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长篇】幸运妖精2.5

本节终于进入主要剧情了QWQ

太兴奋了……

但是还是太短了…………

不过果然还是分在这里吧……

室友已睡

今天妖精的第二更

2.4链接


——————————

「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日向强压着自己的声音,让它显得稍微稳重一些,不至于让人误会为是自己动了气,然而他交叉于胸前的双手和不断徘徊的双腿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

「虽然我和他关系也并不是那么好,但是到底还是我的……怎么说,雇主!所以如果他因此受到伤害或是丢掉性命那我也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只是这样而已,只要把他救回来就行了吧。至少我们大概知道对方的样貌了,这也算是一个优势……吧?」

与走来走去地日向不同,雾切沉默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思考着什么,战刃骸坚持自己的职责,站在日向的身后密切注视着其他人的行动,而小泉和七海则是在安慰又一次受到惊吓的花村。至于那朵悬浮空中的小花,就这样呆呆地立在桌子的正上方,左顾右盼。

「那个,请不要那样慌张,」倒了一杯热茶,苗木转身递给了日向,「毕竟是狛枝君,一定不会有事的。要相信,那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有手段的狛枝君啊……」

「如果他能够稍微让人省心一点的话,又怎么会被绑走?!」越想越气的日向一把接过了茶杯,「呜哇,烫烫烫……」

「说实话,伯爵。」捂着刘海的小泉扫了一眼因为没有被握杯柄而碎裂一地的精致茶杯,「您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太过没有伯爵的样子了,从现在起我决定就叫您『不靠谱的日向』了。」

「总之,下一次我会好好注意不被烫手的,把『不靠谱』三个字给我去掉啊!」

「日向君,小泉小姐并不是在说扔掉杯子的事情哦……我觉得。」七海从花村圆滚滚的肚子上跳到了碎片的旁边,用爪子帮助小泉小心地收拾着杯子的残片,「虽然不是很明白人类世界的层级,但是至少,无论作为一个高贵的妖精还是作为一个高贵的人类,在面临问题的时候都应该保持自己的风度,积极寻找解决的方法,而不是手足无措地安慰自己……吧?」

「并不是自我安慰……」日向明白自己的反驳毫无说服力,只得把眼神投向了和狛枝一样有办法的雾切。注意到这一点的雾切只是摇了摇头,像是在思考别的事情。觉得孤立无援的日向只得继续解释下去。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有那么一点手忙脚乱了,但是现在,如果我们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只能是坐以待毙。」被说中了心事的日向这才停下了脚步,「我们现在完全束手无策啊……」

「如果您需要一些心理安慰的话,那么我们也并不是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沉默已久的雾切终于开口,「首先,这里是北区,如您所知,能够被批准进入北区的人是非常有限的。边谷山小姐自然是通过招募启事而来,但是根据战刃小姐的证词,她的确是乘坐着同伙的马车离开的,也就是说,他的同伙必然会通过某种方式进入这一片区域……」

「对啊,只要查一查进入北区的记录的话……」苗木的呆毛瞬间立了起来,「不愧是雾切小姐,一下子就抓住了要点,接下来我马上就去……」

「不,但是这也并不是一个万全之策。」雾切冰冷地打断了苗木的话,「狛枝君现在的状态非常危险。如果仔细思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问题。边谷山小姐挟持狛枝君真的是为了逃出这里,不准备伤害他的性命的话,又何必专程将他带走?关于这个问题,伯爵,您怎么想?」

「唔……」觉得雾切说的有道理,日向试图将自己代入边谷山的思路,「他们或许并不是要加害狛枝,他们的目标是我,就算杀了狛枝也没有任何意义吧……反过来想,如果她不绑走狛枝的话,我会慢慢设下重重关卡逮捕他们吧。但是现在……」

「但是现在,您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设关卡的事情。」雾切直截了当地点明了,「因为当您关卡设好的时候,狛枝君早就已经遇害了也说不定。而且边谷山小姐,在实际见过您了之后,就已经认定了,如果是您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出去亲自救您的好友……」

