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Peeker

诶……一个巨大的脑洞,但是感觉我没写好

CP混杂,请注意tag,注意防雷,哦对顺便有好几个CP我都是第一次写,所以大概有不妥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呃,可能有些不太好的内容,但是不是18X请相信我。

唔…………我还要说什么来的?

哦对,OOC注意

还有啥……

嗯…………总得填满预览吧……

啊那就说一下为什么一定要填满预览吗?听说是为了防雷,因为你看好些人不喜欢这个题材然后因为有预览所以人家不就看到了吗?这样的?反正我是这么猜测的。但实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规定我也不太懂。

好的据说还有几个字就填满预览了。

如果看不懂我在后记里写了一点解释……(果然我表达不清)


——————

AM  5:00

日向创从红色的梦中惊醒。

直到听到自己尖利的惨叫,他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不再是一片莫名令人胆寒的血红色,而是阳光普照的自己的的房间,只有自己的喘息声回荡在卧室里,凌乱的被褥仓皇地掩盖着浑身冒着冷汗的身体,手上还抱着自己模样的安抚玩偶。外面是作为女生公寓楼背景的蒙蒙亮的天,新鲜的空气从微开的落地窗中挤进来,让日向的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他揉了揉额头,想让大脑不要那么疼。他努力地回忆自己都梦到了些什么,而在这之前,放在枕边的手机便已经不安分地闹腾了起来。

「喂?这里是日向。」

「啊,日向君……对不起,虽然觉得这时候也还太早,不过之前日向君跟我说的那件事,还是稍微有点担心……果然吵到你睡觉了吗?」

尽管从声音上日向并不是很能分清狛枝和苗木的区别,不过从这个说话的方式上来看,应该是苗木没错,更何况「那件事」他也没对狛枝说过。

「嗯,没事,我已经醒了……好了好了,没关系的。不用担心,今天我会去罪木那里检查的啦……真的不用陪同,也不是什么大事……嗯好,就这样。」

应付完了苗木,日向疲惫地挂断了电话,盯着手机屏幕上映出的自己,不由地苦笑了一声,合上了盖子,重新将它放在枕边。

被同一个梦魇搅得不得安宁已经有一些时日了,然而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都无效。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这件事除了告诉负责检查的罪木,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百分之百能够信任的苗木了。在众人苏醒之前,苗木也没有闲着,为了这十五个人的安危忙上忙下,日向对他是打从心里的感激。更何况他待人亲切,和日向关系最好,所以日向的一切情况基本都会向他汇报。在得知了这次的情况之后,也是苗木第一时间提出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更是为他提出了各种各样安神的建议,甚至送他了手制的玩偶,表示抱着自己睡说不定会安心一些。尽管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但日向也不想浪费了他这样一番心意,于是还是将它放在身侧,看着自己的模样慢慢入睡。

日向小心地将玩偶放在床头,摸了摸它因反射阳光而呈现出淡绿色的眼睛。

「比起这种事,倒不如每天晚上睡觉之前记得拉上窗帘啊,每天早上天都这么亮睡不好也是当然的吧。」

像是对着自己说话一样,日向焦躁地捏着它的脸。

「啊!」

一瞬间,日向像是触了电一般将它扔到了一边。

虽然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他却恍惚看到那双眼睛变成了红色,散发出诡异的光芒。然而在被扔出去之后,躺倒在被子皱褶之间的人偶却又恢复了原状,可怜兮兮地看着日向。

尽管从程序中脱出之后日向仍然继承了那份记忆,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江之岛AI曾经说过的话,某些伤害是很难修复的。如果说现在自己还能保持这种状态是「奇迹」的话,那么问题就是,这个「奇迹」究竟能够保持多久。最近的梦魇,还有刚才的幻视,尤其是,那竟然还是自己的眼睛……

