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无限大

标题没有任何意义

只是一个脑洞

瞎写的,性质:又甜又虐?大概其实并不是那么虐? 

一如既往的OOC

脑洞太大可能会看不懂剧情,但是坚持到后记你就懂了……大概……

小时候一直喜欢一首童谣,叫“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在讲故事”……

 

————————

这个世界,直到哪里才是真实的呢?

大脑高速运转着。

四周很黑,黑得看不见任何东西。

狛枝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动弹不得。

啊啊,日向君,好想再见一次日向君啊。

就算一直睁着眼睛目视前方,看到的也永远只是无尽的黑暗而已,虽然身体上并没有明显的痛感,对于目前头脑清醒的狛枝来说,这种被绝望所囚禁的感觉是非常糟糕的。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日向君的呢?狛枝并不知道。但是当他第一次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旁边的时候,在他时不时和自己说话聊天的时候,狛枝第一次感到了一股暖流涌上了自己的心头。

以为除了对「希望」的热爱再也没有感情的狛枝,终于理解了自己还有这样微妙的感情存在。

但是,由于不知道日向君对自己是不是这样的感情,所以狛枝每次都只是怀着内心中小小的幸福,听着日向君说着自己的事情。

啊啊,好想触碰日向君的身体啊,白白的软软的,还有里面也……

虽然清楚地了解到自己这样想是出格的,甚至带点猎奇的成分,但每次和日向君面对面坐着的时候,狛枝总是会不自觉地这样想。不过看日向君的表现,似乎他并没有摸透狛枝内心真实的想法。

明明离得这么近,就算是牵牵手,亲一亲又有什么不好呢?

这样脑洞大开的狛枝,在某一天就这样再也见不到日向君,来到了这么一团黑漆漆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由于看不到时钟,所以狛枝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

啊啊,日向君,是不是早就离我远去了呢?说实话凭他的记忆力真的可以记住我吗?以我的幸运的话,究竟能不能再见到他呢?

在这个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世界,挟卷着一些模糊又嘈杂的声响,狛枝的思维渐渐飘远……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隐约中,他听到了什么声音。

然后他的腰腹就像是被谁抱住一样,他转不过头来,但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像是破土而出一样被拉扯着,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四周的一切都亮了起来。

然后,坠落……

……

「我做到了,狛枝!」

日向创开心地从抓娃娃机里拉出了一个白色头发的玩偶。

「怎么样,我就说它很像你的吧!」

捧着一大把的游戏币,挠着头的狛枝凪斗看着因为抓到娃娃而开心地跳起来的日向创,开启了他惯例的嘲讽技能。

「唉,不愧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竟然为了抓到这种脏兮兮的垃圾人偶而感到兴奋。」

狛枝凪斗一把抓过了日向创手中的娃娃。

「这一脸丧家犬的表情看上去就很让人火大呢……需要我来处理掉吗?」

「不行!这可是我花了一百多个游戏币才抓到的!」

「所以说日向君,对你的奇怪品味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与其自己努力做一些无用功,不如跪下来舔我的鞋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因为我好歹是『幸运』嘛……」

「娃娃就是要自己抓到才开心的你不懂吗?」日向创气得连头顶上的呆毛都立起来了,「真是的,本来是觉得那个娃娃很像你才抓的……」

看到日向创有些沮丧的神情,狛枝凪斗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好吧,既然日向君那么喜欢娃娃,那么我也来抓一把如何?」

狛枝凪斗指了指在窝在塑料箱子另一头的那个棕色头发的娃娃。

「你看,那边那个娃娃倒是很像日向君呢,看我一次就给你抓过来吧。」狛枝凪斗说着就冲里面投入了游戏币,「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可要好好看着好好学着哦。」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

 

