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长篇】幸运妖精2.1

艾玛我也就靠这篇来提提甜味儿了……困死……错字明天再改好了……

毫无逻辑 OOC 伯爵与妖精paro

说起来我是不是应该搞一个前文链接


————————

Chapter2 求婚时请手下留情

 

2.1

午夜十二点,天上还下着暴雨,随着一声惊雷,一个包裹在长袍中的少年从西区的某条小巷中探出头来,四下打量无人,便踩着水洼飞快地向前方不远处的石桥奔去。

雨水冲刷着街面,下水管道中引来的水让这条细小的月神河支流都开始哗哗直响。

少年在石桥的一头停住了脚步,焦急地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人的样子。然而这条街从前到后空无一人,少年不禁咬了咬牙。

正在他焦虑等待的同时,雨帘的另一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向这边走来的男人的身影。

男人的脚步,最终停在了少年的跟前。

「……情况如何?」

「南区那边传来消息,您交代的一切都已经办好了。」

「很好,接下来只要能顺利蒙混过关……」

「行动已经开始,绝无半分闪失,请您静候我们的好消息。」

「我知道了。不过明天我也准备到东区去一趟,现在还摸不清敌人的底细,还是我亲自过去比较保险。」

「了解。今天天色已晚,您就先回去稍作休息吧,明天我们再想办法。」

「也好吧。」

一道巨大的闪电将天空撕裂,同时响起了类似礼炮一般巨大的雷声。

 

「日向君,好慢啊……」

站在窗边的苗木被刚刚那声炸雷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啊,说起来狛枝君要不现在先回去休息吧,你今天刚刚从高地上把东西搬过来,还帮忙收拾了房间,现在应该也已经很累了。日向君就由我来……」

「啊哈,这一点请您务必不用为我操心了,苗木君。」端起茶杯的狛枝百无聊赖地观察着落地灯下红茶泛出的细微的波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日向君说,所以就算他明天早上才能办完事回到这里来,我也会等他的。」

「哈……」苗木紧张地拿出手巾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作为女王内侍的苗木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人,他也因此锻炼出了强大的适应力,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够保持镇定瞬间恢复情绪的稳定。但是不得不说,狛枝凪斗,这个性格古怪的妖精博士,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让他头疼不已的人物。

在之前的「神座家失踪事件」中,作为两人雇主的日向创在苗木的掩护下偷偷逃出了王宫找到了这位能够帮助调查的妖精博士狛枝凪斗。在他的帮助下,日向创才顺利地调查到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并且从人鱼妖精梅洛欧的手中得到了神座家初代当主神座出流的宝剑「言之刃」。在这之后,女王索尼娅·内瓦曼德便对外宣布了日向成为神座家临时当主的决议。

这两周以来,日向为了各种手续而忙里忙外,而苗木在这底下也帮了他不少忙。尤其是在贵族圈子中立足不深的日向在面临各种社交场合的时候显得不够圆滑,此时苗木却总能帮他撑起整个场面,让神座家的名誉不至于受到损害。

「我不在的这两周,日向君还多亏了苗木君的照顾呢。」狛枝将茶杯小心地放在了茶托上,「说起来还得感谢苗木君……」

「不,哪里的事……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女王陛下……」

「听说苗木君是从小和女王陛下一起长大的呢,难怪能够在处理贵族的事务上这样游刃有余呢。」狛枝的眼睛在落地灯昏黄的晕染下像是闪着光芒,「呐,现在难得日向君不在,我也想多和苗木君聊一聊那些陈年往事呢。」

「呃,这个……」

「苗木君,你是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贵族的人。所以你应该很清楚,有些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再跟别人提起……」

「可是,狛枝君。」苗木有些激动地向狛枝的方向走了两步,「就算是我不跟日向君说,他迟早也会从别人的口中得知……」

「我会尽量避免这种事,就算是真的不小心让他发现了,我也会想办法搪塞过去,毕竟那可是天真的日向君。」狛枝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苗木的发言,「只是我不想因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而破坏日向君对我建立的难得的亲近感。更何况苗木君也是明白的,知道这些对他一丁点好处都没有,只会平添他在这里生活的忐忑之心。尤其是,苗木君,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的你……」

「狛、狛枝君,你是怎么……」

苗木对狛枝知道这么多事情显得有些吃惊,然而狛枝丝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为自己作无谓的辩解。

「推荐日向君来找我的人就是你吧。」狛枝站起身,不客气地直接点破,「在这几年中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我的住处附近晃来晃去观察我的状况的人,其中就有你的手下呢。要不是七海桑一直在替我制造迷宫把你们绕到几十里之外,我的一切大概就真的在你的掌控之下了呢。」