感到了恐惧的日向抱起了胳膊,然而在他想要更加仔细地思考这个现象的时候,门铃却打断了他的思绪。

「狛、狛枝……你来做什么?」

「哦呀,预备学科就穿成这样来待客吗?」

还是一如既往地话语里带着酸味,好在这些话虽然恶毒但也不足以再让日向动摇了。只是随随便便披上衣服就出来开门的日向确实感到不应该在这个人的面前露出这么狼狈的姿态。

「这、这也没办法吧。你这一大早过来吵醒我你才应该给我反省啊!」

一边说着,日向一边攥紧了还没来得及扣上的胸口的纽扣。

「还有你不知道这样盯着人看很不礼貌的吗!」

被扫在胸口的视线搞得心烦意乱,日向想着如果他再说出什么令人生气的话,就立刻关门让他离开。

「我吵醒你?别开玩笑了。」狛枝将自己的手放在太阳穴上摆出一副神气而高傲的态度,「明明是你突然尖叫把我给吵醒了才对吧,要知道我就住在你的隔壁。我姑且也是穿好了衣服再过来与你见面的,不过看你这个样子,该不会在从噩梦之中醒来之后就一直呆坐着没回过神吧?」

「咕……」

吃了瘪的日向不得不说狛枝说的确实是事实,如果没有苗木那一通电话说不定自己还真的是一直处于恐惧之中。

「所以,现在状况如何?」

像是被预备学科的日向感到无奈而长叹一声,狛枝还是对日向稍微表示了一下关心。他抬起手,摸向了日向的额头,却在要摸到之前定在空中,只撩动了他额前的发丝。

「头,还疼吗?」

日向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示好有些排斥,程序中的狛枝给他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在醒来之后他一直表现得相对正常,没有作出什么过分的举动,然而对于日向的鄙视却溢于言表。他像是总在注视着日向的一举一动,并且在恰当的时机挑出毛病,给予日向致命一击。因此,即便是日向多少已经习惯了他的带刺的言语,内心里还是有一道看不见的防护墙,把狛枝挡在了外面。敏锐的狛枝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也就这样和日向保持着距离,和他成为互不干涉的一对邻居——除了偶尔也会像今天这样开门送嘲讽之外。

「多、谢、关、心!刚刚苗木打来电话所以已经没事了……」

「啊,是苗木君……」

狛枝想到了什么一般陷入了沉思,而刚想要关上门的日向却被对方用一只脚止住了。这令日向心生了一股没来由的怒火,可惜还没来得及发泄,狛枝就重新扒开了门,带着成为日向阴影的笑意缓缓开口。

「日向君,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送那个手机给你?当然是方便我随时可以联络到你以确定你没有在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以后请你不要再把它用于玷污希望了好吗?」

「是苗木他自己愿意打来的吧!你那个手机又不显示来电号码,我怎么会知道是你还是苗木啊……」

听到这话,狛枝才将脚从门缝里撤了回去。关上门的一瞬间,日向仿佛听到了狛枝压低了声音说出的一句话。

「要小心苗木君……」

日向本想反问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狛枝看了看走廊的另一头,重重地推上了日向的门。

「什么嘛,这个家伙……」

不高兴地在屋子里换好了衣服,日向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锁上门匆匆走过了公寓的楼道。按下了电梯的开关,日向静静地站在原处等待着。看着数字从1开始慢慢悠悠地增加,他的手上捏出了一丝冷汗。他能听到自己右上方传来的机械的声音,他呼出一口气,将视线转向了那个黑洞洞的小孔。玻璃制的镜头映照出自己的影像,就好像里面的那个人也在监视着自己一样。

已经过了这么久程序中的事情还记忆犹新,而这也使得日向始终无法面对公寓电梯里的摄像机。深知自己对视线的敏感程度甚至能在程序中得知星空中来自某人的目光,日向坚持不把这个弱点告诉任何人,好不容易熬过了监控期,住进了这座新建没有多久的公寓楼,然而在那场事件结束之后,安装监控已经成为了所有公寓的必然流程,即便违背了住户的愿望,这些「眼睛」帮助着背后的那些人关注着人们的一切活动。

如果能拆了这玩意儿的话,自己的梦魇是不是能好些呢?

