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赎罪之钟

改编自游戏《赎罪之钟》

推荐谜之声实况……

室友已睡系列

OOC

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我一定要填满预览


———————————

在水花的冲溅之下,狛枝凪斗终于冷静过来,颤抖着松开了日向创留有淤青的脖颈。

「抱、抱歉,日向君……」狛枝凪斗失神地看着倒在浴室里日向创还存有温度的尸体,盯着自己摊开的双手急促地自言自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并不想这么做的……」

明明已经把自己的心情好好传递给了日向君,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为什么……

「唔噗噗噗噗,才这点程度就陷入绝望,真是不像样呢,狛枝君。」

在水花都凝结在空中的时空夹缝中,一只半黑半白的熊玩偶愉悦地跳到狛枝的肩膀上,伸出圆乎乎的手臂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明明口口声声说希望绝对不会败给绝望的,现在却是一副完全绝望了的样子哦。这可不好玩了呢。」

见狛枝凪斗没有任何反应,熊玩偶只得跳到了日向的尸首之上。

「嘛,所以说现在的小孩,真是让人兴奋不起来啊。好不容易监视了你那么长时间,却不能够让我看见足够的绝望的话,本熊可是会失望的哦。」

狛枝凪斗这才有了一些反应,抬起头呆呆地看着对方,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太过微小的声音实在是难以分辨具体的内容。

熊玩偶彻底失去了挑逗他的兴趣。

「好吧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专情的份上,我也不是不能帮助你啊。」熊玩偶一半的笑容被拉得异常恐怖,「别看我这样,我好歹也是拥有时光机的咳……我是说,可以操纵时间的熊嘛……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在时间的夹缝中,只能作出五次行动哦,而且一切行动不能让当事人觉得怪异。」

熊玩偶指了指狛枝摊开的双手,奇怪的是,原本刚刚还什么都没有,现在却多出了一块老式的怀表,怀表的刻度非常奇怪,只有六个数字,从零到五。旁边是金属制的旋转钮,而指针正好指在「五」的位置。

「了解了的话,就马上好好地拼命努力,让我见识到你所谓的『希望』吧,唔噗噗噗噗……」

又一次开始坠落的水花打在狛枝凪斗的脑袋上,把他原本蓬松的头发七扭八歪地粘在脸上。而日向创还是一样倒在原地,身体温暖得就和睡着了一样。

虽然不知道刚刚的那些是不是幻觉,但是狛枝仍然感觉到了,自己手上沉甸甸的分量。

唯一能够拯救日向君的方法……

狛枝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这句话,自己绝望的脸映照在怀表的玻璃盖子上。他用颤动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旋钮,然后倒转。

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抽离自己的肉体,肉体的狛枝凪斗重新骑在了日向创的身上,用双手卡着他的脖子,然后慢慢松开,抚摸着对方的大腿,亲吻着对方的嘴唇,而被压在下面的日向创则只是惊恐反抗着,但是根本无力回天。狛枝凪斗搂抱着日向创站了起来,水珠一滴一滴缩回了花洒的内部,狛枝凪斗倒着走出了门,日向创从浴缸里走出来穿好了衣服。浴缸里的水从下水管道里弥漫出来,穿过日向创的指缝回到了水龙头中,然后被日向创拧住了开关。

指针已经指向了「零」,旋钮像是卡住了一样,再也拧不动。

即便是不出浴室,狛枝也知道,五分钟前的自己,正用工具破坏日向创家门的锁。

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对日向君实在是太过不利了。

狛枝心想,如果那个时候,日向君没有在洗澡的话,凭他的力气,不可能打不倒身体不好的自己的吧。

瞬间适应了自己状况的狛枝站起身来,走出了浴室。

浴室的外面就是日向创家不大的客厅,同时也是餐桌和厨房的所在地。厨房上的东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菜板好好地立在一边,菜刀全部都好好地插在了它们应该在的地方。说是餐桌,实际只是一个小小的圆形木桌而已,上面摆放着一个玻璃做的器皿,里面堆放着日向创最喜欢吃的草饼。圆桌边上只有一个小小的凳子,而旁边半人身高的柜子上则放着充电式的移动电话。而当客人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从玄关进来,路过浴室右侧的日向创卧室,就可以直接进到这里来。狛枝还记得,之前到这里来的时候因为没有地方坐,所以日向就直接让他进入到了自己的卧室。

