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校园怪谈传说

又开新坑闷声作大死

恐怖游戏爱好者写得很顺手

解密向,其实并不恐怖。

好吧这部没有固定paro但是其实梗很多……

写完第一章好吃螺蛳粉

欢迎收看《看狛枝如何掰弯日向创》


——————————

Chapter 1 旧校舍的幽灵

 

在这所希望之峰学院之内,曾经有两千多个人在同一天自杀身亡。

当时整个学园到处都是血迹,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了。

在当天存活下来的人说,这是由于预备学科不满于本科生的压迫,所以发起的一场运动。虽然这场运动的领导者和幕后黑手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但是他们说,那一天天降暴雨,电闪雷鸣,只要抬起头,就可以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云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北面的旧校舍奔去。

不知为什么,校方在这件事之后很快就关闭了旧校舍,禁止任何人进入,并且在四周架上了高高的带尖刺的铁栏杆。

因此有传闻说,那个黑幕就在那里。

只要解开了这个校园内所有谜题的真相,黑幕就会浮出水面。

这是某一次试胆的故事……

一个男生因为输掉了惩罚游戏,在天黑的时候偷偷溜进了旧校舍,要偷出旧校舍理科室里的人体模型的心脏。当他好不容易翻过铁栏杆进去的时候,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人在跟着他一样。

原本他以为,这只是那些同伴们为了吓唬他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但是,当他拐上二楼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

他不敢回头。

从已经有些碎裂的窗户玻璃上,他看到了,一个长发的女人,正踏着楼梯缓缓向他走来。

他颤抖地回过了头。

他听见了一声尖利的叫喊。

然而后面什么也没有。

他忐忑的心中不断告诉自己现在必须回去,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拿到心脏的话,只会被那些同学嘲笑罢了。

于是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应该没问题的。刚刚的那个,绝对只是自己的错觉。

嗯,只是错觉。

他拿着手电继续向前走,终于,他平安到达了理科室。

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他胆战心惊地走了进去,松开了握着木门的左手。

「咣当」

自动关上的门将他吓了一跳,他第一反应就是重新打开它,确保自己的逃生通道但是……

门就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一起,纹丝不动。

失去了方寸的他赶快抓住门把手,狠命地想要破坏门锁拉开它,却在这碰撞之外,听到了别的声音。

啪嗒、啪嗒……

是脚步声。

啪嗒、啪嗒……

拜托了,把门开开!

啪嗒、啪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

啪嗒、啪嗒……

他的血液凝固了。

那个声音,就在这扇门的对面。

他恐惧地跪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地盯着这扇门,希望它不要打开。

突然,门猛烈地动了起来,就像是被谁不耐烦地撞击一样。

哐当哐当哐当…………

他想要退后,却完全不能动颤,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

门的响声停止了。

已、已经走了吗?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向四周摸索着,发现由于刚刚的事情,自己竟然将手电筒扔在了身后的讲台脚下。

他的牙齿还是在打战,所以也无法站起身来,于是就转了个面,伸出手去够自己的手电筒……

然而这时,他听到了。

身后的门猛地被人拉开的声音。

 

「哗啦」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暗的理科室里,一个闪着光亮的手电筒被甩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安安全全地落在了某个人的手心上。

「哈,我说为什么都放学了还有预备学科的腐臭,原来是躲在这个地方啊。」

看着脚底下的四个人惊叫着抱成一团,狛枝凪斗嘲讽地玩弄着手里的手电筒,将光打在了自己脸上。

「怎么了?我很可怕吗?嘛对于你们这种毫无存在意义的人类来说,我这种稍微拥有一点才能的人也可以算是值得敬畏的生物了呢哈哈……」

「本、本科生?」领头的那个男生率先缓过神来,「为什么本科生会在这里?」

「你们放心吧,我找你们可没有事呢。」狛枝随手一扔,手电就这样稳稳地掉在他的怀里,「我是来找这边这位害怕地连呆毛都在抖动的日向君的。」

「日向君,认识本科生吗?!」原本看似娇弱地有些惊恐的女生瞬间露出了愤慨的表情,赶紧从另一个男生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你和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不,月见同学,我和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是恋人哦。」狛枝走过来,用一个巨大的拥抱打断了对方无力的辩白,「刚刚竟然还想用自己女孩子的身份勾引日向君呢,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简单就可以了结的吗?」

「狛枝,你……」

「啪」。

日向呆呆地看着三个人不甘心地走掉,摸了摸刚刚被少女打过的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呐,狛枝……」

