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长篇】幸运妖精第一章(下)

修改已完成

——点我转(上)——



1.9

「他的事,你不要插手。」

「诶,可是呢~要不是人家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不是吗?」

「……见不到更好。」

「啊,这样……做了多余的事情真是很抱歉。」

「告诉……他……力量……吞噬……」

「理论上来说,你……感谢……海水……最后……纳……拉……」

………………

 

「喂——!你醒着吗?」

日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一张熟悉的脸。

「老、老板娘?!」

「都说了多少次了是看板娘啦!不说到底我的也是有名字的,我叫朝日奈葵。朝、日、奈、葵!跟你说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朝日奈有些不耐烦地戳了戳日向的额头,「还有啊,你怎么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来啊?你的未婚夫呢?」

未、婚、夫?

日向在脑子里不断地回响着这个词汇,渐渐开始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是的,就是自己被当成少女被某个刚刚认识一天多的男子搂在怀里安慰着「没事没事不要害羞」之类的破事儿!

不,等等,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问题。

「那、那个……我并不是什么『未婚妻』,小姐您一定是认错人了。」

「装也没用哦。」朝日奈站起身,「我说过的吧,你的眼睛很漂亮。」

又是这双眼睛的问题吗?

「但、但是光凭这个……」

「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哦。」

「味道?」

是因为自己没洗澡吗?这还真是失礼。一脸窘迫的日向坐起身来拉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闻了闻。朝日奈见状一把将日向的手拍掉。

「不是说这个味道啦,是你身上自然的味道啊。」见日向还不能理解,朝日奈只好又耐心地解释起来,「不少妖精的眼睛都很漂亮,所以单凭眼睛当然分辨不出来啦。但是你身上有一股别的妖精都没有的香气,唔嗯……怎么说呢,如果不像你之前那样穿着厚厚的衣服的话,这种气息的强烈即使是我这种力量只有一点点的妖精也会被吸引过来呢……」

「等、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信息量太大导致日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你是妖精?」

「啊,说起来你还不知道吗?」被问到妖精的事情朝日奈有些害羞地卷起了衣角,「虽然这件事除了老板和老板娘都是保密,但是既然你已经到这个地方来了就证明你确实是与妖精有关系的吧。那我就破例告诉你好啦!」

朝日奈指着自己的脸。

「我啊,是人鱼妖精梅洛欧哦。」

梅洛欧?

日向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词汇。

啊啊,确实是啊,之前还听恬不知耻的某个妖精博士说起过水系妖精的事情……啊!

日向猛然想起了自己因为和狛枝吵架然后赌气自己到水边调查结果却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突然间蹿出来把自己拉下水的事实。

这么说,这里是……?

日向的眼前游过一条怡然自得的小鱼,一人一鱼互瞪着眼睛看了半天,突然间日向迸发出了把海水都搅动的惊叫。

「呜哇啊啊啊啊——!!」

头顶是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天空,时不时还会有鱼群从上面游过;身边是各种颜色的珊瑚,虽然看不大清楚但是区域应该不大;脚底下是海底沙地,却不知为何泛着莹莹的微光,使得日向能够看清周围。

「为什么我会在水底的?完了完了我是不是已经被淹死了现在只是处于灵魂状态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还没有找到真相还没有跟喜欢的女孩子告白虽然现在还没有这个对象还没有回报女王陛下和苗木君还没有跟狛枝那个混蛋道歉……」

「那、那个,未婚妻……你别着急,我认为你的未婚夫现在正在赶来救你……」

「呜……我不叫未婚妻,我叫日向创……」

朝日奈无奈地顺了顺日向头上的呆毛。

「那个……日向创,请相信你的未婚夫吧。虽然我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时间还不长,但是他真的很爱惜你的,他一定会过来的,我感觉得到。」

看着不知为何信心满满的朝日奈,日向觉得槽点多的他都不忍直视。

另外,呆毛被摸真的很不爽。

「朝日奈小姐,我是个男的。」严肃、严肃。

「嗯,这点我是能看出来的。」呆滞、呆滞。

「所以如果您对人类世界真的这么了解的话,那您也应该知道一个男的是不能作为另一个男性的『未婚妻』的!」日向几乎是吼叫着说出这句话,朝日奈不禁捂住了耳朵。

「……我很抱歉,因为在妖精的世界里是不分性别的。」朝日奈仰起脑袋思索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问题大概是出在这里,「不过『结婚』这种契约性质的东西还是能理解的,老板娘告诉我,『未婚妻』和『未婚夫』就是两个人在『结婚』之前的称呼,所以我认为这样称呼你们也不算错。」

「所以我并不打算跟他结婚啦!」日向突然间钦佩起能和妖精打交道的狛枝来,因为这只天真烂漫的梅洛欧到底在说什么自己真的一句也听不懂!

