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领带

这其实是7days的题目,但是我看了看,好像日向君出现次数并不多啊,就不艾特了…………

好吧在某鱼桑的强烈建议之下,我决定 @日向创痴汉总部 

顺便宣传一下7days

关键词:复健 7days 隐晦 思路乱 浑水(就是不是清水也不是18嗯) OOCOOCOOC  作者智商拙计  其实和领带好像没什么关系

cp里还有苗雾成分 但只打狛日tag

还有啥?回头再想吧

哦对顺便之前那么多单词,我正在开脑洞,你们不要着急,正好我一个一个慢慢写(x 毕竟某些对我来说确实有难度啊!我还得去查英语词典(x

如果想要前作姑且可以看看我之前那篇《

以上



————————————

日向创,从新世界程序脱出至今一年零三个月,现于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复兴工程负责安全程序的维护和修复工作。在工作期间表现较好,按时出勤,未见不良习惯。个性认真正直,只是有时候过于谨慎。人际关系方面,与本支部的所有同事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未出现恢复绝望的征兆。现建议结束对其的观察。

狛枝凪斗,从新世界程序中醒来至今九个月,现于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复兴工程负责补给工作。在工作期间表现良好,基本按时出勤,未见不良习惯。个性仍保持程序中的积极状态。人际关系方面,较为孤僻,工作之外似乎没什么朋友……

 

「在做什么呢,已经这么晚了?」

背后清冷的女声吓得苗木的呆毛都竖起来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东西,不过面对雾切的敏锐,苗木还是觉得无论多久都无法习惯。他转过头,呆愣愣地看着背靠在巨大落地窗上的高挑女性,城市高楼中的灯光打在了夜空之中,构成了一副优美又诡异的景象。

「难道是在写观察报告吗?」雾切将实现投到了屏幕的上方,咬着嘴唇若有所思地阅读着苗木诚刚刚敲下的文字,「只有对这些人的事情你最在意了不是吗?再加上明天是规定提交观察报告的时间吧。」

「嘛……」被说中了的苗木生硬地笑了两声欲图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过想来连这一点意图都逃不过雾切的眼睛,「说起来,雾切小姐才是,为什么会留到这么晚?」

「那个狛枝君今天不是又推脱说有事情必须得提前离开,就把工作拜托给我了吗?害得我做到现在才结束……」说到狛枝,雾切难免有些生气,「中间当然还夹杂着各种令人生厌的语言。」

「哈哈,这样……」苗木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看了看屏幕,「说起来,雾切小姐有什么想说的吗?毕竟我和日向君的公寓距离很近,但是狛枝君那边我……」

「就算是我们的公寓很近我也没有随时观察他的必要,写观察报告那可是你的工作啊,我、们、的、头、儿。」不知为什么,雾切总觉得开苗木的玩笑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尤其是,你不觉得自己利用权限太多了吗?比如说……」

雾切食指的指节敲击在身后的玻璃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为什么就只有日向君能够和你一样住在距离支部这么近的地方,而我却一定要每天起个大早坐巴士过来呢?要知道,交通还没有完全复兴的这个阶段,早晨的巴士可是很拥挤的。」

「这、这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嗯,我知道。」雾切侧过脸,用余光看着不远处亮着灯的一个窗口。里面有绰约的人影,但这个距离肉眼并不能十分清晰地看见里面的情况,「说到底就是……幸运……吗?」

「咕……」发觉自己又被开了玩笑,苗木却无力进行反驳,于是只好想办法转移话题,「对了,说起幸运的狛枝君……」

「他并不是没有什么朋友哦。」雾切将视线重新移到了苗木脸上,「虽然我对他这个人并不是很感兴趣,他似乎也没有要宣扬这一点的打算,但是他平时表现出的破绽确实在告诉我,他并不是一个人。」

来了,雾切小姐敏锐的观察力……

苗木浑身一个冷战。

「破绽?」

雾切没有说话,默默地指了指自己的领口。

「嗓音?」

虽说声音很相似在这个社会是很常见的,但不得不说苗木对日向君曾经把自己当成狛枝这件事有些介怀。

「是领带啊,领带。」雾切用手捂住了额头,然后从刘海上扫过。

「领带?狛枝君的领带怎么了吗?」苗木不断地回想着每一天狛枝的仪容仪表,「狛枝君,的确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但是他意外的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呢,每一天的领带都有好好的打啊……」

「正是这一点。」

雾切的话让苗木有些摸不着头脑,面对这样的苗木,雾切不得不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那么,苗木君,以你的观察,狛枝君的领带是怎样的呢?」

