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选择

相信我这原本是七夕贺文

虽然迟到了……

但是由于身体状态太差

不知道为啥就变成这样了

CP有点多 虽然是狛日但含微日七

以及……狛日tag刷不出来的是就我一个吗?


——————

「日向,抱歉啊。我今天……那个……稍微有一点事……」

一大早,九头龙就眼神游离地系着自己的领带。

「那个……所以今天就要让你一个人进入程序。如果寂寞的话,可以找左右田替你看着……虽然我也知道狛枝那家伙还没醒来的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

「啊,我知道,你去吧。」日向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和边谷山要玩得开心啊。」

被看穿的九头龙更是涨红了脸,应了一声之后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控制室。

就算是在时间感不强的贾巴沃克岛,像是七夕这种充满浪漫情调的节日也不会逃过有心人的眼睛。

「日——向——!」

在醒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日向头也不回,眼神紧紧地盯着屏幕,淡定地无视了身后表演着颜艺的左右田。

「我的心灵之友啊!听我说!田中那个家伙……他他他他他竟然接受了索尼娅小姐的约会邀请,今天两个人要一起出岛旅行!」

「是啊,这不是很正常吗?」日向将左右田的手从身上拍下来,「九头龙和边谷山不也是吗?啊其实昨天终里就跟我说她和二大今天要出去修行什么的……」

对世界上的现充绝望了的左右田无力地趴在地上。

「日向哥!!」屏幕的另一头出现了西园寺的身影,「好久不见啦!你那蚂蚁一样大的脑容量还记得我是谁吗?」

「西园寺?」日向稍微有些吃惊,「怎么是你?苗木他们呢?」

「日向……」西园寺的背后,小泉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西园寺便懂事地退到了一边,「苗木先生他们……今天都申请了假期,所以暂时由我们在十四支部负责联络。毕竟最近绝望的事件越来越少了,情况也在一天天好转……」

「这样……」日向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啊,我们几个在这边也很好哦。」小泉似乎是看出了什么,连忙打起精神补充道,「那个呢,欺诈师同学和小唯吹两个人今天下午会来替我们的班哦。我下午也和小日寄子约好了去最新重新开放的游乐园体验……花村他说今天要陪还在病床的母亲,最近都是罪木在护理。她……其实很想见你一面,一会儿我叫她过来……」

「啊,不用了。」日向赶紧摆了摆手,「我过一会儿就要进程序里面去,那边过一会儿也该天亮了啊……哈哈……」

「日向……」对面的小泉神情有些忧伤,「小千秋的事,我很遗憾……」

世界沉默了。

「哈哈,没事的……本来你们能醒过来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日向的语气越来越低沉。

「啊,小泉西园寺你们也好好玩,我先切断了。」

「日向!日……」

小泉的影像消失在屏幕上方。

「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诶?」

日向勉强笑了笑,从座椅上跳了起来,正准备伸个大大的懒腰,却感到了一只手就这样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左右田,你干什么啊?」日向稍微皱了皱眉,抓起左右田的手想要让它松开,却发现这一次意外地不好甩开。

「日向……」左右田一脸认真地看着日向,「不要太累了……」

日向一愣,然后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今天也拜托你了。」

左右田一脸复杂地看着向生存仓走去的日向,最终还是坐下,在计算机上按下几个按键,生存仓内人员的身体状态信息便出现在了屏幕上。

在不断的努力下,新世界程序虽然没有办法彻底修复,但是总算能够测量人体生理水平的阶段。通过一次又一次进入程序,一个一个伙伴都醒了过来。现在,日向就要再一次潜入那个世界,和狛枝度过今日的程序里的时光。

「日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听到左右田的声音,日向知道自己的身体的各项指标已经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了,于是闭上眼睛,等待着这一次的潜入。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日向进来的次数真的不算多。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以监视者的身份在系统之外进行活动。是的,就和现在左右田做的事情一样,负责检查伙伴的生命体征,并且在陷入危险的时候能够随时操纵性能已大不如前的系统让他们能够随时弹出。