「你真的不打算和他『结婚』?」朝日奈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可我明明感觉到你们两个之间虽然还没有建立正式契约但是基本上已经是契约关系的说!」

「啊啊,的确是契约关系,但是只不过是我雇佣他的而已!」日向感到非常脱力,「……总而言之请不要再叫我『未婚妻』了,也请记住我没有一秒钟想要跟那种自说自话时不时犯病的人『结婚』。」

看朝日奈的表情,她似乎还在消化刚才日向所说的那一番话,并没有完全认同。为了防止她又东想西想,日向决定采取自己的惯用战术。

「说起来,我现在为什么会在水底?」日向将话题引向正轨,「不,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能够这样自在地呆在水里……」

「嗯……我觉得,大概是因为女王大人在保护你的关系。」朝日奈拉起日向的手,轻轻一蹬腿,两人就脱离了珊瑚丛区域,「虽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梅洛欧的女王大人刚刚在呼唤你过去——我的任务本来就是带你到她的面前。」

「梅洛欧的……女王?」

「嗯,是的哟。」朝日奈游泳的速度很快,日向被她拉着,甚至能感觉到水流拂过自己的脸庞,「大概是因为你身上的香气,她相信你是无害的。并且要求我见到你的第一时间把你保护起来,防止被邪恶的妖精吃掉。」

「吃……掉?」

这个词汇又勾起了日向关于某个人的一些不好的回忆,对这个词他本能一般地产生了排斥,于是逼迫自己将这件事扔在了脑后涌动的暗流之中。

「嗯,刚刚我也说了吧,你身上有吸引妖精的香气。」朝日奈的声音在水中显得有些闷,一些字句在日向听来有些含混不清,「这个香气对于我们这种不主动攻击人类的妖精倒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被绝望妖精……不,甚至只是那些灵魂不够纯净的希望妖精感应到的话,我想很快它们就会堕落到黑暗之中并且袭击你的。」

「希望妖精还有灵魂不纯洁的吗?」这事可从没听狛枝提起过啊。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没有的,妖精一生下来就被赋予了纯洁完满的灵魂。但是人类的灵魂却生来就带有肮脏的成分。举个例子说,与我们关系很亲近的瑟尔奇妖精,如果不是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作为人类的事实,而无欲无求随着心灵的指引去做事,那么它的灵魂也是不够纯净的。另外还有一种情况……」

朝日奈加速地划着水,日向被水流冲的有些睁不开眼,于是将一只眼眯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看到了朝日奈的耳畔上生出了小得可爱的鱼鳍。

二人眼前隐约出现了,在远处发着光亮的梅洛欧王座。

「……就是喜爱与人类结合的水妖精云迪尼。它们沾染上肮脏的人类的灵魂,终归逃不过堕落黑暗之中,万劫不复的命运。」

 

日向小心地跨过一只正在海底翻滚着的海星,努力保持着平衡。性急的朝日奈有些看不过去,赶紧拉着他往前走。

「汝即为那位落入水中的友人吗?」

日向有些紧张地环顾着四周的环境。这里虽然没有刚刚所在的高珊瑚丛中封闭,却有一种别样的压抑感。丛生的海底礁石形成自然的隆起,阻碍了日向的视野。如果向上看去,除了一片深蓝之外也什么都看不见。不过话又说回来,凭借自己的视力居然还能够稍微看清这里的景色,倒是可以大致推测出这里距离深海的底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礁石形成了一个并不整齐的斜面,顺着斜面向上望去,便能够观瞻到深海的王座和女王的风采。

但是,大概是由于身为人类的关系,日向站在这个地方对于梅洛欧的女王看得并不是非常清楚,唯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布满鱼鳞的下半身和本应该是脚掌地方浮动的尾鳍。

狛枝说过的,梅洛欧似乎是人鱼妖精……来的?不过人鱼妖精为什么要救我呢?啊啊刚才看板娘也说过了,是觉得我身上有什么「香气」来着?等等要是我实际上没有这种气味的话,不知道这种妖精是不是很凶残啊,会不会被杀掉啊?

「回答。」

女王厚实而有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日向接下来的一系列想法,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日向浑身一震立刻开始解释起来:

「那个……尊敬的梅洛欧的女王陛下,我叫做日向创,是因为不小心落到水里的,并无意侵犯你们的生活,呃当然也有别的因素在里面,而且具体为什么会在这里其实我也并不是非常清楚……」

本来准备用自己这几天临时学到的一些社交语言来为自己进行开脱,但是越到后面他就发现这种啰里吧嗦的话自己根本掌握不好。尤其是,妖精们似乎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那些有的没的就赶紧省略吧,女王大人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同样对女王鞠了一躬之后,朝日奈转过头来批评日向,「如果可以的话,女王大人现在就可以送你离开,毕竟在你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

只是?

听到这两个字的日向不禁打了个寒战,慌忙地跟着施了一个礼。

「……只是,女王大人想要向你了解将你送过来的那个绝望妖精的事情。」

将我送过来?绝望妖精?那是什么?