把自己关进了电梯的日向这样想着,体味着电梯下降的失重感,不由得开始担心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场裁判场。

每次出门,都像是一场豪赌。

看见公寓大门的时候日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想怪不得狛枝自从复健之后就再没怎么出过门,连前两天给自己手机的时候都是托左右田送来的。那个时候的左右田脸色似乎不太好,一问之下才磕磕巴巴地解释着这部手机在某些方面有点问题,如果觉得不妥可以再找他去修。用了这么一段日子日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正如狛枝所说的那样,没办法显示来电人的号码。虽然日向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需求,不过想着狛枝既然提到了,不如就去找左右田修修比较好。

 

AM10:00

「哟,日向……」似乎是因为看到日向脸色不太好,左右田也变得有些战战兢兢了,「你面如死灰啊,究、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趁着工作的空隙来到左右田专门的工作室,机油味儿充斥着房间,架子上摆放着他捡来的各种废物——尽管日向的眼中是这样。不过左右田却是乐此不疲,原本应该同日向他们一起住在公寓的他坚持要在这里睡觉,给出的理由是只有和机械呆在一起才能更安心。日向瞥了一眼放在桌面正中央安装了一半的摄像头便迅速移开了视线,假装没有看到。

说起来,在程序中电器街的时候,左右田就曾经说过想要碰一碰监视设备吧,不知道有没有安装在女生公寓呢,下次可得提醒索尼娅她们保持警惕了呢。

「啊啊没事,只是最近睡得不太好。」日向将脑海中那些怪异的想法挥走,勉强笑着摆摆手,从公文包里拿出了手机,「这个,你能替我修修吗?如果能显示来电的话就好了倒是……」

一边说着,日向一边观察着左右田不断变化的怪异表情,在这数秒之内,他从欣慰变成了惊悚之后又像是放松了一样。他死死地盯着那部手机的表面,像是在看着什么恐怖的东西。

「怎么了?」

像手机这种东西原本曾经是绝望残党的他们是不被允许使用的,后来由于事情太多,未来机关的人也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费心思,干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资源也通常分配不到他们这边来,不如说左右田能为自己用废料制作一个已经是不容易了,但是要求提升配置也不用夸张成这个样子吧。日向无奈地摇了摇头,收回了手。

「抱歉,日向……」左右田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来电显示这个真的办不到,而且这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技工的领域了,我……」

「没关系的。」日向将手机放回了包里,心想着左右田大概是不太喜欢这个作品,所以不太想看到它,「只不过是因为狛枝今天向我抱怨……算了,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

日向注意到,一听到「狛枝」这两个字的左右田两腿开始打颤,大概也是由于在程序中留下的阴影太深,左右田每一次听说狛枝要过来的时候都会刻意回避。刚刚日向也是疏忽了,才会不由得脱口而出,幸而临时改口,才没有对左右田造成更大的伤害。

感到一丝内疚的日向拍了拍左右田的肩膀以示安慰,表示自己能够理解他的感受,但就在日向刚要转身出去时,却不想被对方狠狠地拽住了手臂。

「要小心……狛枝……」

蚊子一般细小的声音从左右田的嗓子中挤出来,怕被谁听见一样紧贴着耳廓流进了耳窝。这一次日向又没有来得及问明白,工作室的门就哐当一声关闭了。

 

PM14:00

今天究竟是吹了什么风?

走在去医务部的路上日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却没有整理出一个明确的逻辑。一大早刚刚被狛枝若有若无地说了要小心苗木,虽说这也有可能是狛枝故意混淆视听,不过他当时故意关上了门却让日向不得不在意起来。而刚刚左右田又一本正经地让自己注意狛枝,这也是……毕竟狛枝确实某些方面挺危险的,但是最近除了说出一些惹人生气的话之外也没有特别多过分的行为。而且左右田刚刚的反应也实在是让人在意……

「日向同学!」

身着护士服的罪木远远地从长廊的尽头跑了过来,中途还差点摔倒,幸亏日向向前赶了几步将她接在怀中,才没有摔成什么羞耻的姿势。带着泪水的她还没等日向说话就嘤嘤地哭起来,这一点她倒是从程序中出来之后一点儿没改。

