的神明的狛枝凪斗就会想办法消除这个BUG,或者消除数据重新来过。

他对预备学科的身体没有兴趣,这是自然的。他只是纯粹想要吓唬一下这个虚拟的数据,他不知道这个数据是不是能够参透他自己所有的想法而恐惧地颤抖。如果他作为狛枝凪斗所创造出来的「日向创」的话,他早该理解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而自己对于狛枝凪斗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连手指都不用动只需妄想一番便能够随随便便抹杀掉的存在。

「已经……不行了……」

日向创几近崩溃地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已经不行了!我做不到!」

下一句话,是在日向创一把推开狛枝凪斗捂着脸对着摄像机的大声地叫喊。

这样说来,这个「日向创」确实是无法在两种原则之中作出平衡的了。狛枝凪斗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

而发现情况有所异样,是在准备让这个聒噪的预备学科安静一点的时候。

说起来,明明自己没有想象,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架摄像机的?

「左右田!让我回去先冷静一会儿!」

这个时候狛枝凪斗就好像终于找回了所有的书页一般,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得到了实体出现在图书馆,为什么一号岛路会一点点出现在自己眼前,为什么原本黑黢黢的空间会升起了太阳,为什么沙滩上会出现日向创的身影。

人生即是荒诞。

现在的狛枝凪斗比任何时候都要深沉地体会到了这句话所隐含的意义。


———END———

没看懂的童鞋请留言抗议,抗议的人多了,我就会写后记(x

顺便4月28号那天死的那个人是墨索里尼,法西斯的大独裁者


好的其实没什么可解释的,就是狛枝想了这么半天,其实他在想的时候,日向他们已经开始修复程序了。所以场景才会一点一点出来。所以想了那么多最后才发现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这才是「荒诞」。

正如狛枝感觉到的那样,你不能依靠自己的感觉就说时间是如何流逝的,其实狛枝感觉上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在修复的过程中日向他们其实应该花了挺久的……就是这样……


对顺便补充一句狛枝思考的内容:

具体的逻辑太复杂,简单来说,这是互相残杀的学院生活之后,狛枝的意识体回到了程序中。他发现自己在程序里以为自己在程序里就可以想干嘛干嘛一切都是可以凭自己的想象力创造出来的。

然后他就在想,自己创造出来的这个路啊沙滩啊还是原来的沙滩吗?虽然一模一样但是说到底还是两个吧。

然后又想,这个地方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而且自己说不定也只是狛枝凪斗的一部分意识体,也不是完全体。

后来他又脑补了一个日向君(方便他确认自己在程序里能运用到的想象力的极限)。他就怀疑自己脑补的日向君说不定不是真正的日向君呢?然后他又想「但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日向君的胖次是什么花色系统是会给我自动补全吗?」要是不补全的话那肯定就是一片马赛克了。然后他又在思考因为这个是程序设定的日向君,所以日向君不能违背记忆的设定主动迎上来,但是同样他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命令,so,到底自己的命令和个性哪个比较强呢?然后就推……结果发现……发现原来这个日向君是真的日向君……(一个悲伤的故事

评论 ( 67 )
热度 ( 110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