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校园怪谈传说1.2

鬼节更新,还有一节正在写,目测今天还能再更一次,不过这些都短,所以应该不至于到长篇的……

这一节日向君都没直接出场啊!

以及有原创人物,但是只不过是个比较重要的路人而已……

OOC注意

恐怖paro?


————————

神座出流?

狛枝百无聊赖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四个大字,然后用铅笔在侧面不断地点击着。他一手捧着脑袋,双目呆呆地注视着挂在教室前黑板上方的相框。一个白色头发有点秃顶的老人,正以诡异的目光注视着外面,似乎是在监视着学校里的学生一样。

看上去倒是挺慈祥的啊……

狛枝用手指灵活地甩动着铅笔。

神座出流,这个学校的创立者,对于以才能作为看人标准的狛枝凪斗来说有着异常特别的意义。虽然在十年前这个人就已经离开了人世,但是他的精神毫无疑问还一直保留在这个充斥着「希望」的学园里。为了纪念他的功绩,在这所学园的每一个教室里,都会挂着他的画像。

「据说,发现考试作弊的同学,神座出流的眼睛就会死死的盯着他哦」这样的怪谈也在学园里流传得很广,不过据狛枝的推测,大概也就是用来吓唬那些想要作弊的家伙们吧。

他的画像,唯有旧校舍没有。

毕竟还在使用旧校舍的时候,神座出流本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啊。狛枝将笔杆转了过去又转了回来。尽管这位校长确实值得尊敬,但随时随地看到自己的画像,说不定也会觉得有些害羞吧。所以说去世之后,灵魂才会一直躲在旧校舍……这样的展开?

「啪嗒」。

铅笔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才把陷入深思的狛枝唤了回来,他懒散地躬下身子,正想要去捡,却发现它已经被一只白皙的手递到了眼前。

「好,给你。」

「啊,七海同学。」狛枝伸出双手满怀敬意地接了过来,「没想到充满希望的七海同学竟然会帮助我捡起来什么的,简直是天大的幸运啊,之后又……」

「呐,狛枝君,可以的话能不能稍微安静一会儿呢……」七海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我才刚刚醒过来,没想到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放学后的教室里异常安静,除了没有社团活动的狛枝之外,就只剩下从中午午休一直睡到现在的七海千秋了。黄昏的阳光给整个教室加上了一层黄色,使得明亮崭新的教室看起来就像是从哪里拍出的旧照片。

感受着这种气氛,狛枝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唔……狛枝君怎么还在这里呢?」七海揉了揉眼睛,「平常不是一下课就直接溜出去找日向君了吗?」

「哈哈,本来今天是约了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打游戏的啊……」狛枝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低头的瞬间,七海似乎看到了他低落的表情。狛枝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他的手机,以七海也看不清的速度按下了几个键,然后把手机屏幕送到了七海眼前。

「今天……有点事情……社团活动结束了去……找你?」

七海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发现每念出一个字,狛枝的脑袋就低下去一分。

「虽然我这种人并不配被称为什么『超高校级』,但是总比日向君要好那么一点点……区区日向君竟然敢放我鸽子什么的……简直不能原谅!简直……」

就算再说什么「预备学科」「区区日向君」什么的,到头来还不是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失落嘛……

七海面无表情地看着狛枝沮丧地把脸直接贴到了课桌上,决定不再管这个攻略方式永远错误的家伙了,于是坐到了旁边的位置,掏出了自己的掌机。

「说起来,日向君,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按动着掌机的键位,七海头也不抬地问道。

「比如说精神萎靡,性格变化,改变了生活作息什么的……」

「又比如说对我越来越疏远了呢哈哈……」狛枝窝在手臂里的声音显得闷闷的,「最近那些环绕着他的预备学科越来越多了,而且装出一副要和他做好朋友的样子,其实都是想要进行什么校园凌霸的计划吧。看着那个人的眼神我就知道了,他对日向君绝对是看不惯的……」

七海没有说话。

虽然她认识日向创的时间并不长,准确来说只是在他来本科生这边找狛枝的时候说过几句话,但是她本能地觉得,这个人一定拥有着了不得的吸引力。至于一直以来他除了狛枝君就没有朋友的事实……

大概是因为『幸运』的狛枝君是这么祈愿的吧……

不,倒不如说,只是因为他在不断地捣乱而已。日向君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疏远他的事实才更是『幸运』才对。

「……明明早就说过,日向君没有我是不行的!」

狛枝的这番行动,在七海看来,无疑是本色出演。

「啊啊,由我这种垃圾来说并不合适吧,但是如果能够化身成神座出流校长,天天在日向君的教室里监视他每天都在做什么就好了啊……啊不过我这种人的画像也可以挂在预备学科的教室里吧,毕竟那只是预备学科的教室啊!」

七海仍然埋头啪啪啪地按着按键,没有说话。

「不过要知道日向君的地点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在他的手机上装上发信器的话……」

啪啪啪啪啪啪啪——

「或者直接拜托左右田君改造他的手机?这样他在和谁说话,说什么,全部都能够听到了……」

啪、啪啪啪——

「明明是预备学科而已……只是没有任何希望的预备学科而已……」

啪!