「在这里见到日向君的话,难道是日向君又做噩梦了吗?呜呜……是我不好,如果我能找到让日向君平心静气的药物的话……」

「不……我真的没问题的……所以,别哭了……」

面对这样的罪木,日向总是没有办法。自从知道了日向的梦魇之后,罪木便非常积极地寻找解决方法,包括保持室内空气流通,多晒晒被子杀菌之类,自然也都没有效果。后来在日向的强烈要求之下,才不得不开了一些助于睡眠的药物。当日向拿到那一瓶咣当作响的药片时,他突然间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糟糕到没有辅助都无法自愈了。

「日向同学,这边走。」

检查的内容也同往常一样,日向做了一个脑部的检查。当他被推进仪器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到有什么在自己的脸上划过,而机械的声音也扔在耳边运转,让他觉得非常恶心。

检查的结果也和上一次一样并没有任何异常。罪木仔仔细细地看着日向脑部的片子,似乎想要从中分辨出什么,最终却还是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对不起……呜呜……我、我果然还是……」

得到这样的结果日向并不感到意外,梦魇这种事情本就是没有办法的预料的。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保证日向的脑部不要在因为过去的手术出现萎缩,或者是其他的副作用。就算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也要定期接受检查——罪木是这样建议的。

「诶……这个……你看,片子没有问题就说明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吧,这也算是好现象了不是吗?」

日向劝导了她很久,直到她再一次打起信心去药房取安神药。罪木揉了揉哭红的眼睛,将日向的片子抱在怀里,上面显示出的脑部轮廓清晰地印出了手术的痕迹。即便是日向也多少能够了解,就算自己再怎样努力,物理造成的损伤是再也无法修补了。神座出流就像一颗潜伏着的炸弹,随时都可能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夺走。

「那么,这个片子请交给我来保存吧,以便下一次的时候拿出来对比……」

目送着罪木在鞠了一躬之后向远处跑去,日向才疲惫地瘫倒在座椅上,看着黄昏的太阳射进窗口。他眯起了眼睛,橙色的光便显现出血红的颜色,那是极像他梦中的所见,不过这边却是真实存在的。

应该……是吧?

「日向君?」

血红之中掺进了一个瘦小的人影,背光的他带着被太阳打出了阴影,他低着头,窥伺着这边。

「苗木……吗?」

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这个声音将梦境与现实的隔膜再一次打破,直到苗木将手放在日向的额头,他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已经回到了现实。

「因为你一直没回家,所以有点担心,想着应该是检查还没结束,就赶过来了。」

刚刚醒来的日向在小小的手掌的安抚下变得更加嗜睡,与其和用自己形象的布偶一起,不如被这个无害的小动物治愈着更容易做个好梦。

「药我已经拿到了,我送你回去吧。」

 

PM19:00

苗木的车很大也很宽敞,后座能舒舒服服地躺下日向这样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车上有明显的皮革的气味,显然是新买的。在这之前,日向并不知道苗木还会开车,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能从车的后视镜里看到对方的脸。苗木本人也偶尔会看过来,如果目光对上了,便会张皇地移开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道路上。

真是不容易呢,明明年纪比自己还小,但是已经那么厉害了。

这样想着的日向,在苗木的车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或许是找到了一点安心感,又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困,日向睡得很好,也没有再做恶梦。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日向之能看见卧室的天花板。他慵懒地翻了个身,便看见依旧是西装笔挺的苗木直直地站在落地窗前,双手还紧紧地扯着窗帘。

「苗木?」

日向叫了一声,强迫自己从床上坐起来。他很难想象自己竟然能够不在药物的帮助下睡上这样一个好觉,也很难想象苗木竟然用他不高的身板负担起了自己的体重,在不弄醒自己的情境下从包里找到钥匙再把自己放到床上。

「啊,日向君。」见日向已经醒过来,苗木回过身来慌忙解释着,「我想着外面会吹冷风进来,刚想要关窗户……」

「啊,那个窗户,这样就好了。」日向的脑子还不是很清醒,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又一次倒在枕头之间,「空气流通有助于睡眠嘛……」

很久,苗木都没有说话,当日向好奇的看过去,发现他还是攥着窗帘没有放手。

「这对面……是罪木小姐的房间吧?」

「不太清楚……应该是吧,女生她们都住在那边。」

从没见过苗木这么认真的表情,日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他换了个姿势,颤抖着开口。