「并、并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啊……」日向游移地将目光转向了别处,「只是我看不得别人因为我的缘故受难而已……」

「啊,这样……」

「那种不相信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啊!」

「那个……伯爵……很抱歉……」战刃骸在这个时候也依旧保持着自己清晰的思路,「这一次的行动,也是因为我的关系而失败了,请务必让我代替您去将狛枝君救回……」

「代替是不行的吧。」日向拍了拍战刃骸的肩膀,「如果我不亲自去的话,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们也是不会放过狛枝。尽管我对他们的行为方式并不是那样了解,但总觉得会是这样的……」

战刃骸有些动摇。

她又看见了日向那种坚定的眼神。

「之前一直是你们在保护我,我非常感激。」他说,「这一次,轮到我去保护那个家伙了。大概是我受到的贵族教育不够吧,可是在我眼中,在这里的诸位都没有上下阶级之分……」

「我们大家,都是『伙伴』。」

日向环顾着四周的大家,就连一向冰冷的雾切也笑着作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狛枝他呢,特别从家里带来了拥有妖精力量的宝剑……本来只是为了让我自我保护的,但是我觉得,『剑』这种东西之所以成为一个家族的象征,一定是因为它能够保护这个地区的人民,守护自己最重要的家人吧……」

看着大家一脸欣慰的目光,不知为何日向会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总、总之现在,苗木你去调查一下他们的身份吧,小泉和花村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家,至少替醒来的西园寺解释一下事情的缘由。至于战刃小姐和七海,你们两个……」日向沉思了一下,「我们现在开始研究狛枝可能在的地方吧……虽然我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伯爵殿,这一点请务必不要担心!」

桌上的花朵突然间跳到了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直接落到了日向的头顶,踩到日向头顶呆毛的瞬间突然「哎哟」一声,直接摔到了地上。

「山田,你有什么办法吗?」日向蹲下身子,四处摸了摸,想要扶起自己看不见样子也感觉不到存在的山田。

「这、这是当然的!」山田有些沙哑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活力,「听到了伯爵殿对夫人……不,狛枝殿的心声,我作为爱的妖精山田怎么能袖手旁观……」

「夫人?!」花村忧郁地把双手放入口中,「没想到日向君竟然有这样的癖好,看来之前只是在对我傲娇吗?」

「哼哼……伯爵大人和您是没有缘分的,请尽快死了这条心吧……」

一瞬间,日向似乎又看见了花朵下面那睿智的闪光。

「咳……先不说那种事,山田你如果有办法的话,就快点告诉我吧……」

「伯爵殿,这一点请不要再次忘记了。」见日向确实有些着急,山田举起了手上的花朵,轻轻地点上了日向的小手指。

「您可是和狛枝殿连接着『命运的红线』的人啊。」

 

「怎么?你们原来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刚刚清醒过来的狛枝发现自己全身被粗绳绑得严严实实,不由得露出了带着恶意的笑容,「如果不是我的话,您大概也是逃不出神座主宅的吧。」

呐,是吧,边谷山小姐。

「混蛋,这臭小子在说什么屁话,干脆再把他弄晕算了。」

明明身穿西服,腰佩双枪,浑身一股黑道的气息,但一副无害的童颜和低矮的身高实在是让人畏惧不起来。

「冬彦少爷,为我这种道具动气是不值得的。」边谷山拉住了边上的那个还像是孩子的男人,「更何况,他说得也没错。如果不是我当时在那个别馆里用铁管偷袭了他,我现在仍然被困在那里出不来。他的确是那个伯爵的爪牙,我认为他可以成为我们引诱伯爵的诱饵。」

