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中篇】神奇少女希望酱

自娱自乐治愈自己的文(不看也没关系),狛日感不那么强,OOC严重

狛日养女,具体有没有血缘关系正在考虑中……不过大概的情况应该是没有……雷者请慎

其实不是中篇,是许多短篇汇合而成,具体多长看心情了

CP其实特别混杂……

其实是想起了当年看的《窗边的小豆豆》但实际这篇和它毫无关系……


————————————

一、希望酱充满希望的早上

这一天是休息日,但是希望酱却非常遗憾地像去幼稚园的时候一样,早早的被窗外的阳光晒醒了。虽然还想再懒一会儿床,但是在被子里翻来覆去了好长时间,原本就没有拉上的窗帘还是没有拉上,于是希望酱只好抑郁地坐起来,机械般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连自己头上立着的那根呆毛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就默默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把等身大的兔美玩偶扔在一边,踮起脚尖打开了房门,准备将一大早上的不爽发泄到相当疼爱自己的狛枝君和日向君身上。

谁让他们晚上忘记给我拉上窗帘的。

努着嘴的希望酱快步走向了两人的房间。

但是,这件事只是徒增了希望酱的抑郁。

因为她惊讶地发现,当自己打开门冲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是在躲猫猫吗?

希望酱蹲下身看看床底下,又打开柜子,甚至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可是他们两个哪里都不在了。

聪明的希望酱高速运转着自己的大脑。

首先,日向君是不会和自己玩「躲猫猫」的,这种无聊的把戏只有狛枝君会玩。其次,刚刚在哪里都找过了却还是没有找到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已经不在家里了。最后,他们昨天确实不是要干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一夜未归,因为明明半夜自己还听到日向君在愤怒地责备狛枝君回来得太晚而没有给希望酱讲睡前故事——虽然就算是讲了,日向君也会抱怨他不应该对原本的故事作出自己独特的解读,即使希望酱还蛮喜欢狛枝君的故事的。

稍微整理了一下可以得到的线索之后,希望酱得出了结论。

嗯,大概是他们两个被魔王君和眼蛇梦叔叔给带到异世界了。

昨天,住在楼下的小哥哥魔王君在沙地上画了一个阵法,说是可以通到异世界,难道是他们两个双双被吸进去了?

希望酱感觉有点恐慌。

没有了狛枝君,就没人陪自己玩给自己讲故事了;没有了日向君,就没人给自己做饭替自己洗澡了。

嗯,这下可麻烦了……

需要马上找魔王君商量一下对策。

这样想着的希望酱走到了家门前,在鞋柜里翻找起自己最喜欢的那双粉红色的凉鞋。找是找到了,但是希望酱扣了半天也不能把那颗钉子对准那个圆圆的小孔。

奇怪了,明明日向君给自己穿鞋的时候,很容易就扣进去了啊……

在尝试多次未果之后,希望酱完全丧失了耐心,将它们扔在一边,考虑其他的出路。

这种时候,多跳一跳,会不会就直接把地板戳破了,然后正好掉到魔王君家里去呢?

希望酱于是开始在客厅中心蹦跳起来,但是尝试了半天,地板却完全没有任何凹进去的迹象。

「咕……」希望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很受挫。她开始后悔自己平常没有听从日向君的话好好吃饭了,要是自己跟欺诈师叔叔一样圆滚滚的话,一定可以直接掉到魔王君家里去的。

那么,唯一剩下的地方就是阳台了。

希望酱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上阳台,但她发现自己的个子太矮了,根本够不到阳台的扶手。

有没有什么东西……啊!

在环顾了四周一圈之后,希望酱将视线定格在了日向君养的绣球花上面。

虽然花盆并不是很高,但是有了它的话,就一定能够爬出去了。

希望酱脱下鞋子,嘿咻嘿咻地爬上了花盆。为了不踩到日向君最喜欢的花朵,希望酱白白嫩嫩的小脚直接踩到了软趴趴地泥土里面,凉飕飕的非常舒服。

住在泥土里面的蚯蚓先生,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希望酱好不容易才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在这之前,日向君都不允许自己到这里来,只有狛枝君有一次经不住自己的软磨硬泡于是抱着自己俯视了熟悉的街道。尽管后来两个人都被日向君批评了一顿,宣布两个人都没有晚饭吃。

但是实际上,那一天,被饿哭了的希望酱最后还是被日向君安慰着喂了好几个自己最喜欢吃的草饼。

就是因为这样,希望酱才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下面说话的,是带着霸道君的冬彦叔叔和留着奇异发型的左右田。

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样,霸道君调皮地冲自己作出个鬼脸,看不过去的希望酱有些生气地努着嘴,冲他吐了吐舌头。

霸道君竟然冲自己竖起了中指!