「怎么了?」

「不,不不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想这么问了。」

看着跟着紧张起来的日向,苗木的语气中却带着笑意,在不经意之间将窗帘拉上了。

连苗木都这样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只不过,说起来开着窗户会很吵吧。」只是拉上窗帘苗木似乎并不是十分放心的样子,仍旧盯着外面看,「难不成是每天都被吵到所以才睡不好觉的吗?」

「不,怎么会?」日向吃力地坐了起来,用手背敲了敲自己有点恍惚的脑袋,「每天我醒来的时候都很安静的,不如说虽然住了这么多人,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是被吵醒的呢。」

「啊,说的也是呢。」苗木适时地为日向端来一杯温水,「毕竟这栋房子在建的时候就是以墙壁厚为卖点的嘛。」

「是吗?因为是分给我的房间,我也不太清楚呢。」

日向想也没想就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PM20:30

苗木只是在日向的房间里稍微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连一杯茶都没有喝。日向觉得腹中空空如也,但也没有什么力气去准备晚饭了。更何况今天是苗木送自己回来的,家里也没有菜。本打算是回家的路上顺道买了,只是就因为今天早上的梦魇的关系,自己的一天的生物钟都彻底被打乱了。

日向抱起了自己的玩偶默默地回想着今天发生的所有诡异的事。也许自己并不该多想,但是自从自己开始梦魇以来,事情就越来越不太对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可疑了。即便是苗木想要隐瞒什么,但他那段莫名的沉默日向也明白,那实际是在告诉自己——

「要小心罪木。」

「呐,我说,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啊……」日向举着自己的人偶在空中晃来晃去,「总是说这种话我怎么可能知道……嘛……」

这一次,日向是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红色。这一次由于距离很近所以也看的很明白,那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真实的红色的光。或许早上因为自己头还很痛所以没有特别在意,再加上自己的胡思乱想,就这样忽略了这样一个细节。

『要小心苗木君。』

闪过红光之后的绿色的眼,深邃得像一个黑洞,玻璃制的镜头映照出自己的影像,就好像里面的那个人也在监视着自己一样。

『对不起,虽然觉得这时候也还太早,不过之前日向君跟我说的那件事,还是稍微有点担心……』

『因为你一直没回家,所以有点担心……』

线索串联起来的时候,日向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之心瞬间分崩离析。他将人偶狠狠地摔在床的角落,瑟缩着不断回想着过去的事情。如果这个玩偶的结构真的如同自己所想,那么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在这个房间内的生活……

明明楼道里都有监控,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如果这双眼睛真的是监视自己的利器,那么自己的影像究竟又传输到了哪里?不,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他宁肯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多虑了。然而苗木今天的所作所为都非常奇怪,他知道了太多他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即便不是这双眼睛,那么也一定有别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为了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惊惶,日向小心地将布偶压在了被子的下面。这样一来,苗木就没办法看到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了吧。毕竟,大部分的时候这双眼睛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才对。

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尽管日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但是苗木或许也有自己的苦衷。不如说,说不定是上级的指示,抑或只是纯粹担心自己的安慰。苗木的话,或许是知道自己讨厌摄像头的,所以才刻意用了这么委婉的方式,又或许,只是担心某一天神座出流再一次支配自己,最不济的情况,也是能够在自己做恶梦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安抚。

等一下,电话……

日向立即从床上翻了下来,他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公文包,很快便在自己的沙发上找到了,然而里面却没有了那部手机的踪迹。

日向呆呆地站在原地。他很想要通过手机联络上左右田,让他从工作室过来能够检查这个人偶确定自己的猜测,然而明显在自己沉睡时被翻走的手机却就此失踪。虽然不知道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带走的,但是日向却感到自己变得极度无助。

窗帘被外面的风吹得呼啦啦地飞起,在窗帘的隙间,日向仿佛能够看到对面女子公寓射出的灯光,两栋公寓距离相对较近,偶尔能够看见终里在阳台上进行锻炼,索尼娅在晾晒自己刚刚洗完的衣物。原本安静的公寓楼在夜晚却像是活了一般,唯有正对面的那间房屋黑黢黢的,只有点点微光从里面射出,窗帘被紧紧地拉着,看不清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眼睛』