「嗯?怎么了,日向君?」

「以后能不能不要影响我的交友啊……」

「不——要——」

将尾音拖得长长的,狛枝站起身,将漆黑的遮光布一把拉开。

「被坑了那么多次的日向君难道还不知道吗?虽然你们几个对我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希望存在的渣滓一般的人类,但是看着青梅竹马的日向君就这样被他们所欺骗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不爽。」

「这是不对的,其实他们……」

「日向君就是太蠢了,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提高日向君的警惕之心了。」狛枝一把将手中的书包塞到了日向的怀中,「他们几个是不知道你认识我这么一个本科生,一旦知道的话迟早也会疏远你的。」

趁着日向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评论,狛枝就蹲下身一把将对方死死地抱住。

「要知道,本科生和预备学科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水深火热。不然,刚刚你们说的那个故事里面,预备学科自杀这种毫无根据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日向深知自己的口才没有狛枝好,而且狛枝的观点也一点儿没错,于是只好摇了摇头,陷入了沉默。

「好了,对不起嘛……」日向捂着脑袋深刻地反思道,「我不应该不跟你打招呼就一时兴起参与他们的课后活动……」

「明白了就好。」狛枝松开了日向,顺便摸了一把日向挺立的呆毛,「日向君没有了我是不行的。」

「这句话还是算了吧,又不是小孩子了。」日向拍了拍自己裤子上的泥土,「以及,本质上来说,不是我一直在照顾你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因为,没了我的日向君,就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希望的人类嘛~」

「够了,回家了!」

去校门的路上,日向一直不高兴地瘪着嘴。

「日向君?」

「…………」

「呐,日向君啊……」

「………………」

「今天七海同学过来……」

「七海?」

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日向终于回过神来。

「七海今天又找你做什么了?」

虽然成功吸引了日向的注意力,但狛枝却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反倒是以一种怨愤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日向。

「怎么了啊?」早就知道狛枝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的日向有些慌乱,但是狛枝最终也只是咬了咬嘴唇,继续刚才的话题。

「就是,七海同学借给我了一个古老的游戏,据说是她最喜欢的一款游戏之一哦。」说着,狛枝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款游戏的包装盒。

看上去的确是比较老旧的样子,日向眯着眼睛,稍微凑得近一点看,一字一顿地读出了盒子上的游戏名称。

「黄——昏——症——候——群?」

日向感觉心头一颤。

「这不就是那个传说中相当恐怖的游戏吗?!」

「啊嘞?日向君之前有玩过吗?」

「当然没有啦!」日向赶紧摆着手否认道,「虽然我没有玩过,但是好歹故事情节有听说过啊。大概是讲的几个学生去探寻都市传说的秘密之类的游戏嘛……」

「啊,说的也是呢。」狛枝将游戏盒收起来,带着一丝笑意斜着眼看着日向,「毕竟日向君,对恐怖传说什么的最没辙了不是吗?」

「啰嗦!」被说中了心事的日向用书包向狛枝象征性地砸了过去,以掩饰自己那一点点不为人知的小缺陷,「明明是个男生还害怕这种事什么的真是对不起啊!」

「可是,日向君……其实对七海同学……唔,想和她做好朋友的吧。」狛枝犹豫地说道,「毕竟那可是拥有希望的『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推荐的游戏啊,一定还是很想玩的吧……」

「这、这是当然的……」

日向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嘴角,将头别到一边。

绝对不能让狛枝知道,自己私下里其实有想过给她写情书的事实。

注意到日向的举动,狛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咧开嘴笑了起来。

「那么,胆小的日向君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玩呢?就今天晚上,在我宿舍里面,我会跟伯母打电话说明情况的。」

「你什么时候跟妈妈关系那么好啦?!」日向几乎是无力吐槽,虽然说两家人过去是邻居关系确实不错,但是能亲近到这个份上不如说也是狛枝的一种才能。

「超高校级的孺幼染」什么的……开个玩笑。

面对狛枝期待的神情,日向也觉得不是很好拒绝。但是……

「不、可、以!今天绝对不行!」日向一字一顿坚定地说道,「妈妈刚刚给我发邮件说她买了草饼等我回去,现在临时改变主意什么的太过分了……」

这样说着的日向一脚迈出了校门口,转过身来看着把自己送到校门口一脸失落的狛枝。

「明天好不好?」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狛枝头上那白白软软的一坨就要萎缩了,「我回家会跟妈妈说的,明天就住在你的宿舍啦。可、可不是因为七海哦,我只是担心你一个人玩会不会害怕啊什么的……」

