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声

多少年前的60分

懒癌复健之作……

呃好吧se气……

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我为什么不能填满预览!

 

 

——————————————

日向创的眼前一片漆黑。

因为看不见东西,所以他尝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手被高高地吊了起来,背后是一片冰凉,大概是墙或者柱子一类的东西。上身凉凉的,可以初步推断自己的状态时半裸着上身,并且没有受伤的迹象,只是缠绕着一圈一圈的像是绳子一样的东西。自己的嘴上似乎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给撑开了,如果往好一点的方面想,大概是布团吧。意外的是,布条上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反倒像是刚刚清洗过的,散发出一种清香。

日向努力回忆着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画面,他只知道自己接到了苗木的电话,说有清理任务让他赶紧到港口的某个仓库外集合,而距离汇合点只剩下一个拐弯的地方,就在这里受到了不知名人物的袭击。

不会是那些「绝望的残党」吧,不知道苗木现在有没有事……可恶,不应该大意的!

「日向君……」

有些柔弱的声音回荡在仓库的内部,反射了几次之后显得更加空虚。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应该……是苗木吧……难道苗木也被抓了吗?

「是……苗木吗……」不是很确定的日向小心地问了一句,但是由于嘴被封住了,所以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日向君,我是苗木!你如果听得到我说话的话,就请点点头吧。」

看来对方并没有听懂自己的问话,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分析,虽然不能够断定苗木是不是也被抓了,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受到比自己更加过分的对待,至少嘴没有被堵上,也能够利用双眼判断周围的情况。

日向听从对方的指令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那么,日向君,听我说,现在我们的情况非常糟糕。没想到竟然在执行任务之前就被发现了。你的状态我现在能够看得非常清楚,想来不需要我再来描述了。我现在则是手脚都被捆绑着,对,就和程序里被捆在旧馆的狛枝君一样,几乎没有行动能力。不过该说我还保留着『幸运』的才能吗,我还能够在这里与你说话。我们现在的位置,大概是在那个港湾的某个仓库里吧,这里比较凄清人也很少路过所以等到援助的话大概需要一定时间……呐,日向君,在听吗?」

平常的苗木虽然在坚持己见的时候异常强硬,但是和自己对话的时候一直保持着学弟的身份,除了交代工作,基本很少一口气连说这么长段的话。大概是由于自己因为嘴上被封住了,所以没办法打断的原因吧。

「唔……没关系,我现在……加把劲的话,还是能够勉强……动起来的……」

听到了地面上窸窸窣窣像是拖动什么东西的声音,日向在脑海中想象着瘦小的苗木在奋力挣扎的样子。

很快,他感到自己的脚上靠上了一个脑袋,然后紧贴着自己,沿着小腿,膝盖,大腿慢慢上移,然后靠在了自己的腹部。

「嗯,这样就行了呢。」

对方的下颚在自己的腹部开合着,发声时细微的颤动让日向感到那里有一些发痒。

「没事的,日向君,绝望是不可能战胜希望的。」日向知道,这是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的苗木一贯的坚持,「我这就帮你解开身上的绳索……」

温暖湿润的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当它确确实实地找到了绳头的时候,日向突然间觉得浑身一紧。束缚的感觉让他的身体都像是要炸裂开来一样,微微的疼痛和摩擦让他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

对方似乎已经注意到这样并不能实质性地解决问题,于是松开了绳头。

「对不起,日向君,这样的话果然是不行的呢。看来必须一层一层慢慢来了呢……」

听到这句话的日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日向君,为了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这一点就请稍微忍耐一下吧,毕竟我也只有嘴可以自由活动啊。」

随着腹部得到了解放,那温热的舌尖又勾上了自己的胸前。然而这一次,似乎却没有那么好咬住的样子,舌尖在日向宽阔的胸膛上来来回回舔舐了好几次,直到日向发出不耐烦的呜呜声,这一层的绳子才被恋恋不舍的松开。

「日向君,正好到了这里了,不如我把你嘴上的布也弄开吧,这样你的嘴角就不会一直溢出唾液了呢……」

弄出来?要怎么弄?诶等等,说起来……

日向感到从自己的下颚,沿着唾液流经的方向,对方的舌尖就这样一直滑了上来,有意无意地扫过了自己的嘴唇之后,轻轻地咬住了那块凸出在外的布团。蒙上了眼睛之后,听觉和触觉都会敏感很多,对方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身上,西服的面料摩擦着自己胸腹还在灼烧一般疼痛的皮肤,产生了莫名舒适的感觉。对方的呼吸轻轻地打在了自己脸上,日向就像是接吻一样稍稍抬起头来……

「日向君!」

门外面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在喊过自己之后马上就停止了,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景象。

鸦雀无声。

「啊,狛枝君,你来的正好,快点帮我解开手上的绳索吧。」

瞬间将布料扯出,松口吐在地上,日向面前的人这样对门外的『狛枝君』说着,像是在日向身上翻了个身一样蹭了蹭。

「哦,哦……」快步走过来的『狛枝君』与对方互动了一番,然后日向感到自己的手被放了下来,眼罩也就这样摘了下来。

「没事吧,日向君?」

刚刚摘下来的时候,日向还是不能够适应光线,眼前的一切都有一些模糊,幸亏仓库里本来就足够阴暗,以至于在半分钟后,他终于能够看清眼前担忧表情的狛枝,和不知说什么好的苗木。

仓库的四周非常昏暗,除了大门被打开一点点透进来一些光亮之外,其他地方都处在阴暗之中。而自己的脚下,有一条长绳子,不远处还有一层平铺在地上隔离灰尘用的塑料纸。

「说起来,狛枝你怎么会在这的?」

日向眯了眯眼睛。

「苗木也叫你过来了吗?『绝望的残党』抓到了吗?」

「嗯!是苗木君让我来的哦,不过哈哈我路上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迟到了呢,就是因为这种『不幸』的反动,所以才『幸运』地没有被他们抓到吧。不过得到了拯救日向君和苗木君的『幸运』的话,会让他们逃走也算是这份『幸运』的反动了吧。」

日向看了看震惊地想要说什么的苗木和赶紧接下话来解释的狛枝,心中有数地点了点头。

「苗木,你先出去一会儿吧,我跟狛枝有话要谈。」

苗木呆愣愣地看了一眼日向,又看了一眼狛枝,充满疑惑地抓了抓脑袋,默默地走出去了。

「啊哈,难得日向君要单独和我谈话呢,我……」

「没用的话还是别说了。」日向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伸出手指一一列举狛枝的罪证,「第一,为了掩盖身上的尘土,特意铺上了防尘的塑料布;第二,为什么两个人被抓待遇却如此不同……而且只是抓住对方自己却溜走什么的根本不合逻辑;第三,苗木的呆毛很扎人的,但是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感觉到;第四,苗木就算踮起脚尖,我抬头的时候他也不能够咬到那块布团的;以及最后……」

日向咬了咬嘴唇,红着脸把视线移开。

「忍不住的话再藏也没有用啊……」

日向的脸被强行扭了过来,继续着刚才由于被打断没能完成的亲吻。

「日向君……」

「够了,我知道了……」

日向心一横干脆把眼睛闭上不去看对方的表情,以为这样心跳就不会变得这么快了。

「仅限于苗木回来之前……」

闭上眼睛的时候,听觉就会变得异常敏锐。

日向创听到,狛枝凪斗计谋得逞一样胜利的轻笑。

 

————————————

苗木君真是辛苦你了……

以及狛枝你绝对是故意暴露的……

评论 ( 39 )
热度 ( 77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