能做到这点的,除了还残留着部分才能的日向之外没有别人。

「呐,能听见吗?」

但是对于狛枝,日向并不想把这件事交给任何人。

「日向君?」

日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有些忧心地俯视着自己的狛枝。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

日向有些费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在自己眼前捏成拳又松开,接着抚上了对方白皙的脸颊。

「不,没事了。」他有些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向四周看了看,「我的衣服呢?」

「啊,在这边。」狛枝紧张地从床的另一边拿出了日向的衬衫和裤子,「要我帮你穿上吗?」

「不,不用,谢谢了。」日向笑着摆摆手拒绝了狛枝的好意,挪动自己的双腿赤脚踩在了地板上,「我去洗个澡。」

日向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双脚,他能够感受到地板的冰凉,但这对他来说却还是异常遥远。

「日向君……」

日向的肩膀被掰了过来,顺其自然地接受着一早就迫不及待的热切的亲吻。

狛枝的嘴唇很柔软,也带着令人安心的温度,日向闭上眼,也回应着他的索求。

但他的心跳丝毫没有加快。

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现在在自己眼前看到的,不过是一堆来自那个狛枝脑内的虚拟的形象;现在自己耳朵听到的,也不过是狛枝脑海中回响的话语;现在自己的感官,也全部都是被强大的系统操纵的,虚假的感觉。

换句话说,只要他不想,这次接吻,就和自己不止一次想念七海的时候在脑海中模拟和她接吻的场面一样。

是的,日向之所以不肯让别人来接触狛枝,只是因为他无法原谅他曾经害死了七海。

七海的数据再也无法恢复,虽然凭借日向剩余的那些才能,确实还能够勉强建立一个七海的人工智能。但对于日向来说,那个七海,再也不是他所喜欢的那个七海。

那个七海,早就已经死在了那堆已经彻底消失的数据之中。

不能让狛枝就这么简单地什么都不知道地死去。

喷头的水从上面洒下来,淋湿了日向的头发、脸,一直蔓延到全身。

说实话,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也并没有「复仇」这一类的概念存在。他或许也只是单纯想要救出狛枝而已。狛枝和其他人不一样,面对那个绝望了的世界,他已经不存在任何的生存意志。所以,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个绝望了的世界之上,再重新建立他的「独一无二的希望」。

自己必须要成为这个「希望」才行。

日向一边小心地清理着自己身体中的残余物,一边这样想着。

只有自己成为那个「希望」,才能激发他的生存意识,从而让他从无尽的沉眠当中清醒过来。一切都是为了让他有一天能够了解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了解到自己究竟犯了什么样的过错,然后……

然后应该怎么办呢?

日向怔怔地看着自己手上那些污秽的东西。

说实话,如果不是退出的时候系统保存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残留着这些东西,日向一定也想不起来昨天夜里弹出之前自己和狛枝究竟在系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知道一切都是假象的日向,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装作很舒服的样子任他去做了。

也不知道面对敏锐的狛枝,自己的这些小伎俩有没有曝光呢?

日向看着已经雾蒙蒙的玻璃,想象着还在对面不知作着什么表情的狛枝,发出了一声自嘲似的苦笑。

「抱歉,七海……」

空荡荡地浴室里,日向将头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仿佛眼前随时就能出现那个温暖的笑颜。

如果狛枝醒过来,那么自己究竟应该怎样面对他呢?

日向非常清楚,现在的自己之所以在这个只能容下两个人的程序中和狛枝约会,之所以在几天之前接受了他的告白,之所以能够接受狛枝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他的苏醒抱有的责任心,以及对七海的一份感谢和歉疚。