希望酱简直怒不可遏,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相信只要是霸道君做出来的事,总归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是看在日向君总是教育自己女孩子不要随便打架的份上,自己绝对会和霸道君拼个你死我活。毕竟在这一条未来小街,霸道君仗着自己的父母是黑道,所以总是抢别的小朋友的东西玩,尤其喜欢跟希望酱对着干。

等我长大了,就嫁给魔王君,让他来慢慢收拾你。

希望酱生气地想着,四处环顾寻找着武器,蹲下身,攒起脚下的一团泥巴就向着霸道君扔了过去。

「呜哇啊啊啊啊——————」

呼喊声传遍了整个公寓,看着因为天降泥巴而手足无措的左右田和在一旁笑得趴在地上的霸道君,希望酱也笑得从花盆上滚了下来,一个不小心,把挂在一边晾晒的日向君的胖次扯到了地上。

这下希望酱笑不出来了。

她试图把它重新挂上去掩饰掩饰,但是她发现就算自己踩上花盆也够不着原来的那个高度。最关键的是,胖次上面现在留下了一个明显的泥脚印,只要一对比脚印的大小,自己干了什么绝对会暴露的。

唉,看来这次不能再让狛枝君替自己顶罪了呢……

看着已经脏掉的胖次,希望酱无奈地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希望酱听到了大门锁孔响动的声音。

完了。

知道有人快要回来的希望酱害怕地颤抖了起来。

「嗯?这是什么情况?」

竟然不是狛枝君吗?!!

希望酱觉得无比绝望,心想着要是狛枝君的话,说不定还能替自己想想办法瞒天过海,但是回来的竟然是日向君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会挨打的。

——虽然日向君从来没有打过自己。

「希望酱,在吗?」

在玄关的日向君大概已经发现了被希望酱搞得乱七八糟的鞋柜,听出日向君的声音中有些慍气,希望酱下定决心先逃跑,躲在魔王君家里,等狛枝君回来日向君消气之后再想办法。

她的脑内在这一瞬间思考了无数种逃脱方式,但都被自己一一否定。她相信就日向君的话,无论自己玩什么诡计,绝对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从正门逃跑的。

所以剩下的方法就是……

希望酱爬到了阳台的扶手上,弓起身子抓紧了扶手,然后慢慢地把脚放到外面去。

如果吊在外面的话,日向君绝对不可能找到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顺势直接到魔王君家里躲一躲呢……

坚定了想法的希望酱加紧了行动的速度。

然后……

「呀啊啊啊啊————」

大概是栏杆太粗了吧,希望酱的手根本把不住。

完了完了是要死了吗?还是说正好会掉进异世界的大门呢?或者如果运气好的话现在就变身魔法少女兔美吧!

死掉了是不是就没办法见到日向君和狛枝君了?会变成天使吗?如果变成天使就天天守在他们两个人的窗前吧。没有了我日向君会不会伤心呢?狛枝君也会难过的吧……狛枝君会不会安慰日向君呢?可是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不想死呜呜…………

下落的过程中希望酱闭上眼开始绝望地考虑死后的事情。

「哦呀,我还真是幸运呢。」

希望酱感到身后稍微受了点冲击,但并不是非常痛,于是小心地睁开了眼睛。

「竟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希望什么的,如果不是因为中间耽误了一点时间让日向君先回来的话,可就没办法接住了呢。」

明明是那么危急的时刻,竟然还用这么悠闲的语气说话,这毫无疑问是……

「狛枝君……」

「死而复生」的希望酱看着眼前依旧笑眯眯地狛枝君,觉得鼻子前面酸酸的。

「呜哇啊啊啊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哭成小球一样的希望酱,狛枝也只好拍了拍她的背,把她裹成一个更圆的球。

