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2018狛枝生贺】恋爱游戏

迟到的koma生贺

很水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大概设定是狛日在一个BL恋爱游戏里了,得发展剧情才能继续不然就会读档的设定?

原本是想写成搞笑的,后来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画风就变了x

可能之后还有修改。

其实很久没写文了,手很生,估计水平不太好。

好像没啥可说的了,就这样吧。等我想起了有啥可说的再补充?(你这个话痨x)


——————

「咱们这是第几回了?」

日向目光涣散地盯着天花板,用身心俱疲的语气向躺在身边的人发问。

「不记得了。」狛枝决绝地回答道,他也看着和日向同样的方向。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路灯的光透过玻璃窗打进来,连天花板都沾上了一层水雾一样。房间的空气里弥漫着下雨时独有的湿润而寒冷的气息,把两个人的话语也都冻住了。

「我觉得差不多得有个七八回了吧。」很久之后,日向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我还记得的能数出来的就这么多。」数完之后,他甩了甩手,仿佛是想将什么挥之不去的东西从记忆里赶走。

「很好。」狛枝瞪着眼睛,颇有些嘲讽地说道,「就是因为日向君昨天的一句不负责任的话,我要过今年的第九次生日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日向看来是有些憋不住了,带着愤怒和委屈一个转身拍向了床头柜的台灯。只听「啪」的一声,房间里亮起来了。日向气鼓鼓地转过头把放在床头的兔美抱枕扔到了狛枝脸上,一瞬间又像是泄了气一般低落了起来。「当时只有两个选项,一是说出那句『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生日』,二是『那我们分手』。如果选择第二个,我们恐怕又要多度过一次昨天了。」

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狛枝莫名其妙地开始和日向闹别扭,也不会有这种剧情的发生——虽然日向比谁都明白,这个事也不能完全怪狛枝。毕竟,一个好的故事,如果没有冲突和矛盾,就写不下去了不是吗?

「日向君,你可振作一点吧。」狛枝把兔美抱枕从自己的脸上挪开,不慌不忙地也坐了起来,语气中还是带着点那种令人熟悉的不耐烦,「我这次可没办法控制走向,只能全权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预备学科了。」

「你还好意思说……」虽然「预备学科」这个词汇让日向听起来无比刺耳,但因为这个词语从狛枝的口中蹦出来太多次,搞得日向都有一点习惯了。「要知道,今年我的生日可以被你的不争气延长了整整一个月!」

狛枝不说话了。

他少有地展现出了颇为急躁的一面,十分洒脱地甩开被子,连上衣都没有穿,径直快步走到了书桌前。日向本以为这次狛枝就真的无话可说了,但过了一会儿,夹杂着窗外明晰的雨声,狛枝抱怨似的小声嘟囔了一句。

「那时候我哪知道你只是个预备学科啊……」

胡扯。日向心里对自己说。狛枝那时候分明早就知道日向是什么人了,不如说两个人已经在「私下里」交谈过很多次。最后也是两人「商议决定」让狛枝主动展开攻势。狛枝当时说了什么日向可记得清清楚楚:「我怎么能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预备学科呢?」

虽然说「设定上」那时候的狛枝确实是对这事不知情就是了。

狛枝重重地把自己埋进了书桌前的转椅里,看着窗外无人的街道百无聊赖地左右摇晃起来。日向明白,他是真的生了闷气了,每次吃瘪知道自己没道理的时候他总是这样。更不幸的是,日向百分之百吃这一套。无奈地日向也只好快速地把衣服穿好,穿上拖鞋,从床上下来,熟练地打开柜子拿出了一条有些厚实的毛毯,把它盖到了一言不发的狛枝肩上,自己也从旁边搬了另一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了。

「好了好了,你知道我对这方面不在行对吧?」日向叹了口气,压抑着自己和狛枝一样低落的情绪,尽量展现出耐心的一面,「既然如此,你就帮帮我嘛。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我们还有时间再重新梳理一下我们该怎么做……」

「唔——」日向仿佛看到狛枝的眼中飞快地掠过了一丝什么,心头一紧。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狛枝已经露出狡黠的笑容,冲着日向这边俯下身来。「求我帮忙,可以啊?如果日向君愿意跪下来舔我的鞋的话……」

日向心头燃起了一团无名火,愈发觉得狛枝这个人莫名其妙了。他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内心不断对自己重复着,一旦自己发火就是彻底着了这个家伙的道了。长时间积累下的怨气就在肚子里打着滚,随时都有可能从四肢百骸冲出来,操纵着日向的身体一拳打在狛枝脸上。

自己怎么会在和这种人在交往啊!