七海鼓着包子脸努着嘴将掌机狠狠地合上了。

「真是的,狛枝君,如果真的这么想知道,干脆直接过去找他算了。」七海拿出自己的背包,把手伸了进去,在一阵东翻西找之后,从里面掏出来一面女生用的小镜子。

「七海同学,这是……」

「是合镜哦。」七海侧过身,伸出一只手指认真地解释道,「狛枝君没有听说过吗?当找不到另一个人在哪里的时候,就双手捧着这个小镜子一边想着这个人一边唱着《笼中鸟》,就可以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两个人牵引到一起哦!」

摊开狛枝的手,七海站起身,把小镜子狠狠地塞到了他的手中:「现在就去找日向君吧,他在哪一定马上就能找到了。与其在这里被动地等待,不如主动出击才是狛枝君的风范不是吗?」

说完,七海千秋就这样背好背包拿着掌机走出了教室。

捧着粉色边框镜子的狛枝愣了好半天,又瞧了瞧手上的东西。

倒映在镜中的狛枝凪斗,也一样傻呆呆地看着自己。

然后。

突然间,裂出了恐怖的笑容。

 

「哈啊……哈啊……」狛枝凪斗流着哈喇子,看着镜中面色潮红的自己,「充满希望的七海小姐送给我的小镜子,可以看到日向君日常生活的小镜子……啊啊,这是何等的『幸运』啊……」

 

狛枝凪斗在大踏步疾走着。

明明是身为本科生,却对预备学科地形复杂的教学楼的地图烂熟于心,不得不说是日向创的太多次失约强迫他占用自己本来就被各种担忧充溢的脑容量,以便随时了解他可能去的地方而不至于错过。

可恶,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

狛枝凪斗以便在内心咬牙切齿地抱怨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一次又一次地给日向创打去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

该死,明明社团活动已经结束好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是不过来找我?还是说自己提前回去了?不这种情况之前从来没有过……不会是又在跟那群预备学科做什么无聊的事情吧!真是的要说多少遍?但是日向君昨天既然已经答应了做这种事之前要跟我打招呼的,虽然之前用邮件通知了,但也应该是什么急事才对。难道是被体育部的某个女生叫去仓库里收拾东西了?然后就这样被关在仓库里?两个人?那种香艳的事情对于童贞的日向君还是太早了!

「咣当——」

狛枝凪斗气愤地甩开预备学科二年A班教室的大门,浑身散发出的怒气直接冲到了发尖,就像是火焰一样直接烧进了只有一个人的教室。

「呜哇,这不是昨天那个本科生嘛?」

坐在课桌上的女生甩了甩额前的刘海。

「怎么?你也在找日向君?」

令人恶心的尖锐又冷漠的声音,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还这么傲慢是想怎样呢?

狛枝喘着粗气,不屑地从她的身侧走过,直接走到了日向的课桌前。

「日向君去哪了?」

抚摸着平放在桌上的书包,狛枝盯着上面的铭牌。

「不要告诉我,你们又让日向君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吧……呃这个……月见同学?」

面对狛枝不怀好意的笑脸,这个叫月见的女生显然是受到了惊吓,眼神有些游移,就连坐在讲台上翘着腿的高冷姿势都差点无法维持。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虽然昨天我的确是和他一起进行了怪谈,现在的我可也是想知道他的消息啊。」月见把手机收进口袋里,干脆从讲台上跳了下来,勾起手指敲了敲黑板的一角,「看见没?今天我是值日生,明明是该我锁门的,但是日向创这么晚了还是不肯回来啊,连我都没法回家了。」

月见的声音有些颤抖,狛枝凪斗的内心嗤笑着她的故作姿态,却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的脸看。大概是月见被看得有些心虚,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知道的那么一些实情。

「那、那可不是我的主意啊……你还记得昨天跟我们一起玩怪谈的还有两个男生吧。我刚刚好像有听到他们说……旧校舍……什么的……」

旧校舍?