根据自己多日偷窥日向创的经验,狛枝以最快的速度在浴室的外面找到了热水器,然后按下了「关闭」键。

「诶?为什么?」

打开水龙头的日向创用手试了试水温。

「为什么还是冷水啊,难道是热水器坏了吗?」

沮丧的日向创走出了浴室,踮起脚尖看了看热水器的开关。

「什么嘛,果然没有打开嘛……」

按下了开关的日向创拍了拍手,正准备再一次进入到浴室里,却意外发现了站在那边面色有些苍白的狛枝凪斗。

「狛、狛枝?你怎么进来的?」

对于狛枝的出现,日向显得有些惊异,但是鉴于是熟人的关系,所以也没有特别在意。

「日向君……」狛枝凪斗将一只手揣在了衣兜里,小心地看向日向创,「我知道的哦,小泉小姐跟你告白的事情……」

「哦,哦……」日向创一时间没有搞清楚状况,只是茫然地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事,不过这跟你来这里有什么关……」

「日向君,并没有直接拒绝嘛……」狛枝凪斗就像是完全没有在听日向创说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为什么?是因为觉得小泉小姐是个女孩子考虑到她的心情?总归都要拒绝的,拖得越久只会留给她无谓的妄想,最后只会伤害她更深哦。」

「并、并没有说一定会拒绝啊。」感觉狛枝凪斗的眼神有点不对,日向创有些畏惧地向后退了两步,「只是现在还没有整理好心情……而且小泉她也是个好女孩……」

「诶,日向君,原来是这么想的啊……」狛枝凪斗向前紧跟了两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眼神空洞无物,「嘛,不过像我这样的垃圾,日向君也是不会喜欢的吧。所以我就说啊,总归都要拒绝的,拖得越久只会带给我更多无谓的希望啊……」

狛枝凪斗的步步紧逼让日向创感到了恐惧,他企图和狛枝凪斗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但是对方的情绪显然已经无法控制,他一把抓上了日向创的肩膀,拼命地摇晃着。

「呐,日向君,为什么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将希望的阳光普照在我这种虫子的身上你会觉得自己很高尚?还是说只是为了看我的好戏?」

「狛、狛枝你冷静一点……」

「我已经不能忍受了哦,每天仅仅依靠日向君的只言片语而充满希望活下去的事情。」狛枝凪斗的旋转着黑暗的眼神将日向创逼到了圆桌的边上,「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日向君把我杀掉来得更加幸福呢……」

「怎么可能杀掉你,狛枝……」日向手忙脚乱地想要将他推开,却突然有些失去了重心,「你先放开我不然我就……呃……」

日向创一只手按在了圆桌的上面,原本是试图让自己恢复平衡,不料圆桌是这么不经事,在这一瞬间整个按倒下来。日向创,和推动着他的狛枝凪斗,双双顺势倒了下来。

「呜,好痛啊……」扑在日向创胸前的狛枝凪斗兴奋地摩拭着,「不过这也是,能够得到日向君之前受到的一点小小的不幸……吧?」

草饼散落了一地,碎掉的玻璃渣上沾满了让狛枝凪斗不能直视的血迹。

「日向君……?」

狛枝凪斗不敢相信地捂住了脸,惊恐地用手指探了探他的呼吸。

绝望的尖叫。

不不不这样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狛枝痛苦地把时间往回拨去。

日向君怎么能够在这里死掉?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注意到的……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结局至少要比前一个要好,虽然也好不到那里去,但是日向君总算是有还手之力了。只要让日向君注意到后面的话,就不会被我扒住肩膀了吧。对啊,提前打碎那个玻璃器皿就好了,这样的话还能让日向君顺便注意到后面的携带电话机,他就可以报警了。

下定决心的狛枝在日向创倒下之前,狠狠地将玻璃器皿砸烂在地。

「哗啦——」

玻璃破碎的清响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日向创回过头来,趁着狛枝凪斗愣神的期间将他一把甩倒在地。狛枝凪斗感到了极大的痛楚,挣扎着想要起身,而日向创此时已经拿起了携带电话,一边按下号码一边绕过对方直接向着玄关冲了过去。

