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2018日向生贺】入睡的一百种方法

迟到了,因为之前的一个梗写了半天发现不是很满意,于是临时重新写了一篇搞笑的不是十分正经的文。文学性没有,完全不有趣。感到很悲伤……

ooc

太晚了,前言和后记明天再说。

日向君生日快乐qwq!虽然只能赶出这种水平的文……之前的那个写到一半的梗……hmmmmm………等我稍微缓缓再看看能不能磨得更好些吧……

 

 

————————

说实话,日向真的很不喜欢狛枝工作到太晚回家。

原本日向以为,比起平常干什么事都有些懒懒散散的狛枝,自己才是更加勤于工作的那种人(实际在进入未来机关的前几个月也的确如此),但自从日向两个月前为了让狛枝不要天天在办公室无所事事以至于有事没事就用公司内部聊天软件或是整个人亲自过来骚扰自己,对十神发出请求希望能够稍微增加一点他的工作量之后,狛枝的整个工作状态似乎彻底颠倒了个个儿,就连好好地和日向吃一次午饭都变得困难。

 

日向:去吃饭吗?

狛枝:抱歉呢日向君,我已经忙得没工夫去吃饭了。

狛枝: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帮我叫一份外卖,我想要吃楼下某某快餐店的招牌汉堡,夹了煎蛋的那种。

狛枝:记得备注让店员少放辣酱……最好不放。

狛枝:可能几分钟之后就可以送过来了,你叫了之后最好时刻待机准备接电话,然后下去取。

狛枝:啊我还要去开会,取好了就放在我办公桌上吧,开完会我会去吃的。

 

日向默默地放下手机,望向天花板。这种汉堡有什么好吃的?果然还是热腾腾的米饭最好!说到底,如果真的忙得连个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他哪来这么多时间迅速敲完这么一席话一股脑地发过来啊?!

狛枝的办公室就在自己的楼上,然而就隔着这么短短的一个天花板两个人却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交流过了。

尽管这个「很久」不过是短短的两个月。

上班的时候因为忙,所以总是顾不上说什么话,下午回家的之前日向也有跟狛枝约着一起回去,但想也知道他只会回复日向一大堆理由表明自己还需要加班,然而却并不道歉,只是让日向快点回家,说不定日向做完晚饭自己就回去了。

事实当然就是每一天日向都多做了一份浪费了的菜,因为狛枝直到天黑尽了都不会回家的。日向每次都想要给他打个电话,但总是没有理由。如果以「要吃饭」这种理由让他放弃工作回家,说不定反而会被狛枝责怪这个电话浪费了自己宝贵的工作时间。

「这个混账!」

已经吃完晚饭的日向狠狠地站起身来,把刚刚忘了摘下的围裙狠狠地甩在桌子上,发泄一通之后又默默地收拾起碗筷放进水池里洗涤——尽管日向从来都没有打过电话,狛枝也根本什么都还没说。

住在日向心中的那个什么都知道的想象中的狛枝只会在看到日向怒气冲冲地洗餐具的样子,不仅不会安慰,大概只会摊开手嘲讽地来上一句:「你看你,自作自受了吧,谁让你和十神君说这种事的。」虽然真正的狛枝大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突然变得忙起来全是托日向的福。

「够了,我知道了啊!」日向把洗碗布扔进水池子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反弹到他自己的脸上,「我明天就去跟十神说我放弃这个计划了!」

然而一到明天,真的见到十神的时候,日向又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毕竟十神那边是真的很忙,而且十神向来严格。最开始还是日向跟十神求情让狛枝少一点工作量方便他恢复身体的,几个月之前才旁敲侧击了一番,现在又说要变回原来的样子,大概会被十神认为是在挑战自己的用人权威。

日向洗过澡之后,狛枝还是没有回来,他就只好找点自己的事情做,要么就是随便翻翻狛枝之前清闲的时候翻过的书,要么就是看看电视上那为数不多的几个频道播放的无聊家庭伦理肥皂剧,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等来左右田的诉苦电话,比如狛枝又弄坏了几个工作用具,让日向提醒狛枝注意一点免得被上面怀疑报账的问题。

这就是日向更生气的一点,那就是他发现自己的日常全都和狛枝联系起来,哪怕是想要做点事情假装他不存在也不行了。

怕不是蒙上脑袋睡觉也会梦到他的。

日向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闷闷地想,于是就这样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一个人带着怨气总是睡不着的,尤其是日向这种心事重重的人,一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包括明天该怎么跟十神讲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明天中午怎么样才能让狛枝空闲下来一起去吃个饭,如果他真的空闲下来到底两个人要吃什么,或者等到周末的时候他能不能不要出差彻底放下工作,又或者是他的那些工作自己能不能也留下来跟着做……日向开始躺在床上模拟自己要说的话,讲的道理,跟脑内那个想象中的狛枝开始进行辩论,为什么不能总是这样工作到太晚。

日向对想象中的狛枝说工作太多会对身体健康不利,那个狛枝会说自己这等没用的垃圾能为希望做点贡献就是最大的荣幸,自己的身体无关紧要之类;日向说他不回来吃饭很浪费粮食,狛枝说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别做了;日向说晚上回来走夜路也不算安全,狛枝呵呵冷笑两声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而日向也不是妈——再说狛枝也不是普通人,恐怕歹徒还没出手就已经被狛枝的「幸运」玩得团团转了……