「怎样的……就算这么说……」苗木将手放在下巴上回忆着,「就是灰白色格子……绸缎质感的丝带吧?大概是……普通的温莎结?」

「没错。」雾切对苗木的观察力和记忆力表示了赞许,「能注意到这一点真是不容易呢,苗木君。那么,假设你的狛枝君,你会怎么打结呢?」

「问我怎么打结……」苗木疑惑地把自己的领结解开,然后开始了每天早上无数次习惯了的动作,「就是这样……然后这样……」

「这是不对的哦,苗木君。」还没等苗木完成,雾切就直接提出了异议,「要知道,你现在可是狛枝君,而不是苗木君。也就是说,你现在不能用到你的左手。」

「狛枝君已经装上了金属的义肢……」

「苗木君,那可是绸缎质感的领带。」雾切摇了摇头,「虽然说左右田君替他做了一个便于活动的金属义肢,但是不要忘了那个义肢好歹是用废料制作的,不光指尖是锐利的金属,周边也有很多容易卡住的部分。一个不小心可是会把绸缎拉出线头的哦。还是说,苗木君,你曾经见过狛枝君的领带什么时候开过线吗?」

「这……这倒是没有……」

「那么就试一试用单手打结吧。」雾切摊开了手,看着苗木的电脑屏幕自动进入了休眠状态,「虽然如果坚持打这种领结的话多练练单手也未必不可以,但比起温莎结,对于左手不方便的人来说,果然最简单的平结才是更为优先的选择不是吗?再退一步,就算他对这个领结有所偏好,至少应该选择更加硬朗的材质才对。」

「那、那也就是说……」

苗木想到了的第一种可能性让他呆毛都开始抖动起来。

「对,是有人替他打的领结。」雾切凑了过来,那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狛枝君那样重视仪表的人,不可能让人到外面替他打结,至少好几次他在巴士上跟我打招呼的时候,领结已经好好地在领口上了。」

「唔……女朋友吗?」苗木陷入了深思,「但是,就算是有了女朋友,又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雾切闭上了眼,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一般沉默了一小会儿。当她开口的时候,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苗木的疑问,反而像是要转移话题一般,说起了另一件事。

「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但是,」雾切转过身,看着之前不远处的那个看不清的窗户,「苗木君,你还记得我某一天比你还要早到支部的事情吗?」

「这样久远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苗木对那天的事情记忆还是很深刻的。雾切一向是一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通常来说都是会在自己之后的数分钟之后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侦探的强迫症,她的时间安排几乎能精确到秒,她也曾经解释过,自己绝对会在每天的特定时间乘坐上特定的一半巴士过来,所以时间相差并不多。因此,每一天只有日向一个人能够在苗木之前赶到支部开始工作。所以那一天,当苗木发现支部里竟然有两个人的时候,内心的惊讶足以让自己再长高三厘米。

「那一天,」见苗木没有反应,雾切便直接开始了陈述,「我因为醒过来的时间比较早,于是就提前赶到了巴士站,结果竟然遇见了日向君。」

日向君?!

聪明的苗木已经猜到了之后雾切想要证明的内容,但在听到切实的证据之前,他还不想过早地下结论。

「我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支支吾吾地解释说昨天在这一带和左右田君喝醉了酒正好就在狛枝君那里留宿了,但是据我所知,那一带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喝酒的地方。而且……」

雾切顿了顿,又一次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领口。

「在解释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系紧了自己的领带,把自己的领口立了起来。对,就好像在掩盖脖子上的什么一样……」

苗木完全相信雾切在判断证言方面的观察力,但是这样的事实确实也太令人震惊了,就算是适应力很强的苗木也很难在一时间就接受这个结论。

「可、可是,要知道,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处于被观察状态,进出公寓都有记录的,要是连续三天夜不归宿的话我这边就会收到提醒,想要只是开门假装进门的样子技术上是不可能的,未来机关也有这样的自动监测装置。但是直到现在为止……」

说着苗木也用手指向了不远处的楼房那一处明亮的窗户。

「你看,日向君现在也还在公寓里不是吗?大概还能看到有人出没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坚持,苗木君。」雾切叹了口气,「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件我注意到的事情吧。」

苗木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就好像是裁判的时候那种莫名的紧张感。

「我之前说过,不止一次在巴士上碰到过狛枝君的不是吗?」雾切的声音平稳而冰冷,「但是,只有在单号日期。」

苗木终于理解了这件事的内在逻辑,毕竟这说到底是那个狛枝君和这个雾切小姐的博弈所得出来的结论。

「那、那为什么……有什么必要隐瞒吗?」

苗木用颤抖的声音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头正在被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

