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希望都市2

前文连接

我真是勤奋

前言不说了

日向终于出场了

日向因为失忆单纯化了(x

然后虽然拖沓但是剧情终于开始进展了(并不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XE了……

我是那条鱼……

以上



————————

「那条鱼,喜欢吗?」

狛枝凪斗抱着衣服从酒店房间的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见日向创已经醒了过来,赤裸地趴在玻璃上呆呆地看着两米长的大鱼在玻璃水箱中游来游去。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像是有了反应一样回过头来,不解地看着自己。

「嗯……」他说,「因为眼睛很漂亮。」

鱼的影子从他的头上飘过,当光芒再次照在他的身上,就像是天使一般散发着微光。

「嗯,很漂亮。」

狛枝凪斗只是看着他黄绿色的透明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赞叹。然而日向创却没有回答,只是高高地踮起脚,想要够到那条鱼一样。然而脚上却不是很稳,差一点摔倒。幸而狛枝凪斗抓紧上前两步,在他倒地之前用手臂撑住了他。

日向的视线仍然攫住那条鱼不放。

「这是拥有『生物学者』才能的人培养出来的新物种,虽然市价还是很贵,但如果你喜欢的话,凭借我现在手头拥有的熊币不是不能买给你哦。顺便……」确认他能够站稳之后,狛枝松开了手,将刚刚那个『预备科』女侍送过来的衣物放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上面丝绸材质的被子稍微有一些褶皱,这是刚才日向创醒来的时候弄的。

「……不要这样光着身子站在窗户边上哦,虽然我倒是无所谓,但日向君会被当成专门卖身的『预备科』的。毕竟那个窗户还是透明的嘛,外面是能看到的哦。」

日向创像是没有理解状况一般眨了眨眼睛。

「你是谁?」

狛枝凪斗笑着拍了拍衣服,坐在了床上。

「我是狛枝凪斗,我是『幸运』哦。」

「幸运?」

「嗯……嘛,那种事情先不说,日向君先过来把衣服穿上吧。」

狛枝凪斗用手势示意日向创过来穿衣服,日向像是迷恋般地又回过头看着那条大鱼,将自己的身体离开的玻璃,坐到了狛枝的旁边,任凭狛枝凪斗替他扣上白色的衬衫,打上了领结。

「日向君,看起来真是被惯坏的小孩子呢。」

「不是……」

「那么内裤要自己穿吗?」

「…………」

虽然看起来有一些不高兴的样子,但日向还是听从了狛枝的话,自己套上了蓝底樱花的内裤。

在游行的途中,突然出现的不明人物,还没等众人搞清楚这究竟是评议委员会的设计还是真的发生了事件,希望之峰的附近就发生了连环爆炸,之后还在各处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参加游行活动的部分才能者都已经变成了这次爆炸的牺牲品,而住在地底毫无希望的「预备科」却因为没有资格参加而幸免于难。除此之外,希望都市的供电系统也出现了问题,都市的部分机能陷入了瘫痪。不过好在基础的服务和安全设施还是能够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的,因此除了伤亡人员的家属,城市本身还是继续正常运转。

「饿了吗?」

狛枝冲着穿好衣服继续趴着看鱼的日向创问道。

「嗯……」

看来真的是很喜欢那个鱼呢……

狛枝凪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想着之后一定要满足他的这个愿望。

在那场爆炸之中,狛枝凪斗因为站在最前排,所以受到爆炸的冲击直接被强大的气流弹飞了出去。不过幸运的是,他在落地的时候背后因为撞上了别人所以才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而这个人,正是现在正在兴致勃勃地观察鱼类的日向创。

之所以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他的ID卡当时正好掉在身侧,上面的其他内容都已经被磨损了,唯有照片和姓名还清晰地印在上面。狛枝凪斗企图唤醒他,没想到他刚刚睁开眼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便又失去了意识。送到附近的诊所的时候,他的身体其他部位似乎都非常正常,只是松田医生表示他可能因为脑部受到冲击可能会有记忆缺失的症状,不过应该也只是暂时性的。不知道他家人的情况下,狛枝凪斗也只好让他和自己呆在一起。但是更加不幸的是,自己远在废料厂的家也莫名其妙地受到小规模爆炸的波及。不过好在左右田的仓库在地底,因此他的性命和他比性命还要重要的索尼娅小姐的空气净化器算是保住了。不过这样一来,狛枝凪斗也只能带着日向创到酒店来住了。