狛枝虽然站的离苗木还有一段距离,但苗木也感到了来自物理和非物理方面的双重压制。

「呐,苗木君,再一次逼我从密林里走出来,你这是打的什么算盘呢?」

外面又是一阵惊雷的巨响,面对着咄咄逼人的狛枝,苗木感到自己头顶的呆毛都在颤抖。

「……狛枝君,」苗木鼓起勇气直面狛枝的视线,「就算我不说,你应该也能从这次失踪事件中猜到:情形远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单纯。这后面的阴谋太过深邃,单凭我和日向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算是运气好能够拉拢『三大公』的力量也未必能够与之抗衡……」

「所以你就一定要打扰我的清闲吗?要知道我可是身体不好才到那个地方去休养的。这一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

「我当然很清楚,对您的一切。」苗木有些愤怒地反驳,「所以我才早就知道您根本就没有生病!而且说到看透人心方面,您不是比我更加……」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能够暂时停止这个话题了吗?」狛枝伸出一根指头,作出噤声的手势,「因为,你看,日向君马上就要回来了。」

苗木及时收住了声音,朝着窗外看了看,不出狛枝所料,磅礴大雨中,一辆马车正从湖的对岸通过那座桥缓缓驶入。

「狛枝君,你是怎么知道的?」

苗木有些不解。狛枝微微笑了笑,用眼神示意苗木去拿放在旁边的干净毛巾,走到大门前打开了门。

瞬间,冷风夹杂了一些雨点呼啸着冲进了大厅,连狛枝的头发上也沾上了一些雨水。

「呜哇,狛枝,你回来了?」

「有什么话先进来说吧,日向君。」

将日向有些淋湿的外套脱下挂在架子上,关上了门的狛枝看着苗木走上前去为想为日向擦一擦雨水,然而迫于身高的差距只能努力地踮起脚尖。

「抱歉,苗木,让我自己来吧。」

从沮丧的苗木手中接过毛巾,日向将它搭在了自己的头顶上,然后开始躬下身来脱鞋。

「日向君真是的,与我分别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没有一副伯爵的样子呢。」

感到狛枝的手隔着毛巾在自己的头上摩擦着,虽然已经知道他是在为自己擦水,但日向突然间觉得那份许久不见的烦躁感又一次回来了。

「啊啊,我知道了。可现在不是在家里吗?又没有外人……苗木的话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换上了干净的鞋的日向直起身,有些不高兴地看着狛枝。

「我是你的雇主,我想怎样做都在你的权限之外。而且说到底,要在高地上逗留那么长时间不是你自己决定的吗?你要是想早点回来的话我又不会赶你走……」

「啊哈,难道说,日向君是在等我吗?真开心呢……」

「谁在等你啊!我只是在想,如果你有时间每天写一封那么长的信向我汇报你的各种情况,包括什么被小褐妖咬到了手,炉子又炸了,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惨剧之类,不如直接搬过来住算了……只是这样而已!」

「哦呀,不只是这些生活的细节哦,还有我对日向君每天的思念……」

「那种肉麻的话亏你能写得出来,给谁看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吧!」一屁股坐在暖炉边的日向端起了桌上的茶杯猛地灌了一口热茶。苗木看没什么特别需要自己做的事了,便趁着狛枝吸引日向注意力的期间悄悄地走到浴室去为他准备洗澡用的热水。

「那种情书一样的信,我差点就把它们直接仍到火炉里烧了!」

「『差点』……我可以理解为实际上日向君是把它们好好收藏起来了吗?」

「并没有!是『收纳』不是『收藏』!」

明明刚刚还淋了一点雨觉得浑身冷飕飕的,现在却觉得身上脸上莫名地燥热了起来。

「日向君,还要点红茶吗?」

「哦、哦……谢了……」

一边替茶杯里添着茶,一边偷偷地瞄向不知为什么就突然变得不太坦率的日向,狛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说起来,因为我写的信日向君都从来没有回过,所以我不太清楚这边的状况。」狛枝将茶壶放在一边,然后将一如既往的边上烤出了一圈黑边加了艾草的司康饼推到了日向的跟前,「日向君,该不会这两周以来还是在一直做噩梦?」

「唔……这个,你不用特别担心……」日向看着饼干,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假装不在意的样子将视线移开,手却本能地向盘子里的饼干抓去,「总之就是比之前好一些……」

「骗人。」日向感觉自己的手上被狛枝放上了一块小饼干,「虽然日向君已经按照我说的清理过湖底,从而得到了梅洛欧们的加护而不至于被吃掉了,但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了整个宅子,连一只希望妖精都看不到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狛枝看透了自己想要吃饼干的心思,日向有些气鼓鼓地将饼干塞到了自己嘴里。