「可、可恶……怎么打不开?」

日向创一次又一次地扭动着门把手,但是却发现门锁像是被卡住了,完全没有任何可以打开的倾向。

「不行,不争取一些时间的话……」

「日向君?」

狛枝凪斗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地响起,日向创觉得浑身一凛,颤抖地转过身来。

「啊哈,是我把锁撬坏了吗?真是对不起呢……不过没关系,这之后我会赔给日向君的所以不用担心哦……不过比起这个真是幸运呢,本来以为日向君已经要弃我而去了呢……」

日向创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狛枝凪斗背着手,缓缓地走了过来。

「狛、狛枝你不要过来!」日向创伸出手来想要阻挡他的前进,「你快住手!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竟然撬锁!如果你再继续做过分的事我真的不会原谅你的啊!」

狛枝凪斗无视了日向创的推脱,继续靠近。

「别、别逼我……」

因为害怕而闭上双眼的日向创,感到了自己的唇瓣被人狠狠地咬住了。

强硬地打开了齿间,将舌尖伸了进来,与自己纠缠在一起,剥夺着自己的氧气,这种感觉对于从来没有女友的日向创或许还是头一遭。更何况……

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性。

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口腔,感到了疼痛的狛枝移开了脸庞。

「你……你干什么……」喘息使得日向创的脸越发红润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们都是男的!」

「我当然知道啊。」狛枝凪斗笑了,「我可是作好了觉悟的哦。因为我每一天每一天都会关注着日向君,都会偷偷地从每一处可能的地点窥伺日向君的行动,包括小泉小姐和日向君告白的事情……啊小泉小姐也是充满希望的人类,为什么要剥夺我这本来没有希望的人的唯一的希望呢?」

「已经够了,狛枝……」日向创别过头去,不愿再多看他一眼,「今天你先出去,我……」

狛枝又一次按下了暂停键。

对于自己太过了解的他,已经看到了在狛枝凪斗背在背后的手中,紧紧握着的,那一把锃亮的菜刀。

日向君再一次死掉的事实,不愿意再看到了。

狛枝对过去的自己感到极端的失望,难道不确确实实看到日向君死亡的场面,自己就不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吗?不过回头想想,当时的自己由于得不到日向君的回复,再加上小泉小姐的告白,惶惶不安的内心已经再也无法抑制住躁动的情感,平日的隐忍在进入日向君家门的一瞬间就全部奔涌而出,再也无法收拾了。

必须要拖延时间,让日向君能够活下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把菜刀从窗户里扔出去,狛枝凪斗本人还是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另一个武器,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多在地上躺倒一会儿。

看着日向创拿着携带电话向玄关处跑去,狛枝凪斗咬了咬牙,强迫自己站了起来。然而刚走两步出去,旁边的小椅子突然间倒在了自己的面前,将自己绊倒在地。就在这个期间,日向创已经从玄关的入口处回来了。

日向创在环顾了四周之后,选择了自己的卧室作为隐藏地点。看着狛枝凪斗迅速爬了起来冲进了厨房,日向创隐隐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但是越是紧张,手上就越是颤抖,再加上还握着一个移动电话,自己房间的钥匙就怎么也打不开门锁。

「该死,我为什么要上锁……」

日向创还没来得及抱怨完自己的愚蠢,便感到一个凉飕飕的东西从身后直直地穿刺了过来。

没办法啊,这就是笨笨的日向君……

狛枝长长地叹息一声,拨回了时间。

虽然知道日向君平常就是这样,一遇上事情就慌了神,而且注意力总是不集中,好多在眼前的东西就是容易忽视……但是这样的日向君,不得不说也好可爱。

伴随着「咔嚓」的声响,门锁被打开了。这个时候狛枝凪斗已经拿着菜刀冲了过来,日向创瞬间拉开了门,用背部死死地顶着,手上立马将门从里面锁住。

「呼——」日向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走到了窗户的边上,按下了号码。

「喂,喂?左右田,快救救我我现在的情况很危急!田中也在一起?很好你们赶紧到我家来吧,记得带上你的扳手……」

日向创惊恐地回过头来,发现外面出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日向君~不要怕嘛,我这就过来找你咯……」门外的狛枝凪斗一边用刚刚的撬锁工具撬动着门,一边开心地叫喊着,「没关系的,今天我们就会合为一体的。虽然知道日向君还是第一次但是不用害怕,我会很小心的哈哈……」

时间又一次静止。

狛枝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在左右田和田中过来之前,自己绝对会冲进去逼迫日向君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那样的结局并不是自己的本意。