这一切都遵循着狛枝凪斗所谓的「幸运」原理,只是有一点实在令人尴尬。

不知是不是因为爆炸的原因,在狛枝凪斗第一眼看见日向创的时候,他的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物,白皙光滑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夜空之下。因此,在入住的时候,尽管狛枝用外套把日向创包裹着背过来,还是受到了异样的眼光,尤其是酒店里的某个厨子竟然露出了色眯眯的神情——即便是这个充满希望的城市,也是有人把美妙的身体当做自己的「希望」的。

狛枝凪斗用手抬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循着美食的香气好不容易将视线从鱼的身上移开的日向创匆匆赤脚跑过来在餐桌边做好,直愣愣地看着红着脸流着口水的厨师……手上端的巨大带骨肉。

「可以吃了哦,日向君。」

在狛枝凪斗懒懒地发令枪响起之后,日向创便立刻将自己的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倒是气势满满,实际上比起那一大块肉,他只不过咬掉了一点点而已。

「日向君……吗?」看着日向一脸满足的表情,矮矮胖胖的厨师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走了过来,顺手揩了一把油,「还真是鲜嫩呢……不愧是狛枝君,竟然能发现这么美味的食材……」

日向浑身一阵战栗,把肉扔在了一边包着鼓鼓的嘴绕到了狛枝的身后,警戒地看着对方。

「没关系的哦,日向君。」狛枝笑着像对小孩子一样摸了摸日向的头,「花村君是与我一起进入到这座城市的,所以不会真的把你当成食材吃掉的啦。」

「哎呀呀,狛枝君还真是把日向君驯服的服帖呢……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

「……啊哈不过这个人很危险来的,还是不要随便接近了。」

「狛枝君——!」花村有些愤慨地想要反驳,一时间却想不出反驳的词汇气的浑身发抖,只得瞪圆了眼睛用胖胖的手指直直地指着狛枝,像机器人一样卡死在那里。

这两个人在这边吵得很欢,已经吃饱的日向却又一次把视线投向了那一条大鱼,趴在玻璃上观察它了。

 

「也就是说,日向君现在好像失去了在这座都市生活的记忆,是吗?」

坐在驾驶座上的花村调整了一下姿势,当自己买下的最新款的红色智能轿车开出了酒店的车库之后,淡定地按下了「自动循路」的按键。

「准确来说,他现在几乎是什么也不知道。」坐在后座的狛枝凪斗小心地把向外面探出头去的日向创拉回来,摇了摇头示意他这样很危险,「从这张ID卡的材质上来看,应该不是伪造的,但是现在像是有些磨损了,不知道里面的数据还剩下多少。本来按照道理来说,应该立刻去注销重新办理,但是上面却说事务繁忙,暂时没有办法增派人手到这里来。」

「这是当然的。」花村淡定地翻了个身,用手指了指车窗外面,「有小道消息说最近评议委员会特别派出了拥有『特工』才能的人,偷偷潜伏在人群之中,说是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有未来机关的『背叛者』……外加上要照顾伤员,根本就没有富余的人手嘛……」

轿车缓缓地停在了十字路口,等待着交通灯。狛枝将视线从窗外看去,在穿行的人群之中,有一个带着黑色帽子拿着报纸在看的的男人就像是没有注意到周围一样笔直地立在交通灯下。尽管没有明确的证据,但狛枝凪斗的直觉隐约感到了那些传闻或许并不是空穴来风。

很快,交通灯就变了颜色,车子又一次向前开去。启动的时候,狛枝凪斗看了看交通灯上面的摄像头。尽管只有一辆车,这一次,摄像头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跟着它行动。

「……看来摄像头系统也已经瘫痪了呢。」狛枝自言自语般喃喃了一句,心中稍微有些失落,毕竟他还曾经想象过在摄像头后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大姐姐呢。官方自然不会发布摄像头出错的消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狛枝凪斗观察地这样细心。

「听说你的小公寓已经受到爆炸的牵连已经没法住人了。」花村也不知有没有听到狛枝刚刚的话,「不用客气,在我这边多住几天也完全没问题的。」

「不,只是想要尽快找到日向君的家人而已。」狛枝凪斗笑着将日向创向自己的怀里拢了拢,左手不断地安抚着他的耳根,防止他继续动来动去,「你看,日向君又没有记忆,也想不起来自己的才能,我甚至怀疑他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所得到的知识也所剩无几了。这种时候只有尽快恢复他的ID卡,查到他的信息,然后把他交给自己的家人照顾。但是花村君也懂的吧,读卡器这种东西的制作技术只有评议委员会才知道。不过幸运的是……」

狛枝凪斗冲着不解的日向眨了眨眼。

「开发那个机器的人,是我的邻居。」

日向创看起来还是没有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看上去狛枝很高兴的样子,于是冲着他露出了笑容,顺从地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