「我知道的哦,日向君。」狛枝扯出笑容,冲着门外的日向摆了摆手,「日向君还是快点回去吧,家里还很远的吧,天黑了会不安全哦。」

「再说一遍,我不是小孩子了!」

目送着日向气鼓鼓地走向巴士站的身影,狛枝垂下了手,像是突然间放松一样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手臂的缝隙间,传出了一丝哀怨的叹息。

「果然我……没有日向君的话是不行的啊……」

 

私立希望之峰学院,拥有近八十年历史的名校,以招收拥有「才能」的学生著称。学生的才能多种多样,从文艺类到体育类,从出身家世到岗位职称,几乎涉及人类才能的方方面面。将他们聚集起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培养所谓的「人类的希望」。

后来为了集齐更多的经费,于是开设了「预备科」。只要是通过了难度较高的入学考试,花费大量的入学费用之后,即可在学校就读。这个项目受到了许多人的瞩目,人们蜂拥而上,利用各种手段进入预备学科。

但是,入学的预备科却与本科生一直格格不入,最近还总是有小范围的冲突事件。

这完全是因为二者的生活条件完全不同所致。

本科生的课程和预备学科完全不同,都配备的是高等级的教师,而预备学科的教师则是外聘的,与普通学校并无任何不同。本科生也专门的食堂,而预备学科到中午的时候却只能到小卖部里去抢炒面面包。虽然新一任校长雾切仁上任之后,二者之间的差距有所减少,至少并不严格划分二者的活动区域使得他们之间可以互相交流,但是这种差距却是这一点小小的努力弥补不了的。

比如说,无论狛枝凪斗躺在宿舍的小床上再怎么翻来覆去地纠结,日向创也不能在学校里拥有自己的一间宿舍。

「日向君,现在到家了没有呢?一定是在吃草饼吃得不亦乐乎吧……」

一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狛枝闭上眼睛想象着日向把草饼塞得满嘴的可爱的样子。

「为什么啊,明明是预备学科,还不愿意到本科生的宿舍来!」想到一定程度,狛枝突然间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保持着自己已经乱成鸟巢的发型,将刚刚还在安慰自己的枕头扔到了一边。

要不要在网上定做一个日向君的等身大抱枕呢?唔可是首先要拿到日向君的全身照才行啊,还要摆出可爱的姿势……

想到这里,狛枝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否认了这个提案。

虽然说是青梅竹马,但是日向每次照相的时候都非常紧张,浑身就笔直笔直的,根本就不能够作出什么能够上镜的姿势。

狛枝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就一直呆呆地盯着黑色的屏幕看。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日向趴在课桌上睡觉的样子,然后系统提示「你收到了一封邮件」。

『已经跟妈妈说好了,明天我就到你那里去。』

看到内容的瞬间,狛枝的手指便开始以飞快地速度运动起来,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内,就已经将回复的短信发了出去。

『我知道了。日向君明天记得做好在这里过夜的准备哦。那么晚再回家的话伯母肯定不放心,我的床很大你放心好了。 P.S.之后我会好好洗被子所以不会用担心自己身上有预备学科的腐臭的。』

狛枝的脑内已经计划好了明天晚上的行程。首先,要在一起先吃个饭,预备学科不能用学校的食堂的话就必须把他藏在自己的宿舍,然后自己出去买了饭回来吃。日向君喜欢吃的东西自己早就知道了,所以这一点完全不用担心。之后就是游戏,因为这个游戏有恐怖的氛围,所以自己一定要提前先通关一遍会比较好,那样的话日向君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劝他选择最容易出恐怖CG的选项,这样的话日向君说不定能够主动抱过来。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让日向君睡在里面,当自己装作无意地向他那边挤过去的时候他就无处可逃了。不,他会因为害怕而主动凑过来也说不定……嗯,完美!

这样想着的狛枝赶紧坐了下来,掏出了口袋里的游戏盒子前前后后仔细看了看,又拿出了今天和这盘游戏盒放在一起的纸条。

『这部游戏大推荐哦,狛枝君。——BY 七海千秋』

七海同学推荐的游戏,应该不会是什么粪作吧。

狛枝默默地想。

只是听说这个游戏原本是NDS,为什么打开来里面确是光盘呢?难道是Remix版吗?

狛枝思量了半天无果,还是将它插入了笔记本电脑的光驱之中。

一片黑暗之后,屏幕上显示出了几个用血写着的大字。

『旧校舍的理科室,徘徊着「神座出流」的幽灵。』


————TBC————

评论 ( 49 )
热度 ( 87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