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短篇】学院传说

好吧这本来是今天的那个什么深夜60分……我觉得那种方式很容易开脑洞就真的写了一个小时赶出来这么一篇,然后我森森地觉得自己不适合赶文……

剧情一团乱

野草黑历史系列

根本不押题(题目是:信),所以目测那边会被枪毙,所以放在这边来嗯

 

————————

到毕业的时候,日向创才想起自己还有东西没有还给狛枝凪斗。

那是还是刚刚入学的第一个学期。那时候,希望之峰学院77届生里有两位名人,其中一位是本科生的狛枝凪斗,他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却永远处于一个激动的状态之中。永远认为自己没有希望,并且天天用他病态的「希望」理论给同班同学洗脑,搞得本科完全不得安宁。

而另一个,就是日向创。

本质上来说,日向创也和狛枝凪斗一样,一直在追求「希望」,并为了成为「希望」而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尽管成绩一直排在前面,但因为对本科生太过于向往,再加上本来就习惯于忍耐,因此成为了所有预备学科的「出气筒」。那些对于本科生的扭曲嫉妒之情,向倒垃圾一样向日向创泼了过来。

然而,对于并不重视预备学科的希望之峰评议委员会,这种明显的「校园凌霸」与本科生的才能开发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一个严重搅乱了本科生秩序的人,和一个成为预备学科受害者的人,似乎就像是命运的指引一般相遇了。

那一天,刚刚送完材料回到教室的日向创发现自己的书包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焦急地寻找着,然后日向创发现了,正对着自己窗户的下方,一个白发的男生正拿着自己的书包胡乱地翻看着。看他的装束似乎是本科生那边的校服。他的样子有些紧张,简直就跟偷东西一样。

现在竟然连本科生那边也开始凌霸活动了吗?

日向创咬了咬下唇,犹豫着要不要就这样冲下去跟那个那个本科生面对面。毕竟,那可是本科生……

「呐,这是你的东西吗?」

当日向创还在犹豫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抬起头来看到了自己。

「……呃……啊……是的……」日向创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看起来这位本科生的态度似乎并不是那么令人厌恶。

「那个……是我不小心掉下去了,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站在那里等一下呢,我马上就下去……」

「才不要。」

对方露出了一丝邪笑。

「如果想要的话,就在我溜走之前抓住我吧。」

什么?!

日向创对这个人的思维感到非常惊讶。

「你……你给我等着!!」

大吼一声的日向创瞬间回过头去,以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梯,绕过教学楼跑到了刚刚他停留的地方。

然而,当他气喘吁吁地抬起头,他所看见的,只是……

无聊地玩弄着自己书包的笑着的男生。

「预备学科的名人,日向创。」他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书包带子,然后再松开,「我可是很早就想跟你面对面谈话了呢。」

「哈?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稍微提醒你一句。」白发的男生走了过来,将沉重的书包狠狠地塞到了日向创怀里,使得日向往后连退了几步,「本来就是希望的垫脚石的你,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还是早早放弃为好……」

「我拒绝。」

终于站稳了脚跟的日向创有些气愤地瞪着他看。

虽然之前也不是没少被人嘲讽,然而大多都是些没有营养的人身攻击,譬如「看看他是多么普通」,「一个只知道学习的家伙」,「一副很了不起的嘴脸」之类……然而如此直接地表示自己「没有希望」,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同为预备学科的人,怎么可能用「没有希望」这种理由来欺压自己呢?要说「没有希望」,大家的情况也都是一样的。

但是这个人可不一样。

因为他是本科生。

「唉,所以说是个听不懂话的预备学科呢,而且怎么说,还是预备学科的代表人物?果然是不说明白就不能理解呢……啊哈不过代表人物竟然被同为垃圾的人欺压,还真是预备学科水平的愚蠢和恶劣呢哈哈哈哈……不过这种垃圾一般的作风实在是和我…………」

完全没有理解哈哈大笑的对方的胡言乱语,日向创只是将其当成了耳边风,冷冷地说了一句「多谢了」,就直接转身走了。

走之前,远远地,对方还以同样嘲讽地语气补充了一句:

