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笑

这是今天的60分的题目……

关键问题是我不会搞微博(摊手)干脆就当是偷了那个活动的题目来开脑洞了?发到这边来?

maya困死了……今天刚刚从火车上下来到现在还没补眠……

之前有人说我写得黑不够黑,好吧我就黑给你们看(大概),以及OOC力场已展开,请各位注意避雷。

狗血。

 

————————

盯着照片看的日向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人生是可以用「笑」这个词汇来概括。

从小就在父母期待的笑容中成长,使他充满了一定要成为「希望」的责任感;上了中学之后,由于学习成绩还不错,也经常被老师微笑的鼓励;然后他怀着对「希望」的憧憬考上了「希望之峰学院」,而周围也尽是本科生们的嗤笑之声;在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之后,他像是赌气一般地和校方签订了合同,那个时候,坐在对面高台上的老人们时常带着那种让自己捉摸不透的狡黠笑容……

再之后,他就再也不会笑了。

直到进入「新世界程序」为止。

从程序中脱出的日向想起了过去的一切。那些带着笑意的面孔在他的印象中却逐渐模糊起来,留下的只有那些带着血丝的创伤记忆,和一份恍若隔世的陌生感。

随着同伴一个接一个的醒来,日向创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情感被压抑的「神座出流」。自己会为了同伴的醒来而感到由衷的欣慰,并且怀着极度迫切地想要为他们做些什么的心情。这毫无疑问是那个人所不能体会到的情绪。

然而他终究还是被「笑」包围了。

醒过来的同伴实际并不像是最后剩下的五个人一样满怀着对未来的向往,相反,他们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绝望气息。大约是曾经拥有过才能的缘故,日向对人的心理变化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每当接近他们,自己的身体便会从内到外产生一股森森的凉气,就好像是什么排异反应一样。

即便是经过了这些事,要直视那些充满「绝望」的眼神,对于现在只有预备学科水平的日向创来说,果然还是太困难了。

然而,在自己不懈的努力之下,他们终于都开始渐渐走出了阴影。而在最后一人狛枝凪斗醒过来之后,小泉提出要为这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为大家合影。

所以现在,日向创已经拿到了洗出来的一人一份的照片。照片上,自己站在狛枝的轮椅后面,大大地咧着嘴龇着牙眯着眼睛,还亲热地搂着站在一边笑得可以称为颜艺的心灵之友左右田。

拍完照后的第二天,自己就得到指令,带着狛枝凪斗到未来机关进行例行的身体检查。

未来机关的办事效率,快得让人不能直视。

「我们很期待你的表现,日向先生。」

在狛枝被送进检查室的一段时间里,和自己一同等在外面,作为陪同的未来机关总部官员这样对自己说道。

尽管那个人力图表现得更加真诚,但他僵硬而又形式化的笑容完全将他的企图暴露无遗。

并不是陪同,而是监督。

所谓的期待,就是利用。

虽然日向创直到现在已经没有剩下什么才能,但由于他各个方面都很平均,脑子好使身体也不差,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发展的潜力,于是近几天来在未来机关那边也渐渐开始被那种熟悉的「笑」给包围。

「好的,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远远地看见走廊尽头的狛枝检查完毕被推出来的样子,日向创朝对方微微一笑,鞠了个躬,就向着狛枝的地方快步走去。

人就是这样成长的。

无论别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就算知道了真相会很受伤,但还是会强迫自己用「笑」来应付一切,从而维持自己难得的人际关系。

现在的日向创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与人沟通的方式。

运输船上,躺倒在自己包厢中的日向就这样呆呆地盯着这张照片,漫无边际地思考着自己现在的生存模式和……

真是的,明明是这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竟然摆出一副这样的表情什么的……

日向用手抚拭着坐在照片正中央的那个人。

明明在程序里永远都是保持着笑容的,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反而笑不出来了呢?就连不爱笑的边谷山都已经那样自然地笑出来了的……