日向一时间没有能够反应过来,那几个关键词在脑子里不断地打转,结成一团。

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似乎确实有这么一个印象,是被一个有着红色指甲的女人给拉下了水,但是说实话自己也根本不记得具体的情况了。不会游泳的自己早早就喝了几口水失去了意识,在模模糊糊中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内容也早就已经记不清晰了。

「一上来就让你回答这么困难的问题真是抱歉。」朝日奈不好意思地道歉,「其实事情应该由我们这边先来解释,毕竟一个人类要接受这种现实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吧。但是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希望你能够体会,这也是女王大人如此着急的原因。那个绝望妖精,女王大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日向呆呆地听着,虽然对情况还是没能够完全掌握,但还是本能一般地点了点头。

「我们梅洛欧一族遵循着和当年神座出流大人的约定,世世代代守护着神座的主宅。神座主宅周边的水域下方,本来就有着通往到这边的妖精通道和部分暗流。本来是为了让我们住在海底的梅洛欧能够更加方便的保卫神座主宅而建立的。然而近几十年来,神座家族的人渐渐开始对我们疏远,很少去清理池塘,断绝了与我们进行交流。池塘里生了水草,妖精的通道的开启也不如原先那样频繁了。」

「然而就在半年之前,一位妖精博士来到了这里,他是来向我们告密,说是神座家中有所谓『背叛者』的存在。我们并没有对他多加怀疑,因为他的脖子上戴有『瑟尔奇的心脏』……」

「请等一等。」

日向不失时机地打断了朝日奈的话。

「你所说的『瑟尔奇的心脏』,难不成就是……」

「是的,没有错。」朝日奈补充说道,「就是你们人类世界所说的『海蓝宝石』。」

果然是那个人!

日向的脑海中当即浮现了那个照片中的男人的形象。凌厉的眼神,漆黑的头发,以及和自己一样一直挺立在头顶的呆毛……

不过这样一来,事情的大致过程就已经差不多明白了……

「不错,真相正如汝所想。」梅洛欧的女王的声音波动着海水,「为人所欺,打开妖精通道的人正是吾辈。」

当时,戴着海蓝宝石的妖精博士在凭借着瑟尔奇的心脏而博得了梅洛欧一族的信任,建议它们能够打开妖精的通道,将所有的神座本家的成员拉入水中,由梅洛欧女王进行一一审问和辨别,便能够从此守护神座一家。本身就有些愚钝的梅洛欧们相信了这些话,于是按照计划与他们里应外合打开了妖精的通道,没想到中间却出了岔子。通道的另一边已经被一个带着绝望气息的妖精临时改道,才造成了现在所有人集体失踪的惨剧。

「女王大人非常地焦虑,毕竟现在神座家如果没有人能够掌管,很难说不被邪恶之徒控制。而究其责任,便是我们的原因。女王大人认为自己再也无法再面对神座出流大人的亡灵……」

朝日奈望了望高高的王座,露出了有些悲伤地表情。

默默听到最后的日向大脑开始飞速的旋转。首先,他对事件的调查有了进展感到由衷的高兴,尤其是自己竟然比那个狛枝凪斗先找到真相的事实让他大受鼓舞。另一方面,随着真相渐渐浮出水面,另一些全新的问题也就此诞生了。比如说,为什么那个红色指甲的妖精一定要将自己拉入水中却并不杀掉,反而竟将自己带到了可能发现真相的地方?以及,当年音无凉子特别交代不让自己接近水边,真的是因为自己可能会破坏妖精通道的关系?另外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和梅洛欧一族们解释清楚……

「其实,现在并不是没有接班人的。」日向说这句话的时候怯怯的完全没有底气,「事实上,我现在是暂时处理神座家的事务的人,而且女王陛下也已经批准……」

「汝非吾辈选中之人。」

女王说这句话时完全是毫无偏颇的陈述着事实,但在日向创听来,这句话却异常地刺耳。

「日向创,有件事你或许并不知情。」见女王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欲望,朝日奈主动开始承担起这个职责,「按照惯例,每一代的神座当主,都是在出生之前就由我们梅洛欧的女王来进行挑选,并赐予他能够看到妖精的能力。然而最近由于关系渐渐疏远,神座家当主的继承权也与阴谋和权力等人类世界我们不太了解的概念扯上了关系,原本由我们来进行挑选的孩子总是在刚刚出生不久就已经受到各种磨难,有不少都英年早逝。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遵守约定,每一代一定会赐予某个人这样的力量……」

看着陷入更深沉思的日向,朝日奈咬了咬下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根据日向的了解,自己的这一代人中没有一个拥有能够看到妖精的特殊能力,除非妖精主动现身,否则对于他们来说眼前都只是一团空气。不过,既然梅洛欧都已经说过了,选择当主的惯例到现在还保持着,也就是说,自己的兄弟姐妹中,那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人,要么是早就已经死去,要么是一直隐瞒着自己能够看到妖精的事实。

其实这后一种解释确实也能够说得通,自己的兄弟姊妹们在觊觎着当主宝座的同时,也在担忧着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会被谁干掉。为了明哲保身而隐瞒身份的情况也可能发生,但就日向这三个月来对他们的了解,日向并不觉得其中有哪一个像是会隐瞒这种事情的人。

而且,通过刚才梅洛欧女王的话,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个被妖精所选中的人。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那个孩子和自己一样,也是私生子,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说服他来继承爵位,那么自己很快也就又能恢复自由了……

只是这样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类似这样的一些线索啊……

但是,等等,似乎还有那么一种可能性……

日向有些惊恐地抖了抖身子,没敢再继续想下去。

唯独这件事情,日向觉得自己怎么都无法面对。

「来了。」

女王喃喃一般地说道,然而日向并不能够理解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女王大人……」朝日奈看着王座的上方,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点了点头。

