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婚前试爱

标题是一部电影,但其实那部我没看过……

深夜更文

OOC

温馨和哲学

生子什么的只提一嘴


——————

说起来,在大家的脑海里,「结婚」究竟是怎样的概念呢?

素来工作认真的日向创,在《婚姻复兴计划书》的最后不由自主地敲下了这样一行字。

世界复兴组织「未来机关」第十四支部的办公室的遥远一角,狛枝凪斗正在跟一根呆毛,不,是被文件夹挡住了脸的苗木诚谈笑风生。

看着那个气氛,简直觉得不像是在谈工作上的事,只是在单纯欺负苗木而已吧。

日向创默默地拿起放在电脑旁边的咖啡杯。

就这样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结婚的感觉嘛……

小心地咀着咖啡,并以此作为掩饰偷偷地观察对方什么的,搞得像自己才是求婚的那一方一样。日向创对此很不甘心。但是,更不甘心的是,已经想明白了这一点却还是无法移开视线的自己。

狛枝放下了打开的文件夹,单手将它合上,又带着崇敬的笑意与苗木交谈了几句。

「咳、咳咳……」

日向被咖啡呛到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以致于坐在旁边的左右田伸出他的脖颈,作幸灾乐祸状。

可恶,为什么要突然看过来啊……还是用那种暧昧的神情……

日向用力地抽出纸巾擦了擦衬衫上咖啡的污渍,一边借助角度的优势用自己的文件盒挡住了狛枝投过来的视线。

难道以前也是这样看过来的吗?还是说是因为达成了那个协议之后?

日向不解地摇了摇头,看着电脑屏幕上不和谐的一行字和闪动的光标,将手指伸向了退格键。

「唔……结婚啊,这是个复杂的话题呢……」

屏幕上突然跳出来的七海把日向吓了一跳,手指一哆嗦,就直接把这一行字尽数删去了。

「姆姆,说到『结婚』的话呢,就不得不和『恋人』的概念做一个二元区分了呢……我觉得。如果从生理上来看,这个年代就算是不结婚,就已经发生过生殖行为的事件也很多呢……如果是经济上来看的话,两个人可以享有共同的财产,相互借钱的时候不用写借条吧?不过就算是日向君和狛枝君这样的关系,借钱应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如果是从法律上来看的话,就涉及小孩是否有社会权益的问题,不过现在这个人口锐减的世界,倒不如说新一代的劳动力们越多越好,所以建议日向君应该把这一考虑也加入《婚姻复兴计划书》里面……」

「七、七海?快别说了啊……」日向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屏幕,仿佛这样就可以阻止七海的声音从电脑里外放出来一样。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左右田似乎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忘记投入到正常的摸鱼当中,而其他人的座位离得自己也足够远,所以……

「我觉得七海小姐说得有道理哦,日向君。」

感到毛茸茸的大脑袋沉沉地压在了自己肩上,日向慌乱地把一脸恍然大悟的七海千秋合在了键盘上面。

「现在这个时代,劳动力是必要的,在《婚姻复兴计划书》里强调这一点的话,那些只是无意之间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会得到更好的保护的。」

虽然在日向这边,这种距离让他觉得实在是亲密过头了,但他不知道,对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工作的同事来说,这副景象已经司空见惯。

就是因为劳动力不足才会觉得压力这么大的嘛,笨蛋……

日向稍微挪开了一些空间,让狛枝的主动搭讪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明显。

「唔,虽然这是出于我这个垃圾个人的强烈建议……」狛枝毫不领情地再次凑了过来,这一次甚至还用手环住了肩膀,「可不可以加上一些关于『同性婚姻』的条款呢?」

「这怎么可能嘛……」日向此时既不敢作出更大的动静让同事们注意到这边,又想要拼命地摆脱狛枝凪斗的束缚,「明明世界已经缺少劳动力了,允许同性婚姻什么的,难道是想让人类自然灭亡嘛你这个唔……」

被一个吻堵住了嘴的日向只得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硬吞回去,有些紧张的他并不敢就这样沉沦地闭上眼睛,了解到这一点的狛枝也是在半秒钟之后就将对方松开了。

刚刚,没有人发现吧……

又是这个工作总爱走神的左右田!

与对方对上了目光,日向创觉得自己差不多都要羞愤而死了。但奇怪的是,左右田的表情却异常疑惑。之后,他的脸色渐渐舒缓起来,冲着自己笑了笑,比出了一个象征性的点赞手。

一定是视角的问题没有看到!