边谷山看起来并不十分想要动粗,叫冬彦的男人也不打算固执自己的观点,只是走到了躺倒在地上的狛枝身边。

「喂,我问你,你叫什么,和那个该死的伯爵是什么关系?」

「啊哈,您问这个有什么用吗?」尽管此时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狛枝仍然不打算有任何退缩,「说起来,你们到底和伯爵有什么瓜葛,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

「给老子闭嘴!」男人一脚狠狠地踹上了狛枝的腹部,狛枝蜷起身,像是很痛的样子,「老子是西区最厉害的黑道九头龙组的少当家,你们那个混蛋伯爵位子还没坐热呢就敢招惹到我们。要知道,当年的神座家当主也不敢小看我们九头龙组呢!」

九头龙蹲下身,抓住狛枝的领口。

「不要以为你就是个下人我们就不会伤害你,我告诉你,我们的原则就是,被杀了就杀回去。听佩子说那个什么伯爵对你是言听计从呢,看来你对他一定很重要吧。这样的话杀掉你让他尝尝失去重要的人的心情或许比纯粹地杀掉他要来得好啊……」

……重要的人?原来如此。

「那么,就请让我听一听吧,您口中所谓的『重要的人』,究竟是寄托着您怎样的希望呢?」

「哈哈,看来你一点都没有听你的主人说起嘛……」九头龙将狛枝重重地扔在地上,俯视着这个倒在地上大声喘着气的人,「老子这辈子可就这么一个妹妹啊,就这样被你家的伯爵这样莫名其妙地暗杀了!照我看来,杀掉你和他两个人还不够解气的!要把他家的人全部杀光才……」

日向君不会做这种事。

狛枝躺在地上,细细消化着九头龙的言语背后所蕴含的巨大信息量。

因为日向君不会做这种事,所以这后面一定是有谁在制造误会。更何况西区的黑道头头究竟是凭借什么才能够进入北区的?这后面的黑幕……

「那么,最亲爱的妹妹,就是九头龙君不惜牵扯上『绝望妖精』的事情也要杀死日向君的原因吗?」

狛枝期待能够探出更多的口风,但这种尝试显然失败了。

「绝望妖精?那是什么?」九头龙不解地打量着狛枝,似乎是在判断他是不是在故意用一些奇怪的言语混淆视听,「那种骗小孩的东西你也相信?」

「啊嘞?不是见过了吗?你看,就是那个时候……」狛枝装出无辜的表情,「边谷山小姐也看见了吧,毕竟是专程过来命令你撤退的啊?」

「你在说什么?」边谷山将手交叉在胸前,「如果你说那个黑色长发的人的话,不是你们家的吗?因为……长得那么像『神座出流』啊……」

「佩子,别跟他废话了。」九头龙无奈地摇摇头,「我们还有正事要做不是吗?总之先把他扔在这里吧,外面再派上几个人把守着,就没问题了吧。」

「是的,冬彦少爷。」边谷山点了点头,跟随者九头龙走了出去,顺便将门反锁。

很久之后,当他们的脚步声已经渐渐远去之后,狛枝这才想办法让自己直起了身子。

「嘛,九头龙君是不是放水了呢?刚刚那一脚如果不是踢到脸上的话,根本就和日向君的拳头一样一点都不痛嘛……」

不过,这样一来,就可以确定,他们只是纯粹的民间黑道组织,尽管后面必定有谁在推波助澜,但总归比操纵妖精的人要方便解决得多。获得了这么多情报,果然为了日向君的事故意挨上一棍子还是值得的。

狛枝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四周是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除了上方有一个细小的通风口之外,连个窗户都没有。

「没办法,虽然早就预料到会变成这种状况,不过这样一点一点磨还真是耗费时间呢……」

狛枝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自己的身体比平常人不容易受伤,但那些人似乎都手持火枪,毕竟自己还是肉体凡躯,不能和妖精相提并论,中弹之后还是会受伤的。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用自己藏在袖口里的这块小玻璃,慢慢地把这么粗的绳子……

突然间,意识到什么的狛枝倒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不到了……

自己戴在左手上的月光石戒指。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3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