「日向创,出于对你的友善,我将要带你去见一个人,但是如果你在此期间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话,女王大人也不会如此简单就原谅你的。」

日向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发现朝日奈这一次非常认真。

「我可以问一句吗?」日向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们要带我去见谁?」

朝日奈转过身,轻轻地拉起了日向的手,稍微回头看了看女王,点了点头,脚上一蹬就带着日向向远处冲了出去。

「本来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让你见这个人,因为他现在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半路上,在水中,日向隐约听到朝日奈这样细致地交代着。

「见到他的时候,请务必不要轻易地靠近他。」

「即便他曾经是你的『未婚夫』。」

 

1.10

「就是这里。」

在日向还没能够看见任何东西的时候,朝日奈就已经早早地放下了他的手。冲着两边的看守打了个招呼,直接站在一个窄小的峡口不再前进了。

「去吧,里面就是那个人了。」朝日奈解释道,「虽然有些黑,但是按照规矩我是不能进到牢房里面的,所以接下来的路只能你自己来走。不过我也不会就此抛下你不管,万不得已的时候就请大声叫喊我的名字吧,那样我就会知道你身处险境,即便是触犯了规矩也会进去救你。」

「名字?」日向默默的作出了「朝、日、奈」的口型,「这样吗?」

「是的。」朝日奈说道,「我们妖精对自己的名字都很敏感,尤其是还在我故乡的海域,这么一点点距离的话不可能听不到的。」

日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虽然女王大人的意见是,一定要好好地拷问这个人。只因为我解释说他是你的『未婚夫』,女王大人才临时决定带你先去见见他,最好能够问出些什么。」

「不,等等。」日向一边迷茫地摸索着前方的道路,一边积极地发问以便掌握情况,「狛枝他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接受拷问?就算拷问了你们也一定什么都问不出来……」

「这不是问题。」看着日向跌跌撞撞地向前,朝日奈也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出手相助,「你是被绝望妖精拉进来的,所以我们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更何况你也没有任何恶意。但是那个人,对于我们梅洛欧来说,只是个不受欢迎的闯入者。虽然我是相信他一定是来救你的啦,但是他身上的那股恶意简直让人不能直视,女王大人当然也就不会随随便便放他出来。」

「那什么,虽然我对他也简直是讨厌到家了……咕!」日向一头撞上了前面的一块大石头,「咳……不过我觉得,他并不是那种有害的人类。他本质上并没有伤害别人的欲望,只是有的时候太过于呃……偏颇了一些?」

「这一切都交予你来判断。」朝日奈的声音原来越远,「女王大人相信你明亮的眼睛。」

也就是说,狛枝的生死现在都在我咯?

日向姑且这样自顾自地想着,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救狛枝的一天。那么自然不必作出别的什么妄断,直接将他带出来就是了。

「狛枝?狛枝你在哪里?」

向着峡谷深处不知道走了多久,日向尝试性地发出了声音。但是在水里自己的声音闷闷的根本传不了多远,想来狛枝就算在附近也未必能够听到,于是日向便放弃了让他自己找过来的念头。

「真是的,狛枝这个家伙……」狛枝能够下到水中冒险赶来救自己,不得不说日向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感激的。但是,明明是来救自己的,最后却落得这步田地,这还真是个不幸呢。

「平常那么得意洋洋的,现在好了吧。哈哈,一会儿可要好好地……」

「好好地……做什么呢?」

腰上突然环住了一双手臂,熟悉的声音就这样冷不防地从耳边响起,吓得日向一哆嗦,差点直接一拳打上去。

「狛枝……呜哇你做什……」

「呼呼,日向君的身体……好香……」

腰上的手开始在身体上摩挲着,肩上那一撮头发的质感毫无疑问就是狛枝的,但日向并不能够确定那胡乱舔舐着自己脖颈的人究竟是不是狛枝……

虽然看不见,但是觉得好可怕。

「狛枝,你给我放手!」

日向拼命地捶打着腰间环绕的手,然而一觉醒来的他彻底忘记了自己的攻击对他完全无效。

「日向君,真是可爱呢……一边作出要挣脱的样子,一边却口口声声地喊着我的名字什么的……」

这个人是个超级大变态啊!

日向这才明白了朝日奈所说的「危险」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了现在这样,但现在的自己一点防备都没有,这样下去……

对了,名字!

