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清理

室友已睡系列

OOC

还有啥?

很早之前的脑洞了,今天终于填了。思路来自于自己的手机OTZ……

以上


————————————

日向创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做好分类整理,因为那样他会觉得自己掌握了生活的逻辑。经常用的东西放在自己的书架子上,一周内不用的东西整理进书桌里,一个月内不用的东西放进柜子,半年都不需要的纪念品就囤积在箱子里垒起来。

觉得没用的东西,扔掉就好了。

记忆也是一样。当他还是那个没有任何才能的预备学科的时候,便学会了如何科学地利用自己本来就不足的脑容量。有用且有意义的东西就记住,有用且没意义的知识用于应付考试,没用但有意义的事情就埋在记忆深处,没用又没意义的事情就干脆抛在脑后不要去想。

即便是现在进入了未来机关工作也是一样。

进入程序的那十五个人,尽管现在都一样在同一个机构行使着创造未来的使命,但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时间一长,也并不是经常见面了。走出程序的那一瞬间,就真的像是经历了一次「毕业典礼」一般,脱胎换骨之后又各奔东西,唯有在校友会的时候才能团聚一次。就算是团聚,也未必能够集齐所有成员,总有那么一两个缺席,但也毫不妨害聚会的热闹程度。究其原因,果然还是距离太过遥远和生活的过于不安定。毕竟,出于工作的原因能够有一个长期安定的居所也已经算是「幸运」了。

作为工作狂的日向创自然更是如此。

本来搬迁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全部套进一个一个箱子里,然后到了新的地方再一个一个地搬出来,放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只不过是「住所」的搬迁,而没有任何「家」的感觉。

但是这一次,在这个毫无特色的小公寓里,把几大箱东西都收拾好放在阳台的落地窗旁边之后,日向疲惫地躺在沙发上呆呆地盯着那些行李,突然兴起,想要留下自己在这个地方的一点记忆。

大概是因为自己在这个地方住得比较久吧。

他是这样猜测的。

尽管他并不喜欢自拍,可今天不知怎的他却异常想要做这件事,并且,取景一定要是放着那些箱子的落地窗——即便是这样,人会因为背光的原因被拍的很黑。

就是在拍完了之后,他才意识到,手机相册里的东西,实在是杂乱得让他无法忍受。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自己的手机里就存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偏偏手机的相片又没有分类的功能,拍下来之后,只能杂乱地堆放在默认相册里。

如果不能进行详细的组装分类的话,那就干脆清理掉那些没用的吧。

从后往前翻着相片,日向创一张张地判断着这些相片的价值。

唔……我来看看,这是上一次聚会的相片,还是很有意义的,还是留着吧……这是工作上的相片,已经没什么用了删掉吧……这是一不小心按下快门拍花了,也不要了……

嗯?这是……

本来只是一张工厂路线的缩略图,地点是在距离这里非常遥远的某个城市。当时日向创怕自己记不清路线漏过一些地方,以防万一就拍下来了。当然,这并不是一次危险的任务。在当地,剩余的绝望残党基本上已经被逮捕,日向的任务并不是这个。

就在那个工厂的地下,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日向创发现了一大滩血迹。

……和一只精致的机械手。

因为担心是自己认错,日向创还专门拿起它在手电筒的光线下仔仔细细地和自己手上的照片对比了很长时间。

毫无疑问,这就是当年左右田替狛枝制作的金属左手。

狛枝凪斗就是在这一次的行动中,与自己和十四支部失去了联络。

日向创并不相信他已经死去的事实,或者说,并不愿意相信。他永远抱着「那个家伙只是失踪」这样的渺茫希望,度过了这半年的时光。当周围的所有人都认定他确实已经殉职的时候,只有自己还是这样固执地过着「他只是出差去了」的独身生活。渐渐地,他也由最开始的坚信,变成了遗忘。将那种不好的想法扔进思维的坟墓,就像是丢掉垃圾一样。

说起这只左手……

日向创快速往回翻了翻,果然,在某一日的照片上,发现了狛枝凪斗从遥远的城市发回来的,一张机械手的照片。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远在其他城市的狛枝发来邮件说左右田为自己做了好几款机械手,让日向也帮忙挑选一下。本来日向创觉得,哪一种方便,亲自试用过的狛枝应该会比自己更加清楚,又何必来征询自己的意见。但狛枝在邮件之中不断强调,某一款虽然灵活度很高但卖相不好:

「并不想因为这种事就被日向君讨厌啊,可以的话,还可以拜托左右田装上樱花的图案呢。」

……这么说了。

那时两人才刚刚开始交往两个月,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因为工作的事情并不能够经常见面。于是作为被表白一方的日向创基本没有作为恋人的自觉,受不了狛枝天天在自己耳边的碎碎念,便随便选择了一张发了过去。为了要发送回去,所以就存在了自己的手机里。后来又有事情要忙,也就忘记了要把它从手机相册里删去。

日向创觉得自己的脖子后面有些发酸,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抱起了旁边带着一根长长呆毛的团子型毛绒玩具。