「如果知道的话,早点回来不就好了……」

日向自顾自地啃着饼干,用余光瞥了瞥狛枝,发现他正内疚地咬着嘴唇。

「对不起,日向君。」沉默了一会儿的狛枝挪了挪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能够靠他更近,「但是毕竟那是我和七海桑住了很久的屋子,七海桑在那里也认识了很多妖精朋友,让它一下子离开那个地方她也有些舍不得。所以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的。」吞下了饼干的日向有些哀怨,因为看了那么多肉麻话的自己比谁都知道狛枝想要回来的迫切心情,「说实话,我只是有些寂寞了而已。毕竟在这里,我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虽然苗木在很多事情上都一直在帮助我,但因为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在忙各种手续的事,还没来得及召集下人,所以家里面的一些生活琐事都是由苗木一手操办的。所以我面对他的时候总觉得愧疚……」

说罢,日向怔怔地望着狛枝。

「呐,狛枝,如果你们再不回来的话,我觉得我就要被这种贵族的生活给压死了。」

「嗯,我知道哦。」狛枝轻轻地握住对方的手,「因为,我也很讨厌这种生活啊。所以,日向君的心情,我能理解的哦。」

「其、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熬啦……」日向觉得心里一惊,慌乱地从狛枝的手里抽出了手,将视线转移到别处,「我觉得只是不习惯而已,而且最近休息也不是很好,所以……」

「所以日向君,没有忘记我跟你说的『宴会』的事吧?」

「啊,信的这一段我还是有好好看的……」

狛枝所谓的「宴会」,其实正是神座家最为传统的每月一次的家族餐会。每一次月亮盈满的时候,神座家的所有成员就都会集中于此参与这次飨宴,这是神座家几百年不曾改变过的规矩。根据狛枝的推测,神座家之所以有这种规矩,其源头是由于希望妖精大多数喜欢热闹所致。原本就是一块富有神力的土地,举行宴会一方面是为了吸引新的妖精入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用食物酬谢这一个月以来妖精们对自己家族的加护。

不过,由于「神座家失踪事件」的关系,神座家中的所有亲戚全部都成为了牺牲品,除了日向这个私生子之外。因此,为了迅速聚集起希望妖精来守护本来就很容易吸引绝望妖精的日向,并且延续这个几百年来的传统,狛枝提出就算是对外也好,必须要举办一场隆重的宴会。

最近的日向和苗木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而奔波。

而女王陛下的意思,是要借这个机会顺便向众人展示一下神座家新任当主的风采。

「不过压力很大啊……」日向对着火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而且虽然还有几天就要举办了,而我还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尽好地主之谊……」

「比起这个,日向君,」看着日向渐渐垂落的呆毛,狛枝有些忧虑地说,「你真的会跳交际舞吗?」

「不会。」

……………………

「呜哇啊啊啊,怎么办啊狛枝!」

「不用着急哦,日向君。」安抚着抱头纠结的日向,狛枝拍了拍他的背,「我来教你的话,很快就学会了。」

「……你会交际舞?!」从手指缝里偷偷瞥了狛枝一眼,日向有些不相信地问。

「嗯,当然会啊。」顺理成章的表情。

受到打击的日向,觉得自己的呆毛再也挺不起来了。

「啊哈,不过日向君如果觉得困难的话,只用穿着漂亮的礼服和我一起跳舞就好了。我会很好地引领日向君的哦,就算被日向君踩了脚我也很开心哦……」

……………………

「日向君,洗澡水我已经替你放好……了?」

苗木从浴室中出来,没有搞懂情况的他只得傻傻地看着日向用沙发垫子泄愤般地捶打着狛枝的头,而狛枝也只是笑着接受着日向毫无伤害的攻击。

 

「哈……日向君,最近还是不要那么晚出去为好。」

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狛枝和日向便在清晨的阳台上享受着美好的早餐时光了。日向看上去有些昏昏沉沉的还没有睡醒,似乎并没有多少食欲。而狛枝却已经摊开了报纸,翻阅起今天的各种小道消息。

「听说最近有一个恐怖的杀人狂在贾巴沃克郡出没,像日向君这样没有防御力的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你在说什么?!」日向有些生气地皱起了眉头,「就算我不能把你打倒,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不会随随便便被那种来历不明的人杀死的!」