日向想起了进来之前朝日奈对自己的嘱托。

只要喊「朝日奈」的话……

但是,如果喊出了声,那么狛枝就一定会被当成犯人抓起来,说不定会被拷问至死……但是现在这个情况……

不行,就这么放弃的话不行……但是……

「朝……啊哈……」

「不可以哦,日向君。」剩下的话语全在狛枝强硬的力道之下统统吞进了肚子,「明明和我在一起,却喊着别的妖精的名字,不觉得太过分了一点吗?」

日向内心已经把他千刀万剐了,但是一想到他惨死在梅洛欧手里的样子,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得奋力挣脱身上越来越紧的束缚。

「狛枝,你给我停手……很疼……」

「日向君,真是美味。」在对方脖子上留下一个深深地吻痕之后,狛枝一把抓住了向自己腹部砸过来的手,「啊嘞?日向君,手上怎么受伤了呢?这可真是……」

日向感觉自己的手被生生地拉到了自己的耳后,一个温暖而柔软的东西轻轻地挑逗着自己因为没有包扎好经过水的浸泡又被暴露在外的受伤的指尖。

「唔嗯,又渗出血来了呢,这下可不好了……」舌尖刚刚离开,在耳边说完这句话后又再一次凑了上来,「必须要全部吃掉啊,浪费可不行呢。」

「狛枝……」

感觉到血液从指缝中被吸出,让日向觉得浑身难受,想要动一动身子,却被箍得紧紧的,动颤不得。

「怎么了,日向君?」狛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一直这么叫我的名字的话,我可以将其视为对我的引诱吗?」

明明是这么暧昧的话语,然而对于气息都要停止了的日向来说,完全丧失了它原本应该带有的含义。

「……我透不过气来……」

这样气息奄奄的声音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博得了他的同情,日向觉得自己的胸口宽裕了很多,然而就在他放下心来的一刹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在怀中将他掰了过来。

「狛枝……」

「不可以哦,日向君,都说了这是诱惑了哦?呼呼,还是说日向君明明知道这一点才这样呼唤我的?」

听着这个声音,日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酥麻了。

「狛枝,你的眼睛……」

「明明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了,日向君还是刻意要来诱惑我吗?」

借着海底微微的光芒,日向清楚地看到了,眼底带着深沉黑暗的狛枝,像饥饿的野兽一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开动咯。」

明明知道这样的事情很奇怪,狛枝的表现也多少有些不正常,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力气去反抗了——准确地来说,连反抗的心都没有了。只得任凭对方解开自己上衣的第一颗纽扣,发狂一般地亲吻着自己的锁骨。另一边,环在腰上的手还在不断地……

上下摸索?!!

突然想起了这种感觉的日向气的呆毛直直地冲了上去。没错,就是那个地方!明明知道自己腰部的某一处非常敏感,却还是固执地摸上去,这一次甚至伸进了衣服里面!

找死!

愤怒地日向已经什么也没想了,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拳就打在了狛枝凪斗的漂亮的脸上,然后喘着气看他在水中滑行了老远。

「咕……好痛!日向君也不必这样……」

「呼……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吗,狛枝?」活动着手腕的日向用眼神示意,让捂着一边脸的狛枝自己游过来,「如果你再这么下去我就直接喊人……不,是喊妖精过来教训你!」

狛枝自知理亏,摸了摸脸,发现并没有肿起来之后便忍痛冲着日向那边划了过去。

「不愧是日向君,果然还记得我当时的提示呢。」狛枝讨好一般地凑到日向跟前,「我的脸是日向君唯一能够打痛的区域,所以当我不听话的时候,请毫不犹豫地打过来吧,我会很开心地接受的……」

「啊……嗯……是啊。」日向心说自己早已不记得什么提示了,然而既然狛枝难得不带贬义前提夸了自己,要跟他解释清楚情况也需要花很长时间的样子,于是日向就不准备再追究什么了。

「总、总之,我还是先大概跟你说说情况吧。」

日向将自己方才从梅洛欧那里得到的消息统统告诉了狛枝,听后狛枝并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而是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听着,狛枝……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日向摸到一块礁石旁边有些沮丧地坐下,「我不是被妖精们选中的人,所以我也不是你理想的委托人。我虽然大部分时间并不了解你的想法,但你对我一直都抱有期待,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所以……」

「我并没有在想这种事情哦。」

狛枝的话让日向有些出乎意料。

「本来呢,我的确是对神座家和希望妖精的联系感到非常有兴趣,也是因为这样才成为了神座家的狂热爱好者。但是通过日向君和梅洛欧的说法,我几乎就可以确定了——」

狛枝漂着来到日向的身前。

「神座家早就已经腐烂了。」

说到这里,狛枝虽然露出了笑容,但是他的心中明显也在动摇——没想到自己终有一天,竟然会宣布「充满希望」的神座家的「死亡」。

「对不起,狛枝……告诉你这种事……」

看着狛枝的这种表情,日向突然觉得有些内疚。因为如果不是自己一定要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狛枝也不会被卷入其中。他只需要每天和七海好好地做做艾草味道的司康饼投喂小妖精就好,怎么会有机会成为梅洛欧的囚徒。而现在他唯一的信仰也是被自己……

「日向君就是老好人过头了啊。」

看着努着嘴有些难过的日向,狛枝拉起了他的手。

「要知道,过去的我一直在一篇黑暗中彷徨,寻找着渺茫的希望。对的,就跟刚才在梅洛欧的监狱里一样。直到我听到了日向君呼唤我的声音,我才得以前行来到你的面前。」

狛枝的眼神透着真诚的光辉。

「日向君,你就是我全新的,真正的『希望』。」

日向低着头,抿着嘴唇,很久没有说话。

「可是,我说不定是那个毁了你希望的人……」

「我知道哦。」狛枝说道。

「日向君的猜测,我知道的。」

日向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狛枝,他不敢相信狛枝在知道了他的想法之后竟然会是这种态度。