 

日向曾经对着神明许愿,想要过一段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当然,是积极意义上的。他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明明是很循规蹈矩的性格,却总幻想着自己哪一天会有什么打破他原本生活轨道的重大事件。但是,从幼稚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这个愿望迟迟没有实现,日向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普通的父母,普通地上学,普通地交朋友,普通地生活。

可事情开始一点点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应该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为开头,但其实准确来讲,日向是很清楚发生异变的具体时间的。在校门口见到狛枝的第一面,日向就像是突然被灌输了什么知识似的,定在了原地。原本在自动贩售机前面拿着一罐蓝羊的狛枝,像是感应到日向视线一般看过来之后,那刚刚打开的罐头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饮料撒了一地,铁皮罐头顺着坡道咕噜咕噜滚到再也看不见。

连「诶?这是真的吗?」的反应时间都没有,日向瞬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就好像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只不过他失忆过一次把一切都忘了,然后现在又突然想起来。没有电视剧里表现的那种激烈的大喊头疼的桥段,就好像是看到未来一般,日向明白了,之后自己的人生,都要跟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绑定在一起了。

并不是什么狗血的「一见钟情」的桥段,只是他重新意识到了自己所生存的空间就是这样一个BL恋爱游戏的事实。

日向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白发男生一脸茫然和不可置信地打量着日向身上的预备学科的校服,瞪大了眼睛,脸色变白又变青,最后干脆利落地向后一倒。

这还是日向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因为不能接受现实的冲击而口吐白沫的景象。

日向的眼前跳出了两个选项。刚开始,为了逃离命运地追捕,在一阵犹豫之后,日向还是狠心地选择了「抛下他不管」。然而当他假装没看见转身迈出一步之后,四周便突然地黑了下来。时间像是静止了,日向的脚也只能别扭地悬在空中。两个大得无厘头的字母「BE」明晃晃地悬挂在头顶上,下面的一行小白字还给这个结局起了个名称,叫做「最初的错过」。

强忍住内心吐槽的欲望,日向发现自己明明没有走动,却又一次面向了狛枝的方向。

他明白了,这就是「读档」了。

在选项之前存个档不是很正常吗?

在背着狛枝走向医务室的日向内心不禁这样对自己解释道。

说实话,日向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的。但这大概是个BL游戏,否则为什么会把自己和这个人凑成一对的?从第一个选项日向就知道了,他哪怕是内心里在反抗着命运,如果没有达成好结局,自己可能永远会「被读档」。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能够回到过去是件好事,然而一旦你没有控制权,其实就只是个无力的蚱蜢被人绑着在时间线上跳来跳去。

好在,游戏也不是事无巨细地把人生的流程记录下来,毕竟还是有省略和黑屏的时间的。这个时间可由日向自己自由支配,只要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大概「外面」也是不知道的。在这个叫狛枝的男生醒来之后,终于接受自己「今后注定要和一个预备学科一起生活」的事实,尽管在这之前,他先是发出了令人胆寒的大笑,又一不小心从病床上摔下来磕到了头。好在,他终于能够克服绝望,保持着那种礼貌性的微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和日向商量起了之后的对策。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的对视被解释成了『一见钟情』对吗?」狛枝的脸色依旧很苍白,笑容挤在一起,仿佛随时都会崩塌。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吧。」日向抬起头来看着天空,陷入了思考。虽然对狛枝不太熟悉,但日向本人其实并不反感多交一个朋友。更何况,狛枝的情况大概也和自己差不多,应该也就是在刚刚对视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可能对于整个游戏来说,自己一直以来的经历只不过是个前情提要,两人的相遇才是真正的游戏开始。