「啊啊啊,狛枝君真是狡猾呢~」

花村不甘心地捶打着自己的大腿。

「明明把日向君留在我这里让我好好照、顾……」

「啊哈哈,我怎么能把这么可爱的日向君一个人扔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嘛。」

轿车开过了城市最中心的街道,速度也渐渐加快了。事件之后的两天,整个城市都处于戒严状态,在确定了日向创没有问题之后,狛枝凪斗就一直把他安放在花村所工作的酒店里,独自出去被问了好几次话。在排除了爆炸嫌疑之后,狛枝凪斗就被顺利放走了。但是由于狛枝凪斗不愿意让脑子还不是很清醒的日向创承担这些,也就没有透露日向创的事情。因此日向的ID卡就算没有受损,他们也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坐电车回去。日向创在他的眼里,尽管现在还平凡无奇,但和他相遇作为在不幸之后所发生的事件,那么多半应该是他应该迎接的「幸运」,他坚信现在稍微袒护一下目前什么都做不到的日向,之后他会返还自己更加光明灿烂的「希望」。

狛枝将手从耳后顺着脊背滑到了后腰,小心地抚摸着他不经意间裸露在外面的肌肤。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注意到了花村从后视镜里射过来的贪婪的目光,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把日向的衬衫往下扯了扯,用它阻挡住花村的游移的眼神。

车又一次停了下来。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就是从东区走向南区的大门了,过了南区还要再经过一段路途,才能到达废料厂所在的西区。大门像是嵌在了厚实的铁墙里,上面还雕刻着与希望之峰楼顶一样的图标。门前有数位笔挺的军人,正在仔细检查车内的人员。不过通常来说,评议委员会的军人只会草草地检查一下驾驶员的ID卡就能够顺利通过,毕竟这项检查唯一的用途就是防止『预备科』到处流窜,不过因为『预备科』工作地点都比较固定,各个区域的服务设施本质上都差不多,所以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这样的事件。

不过……

狛枝咬了咬下唇,将自己的外套罩在了日向的脑袋上。日向想要抬起头问他怎么回事,但狛枝却直接拍了拍他的脑袋,让他乖乖地坐着不要发出声音。

「花村辉辉先生……是吗?」

黑色短发的女性拿起花村主动递过去的ID卡,仔细地辨认起来。然后警惕地扫视了一眼车内的人员。

「这不是战刃小姐吗?」狛枝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挥了挥手,「好久不见,过的好吗?」

然而拥有「军人」才能的战刃骸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一边因为有怕而不断发抖的日向创。

「能稍微解释一下吗,狛枝先生。」

战刃骸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自觉地将右手放到了腰间的手枪上。狛枝也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故作轻松地回答。

「真是的呢,战刃小姐,不愧是任务第一的『军人』呢。想来是不能理解这种爱好吧……」说着,狛枝爱抚般地捏了捏日向的脸,又用拇指抚弄着对方柔软的嘴唇,挑衅一般用余光瞥了一眼战刃骸更加严肃的脸。

「我无法想象您这种人竟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战刃骸利刃一样的眼神狠狠地刮着狛枝的脸,「并且我还想要提醒您,虽然这种事情委员会没有否认,但多少也会对您的名誉有所影响,还是不要为这种事耽误了您的前途。毕竟谁也说不好『预备科』的身体究竟被什么样的人碰过了……」

「那么,现在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吗?」

看着狛枝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战刃骸捏着自己的拳头,强忍住想要打上一拳的欲望,顿了一顿。

「过去倒是没问题,只是想要让您替我留意一下……」她像是要补充什么一般,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她起身挥了挥手,铁门就这样打开了。

目送着刺眼的红色轿车从门中缓缓开过,战刃骸向另外几个队友交代了一番,便拐进了附近的一个幽暗的小巷。她往四周观望了一阵,确定没有人跟来之后,像是散热一样解开了军服的纽扣,从里面的口袋里抽出了自己的移动终端。

「怎么样?」

按下几个键后,终端里传出了模糊的男人的声音。对于他直入主题的做法,战刃骸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神情,但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回答了他的问题。

「嗯,如您所料,往南区那边去了。」

 

「……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穿着西服的男人挂断了呼叫,看着终端上刚刚收到的照片,将视线投向了落地窗外,俯视着城市中高低不齐的建筑物,然后将视线锁定在了其中最为豪华的一栋。上面挂着巨大的「Mirai Hotel」的牌子,侧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水箱,里面正游动着各种最新品种的鱼类。

终端的荧幕上,一个赤裸的少年,正在光影之间,呆呆地趴在水箱上看着那条最新品种的巨鱼。


———TBC———

终端姑且可以理解为手机啦……只不过那种高科技城市用「手机」是不是太过直白了(x

评论 ( 8 )
热度 ( 47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