既然梅洛欧说过,在自己的兄弟姊妹中已经没有能够看到妖精的人,而自己也并不是那个被妖精选中的人,那么还有一种最有可能的情况。

最充满「希望」的那个孩子,被日向作为「交换之子」替换到了妖精界,成了妖精的孩子。

「日向君,即便是如此,我的委托人,毫无疑问还是日向君。」

狛枝握着日向的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是『日向君』带给我的希望。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来到了黑暗之中拯救了我。至少目前在我的眼中,日向君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类,是一个被妖精所爱的人类。并且……」

温柔地将那只受伤的手指移到嘴边,留下一个轻吻。

「是被我毫无保留地深爱着的,可爱的『未婚妻』哦。」

「这、这个话题,暂时不要提了啊……」

明明一直是自己的雷区,大概是由于这一次气氛的缘故,红着脸的日向意外的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屈辱。

算了,当一次神烦妖精的「未婚妻」也不坏吧。

 

「这样真的可以吗?」

为了防止自己会错了意,日向谨慎地问道。

「就这样放我们走吗?」

「嗯,刚刚女王大人是这么说的。」朝日奈将耳朵收了回来,抖了抖侧面蓝色的鱼鳍,「好像是因为这个人的黑暗气息已经淡化很多了,看来让你单独和他交谈是正确的。」

「啊……哦……」日向对朝日奈的解释既没有兴趣也不太懂,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甩动的鱼鳍吸引,因为看上去似乎很有趣。

「还有,女王大人最近一直在为自己对神座家造成的麻烦而感到歉疚,尤其是又把你牵扯进来的事。」

「女王大人连这种事都知道的吗?」日向随口问道,眼神死死地盯着顺着水流前后漂动的蓝色薄膜。

「即便是妖精通道被阻塞,梅洛欧还是神座家的守护神。不仅守卫着神座家的主宅,连贾巴沃克的海域也归梅洛欧主管。我们与神座家千丝万缕的关系是很难被剪断的。」朝日奈解释道,「当年的神座出流大人也将他最为珍贵的宝剑交予我们保管,据说当年他使用的时候,能够通过语言使其开刃斩断敌人,因而被称为『言之刃』,到现在也已经有将近三百年了啊。」

说到这里,朝日奈顿了顿,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么说,现在女王大人是打算将这把剑交付与我们了?」见日向没有说话,揣测到对方意思的狛枝代替他发言了,「只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朝日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狛枝,看板娘并没有这个意思的吧,还是不要咄咄逼……」

「……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长时间的思考之后,朝日奈异常正经地看向狛枝,这种认真的神情让日向生生地将后面责备狛枝的话全部压了回去,「实际上,女王大人认为,现在这种危急关头,已经是将宝剑交付出去的时候了。但是在神座家逐渐没落,所有的继承人都消失不见的情况下,也只有你能够使她相信和托付了。」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所谓的『神座家失踪事件』或许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狛枝侧过身抱起了胳膊,「虽然说调查到现在,我们大概可以知道这件事的大体来龙去脉,但是还是有好几个疑点实在是太过暧昧了。」

日向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这两个人说话的节奏,只能呆呆地看向狛枝,希望他能够解释得更加清楚一些,尤其是他和梅洛欧之间心照不宣的部分。狛枝很明显也已经读懂了日向的想法,于是进行了更加详细的梳理。

「如果整理一下这件事情的脉络,首先,犯人派一个瑟尔奇假扮的女仆音无凉子混入神座主宅,以便打开妖精通道的准备。另一边,她的主人,那个戴着海蓝宝石的妖精博士来到了梅洛欧的领地对梅洛欧们进行劝诱,希望能够打开一道足以遍及整个宅院的巨大妖精通道。之后,音无凉子就趁着职位之便偷偷为妖精通道的改道作准备。直到事发那夜,明明带来梅洛欧的领地的神座主宅中的人们,最终却在中途通过了另一条通道到了我们谁也不知道的地点去,再也没有回来。这就是失踪事件的真相,然而……」

「可疑的部分是,在这个推理之中,日向君的出现纯粹是一个意外。」狛枝看了看日向的眼神,虽然前面的部分他大概能够听懂,但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竟又一次愣在当场。

「并且,导致日向君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却恰恰是那个音无凉子。明明是为了改道妖精的通道而混入主宅之中,却有意无意之间做出了多余的事,这在整个如此严密的计划中真的可以算作是巧合吗?而且,即便是真的是无意之中发现了那幅画,神座当主当时对日向君被找到的事实应该也是没有抱着任何的期望才对,但是就那么正好的在最为偏远的工业城市洛克费坦找到了,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只能用巧合来解释吗?」

「或许真的是个巧合也说不定的吧。」终于听懂的日向反驳道,「不是有句俗语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吗?说不定我就真的那么不巧地成为了他们的绊脚石呢?而且如果真的想要我过来的话,为什么后来又一定要将我赶出主宅?」