「所以,我出生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能够和一个预备学科在一起?」

日向一脸无奈地看着狛枝浑身颤抖,牙齿摩擦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我说,你也不要这么悲观嘛。」日向善意地拍了拍狛枝的肩膀,有点安慰他的意思。其实,狛枝这一句话也给日向留下了阴影。如果他不把这话说出来,日向可能根本不会往这么高深这么哲学的地方想。

日向自己并没有其他喜欢的人,所以他觉得既然逃不开了,和这样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双方都虚情假意地假装谈个恋爱,等到闪闪发光的「HE」出现在天空上的时候,反正自己又能回归到原本的生活中去。

毕竟没有哪个童话会主动去写王子和公主有可能变得糟糕的婚后生活。

而且现状也没有比日向想象得更加糟糕,至少狛枝这个对象不是一个长满胸毛的糙汉,也不是对这个世界的恋爱设定一无所知。要是真有人因为设定而对自己一见钟情,日向反而会觉得只有自己在这边演戏实在是对不起人家而感到困扰。

日向这才想到,自己的确是没有喜欢的人,所以才能这样坦然。说不定狛枝其实是有早就喜欢的人呢?也难怪他这么崩溃了。

这时候的日向还根本不知道狛枝别说是女朋友了,连个朋友都没有。自然,更不知道这个人对「预备学科」这四个字怀着怎样的见解。

夕阳下,日向抓住了狛枝的手腕,让原本已经气息奄奄的海藻头面对着自己。为了安慰一脸疑惑的狛枝,日向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你放心,等『游戏』结束之后,我一定不会纠缠你,让你回归到你原来的生活。」

「一模一样?」

「嗯,一模一样,我保证!」

狛枝紧紧捏成拳头的手渐渐松开来,握着他的手,日向突然觉得心中充满了决心。

 

「唔……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日向把自己蜷缩在椅子里面,咬着笔头,时不时在记录本上画下狛枝生日那天的流程图。而被日向拒绝舔鞋的狛枝,则是高傲地把椅子转向了另一边,顺手抄起桌上一本还没看完的小说翻看了起来。时不时出现的翻书页的声音搅得日向的思路无法集中,笔芯在纸面上点了无数个焦躁的圆点。

「先是早餐……早餐……」

作为前一天为狛枝承诺的「完美的生日」,日向是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哪怕是没想到的地雷,在无数次的重复之后也已经踩过了,也在无数次的实践当中避开了:早餐要日向亲自动手做,做的不是自己日常的味增汤,一定要是狛枝喜欢的面包牛奶;千万不能做煎蛋,因为狛枝从不自己做饭,所以之前买到的蛋已经坏掉了;等到早餐做好之后把狛枝叫醒一起吃,注意要等牛奶凉一点了再喝,否则会喷出来溅到衣服上;在吃过早饭之后一定要把地面拖一遍,不然狛枝会因为油渍而滑倒;早上记得要早一点出门,带上伞,因为去往电影院的路上会因为雨还没有完全停而堵车,会错过开场时间;去电影院的时候一定不能选爱情片,不然会遇上其他同学,被传风言风语;中午雨停之后,去狛枝推荐的那家餐厅吃饭,记得不要点牛排,汤汁会洒;下午去河边散步,要走大道不能顺路走小道;之后要顺着右边那条路一路走下去,这样才不会迷路;之后记得一定在树荫下休息,否则狛枝会累趴;要垫上野餐布让狛枝睡在自己大腿上,这样他才不会在醒来时觉得肩背疼痛,衣服也不会弄脏;晚饭回家随便做点清淡的东西,避免倒胃口;晚上记得要在准点打开电视,不能让狛枝错过自己喜欢的推理剧的大结局;最后就是洗漱入睡……

上一轮明明已经这么完美了,怎么到头来还是「读档」了呢?