他呆呆地看着日向创桌上的东西:一封还未开封的信,和一把有些破损的小刀。

啊啊,原来如此。

抚摸着信封上还未剪开的胶条,狛枝只得苦笑。

这封信,正是前几天自己来这边作客的时候,偷偷放在日向创卧室的桌面上的。本来是打算亲手交给他的,但由于对自己所作所为的不自信,又借助着进入日向创房间的那一份幸运,自己才怀抱着希望放下的。里面写满了自己倾诉的话语,包括对自己一直以来这些行为的忏悔以及……

对日向君的,生涩的告白。

啊哈,不愧是注意力不集中的日向君呢……这么明显的位置都看不到什么的……

狛枝掩住了自己的面容,看着回过头来惊恐的日向创。

害怕的日向君,绝对不会注意到吧,这把小刀……

这把能够杀死狛枝凪斗的小刀。

那一天就是在这里,狛枝凪斗曾经表示过,自己对这种小刀非常感兴趣,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机会得到。而日向创却记住了这一点,几天之后就拿到了这么一把小刀。这把刀子,在性情温和的日向君的房间里,怎么看都很违和。

在狛枝的幸运论中,如果没有日向君对自己的重视而买来小刀的幸运,就没有自己死掉的不幸,也就没有随之而来的,最喜欢的日向君活下来的,最大的幸运。

这把能够拯救日向创的小刀。

谢谢你,日向君……

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在地面的声响,日向创将视线移了过去。

他有些犹豫地捡起了这把小刀,盯着它看了好长时间。

不知为何,小刀的上面,有些湿湿的。

狛枝凪斗打开了门,看到紧皱着眉头的日向创,他露出了笑容。

然后走了过去,环住了他颤抖的肩膀。

「对不起……」

日向创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狛枝凪斗感到腹部一阵冰凉,但是胸口却非常地温暖。

「最喜欢……日向君了……」

怀表的指针又一次指向了「五」。

「唔噗噗噗噗,已经结束了哦。对这个结局还满意吗,狛枝君?」熊玩偶得意地从时空的夹缝中跳了出来,「嘛,怎么看都是个绝望的结局嘛,到最后也没有得到心爱的日向君不是嘛咿呀哈哈哈哈——」

狛枝并没有理会熊玩偶的嘲笑,只是将钟表重新塞到了它的怀里。

「这样就好。」

「嗯?」熊玩偶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并没有输给绝望哦。」

他说。

「为了『希望』而死,怎么能说是输给了『绝望』呢?」

熊玩偶侧过身来,挥了挥手。

「真是够了啊,嘴硬也要有个限度嘛。好了,你的时间到了,快点去死去死吧!别以为我还会给你下一次的机会了哦。」

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人,狛枝像是叹息一般,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这算什么结局啦,不到真正的绝望根本就不行呢!」黑白熊看着手中的怀表,又看了看静止在原地呆愣地看着狛枝凪斗尸体的日向创。

「唔噗噗噗噗,你还不知道吧,狛枝君。」

捂着嘴的黑白熊计划得逞一般,邪恶地笑了。

「你们真正的绝望,在于这个轮回,要持续下去啊。」

「对,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呢……」

 

 

 

 



 

「这是不对的!」

 

狛枝凪斗打开了门,看着紧皱眉头的日向创,他露出了笑容。

然后走了过去,环住他颤抖的肩膀。

「对不起……」

日向创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对不起……我竟然,现在才知道这种事……」

拥住狛枝凪斗背部的手上,写满字迹的信纸已经被捏成了一团。

「对不起……」

如果不是一阵没有来由的风将它吹落到地上,粗心的日向创绝对到最后也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你已经输了哦,这只奇怪的熊。」

日向把怀表狠狠地塞到了黑白熊的怀中。

「我不会选择让自己死掉而让狛枝活下去,因为我们两个都要活下去!」

「KUMA~!不是奇怪的熊,是黑白熊!」怒气冲冲地举起手来,黑白熊不满地抗议,「以及,现在还没有确定狛枝君就会原谅你哦,明明摆在那么显眼的位置还没看到就是日向君你的错!」

「随你怎么想。」

日向转过身去。

「这样就好。」

看着狛枝凪斗温和的表情,日向微微一笑。

嗯,这样就好。


时间又继续地流动,而停留在时间夹缝中的黑白熊感到极度抑郁。

但是,数分钟后,它又有得工作做了。

黑白熊开心地向撬开了锁看见卧室内景象的左右田和田中,热情地推销了这款产品。


——————END———————

请叫我HE战士

也不知道田中和蓝翔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场景…I don't know!
评论 ( 64 )
热度 ( 70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