「苗木君。」雾切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要知道,即便是你这样接受力比较强的人,在得知真相的时候都是这种反应,十四支部的大家……不,还有整个未来机关。他们知道的时候,整件事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能理解吗?虽然我并不觉得狛枝君那种性格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应该更加积极地想要和所有人说起这事才对。但是对于日向君来说,他一定会觉得非常棘手才对。尤其是,那些从程序中脱出的同伴,也还是有直到现在都无法原谅狛枝君的人存在……」

「嗯……」

苗木点了点头,听着雾切的脚步有节奏地踏到了门前。

「总之,苗木君,观察报告请加油。」

随后,门就这样被关上了,只留下呆然的苗木,呆呆地看着那亮着灯光的窗口。

 

其实,就算日向君真的把这件事说出来,大家或许会震惊,但是平静下来之后,应该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实。毕竟,日向君的人际关系这么好,就算是无法原谅狛枝君,也不会和日向君难以相处才对啊……

凭借自己对支部成员的了解来看,他暂时是这么想的。只是日向君……

苗木稍微动了一动,自己对那两个人的那些评价又重新出现在了屏幕上。

果然日向君还是太谨慎了,相比起狛枝君来说……

即便是得到了雾切的猜测,苗木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拉开了手边的抽屉,里面安安静静地放着一个望远镜。虽然他并不想要打扰到日向的隐私,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程序里已经做过一次类似偷窥隐私的事件了,就再做一次……而且这也是作为观察员的责任啊……

这样安慰着自己,压抑不住好奇心的苗木站起身来,将自己的眼睛放到了望远镜的一头。

不过事实似乎并非如他所愿。伴随着瞳孔的急剧缩小,苗木沉默着将望远镜放上了膝盖,然后满脸通红地掩面了。

说起来,这个望远镜还是狛枝君作为生日礼物私下里送给自己的啊。当时还在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东西,现在想来也不过是他「幸运」和「不幸」的伏笔罢了。只是没想到狛枝君这样的人,竟然还会出这种疏漏……

等一下……疏漏?那个狛枝君竟然会有疏漏吗?

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的苗木猛地看向了对面的窗户,那里面还有绰约的人影,但是仅仅用自己的肉眼观察的话,根本无法了解那里面具体有多少人,发生了什么事。

雾切刚才的话语又重新回到了苗木的脑海之中,把一切都想明白了的苗木感到心里一颤,细思恐极,连呆毛都缩成了一团。

他用颤抖的双手在最后敲下了几个字的评价:

 

『狛枝凪斗,判断绝无伤害同伴的可能,但是,是个可怕的角色。』 


———END———

第一件事,苗木最后究竟知道了啥,欢迎在底下留言。顺便如果有必要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我把答案放在后记里?(lofter修改大法好)

第二件事,不要求苗木视角=w=,木有……

第三件事,好吧在某些同学的要求下我决定把答案放在最后,请往下拉……






一切都是狛枝的阴谋。没了。

好吧线索:今天交报告;雾切留到这么晚的理由;雾切和狛枝单号能够在同一辆巴士,而且是狛枝向雾切打招呼;雾切的生活很有规律;雾切有很强的观察力;苗木的办公室对着日向的窗户;望远镜;

顺便再给大家普及一个知识,在隔得有一定距离的窗户只能看见人的剪影,但是如果那个人不在窗户边上的话,你根本啥也看不见。所以能看见东西的时候,一定是那个人在窗户边上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啊嘞大家在窗户边上能做什么呢?(啊不过这不重要)

0 0


相比起狛枝谨慎的日向,自然不愿意暴露这件事。但是狛枝君是怎么想的呢?满足于这种偷偷摸摸地在一起真的好吗?但是如果到处去说的话日向君一定会生自己的气的吧好困扰啊……



好吧真相:

首先,狛枝是想要把两个人的关系暴露的。但是考虑到日向的心情,所以他不能随便到处说。所以必须要想一个完美的办法暴露出来。

那么就要看一下作案(x 条件了:

 条件一:今天是双号,所以今天是狛枝到日向君家里的时间

 条件二:今天苗木要交报告,所以会搞到很晚

 条件三:苗木有望远镜,而且能看见日向家

 条件四:雾切已经注意到了狛枝的奇怪之处,对狛日关系有所猜疑

 所以今天必须要制造的条件五:雾切必须留下来跟苗木探讨自己的问题

 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把一大堆工作留给雾切,让雾切心里上对自己有想法。顺便把雾切留下来。然后当雾切看到苗木在写自己的观察报告的时候就会和苗木讨论自己的事情,就极有可能讨论到自己的问题,在加上幸运buff……苗木为了确认,会想到自己送的那个望远镜,然后只需要让他看到两个人亲密的样子就行了。这样这件事就被坐实了。

以上

评论 ( 34 )
热度 ( 137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