日向看着自己画的示意图,怎么也想不明白。他隐约觉得狛枝肯定知道答案,但无论他怎么问狛枝,他都很含糊地扯开话题。

看着狛枝一边摇晃着椅子,一边翻书的样子,日向陷入了沉思。

 

那天之后,日向就和狛枝开始了暗中的交往。与其说是「交往」,不如说只是把戏做给「那边」的人看。两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定下了几条规矩:只要不是在「黑屏」的时候,在台前绝对不能表现出自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为了能够让游戏快点结束,两个人都要努力向着好结局发展;为了能够让游戏结束之后大家都能尽快回到正常生活,两个人的恋爱不能让这个世界里的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日向的父母。

集合两个人的智慧,一步步向前走的感觉真的很令人愉快。一开始日向还庆幸狛枝是一个如此聪明的美型角色,为推进剧情贡献了不少力量。也是狛枝首先发现了,剧情的推进和好感度设定好像完全和两个人的感觉没有任何关系,只要系统『觉得』他们感情变好了就行。

看着狛枝眉飞色舞地阐述自己的发现,日向甚至有了一种和同伴一起追求梦想的热血感。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看书,一起学习,一起上学放学。周末出去「约会」,模仿着脑海中的情侣模样去游乐园,还在抓娃娃机里抓回来一个少女心满载的兔美抱枕。虽然日向觉得这个粉粉的形象有点难以接受,好在狛枝很喜欢它,一直把它装饰在自己的床头。

然而,时间过得越久,狛枝的行动反而变得愈加焦躁起来。他的奇怪行为也渐渐显露。在日向看来,倒是自己这边颇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狛枝先是开始崩坏自己原本的「追求日向」的人设,一点点地开启了冷嘲热讽模式,然后再在台前说出了「我终于知道你原来只是个预备学科」这种话,让日向内心抓狂却无处发泄。在「黑屏」期间去质问,反而被「这种事情反正迟早都要来的,预备学科难道不懂吗」类似的话嘲笑了回来。

日向猜测,狛枝可能是因为这场游戏持续的时间太久有些自暴自弃了。

为了帮助他,也是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这个游戏,日向也在屏幕前当着狛枝的面退掉了自己租住的公寓,厚着脸皮拉着东西到狛枝家里来住了——对外宣称狛枝提出的租金比较低。当然,这个游戏的设置,只要能够加深两人感情的举动,就一定会被认可。因此,狛枝哪怕是想要拒绝,也只不过是多了一次「被读档」的糟糕体验而已。

自从发现了这个规律之后,日向提出的很多要求,狛枝也就什么也不说地顺其自然了——也包括两个人一起睡这件事。

「你放心吧,」黑屏期间,日向躺在床上对狛枝说,「我可没听说过这游戏是限制级,所以只要我们睡在一起,游戏就会自动黑屏。你看,是不是很好用?」

不过,狛枝对日向这样证明自己能力的行为不以为然的样子,他只是翻身过去冲着窗外,丝毫不理会日向的言语。

 

就像现在这样。

日向叹了口气,低下头盯着自己手上画的流程图。半晌,又抬起头来看看窗外雨声中的路灯——还有几个小时它们就要熄灭了。

说不定,狛枝不喜欢下雨天,所以才根本不是什么「完美的生日」。

日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知道这肯定不是答案,再说自己和狛枝交往了这么久,他可从来没有因为下雨而抑郁过。

「日向君,你在想下雨的事情吧。」藏在椅背后面的狛枝终于说话了,声音有点闷闷的,「如果我讨厌下雨,那么这一天永远也无法成为『完美』。」

一点没错。

日向总是惊异于狛枝的这一点,就好像有超能力一样,能够看透自己的心思。这也是令日向烦躁的一点——任何人被人戳破小心思的时候,总是窘迫的。

「所以呢?」

「所以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死档』了。」狛枝的椅子停止了晃动,椅背的另一面,狛枝伸出手来将这本书放回了原处。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书签却还停留在原来那一页。「说不定你昨天选择那句『我们分手吧』才是正确的,这样说不定还有什么余地。而现在,我们回不去了。」