现在想想,这只毛绒玩具也是告白当天收到的礼物。也不知那个家伙从哪里看来的,认为告白的时候一定要送上亲手制作的毛绒玩具,如果对方收下了,那么就代表他接受了你的心意。

又想起了那一天异常微妙的情景,日向创差点笑出声来。

相册再往前翻,果不其然,日向创还保存着那天的那封诡异的邮件:

「日向君,你喜欢白色的毛茸茸的团子,还是棕色的有一根呆毛的团子呢?」

因为觉得很好玩,神使鬼差就截了图发给了好友九头龙,还附加上了一句「你不觉得狛枝越来越奇怪了吗」的评论。但是九头龙在收到的瞬间就回给了自己:

「好好对待他吧,单恋这么长时间也是很苦的。」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狛枝凪斗喜欢的人是日向创。

看着这些照片,日向创有些感慨。不知不觉,他已经不是在清理那些没用的照片,而是在不断地回忆起那些照片背后的故事。

在这之前的好几张是狛枝列举的一大长串的购物清单,其中包括各种盘子杯子,甚至门铃。那时候两个人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住在一起,但是日向创还是没有察觉到狛枝凪斗的心情,狛枝凪斗也仍然保持着没有左手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状态,今天打了盘子明天碎了杯子的事情时有发生。狛枝凪斗一直认为这是由于和日向君住在一起的幸运所带来的不幸,这种不幸甚至连门铃都受到波及坏掉了,只有狛枝凪斗偶尔可以利用自己的幸运将它按响。

那一天早晨狛枝将一大串需要物品的清单交给了日向创,让他下班的时候有空就去看一看。那个时候的狛枝也没有参与工作,所以基本不会出门,大多数时间就是呆在公寓里帮着打扫房间,剩余的时候就是呆呆地坐着尽量不要引发出任何幸运与不幸的连锁。

那一天,让日向创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记得出来迎接的狛枝笑咪咪地出来迎接自己。

「欢迎回家。」

他说。

这让日向想起了过去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光。尽管日向创并不认为自己所住的这个地方就是「家」,毕竟相比起「家」的温馨,更多的也只是一个临时的居所。可狛枝的一句话就让他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果然像「门铃」这种东西普通的杂货铺根本没有,所以日向创也没有换。不过好在和自己一起工作的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所以都已经养成了敲门的习惯。

日向创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恋旧的人,但是在这里居住的最后一天,能够回忆起自己和狛枝两个人在这里的生活,也算是打发了等待的空虚时光,为它的存在制造了某种意义。

……某种意义?

「嘀、嘀嘀……嘀嘀嘀……」

手机的「向上键」不断地响起,终于,日向创找到了,那个时候的照片。

不知是什么机缘巧合,狛枝竟然和自己分配到了同一个公寓里居住。不过好在这里的空间足够大,住进两个单身男人也完全够用。日向创那层层叠叠分门别类的箱子还没有拆开,狛枝凪斗就兴奋地拉着自己,要求两个人自拍一张。

「这么少女心做什么啊,这座公寓又没什么特别的……」

「这是不对的哦,日向君!」

狛枝凪斗拽住自己拿着智能机的手,放得远远的。

「就算它现在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公寓,但是『意义』这种人类意识中产生的概念不正是要自己去寻找的东西吗?更何况,和日向君住在一起,本身就是『幸运』了。如果日向君并不认同我的说法,那么就拍下这张照片吧,等到某一天,日向君再看的时候,一定就会发觉到的,所谓的『意义』。」

看着手机上自己和狛枝逆光的照片,旁边是堆起来的纸箱子,背景是那一如既往的落地窗。

什么嘛,明明拍的很差劲……

日向创又拉到了相册的最后。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物件,而这一次只有自己一个人。

要说意义,真的没有意义。

连说这句话的人都不在这里了,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唯一的用途,只是让他自己再一次认识到一件事——

日向创想念狛枝凪斗了。

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这里,万一狛枝回来的时候,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日向创下定决心,最后只等他这一个晚上。如果他这一晚上不回来的话,自己就不再等了。还是要接受他已经死去的事实,就这样把这件痛苦的事情迈进记忆的坟墓里,让它所带来的隐痛慢慢消解在时光的洪流之中,大不了就是十五个人的同学聚会变成十四个罢了。但是,如果他能回来的话,自己一定会破口大骂,责备他回来的太迟,把自己这半年以来的种种境遇跟他抱怨个遍,然后讲述自己是如何睿智地相信他还活着,并且要他好好地夸奖自己一番。

还有,要对他说,自己找到的,那时候那张照片,他所寻找到的真正的『意义』。

——那是『我们的家』开始的地方。

日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下巴埋在了圆滚滚的毛绒玩具里,默默地看着自己和恋人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双人合照。

已经是最后了。就让我,再多看几眼吧……

突然觉得想哭的日向一直死死地盯着屏幕,直到它的亮光慢慢变暗……变黑……

............

睡眼矇眬中,他隐约听见了久违的,门铃的响声。

 

 

 

 

 

 

 




『……欢迎回家。』


—————END—————

最后那个人真的回来了吗?我也不知道……

评论 ( 54 )
热度 ( 61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