「这才是最为可疑的地方哦,日向君。」狛枝补充说,「我在调查神座住宅的期间,并没有发现希望妖精的存在。也就是说,当时的神座主宅完全暴露于绝望妖精的腐臭当中。既然没有希望妖精的庇护,想要日向君的命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甚至不用他们亲自动手,就算是被香气吸引无意中闯进来的一只最为弱小的绝望妖精都可以直接把毫无防备的日向君一口吞掉。」

听到这里的日向不禁打了个寒战。

「但是日向君却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了下来,说没有人在保护着日向君我是不会相信的。」狛枝安慰性地拍了拍日向的脑袋,让他不必过于害怕,「而且还有一点令我在意,就是那个人所说的『背叛者』的事情。」

「你是说,那个『神座家的背叛者』保护了他吗?」朝日奈虽然看起来笨笨的,但是意外地跟上了狛枝的思路。看着朝日奈着急的样子,日向猜想这件事一定对梅洛欧们非常重要。

「这些都还不好说。」狛枝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事情如我刚才的推理一致,参与这件事的至少有两方,他们的目的完全不一样,但是都早就知道神座家主宅那天晚上即将要发生大事的事实。」

「日向君被送出神座主宅或许并不是为了驱逐,有可能只是为了在自己限定的范围内保护他的生命安全。」

听到这样的结论,日向已经彻底傻掉了。

有人在……保护我?

日向开始一个一个回想和自己一起度过三个月时光的兄弟姊妹,然而无论怎么看,其中都并没有像是这样的人。

说不定,是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大人」呢?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早一点安排自己离开不就好了?

可是可是……

「日向君,就现在我们手头掌握的线索来看,是得不出什么像样的结论的,多想也是无益。」狛枝无奈地摇了摇头,「倒是看板娘,可以的话现在就带我们去取那把宝剑吧。」

「我叫朝日奈葵!朝、日、奈、葵——!」朝日奈又一次强调一般地说了一遍,「因为这件事还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的关系,所以我们之后大概会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不记住我的名字可以不行哦。」

说完,朝日奈侧过身去,冲着日向他们伸出了手。

「来吧,拉着我,我带你们去。」

湍急的海流再一次冲上了日向的脸,暂时没有适应过来的日向又一次眯上了眼睛。

只能感到右手方向的拉伸感,和左手有些冰凉的温度。

「说起来,我问一件事情可以吗?」

前方,朝日奈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

「你们两个,在那种黑漆漆的地方都做了什么啊?」

哈?

「……脖子上都留下淤青了的说。」

…………

呜哇!

日向终于想起来了,刚刚在一团黑暗中,某个脑子不太清醒的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奇怪的痕迹。

「并没有……唔唔……」

「什么——?」

「啊哈,朝日奈小姐,『未婚夫妻』之间的事情,像你这样单纯的妖精小姐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又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混淆视听了,快松开我的嘴啦!

极力挣扎的日向完全没有心思去考虑明明在自己身后拉着自己的狛枝能够跟上自己的缘由。

「啊,这样……」

就这样简单地认同了吗?!

以及,并不是什么未婚……嗯?

前面的朝日奈突然停止了前进,在后面的日向和狛枝就这样被水流的力量甩到了前方。

「是你……」

环着自己的手臂加上了一点点的力道,让日向觉得有些压抑得透不过气。

「狛枝?」日向先是不解地看着警戒的狛枝,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哈哈,怎么了?袭击完马车还不够,还想要这里夺取宝剑吗?」

狛枝的语气带着一些戏谑的意味,而脸上的表情却并不轻松。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呐,绝望的『日向君』。」

长长的黑发,黑色的衣服,血红色的眼睛,这样的描述,日向创只在一个人的口中听到过一次。

「我不是『日向创』。」那个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三个人,掂量着手中宝剑的重量,「你可以叫我『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

日向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神座出流大人……」朝日奈浑身颤抖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过去了,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您的身上,现在全部都是绝望的气息……」

「你口中的那个『神座出流大人』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却还是一直恪守陈规,所以才说你们这些人是过于无聊了。」

这位「神座出流」将视线转向了已经挣脱狛枝怀抱的日向。

「创,你真的决定要继承这种既危险又没用的东西吗?」

突然被一个从不认识的人这样发问了,日向的思路一时间还没能够转过来。半晌,当他终于明确了神座出流的问题之后,他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是的。」

「这之后会有比这一次多出好几倍的危险,你也要四处颠沛流离,甚至可能会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你都愿意吗?」

「是的。」日向坚定地回答说,「我有必须要确认的东西,不能在这里就这样退缩。」

日向冲着神座出流摊开了手。

「所以,神座出流,把剑给我。」

神座出流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他抓住了剑鞘,随意地向日向扔了过去,在水流的保护下,剑就这样正好地落入了日向的手中。

「叫我『出流』就好。」

日向感到身边卷起一股逆流,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虽然之后身体不受控制地摇晃起来,然而周围的水流却异常温柔地裹挟着自己,保护着自己向某一个光亮的方向前进。

这种感觉,日向似乎有印象。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在早已离去的母亲的温柔的怀抱中,那无尚的安心感。

 

1.11 尾声

「阁下,阁下……」

日向被摇晃着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战刃骸紧张的表情。

「呜哇——」

日向猛地吐了一口水,有人在后面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没事吧,日向君?」

「啊,还好……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日向还以为是狛枝。然而定下神来,狛枝明明还躺在不远处神座主宅湖边的一片树荫底下,七海正在焦急地在他的胸口替他踩水,而站在一旁焦急得束手无策的,竟然是——

女王陛下!