日向创认为,狛枝凪斗也是个可以被「笑」这个词汇所概括的人。

在他露出自己本来面目之前,看着他的笑容,日向创承认,自己是真的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亲近感。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警戒着互不相识的对方,而他却显得异常亲切,帮了自己很多。之后他的笑更是让日向永生难忘。那种发了疯一样的大笑,让站在裁判场的自己当即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此以后对他都抱有一种恐惧心理——那是一定是造成了心理阴影。再后来,当他知道了自己只是一介预备学科的时候,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着,只是说话的内容再也不够友好,笑意之外更多带上了对自己的不耐烦,竟变成了自己过去无数次承受到的,来自本科生的嘲讽。

到头来,他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可能隐藏的才能才保持微笑的吗?

不知为什么,想明白这件事的日向创觉得稍微有些沮丧。

日向创和大家的关系都非常好,狛枝凪斗也一向就是那么个性格的人,按理说自己早该作好心理准备了。即便没有作好心理准备,他一个人的嘲讽也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对自己也不应该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

但是这件事却堵在日向的心口,闷得发慌。

因为日向创发现,醒过来的狛枝凪斗再也不笑了。

既没有变成原本平和的模样,也没有成为那个狂笑不止的神经病。

本次出岛检查他的所有表情,就是看着自己,看着自己,一直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日向君,你在看什么呢?」

就在日向创陷入沉思的时候,夹杂着些许轮轴滚动的声音,狛枝凪斗出现在了舱门前,仿佛是在陈述似的问出了这句话。还没等日向回答,他已经发现了答案。

「哦,是看相片吗?」

他单手吃力地移动着轮椅向前走来。

「可以的话,我也想看一看。」

「哈哈,说起来狛枝你不是也有一张的吗?」看见狛枝的一瞬间,日向立马换上了一副开玩笑的表情,故作轻松地回答道,「我这张也是一样的,还是说你没有带在身上?反正马上就要到了你回去再看也……」

「不,只是想和日向君一起看而已。」

狛枝的目光直直地看过来,让日向的笑意凝固在脸上。

「那、那么就回去再……」

「日向君,难得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哦。」狛枝灰色的眼睛就像是绳子一样攫住了日向的心跳,让本来就还没有整理好头绪的日向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他淡漠地看着日向努力地在脑中搜刮词句的样子,继续解释道,「你也很明确地知道吧,我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所以,只有预备学科程度的日向君……」

狛枝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不用勉强笑出来也可以的哦。」

日向创愣住了。

「那个,狛枝,我并不是……」

「日向君,要我说的话,你的演技实在是过于拙劣了。」狛枝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对方,「我知道的哦,日向君明明不愿意接近『绝望』的气息,却为了带领大家离开『绝望』而强作欢笑的事。」

「这、这都是你的臆测吧,那时候明明你还没有醒过来……」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狛枝凪斗一把拉住了日向创的衣角。

「但是,一直在关注着日向君的我,对你日向君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被这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视线注视着,日向感到自己正在恐惧地颤抖,但奇怪的是,心理上,自己并不排斥狛枝凪斗这种有些过激的行为。

「我能看出来的,大家都对打败了『绝望』的日向君有所期待,而傻乎乎的日向君总是为了满足那些『期待』而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

「但是,日向君现在只是一个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的事,我比谁都要清楚。」狛枝舔了舔干裂得有些发白的嘴唇,「所以说,我不会对日向君抱有期待,日向君也只要做一个普通的日向君就好了……」

日向创此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抓着自己的狛枝凪斗,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即便是这样普通的日向君,我也会连同你内心中沉睡的『希望』,深深地爱着哦。」

 

日向手中的相片缓缓地从指间滑落,像枯叶一般地飘落在了地面上。

照片上的日向创笑的有些勉强。

而照片上的狛枝凪斗只是勾起了不易察觉的嘴角,侧着脸看着这样勉强笑着的日向创。

 

————END————

其实就是一个寻求认同的故事?特别狗血。

评论 ( 17 )
热度 ( 66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