等到狛枝醒过来,自己就没有必要再和他继续交往下去了。

「啊,日向君……」

狛枝笑着拿着浴巾冲了过来,开心地替自己擦拭着带水的头发。

「日向君,今天要去哪里呢?」

自己不可能会喜欢一个男的。

「和日向君在一起的话,无论去哪里都显得充满了希望呢!」

更不可能是这个装作温柔实际只爱着「希望」的骗子。

「啊,对了,我今天试着做了一些点心哦,嘿嘿虽然像我这样没用的家伙还是不幸把锅炉炸了好几次。不过这些还是有好好保存下来,所以要不然今天去沙滩上野餐吧?」

「嗯,好啊。」

日向扯出一个笑容,握起了狛枝没有温度的右手。

程序中的贾巴沃克岛,现在由于系统的破损,只剩下了一号岛屿。就连旅馆,也只剩下了两间小屋。

日向坐在椰树下,看着不断翻滚拍打着沙滩的海水,又抬头看了看闪耀得有些刺眼的阳光。

狛枝就这样坐在自己左边,天使一般无邪地笑着,说着各种各样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话题。

「……日向君,知道有一种特殊的图像的吗?」

跟外面绝望的世界相比起来,这里简直平和得像一个巨大的谎言。

「……就是啊,你看白色的部分的话,是一个图案,看黑色的部分又是另一个图案呢……」

没有时间感的这片海滩,甚至不知道,今天就是传统的七夕节。

「啊哈,真要说哪一个图案才是主体……也确实很困难呢……」

外面的大家都在一起过着幸福的时光,而七海却不在。

「日向君,怎么了?」

狛枝咬着下唇,紧张地看了过来。

「为什么,日向君,会不开心呢?」

啊啊,就像是在「互相杀戮的修学旅行」中一样,只要看到他这样的表情,自己就会狠不下心来。

「难道说,是我刚刚讲的话太多了吗?对不起……果然像我这种人不能想出很好的话题呢……虽然我觉得只要和日向君在一起的话,就算是不说话坐在一起也很开心……」

难道自己,还是对这个家伙有感情的吗?

「日、日向君……?」

不,怎么可能……

回过神来的时候,日向发现自己已经在抚摸着对方软绵绵的头发了。

尽管他早就知道,就连这份柔软,也是程序给予自己的假象。

「呐,狛枝,我问你……」大概是因为外面是七夕的原因,日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现在,是你的『希望』吗?」

细碎的发丝从指间穿过,日向不禁想起了很久之前自己曾经感受过的,虽然也是虚妄,但却无比真实的,某一位少女的发丝。

「这是当然的……」

狛枝将他的手拿到了唇边,在手背印上一个轻柔的吻。

「日向君,就是我『独一无二的希望』啊……」

温润的嘴唇,但那也是对现实没有任何影响的假想。

毫无意义。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没有醒来。

日向知道,后半句话,自己绝对不能说出口。

起了一阵很大的风,海上变得喧嚣起来,水波一次又一次地张开大嘴,渐渐吞噬着本来就短小的海岸线。

日光被厚实的云层遮蔽,天色阴沉了下来。

「日向君……」

狛枝捧起了日向的脸庞。

「这两天你太累了,现在比起约会来,我们还是回屋子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哦。」

太累了……

啊啊,是啊,连左右田都这么说呢哈哈……

左右田?

「呐,狛枝……」

日向突然间有些害怕。

「太阳,为什么消失了?」

狛枝叹了口气,用双臂将蜷起身来的日向环了起来。尽管理性告诉自己那只是一堆数据,但是日向还是恐惧地扯住了狛枝背上的衣服。

「没事的,日向君。」狛枝将自己搂得很紧,因此,就算是隔着衣服,日向也能感觉到,狛枝的左手,就像是只剩下骨架一样坚硬。

「一时间不能接受现实也是正常的……我会陪着你的……」

日向感到自己的脸上,落下了两滴感度清晰得可怕的,冰冷的雨水。

『日向,抱歉啊。我今天……那个……稍微有一点事……』

『我的心灵之友啊!听我说!田中那个家伙……他他他他他竟然接受了索尼娅小姐的约会邀请,今天两个人要一起出岛旅行!』

『日向哥!!好久不见啦!你那蚂蚁一样大的脑容量还记得我是谁吗?』

『啊,我们几个在这边也很好哦。』

『她……其实很想见你一面,一会儿我叫她过来……』

……………………

「狛……枝……」

日向用颤抖地声音问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七夕哦。」狛枝的气息吹入自己的耳廓,「所以才说,日向君今天愿不愿意跟我出来约会啊?可是日向君好像一直都沉浸在失去他们的忧伤当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

失……去?