「这可说不准哦。」狛枝将报纸翻过面来给日向看那些鲜血淋漓的照片,日向稍微瞟了一眼就赶紧用手遮住了。

「真不明白,你吃早饭的时候怎么还能够看得下去这种猎奇的报道……」日向说着便将一块抹茶蛋糕满满地塞入了口中,「唔,虽然我觉得抹茶的味道还不错,但是总归比不上草饼……」

呜哇,日向君最喜欢的食物是草饼吗?这可得记下来呢。

狛枝默默地收回了报纸,带着治愈地笑意看着日向将一大块蛋糕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口吞了下去,毫无风度却自然可爱。

「说起自卫,日向君,我觉得你有必要在你自己的佩剑之外再带上一些防身的东西。」看到日向似乎是被噎着了的样子,狛枝赶忙将自己的红茶递了过去,「我这一次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了,里面找到了一些能用的武器。虽然我料想过日向君大概不会用剑,但是姑且还是将那一把比较锋利的放在日向君的卧室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总比那把连萝卜都砍不断的『言之刃』有用。」

「不用这么麻烦吧。」日向咕嘟咕嘟地灌下几口水,「武器商人那里要多少剑都有的是,而且听说最近刚从我的故乡洛克费坦运过来一批手枪。虽然我小的时候已经接触过这种武器很多次了,但是感觉上还是不能很好地操控啊……」

「不能很好操控的武器就和没有无异。」狛枝的手指轻点着桌面,「日向君的话,贸然开枪说不定还有可能伤到自己人呢。」

「这种话真是够了!」日向不开心地瘪了瘪嘴,表示自己因为狛枝刚刚的话而感到非常受伤。

「啊哈哈,这是玩笑。」虽然狛枝内心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但是考虑到日向的情绪还是不得不改口,「真正的问题在于,用枪这种没有灵气的东西是没办法斩杀妖精的。只有拥有妖精力量的剑,才可以做到。日向君现在可不仅仅是作为人类界神座家的当主,还有掌握着妖精界的领地,所以不得到这种力量是不行的。我带来的那把剑,力量自然不及开锋过后的『言之刃』,但毫无疑问是带有妖精力量的剑。昨天我把它放在卧室里之后,日向君是不是也觉得睡眠质量变得好一些了?」

「稍微。」其实日向正在感叹自己竟然一晚安眠,甚至到今天白天苗木叫自己起来吃早餐的时候还完全没有意识。但是面对狛枝的问话,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

只是出于「不要让他太自以为是」的心态而已。

日向双手捧着自己的那杯牛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默默地喝了下去。

「说起来,七海呢?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没有见到它。」

「七海桑昨天累坏了,在日向君回来之前就已经睡了,直到现在还懒懒的不肯起床呢。」狛枝将报纸暂且放在一边,「倒是苗木君呢?从刚刚开始也一直没有看见他。」

「他说这之前有三个人一直很想到宅子里当下人,现在好像正在对他们进行审核。」

「这么一大早吗?」狛枝的眼神突然间望向了日向的脚边,「苗木君还真是辛苦呢。」

「嗯……啊……」日向不知道狛枝怎么了,以为自己的脚边有东西,但是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

瞬间,日向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伯爵,伯爵。」那个声音说,「请问您就是神座家最新的当主日向殿吗?」

「呃……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您在哪儿?」日向在自己的四周围看了一圈,却都没有找到声音的来历,于是将视线投向了狛枝。狛枝叹了口气,将放在桌上的一朵装饰花朝着日向的脚边扔了过去。谁知这朵小花却直直地立在了空中,并不断上下颤动着。

「您好,我是新入住您家的矿山哥布林山田一二三,请多指教。」

「呃,哈啊……请多指教。」日向忙冲着那朵花点了点头,「只是很对不起,我现在并没有办法看见你的样子……」

「这很正常,我也并不在意。您能够听到我说话我也已经是非常满足了。」

「这可是希望妖精哦。」狛枝捧着脸,带着笑看着日向,「日向君果然是吸引妖精的体质呢,就算没有举行宴会,也还是有妖精朋友们向你围拢过来。」

「哦呀哦呀,这位难道是……」山田的声音转向了狛枝。

大概是妖精博士在妖精们看来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狛枝才被山田给认出来了。

日向这样想着,点了点头。

「......未来的伯爵夫人吗?」

听到这句话,日向直接被自己的牛奶呛到了,而狛枝却还是一脸欣然微笑的表情。

「山田君,可以的话我想要问你一句,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在混沌的一瞬间,日向似乎看到了花朵的下面有闪现了睿智的光芒。

「哼哼,伯爵您可能不知道,我并不单单是矿山哥布林那么简单的哦。实际上我作为妖精还有一个副业,就是绘制呃……绘画。为了能够让我作出更好的作品,与我相熟的教母妖精就赐予了我一部分能够看到人们缘分的力量。」