对左右田太过了解的日向创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紧绷的笑脸,冲着他挥了挥手。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第二天整个「未来机关」从第一支部到第三十支部都会知道十四支部的狛枝凪斗和日向创竟然是一对同性的情侣。

都这个时代了并不是说会遭到歧视,但是毕竟还是不能生育子女,所以这对世界来说,显然会起到不好的领头作用,搞不好还会是那个始作俑者。

那样的话压力可就太大了啊……

中午,一口咬下草饼的日向创还是没能够脱离自己的思维怪圈。

一如既往坐在餐桌对面的狛枝凪斗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一如既往地啃着他一如既往喜欢的面包,然后一如既往地说出那些让人听了害羞的情话让日向创一如既往地脸红,最后一如既往地计划通答应他回到家一如既往地干一些情侣之间该干的事。

真是的,这样的「一如既往」,还有什么「婚前试爱」的必要嘛……

日向一口将最后一个草饼塞到嘴里,目光投向了远方。

前一天晚上措手不及地接到对方的求婚之后,狛枝凪斗对着支支吾吾忧虑甚多的日向提出,如果担心的话可以在花一天时间假想两个人的婚后生活,通过这样来进行试验,看看是不是能够习惯。自然,在狛枝凪斗强大的嘴炮之下,日向创也就这样神使鬼差地答应了这个提案。

说起来,他究竟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睡觉之前说过的话了……明明结了婚,就和平常一样这是几个意思?还是说昨天那就是自己做梦,其实狛枝根本就没有跟自己求过婚?……即便是这样也觉得很不爽……

「日向君,刚刚听苗木君说,你今天好像是要加班的样子呢……」

坐在对面的狛枝突然出声,稍微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

「加班完了之后就直接回家吧,今天我会做饭的。」

「你做饭?!没问题吗?」日向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狛枝的金属义肢,「如果太麻烦的话就别勉强了……」

「啊哈,虽然我并没有像花村君那样优秀的厨师才能,但做饭这种小事好歹也是可以自理的哦。」金属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更何况,都是一家人了,晚饭不在一起吃怎么行?」

「哈……」对狛枝的这个观念有些疑虑,日向还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在日向的家族中,晚饭永远凑不齐一家的人。可或许,在狛枝的心中,『家庭』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吧。

他无法夺回的,遥远的关于「家庭」的温馨回忆。

「好吧,但是真的出了问题可不要逞强。」

「没问题,因为我可是『幸运』嘛。」

……这样说了。

到头来不是还是这个结局嘛……

看着狛枝给自己发来的邮件,日向创无奈地扶住了额头。

『对不起,日向君,一不小心把盐撒了,回来的时候顺便带一些吧~』

真是的,什么情况嘛……

日向的眼前几乎已经可以浮现出他手忙脚乱地收拾那一地杂乱的景象,提着一大袋盐在口袋里找起了钥匙。

「啊,日向君,欢迎回来。」

在钥匙被找到之前,门已经先行打开了。

「差不多觉得日向君快要回来了,就主动过来开门了,果然是『幸运』呢。」

「真是的,到头来还是要我来做饭吗?」从狛枝的手中接过了围裙,日向有些责备地说道,「说起来,你把窗帘换了啊……」

「是啊,既然结婚了,就应该好好打理『爱巢』的事情才行啊。」

「这种话真是够了!啊,这个是……咖喱吗?你本来想做这个的?」

「嗯,没错哦。菜我都切好了,就放在那边。」

「我看到了,你到一边去歇着吧。」

不知怎么的,虽然每一天都是日向来做饭,但是今天,大概是受到了气氛的影响,总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才不是什么主妇心态呢!只是,结了婚之后呢,连做饭这种小事也变得不太一样罢了……

小心地搅动着锅里的东西,日向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乖乖地坐在一边看着报纸的狛枝。

这就有一家之主的感觉了吗?说起来我们的相处方式,不应该和其他的夫妻一样的吧,毕竟没有一个全职家庭主妇,两个人都是要出去工作的,而且谁加班根本就不一定嘛……

「我开动了!」

明明不喜欢白米饭,但是在太阳已经下山月亮已经升起的时候,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像这样两个人坐在一起,那家伙的表情还是这么开心嘛……

看着慢慢吞下去一大勺咖喱的狛枝,日向心中这样想着。

算了,开心就好。

明明是一如既往地晚饭,但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感觉会有特别的意义。

并不宽敞的屋子,却显得心灵之间能够更加接近。

「呐,狛枝。」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想了很久的日向创终于决定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如果上级批准了我在《婚姻复兴计划书》里面提到的『同性婚姻』的内容的话,我们就结婚吧……」

「为什么?」从背后搂着自己的人带着一些笑意说道,「明明之前还不愿意的……」

「并没有不愿意啊,只是还没有想好……」轻轻翻了个身,日向将自己面对着狛枝,「而且今天一天,虽然只是模拟,但是总觉得结婚之后,很多事情都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而且你……」

你也露出了比之前更加幸福的表情不是吗?

就算自己没有说出口,那么聪明的狛枝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的……

羞涩地回应着对方的吻,温暖的感觉就像是潮水一样,通过自己的血管流到了全身上下。

「没关系,一定会批准的。」狛枝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今天的报纸说了哦,那个实验已经成功了……得知了这个消息,就没有理由不通过了吧……」

「要、要不要小孩这件事还得另说……」

「嗯,听日向君的吧……」

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困意渐渐涌了上来。

「晚安,狛枝……」

被褥里的手动了动,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嗯,晚安,日向君。」



—————END—————

评论 ( 88 )
热度 ( 10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