「啊,日向先生已经醒过来了吗,这可真是太好了!」手忙脚乱的索尼娅见到日向醒过来差点又露出了那种泫然欲泣的表情,「虽然我也已经知道了日向先生欲图欺瞒我的事,但我并没有想在星光桥拦截日向先生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日向先生能够先回到帝都与我相见,这样我便可以更好地对日向先生进行保护。在听说日向先生落水之后,我还以为,日向先生会就这样因为我的过失而死掉,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一定是罪大恶极了……」

虽然不知道在女王陛下心目中所谓的「罪大恶极」究竟是个什么概念,但是日向现在只想赶紧安慰一下她焦虑的心情。

「女王陛下,没事的,日向君现在不是还好好地在这里吗?」苗木一边替日向拍着背,一边代替想要说什么却因为呛水发不出声的日向平复着索尼娅的心情,「我不是已经说过的吗?『如此坚强的日向君一定会顺利地解决这件事平安归来』。」

………………

「说起来,苗木先生。」索尼娅突然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严肃,「这一次让日向君受到这样大的折磨,您也毫无疑问是有责任的——尤其是,对身为女王的我进行欺瞒。即便是我平常与您的关系如何紧密,也没有不给您惩罚的理由。」

「等一等,女王陛下,这不是苗木的……咳、咳咳……」

「不可以,日向先生,请不用再为苗木先生求情了,这件事情心意已决。」索尼娅一旦露出了这个表情,就证明这件事情已经毫无挽回的余地,这一点从小陪着她长大的苗木是知道的。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苗木和战刃骸,甚至是刚刚恢复神智的日向,统统都单膝跪地听从女王的指示。

「所以,苗木先生,第一件事,我希望您能够传达我的诏令:从即日起,日向先生将作为神座家的代理当主,复居于这主宅之中,以『伯爵』之名,重新振作贾巴沃克的精神。」

「谨遵女王陛下的指令。」

「第二件事,苗木先生。」索尼娅顿了顿,「由于这个神座主宅也已经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一定有许多事情需要打理,在伯爵正式地找到可以管理整栋屋子的管家之前,您必须一直留在这里帮助他,不得回到王宫。」

「谨遵……女王陛下的指令……」

听到这个消息的苗木虽然有些沮丧,然而想到又可以为日向做出些什么事情,好歹恢复了些精神。

「对了,日向先生。」尽管在下达指令的时候是以「伯爵」相称,而私底下,索尼娅还是更喜欢叫日向的姓名,「你手上拿的,那是什么?」

「啊,这个……」日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手中还拿着从梅洛欧那里拿来的「神座出流」的宝剑,「这个据说就是当年的『言之刃』……呃不过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健康呢……」

虽然剑鞘仍然保持着黄金的色彩,然而剑柄上却有一个巨大的凹陷,本应该在那里的装饰物似乎也因为年代久远而脱落,剑身也是斑斑驳驳几乎无法使用的状态,大概连一根普通的胡萝卜都砍不断。

哈,大概就是这样吧?

日向长叹一口气,哀怨地想着。

「日向先生,请不要过于失望。」索尼娅蹲下身来,「或许由于您过去生长于普通人家所以不甚了解,对于贵族来说,剑只是一种象征物。您现在是拥有『神座出流宝剑』的人,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更够比您更适合接任『神座』之名。」

我?「神座」之名?

日向暂时还没有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三个月前,自己还是个被人唾弃的「交换之子」。

「日向君,再稍微大胆地挺起胸膛也可以的哦。」向索尼娅施过礼后,醒过来的狛枝也在七海的帮助下坐起了身。

「狛枝,你醒了?」

「嗯,不过状态还稍微不是那么好呢……」狛枝勉强地笑着,想起了那股狂暴的,把自己折腾得够呛的海流,「可以的话,日向君,可以扶我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会儿吗?」

「嗯,没问题,不过……」

日向歪了歪头。

「『自己的房间』,是哪里?」

「这需要日向君来安排哦……啊,不过现在应该是让,苗木君……是吧?」

什么?!

「等等狛枝,」日向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住在这里了?」

「啊哈,你在说什么呢日向君?你可是我的雇主啊,正如我之前分析的,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不是吗?所以……」

狛枝露出了一如既往人畜无害又计划通的笑容。

「从今以后,请多关照了,日向君。」

 

—————Chapter 1 完结—————

终于把第一章完结掉了啊QAQ,脑洞太大了简直不能忍,奉劝各位以后不要像我这样脑洞开太大了……后面的剧情明显有点赶啊!

已经开始勤奋地写第二章了……

以及,征求一下看的人的意见(目测没有多少人看的),我是像之前一样一节一节发出来好,还是写完了之后发一大通呢?

评论 ( 78 )
热度 ( 221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