听到这个词汇的瞬间,狛枝有了那么一些不好的预感。

『旧校舍的理科室,徘徊着神座出流的幽灵』。

「喂,你是叫狛枝吧,我今天都听日向君说了哦。」月见小心地走了过来,身高不够的她稍微扬起了头直直地看向狛枝有些惊恐地表情,「今天他有跟我过来解释事情的原委,也有好好地道歉了……」

「道歉?」狛枝冷笑一声,一脸厌恶地与她拉开了一定距离,「日向君又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给你们道歉?」

「啊,对啊,该道歉的应该是你才对!」感到了疏远的月见羞愤地伸出食指直接指着狛枝,「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破坏了『怪谈』的结界,日向君现在才会不知所踪的啊!」

「哈?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完全不明白啊?」狛枝斜眼看着月见,身为本科生的骄傲完全展现出来,「你们预备学科的表达能力都是这么弱的吗?还是说你们的脑神经已经彻底崩毁了?」

「你!就是你!」狛枝凪斗的态度显然让原本是娇生惯养的月见接受不能,大吼起来,「你知道不知道讲『怪谈』的时候为什么要四个人做成一个圈?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拉上黑色的窗帘布?知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只有一束光?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关上拉门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哪里完全是为了营造气氛啊?!」

月见当时确实也是受到了很大惊吓的样子,所以现在也非常地激动。

「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制造出一个结界,让受到『言灵』召唤的恶灵不要袭击我们!可是你却在故事的中间打破了结界,所以恶灵就顺着这个缝隙进来了……所以他现在才『神隐』了!」

完全不相信这一套的狛枝想要反驳,然而月见却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直接拉住了自己的衣领。

是『你』!给日向君带来了『不幸』!

狛枝感到自己的大脑像是被谁给打了一闷棍一样,耳边回响着刺耳的声音,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是我,让日向君变得『不幸』了吗?

狛枝的惨叫声把月见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直接跌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明明,觉得日向君没有我是不行的……

我给日向君带来了『不幸』什么的?

啊啊,怪不得最近的那些『幸运』都没有付出代价。那种『不幸』全部都降临在日向君的身上了吗?

不,不仅仅是现在,难道连之前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啊,说到底能够和日向君相见一定就是无法用『不幸』弥补的『幸运』了吧……

『狛枝……』

日向君?是日向君?

「狛枝……同学?」

眼前,只剩下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月见。

「喂,我说……你不是被恶灵附体了吧……?」

狛枝感到自己的额头被贴上了什么东西,冰凉冰凉的,让他本来混乱的大脑能够稍微感到了一些轻松。

「啊哈,说什么恶灵附体……」狛枝冷笑一声,「如果我说,我就是那个恶灵,月见同学愿不愿意相信呢?」

「算了吧,我看你就是单纯脑子抽筋了!」月见把手从狛枝的脑袋上放下来,直接把手上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心,站起身一把抓起了自己的书包,「别看我只是个……呃还没有显现出优秀才能的人,但是我们家族可是有名的『见』哦。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多少有点『灵感』的,你的身上根本不具备恶灵气息,所以想骗我再修炼个一百年吧。」

狛枝低下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铝箔纸。

「这是……?」

「铝箔纸,明明是个本科生连这都不认识吗?」月见直接走到了教室门口,「据说这玩意儿可以辟邪的,本来是为了防止被你破坏结界之后被恶灵攻击带在身上的,不过你的情况现在比我要危急的多不是吗?也当是我刚刚话说过了的赔礼了……」

月见在门前停下,转过身,掂量着手里的钥匙。

「比起纠结这种事情,你给我立刻拿了日向君的书包赶紧滚啊。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可不愿意去旧校舍冒险啊……」

狛枝像是刚刚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

「多谢你的护符了,预备学科。」

黑暗中,月见看不见狛枝的表情。

好好道谢不行吗,非得这样?月见无奈地叹了口气,用脚踹了踹门边,催促着狛枝快一点行动。

然而狛枝还是一样不紧不慢,这让月见稍微有点恼火。正准备再次冲过去教训教训他……

正在此时,令人不快的音乐声从教室的某处传来。

狛枝不知所措地看着手机屏幕,日向的照片闪着光,在这个漆黑一片的教室中异常明亮。

「喂?日向君?你在哪?我现在……」

把手机放在耳边的狛枝正准备开出自己那一连串的嘴炮,甚至连自己怎么连饭都没吃就过来找他,找过了所有社团的教室都没有人又是如何终于找到了他的教室这一连串的说辞都已经想好了,然而手机对面响起的杂音让他又一次紧张起来。

「狛……枝……」

就像是受到了什么信号干扰,日向的声音显得断断续续的,听得非常不清楚。

「狛……枝……我……」

「日向君?」

「狛枝……我在……救……我……」

「日向君?日向君!」

「救……救……我……」

「我听不太清……我……」

通话突然结束,狛枝的耳中只听见「嘟——嘟——」的忙音。


———TBC———

为啥叫「月见」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评论 ( 10 )
热度 ( 5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