 

正如那天的星空一样,日向冲过去将落地窗死死地关上,将窗帘拉了起来。来自那一侧的视线比身处于自己房间中的要深重很多,他想起了自己在仪器中被机器人拍下来的脑部影片,曾经他还在那个人那里检测了其他的身体状况,自己所有的影像资料,包括肌肉和骨骼,全部都以同样的理由留在了那个人的手里。之前他还奇怪是不是由于对自己的特殊照顾才专门让罪木保管,但现在想来,事情变得更加诡异而不可收拾起来。

自己的生活,究竟被多少双「眼睛」一起监视着?

 

PM21:00

「日向君?」原本看上去毫无精神的狛枝在开门之后立刻一改颓废的姿态,交叉着胳膊居高临下地发话,「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要告诉我你晚上睡觉害怕过来想让我陪……你……喂,日向君?!」

「抱歉,狛枝……」日向的脑袋轻轻地靠在对方的肩上,这让狛枝倒是变得手忙脚乱起来,「我只是……这个嘛……有点饿,因为没吃晚饭所以大概有点虚弱……」

啊啊,不愧是预备学科连一顿都饿不了吗明明在程序中都饿了好几天的——狛枝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在经受了精神打击之后,日向反而有点自暴自弃。说实话,他并没有狛枝能够收留自己的把握,但他也并不想把种种事由都告诉他。他不信任狛枝,就好像狛枝也从来没有信任过自己,但是在这个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这个让他烦躁了很长时间的神经病。大概是因为狛枝有能力,就算所有人的房间都被安装了监视器,也一定只有狛枝这里是安全的。日向不知为何就是这样坚信着。

当然,也只有狛枝在这种时候不会去问他会发生这种事情的缘由。

「吃吧。」

狛枝的房间与日向的房间结构基本一致,出于谨慎,日向还是检查了一下落地窗。好在狛枝似乎很喜欢黑暗的环境,因此窗帘从一开始就是拉上的。

不愧是狛枝,警惕性真高呢。

日向一边自嘲着,一边撕开了草饼的包装纸。看日期,似乎是刚刚才从外面买回来的。尽管日向对狛枝竟然还会出门稍微震惊了一下,不过在草饼的利诱之下,他也没有问。

「真是的,偶尔想着草饼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想要买一盒,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平凡的味道,和你还真有够相配的。」

「这么平凡真是对不起了!」

强忍住把草饼扔到这个人脸上的冲动,日向赌气地吞下一大口,包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而且……今天把手机弄丢了,对不起……」

已经做好被嘲讽的心理准备的日向,被狛枝长时间的沉默搅得十分忐忑。

「……算了。」

「诶?」

「那种东西,丢了就算了吧。」

狛枝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平静得不可思议,他站起身,朝着里屋走去。

「吃完就先去洗澡吧,我还有些工作要做。不要告诉我预备学科连自己洗澡都做不到。」

「多谢关心!」

再一次被惹恼的日向用力地撕烂了另一个草饼的包装,目送着狛枝瘦长的身影走进闪着荧光的房间,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PM22:30

「你在笑什么啊?」

「不,刚刚听到了一些好笑的话……」

做完了「工作」终于准备入睡的狛枝突然间爆出了可怕的笑容,逼得早已昏昏欲睡的日向往被褥里缩了缩。不过狛枝却叫他不要在意,顺理成章地躺在了同一张床上,并往日向的那边蹭了蹭。

「所以,究竟是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狛枝没有直接回应日向的话,而是饶有兴致地用银灰色的眼注视着面前的人。

「呐,日向君。」狛枝的声线转折而有温度,并带有明显的挑逗意味,「你觉得,『幸运』是什么?」

「就算你这么问……」

「今天啊,因为日向君把我特别送给你的手机给弄丢了,所以这还真是相当的不幸,不过与此相对的幸运当然就会接踵而至。当然了,能够接待日向君到我这里住当然也给我添了不少麻烦,所以也是不幸哦。还吃掉了我好不容易出去一趟从外面买来的草饼,而且还要求我和预备学科睡在一床被褥里什么的。那么,日向君你猜,我的真正的『幸运』究竟是什么呢?」