明明在说着令人害怕的话,而狛枝的声线却异乎寻常地平静了下来。

「我们搞不好会因为日向君的一个错误选项被永久地困在这一天呢,哈哈!真是可笑呢!」狛枝持续地笑着,笑得椅子也跟着前后抖动起来,「普通人的日向君明明努力了这么久,却还是这样一个结局什么的。这真是个绝望的剧本啊!」

狛枝的声音到最后听着都像是笑得喘不过气来似的,疯狂地笑过之后,他用力地咳嗽起来。

「我说你啊……」

日向站起身来,双手握着椅背,把狛枝整个人转过来。他全身缩在椅子里,眼角因为剧烈地咳嗽而有些泛红。日向长长地叹了口气,把已经有点下滑的毛毯重新往狛枝的身上拢了拢,又起身去关了窗户,避免夜晚的冷空气再进到屋里来。

「我很确定,我的这个选项是绝对没有错的。」日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桌子的另一头,倒了一杯温水。

狛枝想要说些什么,但嗓子却有些嘶哑,说不出话来。

「或许吧,和你说的一样,『游戏』可能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选择。」日向将水递到狛枝的手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将椅子拉近了一点,「我知道你的特性,你这个人身边总是会出各种始料未及的状况,真的过一个『完美的生日』可能要付出非常非常多的努力。但是……」

日向顿了顿。

「但是,今年的生日,我不想让你一个人过。」

狛枝手中的水杯轻轻地颤动了一下,水面上泛动着窗外街灯温柔而灵动的光。

「你之前……之前对我说过,说你家人的事……还有,你其实没有朋友……」日向竭力在脑海中寻找着措辞,狛枝低下头之后,日向就再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了,「如果昨天我选择『分手』的话,你今年的生日又要一个人过了。我觉得那是不对的……一定是不对的!所以我……」

日向正想要鼓励狛枝再努力一次,但狛枝却直接摇了摇头。

「日向君……你还真是不明白呢。」狛枝把手中的水放在一边,抬起头来对上日向的目光。他的声音依旧有些沙哑,也带着一如既往的嗤笑的情绪,然而这次他笑的不再是日向,而是什么别的东西。他双手把着日向的肩膀,站起身来,就好像是强行把日向按在椅子上。「日向君越是对明天的生日积极准备,我的心情就越是糟糕啊。因为……」

「因为?」

狛枝的反应让日向有些害怕了,他仰起头,轻轻地将手放在狛枝的脸上,小心地拂拭着。

「因为,要是『完美』了的话,不是就要回到原来『一模一样』的生活了吗?」

一模一样地一个人在家,一模一样地一个人上学,一模一样地没有能说话的朋友,一模一样的一成不变的孤独的生活。

狛枝的额头轻轻地靠在日向的肩膀上,柔软的发丝触摸着日向的脸。

日向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系统从来没有『觉得』两个人的感情变好与否,虽然自己没有感觉,其实也在一点点开始在意起对方的感受来。在那些讨论着如何与『游戏』作战的时光,已经变成了留在记忆中的美好回忆。所以,狛枝是对的。无论自己再怎样去构建一个『完美的生日』,一旦他想到这样一大步说不定就会迎来『游戏』的Happy Ending,对他来说,就仍是有所欠缺的。

「你这家伙明明这么聪明,还真是个笨蛋呢……」

想到这里,日向不由得小声地笑了出来。

「日向君……」

「嗯?」

「喉咙好痛……」

「啊——你这家伙……」

日向把狛枝塞进了被褥里,掖了掖被角,想了想,又把那只狛枝最喜欢的兔美抱枕也塞了进去。然后坐在床边,把手放在狛枝的脑门上。

「生日当天晚上被吹凉,还真有你的风格呢。」

日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和狛枝住在一起,不知道他要病到什么程度才会被人发现。一想到这里,日向就觉得自己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的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

不过,看来明天一天的行程,又要从长计议了呢。


——END——

如果有BUG之后再改。已经写得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本来想写一个,komahi互相埋怨「ntm」的故事……

不知道为啥最后又变成温情向了……

没有让岑岑看到喜剧效果(x)

评论 ( 16 )
热度 ( 271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