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校园怪谈传说1.3

深夜更文

室友早就睡了

有点少

OOC

还有啥……忘了……明天再说吧……

但是今天一共更了8500字哦,酷爱夸奖我夸奖我~


————————

「啊,断了……」

就算日向再怎么用力地盯着手机上的那个「圈外」看,信号格子也不会变成一个可爱的小梯子爬上信号的顶点。

日向只得呼出一口气,蜷缩在楼梯间的一角,默默地握着手机,等待着它再次找到信号。收件箱里,只有这之前不知道谁给自己发送过来的一封邮件:

『到旧校舍里取回理科室里人体模型的心脏。』

虽然并不知道发信人究竟是谁,但是前一天听到了关于这方面的怪谈传说,估摸着一定是那几个同学给自己的「惩罚游戏」啊。日向的确是害怕怪谈没错,不过比起恐惧的心理,他更渴望能够交到除了狛枝以外的好朋友——尤其是预备学科的同班同学。

说实话,每天一到中午,眼巴巴地看着别的同学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喧嚣的教室里只有自己的那个角落似乎融不进去,心中就有点郁结。他心里很清楚,大家都是预备学科而偏偏是自己被冷落下来的原因,但是如果就因为这样而疏远了狛枝,自己的心里会更加难受。

偏偏那个家伙,还就是瞧不起预备学科的大家啊……啊,当然还有我……

尽管自己这边一直对那个人坦诚相对的,可狛枝究竟是怎么想自己的呢?明明感觉不到恶意,却总是受到嘲讽什么的……

啊啊,是不是自己成为所谓的「希望」就能够被他平等对待了呢?

抚摸着已经开始叫唤的肚子,日向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

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奇怪,明明旧校舍的构造比预备学科的教学楼构造简单得多,但是自己偏偏就怎么也找不到紧急出口在哪。在围绕着天井环绕一圈之后,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出去的路径。

准确来说,门是有的,但是却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那自己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日向创想不明白。

有印象的部分是,正准备要去找狛枝的时候,就收到了这么一封邮件。当时自己想,既然旧校舍也并不是很远,只是到那里去取一个东西应该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于是就简单地给狛枝发了条消息,便急匆匆地赶来了这边。

刚刚看到旧校舍的时候,似乎还有点印象。已经开始阴沉天空之下,是有些残破的木质建筑,有的地方的窗户玻璃已经出现了裂痕,甚至已经碎掉了,但是要通过一个人还是不太现实。楼下的花坛里虽然还有土,但是也只剩下些枯枝,完全是一派颓废荒芜的样子。

即便是这样一个枯朽的地方,学校竟然还要特地加上栏杆保护起来吗?又不是什么古建筑,拆掉不就好了吗?

那时的自己看到了和这种腐朽和残破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在旧校舍的外围,包裹着的竟然是极具现代化的设备——铁质的栏杆、电网、尖刺。唯一能够通行的是一道铁门,然而上面也被加上了密码锁,没有密码无法进入。

就到这里为止了吗?

日向摇了摇头,准备原路返回,但就在迈开步子的一瞬间……

一瞬间……

想到这里的日向颤抖着身子,将它更加紧密地压缩在了楼梯间的墙角。

那个时候,天空突然黑了下来,一切都变成了黑白交错的影像。日向觉得有什么东西黏黏地粘在自己脸上,于是用手去擦。

然后他看见了,自己的手上沾满的血迹。

当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的时候,天上就响起了打雷一般的声音。由远到近,由远到近……

明明刚刚还没有闪电的……

日向疑惑地向天上望去。

黑压压的一片云,正由西面预备学科的教学楼向着这边团团奔来。

日向眯了眯眼。

雷声更大了。

不……不是雷声……

他向后跌倒,想要逃跑,但是那多黑云里面层层的人脸已经将他包围。他们发出痛苦的哀嚎,向着自己冲了过来。日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只能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断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有好几只手从各个方向伸了过来,扯住了自己的手腕、脚踝、衣服还有……

头发?

「不……要……」

他像是溺水一般拼命地伸出双手,但是还是无法解脱,声音也变得嘶哑,甚至他怀疑其实那根本就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或许那个时候自己的声带也已经被愤怒的灵魂们攫住了吧。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的脸在不断地变换,甚至他都不记得那些是见过那些是没有见过的了。

啊啊……视线,模糊起来了……

这就是他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的内心活动。

而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旧校舍的保健室内了。

虽然已经废弃了很久,但是只有保健室还是比较干净的,也没有传说中的血迹之类。日向坐起身来,敲打着自己已经疼痛难忍的脑袋,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但是那些东西似乎又都潜藏回了记忆的深处,只能浮现出一些模糊的画面了。

就像是自己一不小心在这个偏僻的保健室做了一场梦一样。

日向的第一反应,就是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而手机在这里完全没有信号,得知了这一情报之后的日向果断将它放回了口袋里,下了床开始寻找出去的道路。