「喂,狛枝!」满头泥巴的左右田像螃蟹一样跨着大步走了过来,「你该好好管管这个不懂事的小孩,她竟敢往我头上扔泥巴……」

「左右田君,现在这个事情怎样都好不是吗?」狛枝面带着笑容站起身,「现在希望酱可是刚刚经历了生死边缘哦,头上沾了一点点泥巴这种小事我可是天天都在经历哦。更何况是希望酱给你扔的泥巴,更应该感恩戴德地接受不是吗?」

「谁会向你一样变态啦!」左右田在天空中挥动着双手,「啊啊——!不管了!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偏袒这个小丫头,我去找日向理论去!」

「我不在这一早上你到底都干了什么啊?」

听到这个声音,希望酱害怕地往狛枝怀里钻了钻。

看着日向快步走过来,狛枝赶紧伸出手来试图缓和他的情绪。

「算了嘛,日向君,来……深呼吸深呼吸……」

「这件事我来处理。」日向在狛枝面前停下,「虽然我之前就觉得你的世界观各种成问题,没想到你的教育观念也这么歪!这次要不是因为楼层不高,你又在下面接着,她会变成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

「可是,日向君。」狛枝脸上冒着汗,指了指边上气鼓鼓地左右田,「左右田君拿这个事找我们理论……」

「左右田的事怎样都好,反正也没受伤不是吗?回家洗洗就好了。」

然后狛枝眼睁睁地看着左右田呈失意体前屈的姿势跪倒在地。

「对不起……日向君……」

还在哭着的希望酱回过头来看着日向,哽咽地说道。

「我不应该……踩在花盆里伤害日向君喜欢的花……唔呃……也不应该……弄脏日向君的胖次……」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希望酱承认自己确实做错了,下一次她一定会好好搬凳子过来的。

「唉,你……」日向长长地叹了口气,把希望酱接到了自己的手中,「虽然你说的这些确实是你的过错,但是对我们来说那都不是重点。」

「是啊是啊,希望酱,」知道日向已经消气了的狛枝赶紧过来补上一句,「重点是,当你弄脏了日向君的胖次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把它藏起来而不是试图挂回去。」

这番话自然换回了日向一个狠狠的白眼。

「……不要听他的,不准确来说,这辈子都别听他的。」日向转过身去,抱着希望酱往楼上走去,「重点是,你不应该因为要逃避责任而爬到窗外去,做出那么危险的事情。你要是受伤的话我们会很难受的,知道吗?」

「……嗯……」

「还有,以后醒过来了就乖乖在家里等我们,穿着睡衣就到处走来走去很不好哦,毕竟是女孩子嘛……」

「……嗯……」

「一会儿我教你怎么穿凉鞋吧。」

「……嗯!」

「不过,要把脚先洗了呢……」

「好啊~~❤」

「你就给我闭嘴吧,一会不用进家门了,在外面好好反省反省!」

「诶~为什么?」

『哐当』

「呐,日向君……我说日向君啊!」

听着门外毫无反省态度的声音,日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把哭累了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希望酱轻轻地放回自己的床上。

隐隐约约中,希望酱感觉到自己的脚正在被什么凉凉的东西擦拭着,耳边还有一些听起来不算遥远的对话。

「……比起这个,你的手有没有受伤?」

「……啊哈,接住了希望酱的手就算受伤那也只是幸运所带来的一点小小的不幸……」

「闭嘴,给我看看……」

「日向君……」

「嗯?」

「日向君亲一下就不疼了……」

「快给我住嘴!好了我懂了你没事,就是这样!」

「啊啊,日向君……我好痛啊,亲一下嘛……呐呐……」

听见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希望酱抱着兔美玩偶微微地笑了,心中默默地念起了动画片里魔法少女兔美的魔法咒语:

「☆奇迹少女兔美!让日向君和狛枝君变得更——加——Love~Love——吧——★!」


—————TBC—————-

另外普及一句,就算是大人遇到火灾之类的也不能躲在阳台外面,因为人的手在一定时间之内会僵直,所以肯定是把不住的。如果需要下去的话必须要打绳结。如果下面有气垫要跳窗的话一定不能往下看,而是往上看把在窗台外面松手落下。

评论 ( 15 )
热度 ( 4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