「……一点都不好笑。」

日向有些愤怒地说道。

「与其说一些让人不爽的故事,不如现在赶紧从我的身上移开!」

一片黑暗之中,狛枝的嘴紧紧地贴着日向的脸,身体就这样死死地压住了对方。

「诶,这可不能怪我啊,毕竟周围其他的娃娃也在压着我嘛。」

尽管从自己的角度看不见狛枝的神情,但日向清楚地知道这个家伙与其想要移开不如是想要更近地凑过来——如果他能动的话。

「所以呢,日向君,在这么无聊的时候,我会好好给你说故事听的哦。」终于摸到了日向软软的身体的狛枝感到幸福得飞起,「刚刚那个只是我们相遇的版本之一,可以的话我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一千种我们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情况了……」

「结果在我和你相处的这么长时间内,你就一直在脑补这种情况吗?」

日向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一开始是自己在运输的箱子里觉得寂寞了才和正好在对面的狛枝说起话的,也因为经常得不到回应而认为这本身就是个安静的娃娃,甚至有时候他还暗自庆幸自己说不定比他进化得更加完善而拥有了更为强大的思考能力。但实际上,狛枝作为玩偶的脑容量彻底颠覆了日向作为玩偶的自我认知。

「……嗯,那个时候隔着好多没用的废物,我只能从缝隙中偷窥到日向君的眼睛,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能够和日向君被同一个主人带走的话,说不定就能永远在一起了。而且现在的小孩子通常都比较奇怪,有的时候会利用两个娃娃过家家之类的,就算是两个男性模样的娃娃也会这样干哦……」

「不,等等你是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我们之后会被关到这种地方来的吗?」

日向很想睁大眼睛表示自己的惊讶之情,但限于缝眼睛的线头没有那么长,只能在内心里默默地模拟了这个过程。

「……唔嗯,算是吧。」狛枝觉得自己兴奋地都可以从嘴里流出棉花来了,「可以的话,还是被一个早熟的小孩子领走比较好,那样说不定还可以和日向君玩一玩大人的游戏……」

「大人的游戏,那是什么?」

「这个日向君到时候就知道了啊,呼呼~」

被狛枝挤得异常燥热的日向突然间打了个寒战。

狛枝的身体突然间以一种异常的姿势压了过来,自己的背部也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迫使自己靠近了对方。

日向第一次感到,原来狛枝的身体和他的头发一样柔软。

......

「日向君日向君~」

「怎么了?」

「你看你看,我抓娃娃一次就拿到了两个人偶哦!」

「诶,那还真是厉害呢……」

「日向君……呐日向君,你有没有在听啦……」

「别过来我正在打连击你……呜哇……输掉了。」

「……」

「……狛枝?」

「日向君,不喜欢娃娃吗?」

「并不是啊。」街机对战中Game Over的日向创无奈地回过头来看着抱着两个娃娃的狛枝凪斗,「说起来,这两个娃娃长得还挺像……」

「果然吧果然吧,一个是垃圾一般的我,一个是充满希望的日向君呢!太好了对吧!呐呐对吧对吧……只要这样靠近然后……」

「喂,你、你在做什么……快住手……」

「啊啊,亲上了亲上了……和日向君亲上了……」

「狛枝凪斗————!」

…………

就在这样热热闹闹的场景下,这个故事结束了。

 

真是个好故事啊。

仍然在黑暗当中等待的狛枝心中感叹了一句,随之而来的是理想与现实的强烈反差带来的潮水一般的绝望。

啊啊,日向君,好想再见一次日向君啊。

他这样想着。

在这个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世界,挟卷着一些模糊又嘈杂的声响,狛枝的思维渐渐飘远……

 

然后,四周的一切都亮了起来。

 

这个世界,直到哪里才是真实的呢?

连故事的作者也不知道。

————END————

其实是因为我今天抓到了一个娃娃啊啊哈哈哈哈哈,就是个阿狸啊阿狸~啊哈哈哈哈【这人已经癫狂了

以及,我觉得我还是需要解释一下:这是个狛枝凪斗和日向创在抓有智商的狛枝娃娃和有意识的日向娃娃的幸福的故事……

为啥要叫「无限大」?因为脑洞无限大呗~

从哪里开始是现实呢?作者也不知道……诶突然好恐怖有木有……这其实是个恐怖故事的吗?其实这是个探讨哲♂学的故事……

评论 ( 45 )
热度 ( 5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