「唔……」

「呐,日向君?」

「嗯……」

「呐呐,日向君,在听吗?」

「我困了,你闭嘴……」

莫名地,离开了那个满是「眼睛」的屋子之后,在狛枝这里却很快便养好了睡意。之前总也睡不着,除了清晨明亮的阳光之外,自己对视线的敏感大概才是主要原因。而在这里,日向却什么也感受不到,这里就像是可以令他安心的摇篮,旁边还有一个除了神烦之外却很靠得住的相识,总觉得那个梦魇,再也不会出现。

「日向君?」

在小声呼唤无果后,狛枝便大胆地将对方的肩膀揽了过来,他的头发戳的自己的肩膀有些发痒,自己的手上下抚摸着他光滑的脊背,狛枝凪斗差一点冷笑出来。

「就是这样,日向君,我的『幸运』赢了哦。」

伴着胜利者的一声嗤笑,深沉的夜就此闭上了眼睛。

 

 

 

 

 

 

 

 

 

 

 

 

AM 5:00

日向创做了一个红色的梦。

在那个梦里,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END————

和人家约好的今天要写出来的。所以稍微有点仓促,嘛不过大概讲明白事情是怎样就好了嘛哈哈哈哈哈哈(x

关于这篇的后记呢,诶……就是……唯一需要提示的是「苗木拿走了手机」。

是的鉴于评论区好多人表示看不懂,在这里写一点解释。

首先peek这个英语单词的意思是「窥探,窥伺」,通常带有一些负面的意义。

其次,这里面的窥伺者一共有四个人,其中苗木、罪木、狛枝三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苗木提示日向小心罪木拉上窗帘以及拿走狛枝的手机都是知道这两个人的手段。狛枝提醒日向小心苗木和一直拉着自家窗帘证明他知道罪木。罪木没有明说,不过天天看着这边肯定也是知道这两人都在干什么的。

苗木窥伺的方式是小熊的眼睛,罪木就是最单纯的让日向多开窗通风多晒太阳好让他不拉窗帘。狛枝的手段是让左右田改造了手机(对此左右田是知情的,并对日向抱有很强的负罪心理)。

在这场博弈当中,狛枝胜出了,他的「幸运」主要体现在当苗木和罪木暴露的时候,日向已经对周围的一切敏感起来,而恰好这个时候苗木因为想要处理掉狛枝的监视器(手机)所以狛枝的罪证被带走了。日向才得以没有发现狛枝的问题。狛枝之所以买草饼回来是因为他知道日向晚上没有吃晚饭,他之所以一开始就过来敲门是因为他的监控里听到日向的尖叫,不然墙这么厚他听不到的。就算听到了尖叫你咋知道人家是做恶梦了?说不定人家是家里来贼了呢?

这三个人在背后是有交流的。包括苗木曾经在日向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是不是和拿来了药的罪木有交流,不然罪木也不可能日向还没醒就走了。狛枝最后说「听到些好笑的话」是因为苗木拿走了手机之后通过这个来警告狛枝让他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总体来说,苗木是最担心日向的,罪木是最病娇的,狛枝稍微好点。

但是即便狛枝笑嘻嘻地觉得自己赢了,实际上真正的赢家是神座。日向早上醒来的时候就不记得神座在梦中盯着他了。只要是出现「血红」这两个字的时候其实神座都在盯着他看。而且从很多时候都暗示说这个事情是「不可自愈」的,也就是狛枝暂时没有别的办法「窥伺」日向了,真正窥伺着日向的永远是心中的那个自己。←仿佛还上升到了哲学高度?


其实说起来整个设定和逻辑上就有问题,但是为了剧情需要就这样吧~

诶……关于别的,其实我最近真的有在好好写妖精的QWQ……虽然只写了几千字(x 反正我并没有弃坑的……只是你看我毕业论文还有这么多事…………所以就拖拖拖…………(x

以上

评论 ( 142 )
热度 ( 614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