保健室所有的柜子都上了锁,里面摆放的瓶瓶罐罐都写着日向看不懂的英文标签。窗户自然也是打不开的,窗外天色已经全黑了,有一些微风从窗户的缝隙里漏了进来,发出了轻微的呼喊一般的声响。

唔,这大概就是昨天所说的那个故事里面的「尖利的叫喊」的来源吧。

日向这样推测。

他试着打开了保健室的门。

走廊上非常安静,什么都没有。

「呜哇!」

日向的惊叫声在走廊上不断回响,某一处竟然还因为这样小小的一点振动落下了木头渣子。

日向无奈地把自己的脚从踩烂的木板里面拔出来,破碎的木板有些划伤了他的脚,虽然有点出血,但似乎并不碍事。

虽然保健室就在旁边,但是鉴于自己根本打不开柜子拿不着药水,干脆就直接放弃了。他就这样强忍着疼痛绕着走廊行走了一圈,才好不容易来到旧校舍的玄关。但是玄关的大门却似乎也上了锁。

能不能找个什么东西砸开呢?毕竟是木头门……

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冒出来的瞬间日向就否认了这个提案。

首先,正如自己刚才所见,旧校舍的结构非常不稳定,如果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贸然破坏玄关,说不定会造成坍塌。如果只是被校方发现被处置还好,现在自己的腿受了伤,万一逃不出去就真的会被压死在里面了。其次,玄关的木头似乎很坚固,一时还破坏不了,更何况自己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办法拿什么沉重的东西过来。再有,自己就算出去了,从这个偏僻的地方走到有人的区域也非常困难,天色也已经晚了,与其强行出去被冻死在夜里的校园,不如留在刚才的保健室度过一晚。更何况……

日向抬起头看了看二层。

理科室的心脏,还没有拿到呢……

已经走过一大圈了的日向也不算是白费功夫,至少他清楚地知道了这好几个楼梯,只有一个是真正可以往上走的,剩下的那些不是有东西堆着就是已经破败不堪了。

而且一层,根本就没有信号。

狛枝,现在是不是在生气呢?

日向看着自己的手机,有些寂寞地想。明明还很期待跟他一起玩游戏的啊……

现在的日向好不容易又爬到了这里,又累又饿的他发现这个地方信号时有时无,于是决定暂时在此处停留,随时等待狛枝的消息。

刚刚是自己太激动了,早知道如果有信号的话,发邮件就好了啊……刚刚信号那么差,也不知道狛枝听见了没有……虽然自己已经说了自己的地点,但是……

此时的日向已经编辑好了一条长长的邮件阐述自己的遭遇,就等着信号一好就发给狛枝。

看着屏幕的日向听到了。

原本安静的旧校舍,从一楼走廊的那边传来了脚步声。

嘎吱、嘎吱、嘎吱…………

硬材质的鞋底踩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了令人胆寒的恐怖声响。

只是……只是风声而已吧……

日向一边手握着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边注意着一楼那边的动静。

没事的没事的只是错觉而已没有必要害怕的哈哈……

日向躲的地方是靠近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因此一楼的情况因为视角的原因他也并不是很能看得清楚。

嘎吱、嘎吱、嘎吱……

脚步声正在接近。

日向甚至觉得,那个声音,就在自己的脚下。

嘎吱。

脚步声停了下来。

日向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么快的频率,就连和七海二人独处的时候都没有过。

肾上腺素的增加让日向的头脑更加清晰。

在被黑夜笼罩的窗户玻璃上,日向创看到了,那个反射过来的人影。

黑色的长发直直地垂在脸庞的两侧,他也呆呆地看着窗户,若有所思。

透过扶手的空隙,从他的脸上垂落下来的发丝的中间,红色的眼睛闪耀着令人畏惧的光芒。

杀气。

日向吞了一口唾沫,决定趁他还没有发现自己,赶紧逃跑。

浑身的凉意让他已经感觉不到腿上伤口撕裂所带来的疼痛,他只是强行操控着自己的身体,沿着楼梯轻柔而又缓慢地移动。

还差一点。

日向小心地看着阶梯,注意不要发出很大的声响。

还有三级、两级、一级……到了!

日向又回头看了看窗户,那个人还是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很好,他没有发现!

暗自欣喜的日向偷偷地拐了过去,打开了最近的那个教室的门,然后小心地关上了。

教室的对面就是那个人体模型,日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背对着门坐了下来。

应该……没事了吧……

日向甩了甩头,又拿出了手机,在邮件上补上了一句:

『我现在在理科室。』

二楼的信号显然比一楼要好得多,日向的邮件就这样轻松地发了过去。在确认信息已经发出之后,日向闭上了眼睛,想要放松自己紧绷的神经。

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自己能够通过窗户的倒影看到那个人,那么那个人一直看着窗户的话……

日向不敢想下去。

虽然他自己并不愿意相信,但现实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嘎吱、嘎吱……

二楼的走廊里,响起了脚步的声音。 


————TBC————

那个人也看着窗户的话……岂不是也看到日向了嘛=w=
评论 ( 45 )
热度 ( 59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