「日向君,自从最后一个左右田君也在生存仓中停止了呼吸之后,就一直恍恍惚惚的没有精神呢。」狛枝松开了日向,「而且最近总是在说一些奇怪的话,昨天还问我愿不愿意醒过来什么的……我可是在程序停止之后第一个就醒过来了哦!比日向君还要早哦!难道是……产生幻觉了吗?」

打到树叶上的水从上面滑下来,淋湿了日向的头发、脸,一直蔓延到全身。

「没关系哦,就算陷入幻觉,我也会把日向君唤回来的。」

日向感到自己的心脏以不得了的速率快速有力地跳动着,血液不断冲击着自己的血管的内壁,一直到神经末梢,使他能够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那个让他意乱情迷的接吻。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这难道不是虚假的吗?为什么还会那样手忙脚乱?

混乱的日向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任凭对方的舌尖挑逗着自己的唇舌。

「呼,日向君真可爱……」

恋恋不舍地分开之后,狛枝金属的手臂挑开了紧贴着日向额前已经湿掉的碎发。

「虽然我也想在这里继续下去,但这样下去的话,日向君可是会感冒的。」狛枝将失神的日向抱了起来,「先回到小屋里去吧,今天也要一起加油努力修复七海同学呢。」

七海?

日向确认一般,用指尖划过狛枝的额头、耳畔,直到锁骨。

啊啊,是啊,还有七海。

这个世界,还有七海。

多亏了狛枝,才找到了七海。

最喜欢的七海还活着……

自己的恋人是狛枝……

是这样的吧……

『日向!日向!你那边怎么了?!』

左右田……左右田不是已经死掉了吗?哈哈怪不得声音这么远……

「对啊,日向君,都想起来了吗?」狛枝的双眼闪着兴奋的光,「是的哦,我就是日向君的恋人哦。虽然强制关机的时候除了日向君没有人醒过来,不过日向君已经很努力了哦。我们一起照顾着他们,一直陪他们到最后。日向君就是太累了,所以才会产生他们都还活着的错觉吧……」

啊啊,原来是这样的……

『日向!可恶!回来晚了吗?强制退出老子也不会啊……』

「啊哈,还是说,日向君,比起我和七海同学来说,还是愿意活在只有他们的世界里吗?」

天上似乎闪过了一道电光,一阵惊雷之中,日向看到了,狛枝像是火焰一般的轮廓。

『哈?老娘打一拳是不是就可以了?』

「呐,日向君……」

感到自己被深深地按到温暖的胸膛里,日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作为日向君恋人的我,和日向君最喜欢的七海同学加起来,与其他那十三个曾经绝望了的伙伴相比,究竟哪一边更重呢?」

『日向哟,需快些从那些无谓的妄想之中醒来。』

雨水顺着狛枝的侧脸滴在日向的脸上。

『日向同学,不可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是索尼娅!索尼娅·内瓦曼德!』

「来吧,日向君……作出选择吧……」

日向呆呆地看着狛枝,又听到耳边各种声音不断叫喊着,没有任何犹豫,将嘴唇凑到了狛枝的耳边,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听到了答案的狛枝微微地勾起了嘴角,一滴像是雨水的东西从他的下颚滑落。

 

「果然,这样的日向君,我最喜欢了。」

 

—————END—————

后面真的没有了……

原谅作者真的写不出来了QAQ

如果看了之后觉得「这TM是七夕贺文?!」……我只能说……我在前头不都说了吗……这「原本」是七夕贺文……

现在不知为啥变成了七夕悼文了……QAQ……so sorry…………

明天一定写巨甜巨甜的来弥补……0w0卖个萌求不要打我……

以及不要问我这两个世界哪个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呀……

也不要问我最后日向选了哪个……我也不知道呀……

评论 ( 56 )
热度 ( 69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