「缘分?」

「是的。」山田回答道,「简单来说就是人与人之间连接起来的红线,通常来说是绑在小拇指上的。」

「那么,也就是说,我的红线是和日向君绑在一起的咯?」

「完全正确,夫人殿下。」

「不,等等这个概念完全说不通啊!」

终于想明白的日向有些愤怒地拍着桌子。难道所有的妖精都分不清人类的性别的吗?首先自己是个男的,之前被某个天真浪漫的梅洛欧说成是「未婚妻」自己也就认了,毕竟是自己欺骗人家在先。但是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狛枝也是个男的!为什么一定要成为「伯爵夫人」不可啊!

「说起来,我的小指头真的和这个人相连吗?这也太不现实了!」

山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

「那个,伯爵,我在人类的世界居住了也有一定时间了,所以对您的想法我大概能够理解。如果您对夫人有任何不满的话,您大可以从您手指头的其他红线找到一个两个情0w0妇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等一下!」这一次日向还没来得及吐槽反而是狛枝先发话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指只与日向君的相连,而日向君的手上却缠绕着很多条红线是吗?!」

「准确来说,是这样的,夫人殿下。」

「啊哈,啊哈哈哈,这下可是真有趣了。」狛枝阴沉着脸站了起来,「那么,可以的话,山田君,能不能请您帮我一把呢?我想要看一看连接着日向君小指头红线的到底都是怎么样的人……」

「呃,可是……夫人殿下,我认为您作为伯爵夫人,应该拥有一颗包容的心……」

「山、田、君。」狛枝的笑让日向都不禁打了个寒战,「我只是想要见识一下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啊啊,本来像我这种低劣的人类怎样也是不会入日向君的眼的吧,我只是想去看一看那种人究竟适不适合日向君呀。对这种事情虽然不应加以干涉但有所戒备总是正常的吧。老实说,我觉得作为『夫人』,更是应该向那些能够抓住『丈夫』的心的女人多加学习以丰富自己才是,你—觉—得—呢——?」

「是、是是是……」山田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地颤抖。

「那么,日向君,我就先告辞了,请您慢慢享用您充满希望的早餐吧。」

日向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狛枝身后的花朵颤颤悠悠地跟着狛枝出了门,而后刚刚醒来的七海就这样在门边和狛枝擦身而过。

「唔哈……早上好,日向君……」

七海就这样走过来,跳上了狛枝原来的座位。

「嗯,七海,好久不见。」

日向到一边拿了另一个杯子,替七海倒好了牛奶。

「唔姆姆姆……说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狛枝君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不,并没有。」

日向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将视线挪向了正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的小蝴蝶。虽然是这样,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快得不像话的心跳。

真是的,什么嘛……要不是还连接着其他那么多线,简直就要吓死了……才不要跟那种人结婚呢……

话说自己的手指上真的连接着那么多条红线吗?那么自己岂不是相当花心的那种人?明明到现在连一个喜欢的女孩子都没有过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该不会是还没有遇见吧……真的有可能是这样的吗?可现在自己也已经那么大了……难道说是贵族小姐?那样的话之后就算回家大概也要保持一副贵族的样子的了吗?

唉……还不如就直接和狛枝结婚呢才怪!!谁要和他结婚啊,他和自己结婚去吧!

就这样在无尽的烦恼中,日向烦躁地挥了挥手,直接赶走了面前那只有些烦人的小蝴蝶。

「啊,对了,说起来我刚刚在客厅里遇到了苗木君。」咣当一声放下了牛奶瓶,七海幸福地趴在椅子上睡起了回笼觉,「他让我转告哈啊……日向君……姆姆……让你……快点下去……姆姆…………看新人……唔姆唔姆…………」

看着瞬间入睡的七海,日向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地抱起它,将它放在了屋内的沙发上。

那么,接下来,就去见苗木君吧。

日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打起精神来。

去看一看那三个最新的下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吧。


——————TBC——————

码了七千多字,剧情毫无进展……sad……

以及,本篇只有狛日,请相信我只有狛日!「夫人」的称号神马的→ →你们不觉得这位夫人比伯爵本人还gong吗?

顺便解释一下,山田所属的妖精是哥布林的一种,简单来说就是对矿石很有研究的矮人妖精。他所说的能看到红线的能力实际在原作中基本就是恋爱关系了(但在这里姑且引申为“缘分”)…这种能力通常是属于哥德玛丽妖精(Godmother,又称教母妖精)所有。

评论 ( 32 )
热度 ( 89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