「下一次可不要再随随便便把书包砸到人的头上了!」

这就是一切的开端。

只是日向创到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本科生中最为有名的嘴炮之神「狛枝凪斗」。

现在,日向创指尖转动着的,是狛枝凪斗当年借给自己的自动铅笔。

几天后的考试日,日向创亲眼看到自己的铅笔袋被人扔进了中央庭院的水池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大部分的文具已经在水池里被找到了,唯独丢失了一根足够支撑考试的自己习惯用的小鸟笔头的自动铅笔。

这样的话,就不能参加这一次的考试了。

「又被人欺负了吗?受气包日向君?」

在日向创最为焦虑的时候,狛枝凪斗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在广场上。

可恶啊,以及……为什么要说「又」……

「在找什么呢?唉虽然我并不打算帮助预备学科的人太多……」

「不准备帮忙找就请你暂时闭嘴。」

不知怎么,在预备学科里受了的气,意外在这个令人讨厌的本科生身上,却能够很好地发泄出来。

大概,是因为他那种奇怪的态度。

明明那么鄙视自己的,既然是不入你眼的渣滓,把自己仍在一边别理不就行了,何必非要过来嘲讽一番?!

「呐,听得到吗?」

「……别说话,我自动铅笔都找不到了,根本没法考试!你就不能别烦我了吗?」

日向创觉得,狛枝凪斗的声音简直像蚊子一样嗡嗡嗡地在耳边飞,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啪」。

日向创的内心默默地想象了自己将他拍死在水池边上的景象。

「呼呼,可是考试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了哦,不快点找真的没问题吗?」

这时候就别再说这种话了啊!

焦急的日向创回过头,狠狠地剜了狛枝凪斗一眼。

「日向君,真的这么着急的吗?眼泪都要出来了哦……」

「不要你管!」

日向创愤怒地转向了水池,继续着自己的搜寻。

「唉,所以说啊,日向君,那只自动铅笔对你有什么纪念意义吗?」

「一只自动铅笔哪来什么纪念意义啊……」

「那么,找人借一支如何?找不到的话现在先考试不是更好吗?」

「就是找不到人借……」

「可以的话,我的可以借给日向君哦。」

日向创回过头,看到狛枝面带着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摊手拿出了一只兔子模样的自动铅笔。

这么少女的自动铅笔谁会要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

「怎么了,啊,难道日向君想要就此放弃这次考试吗?唉,明明这可是『超高校级的幸运』用过的自动铅笔哦。虽然我的才能是个半吊子倒是……不过日向君真的不考虑考虑吗?所以说日向君才是预备学科的……」

「给我住口!」

赌气一般一把夺过了狛枝手中的自动铅笔,日向创低头穿好了鞋,向着预备学科的教学楼跑去。

走之前,远远地,日向创背着身冲着狛枝凪斗小声地说道:

「谢谢你啊。」

那一次考试,日向创考了第一。

之后虽然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还给他自动铅笔,但日向创总是刻意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因为每个学院中似乎都有类似这样的一个传说:只要在自己的自动铅笔里塞进写有自己的心意的信,并和对方偷偷地交换,只要一周不被发现,两个人就会在一起的传闻。

虽然也没有什么少女心之类的,唯物主义的日向创原本也不相信这一点。就连后来狛枝也叹着气感慨地说,这种事情根本不靠谱。

但是不知为何,自从这次之后,自己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想着把自己的自动铅笔偷偷地放进狛枝凪斗的铅笔袋。然而最后理智总之阻止了自己干这种傻事。

狛枝那么聪明的人,一定很快就能发现里面的小纸条的吧……一周不被发现什么的,而且就算被他发现了最终也只是被嘲讽一通而已吧……

现在已经是和他成为经常交流的好友的日向创,仍然保留着当年的心理阴影。

所以说,现在已经要毕业了,这件事情都没有做成,要不要就这样还给他呢?虽然并不是什么很重大的事情……啊啊可是如果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的话,一定又会……唔嗯不行不行……可是如果不还的话……而且说不定是最后一面了啊……

纠结的日向创烦躁地高速旋转着手中的自动铅笔。

然后,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自动铅笔就这样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笔头上的兔子就这样与笔杆彻底的分离开来。

日向创怀着复杂的心情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那张小纸条。

『日向君,你的小鸟形状的自动铅笔,我就收下了哦~』

『一直关注着你的,狛枝凪斗,敬上。』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93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