「虽然确实不是家长……」日向把嘴捂在被子里,十分不甘心地辩解道,「但是也是……有亲密关系的人吧……」

「恋人」「情人」这种词汇对于日向来说果然还是太出格了,他自己根本说不出口。找了半天理由,最重要的那个却一直没好意思说。

「你不会是有别人了吧」这种连日向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当然就更问不出来了。

一旦辩解不过假想的狛枝,日向也会气得坐起身来,打开灯,用手把被子翻过来,踢过去,弄得一片狼藉之后,再起来透透气,喝口水,光着脚在地上走上两圈,直到用「其实狛枝只是热爱工作」之类的谎言说服自己之后,才终于能够再次心平气和地躺下来,关灯接着开始新一轮的循环。

直到时钟的秒针围绕着表盘一圈圈地绕着,听到玄关处有人开锁的声音,狛枝沉重的步伐从外面进来,日向才终于松了口气似的假装自己睡着了。之后的展开,就是日向假装入睡真实到他连自己也相信了,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只是被这种无谓的想象折腾得太困了——他就真的沉沉地睡过去了。

然后第二天早上狛枝又不见了。

日向摸了摸边上的床单,确实还有那么一点点温度,只有这才能证明狛枝确实曾经躺过这里。

——本该是这样的展开才对。

之前日向躺在床上就总在想,人大概就是一个气球,每天的压力就化成空气进去一点,然后通过吃喝、购物或是对人倾诉能够放出一点气。假设放出的气没有那么多,那么每天每天就这么一点点积攒起来,说不准哪一天谁拿了个钉子一戳就爆炸了。然而就在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月后的这一个周末,日向彻底改变了这个想法。

因为哪怕是根本没有这颗钉子,气球自己也会爆炸的。

之前的时间,假装睡着的日向都是在狛枝躺上床之间就已经睡得死死的。然而这一次,日向的脑子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就这么躺着装睡了。他的脑海中循环着自己和假想狛枝的所有对话,他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想法,就是要在这么个大家都已入睡深夜里,和狛枝大吵一架,跟他讲明道理,以后遇到一些无谓的工作要推脱一点。

时间不多,从现在到狛枝入睡之前都可以做到。尽管自己现在仍然是假装睡着的样子,但其实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被狛枝的走路的声音吵醒的,或者是因为狛枝进来的时候掀起被子让凉风进来了。理由都不是问题,关键是在自己连假想狛枝都无法说服的情况下,该怎样和这个现实中的狛枝提起这个话题。

在纠结中,狛枝已经进到了屋子里,冲着已经入睡的日向发出了一声非常不起眼的笑,然后小心翼翼地躺了进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吗?日向气愤地想着。他很熟悉这种笑声,之前狛枝闲的来找他玩闹的时候,他嫌弃日向工作多不能陪自己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

此时日向十分想要立马跳起来对着狛枝一阵说教,但鉴于自己还是假装睡着的样子,日向也只好强忍住了这种冲动,只是翻了个身,就好像是做了个梦一般,一不小心发出了轻微的「啊」的一声。

日向不敢睁开眼睛,因此不知道狛枝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是睡着了还是暂时还没有。狛枝平常工作如果真的这么忙的话,搞不好一躺下就能立刻睡着的。

日向又想起两个月之前还躺在床上拼命地想要找日向聊天的狛枝,那时候日向已经被工作折磨困得要死了,故十分果断地拒绝了狛枝的要求。然而现在已经到了凌晨,日向却一点都不觉得困,之前同想象中的狛枝训练时那几个词组一个一个组成句子在脑子里团团打转。

尽管现在日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狛枝说这件事,不过刚刚无意中发出的如同梦呓的一般的声音却让日向有了那么一点点灵感。假设现在狛枝还没睡着,那自己可以假装是在做梦,把自己真实的情绪通过这种方式表述出来。都说人在做梦的时候说的话是最能体现人的心意的,这样一来狛枝也会意识到晚归为日向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影响,也会慢慢有所改善吧。

日向的心情突然激动起来。

「狛枝……你这个家伙……」幸亏日向在这段时间在电视上看了不少肥皂剧,才能模仿出那种做梦似的若即若离的效果——要知道,家庭伦理剧的一个典型桥段就是男人在梦里喊出小三的名字,导致地下恋情暴露。

日向明显感觉到狛枝似乎有所动静,虽然也有可能是梦中在翻身,但如此巧合,说不定他确实也没有睡着。

「你都……一直在……工作……」说到这句话,日向莫名其妙就又开始为自己委屈起来,想到自己每天都一个人打发时间,语气之中也带上了一点气愤,「左右田还老打电话来……」

一阵窸窸窣窣中,日向感觉自己被一只胳膊搂住了肩,自己一边说着的时候,那只手还在一边安慰似的拍着,仿佛是父母要哄自己的孩子睡觉似的。狛枝耳后软软的头发触到了日向的额头,尽管闭着眼,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近的时刻,在日向的印象里也已经过了很久。对方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让日向渐渐地感觉到过去那种空虚生活的记忆也在被慢慢填满似的。

「太过分了……」日向微微睁开眼睛,他很确信狛枝这个角度是无法看到自己是什么表情的,但是语气里带上的那种强烈的情绪已经彻底不太像是已经睡着的时候那种人能够说得出来的没有逻辑的零碎话语了。

日向内心中的假想狛枝应该已经在这时候意识到日向彻底醒过来了,他这时候应该陪着日向把戏演下去,假装对着已经睡着的日向说一句「对不起」才对。可惜的是,日向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这句话,反而是拍着日向后背的那只手的幅度越来越轻,就好像狛枝已经是昏昏沉沉要睡过去了一样。

是不是确实已经太困了呢?

日向听到狛枝已经开始匀速地呼吸了,才把手放到狛枝的背上,安安心心地抱着他。

这样一来,明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总能把自己也弄醒了。

日向这样积极地想着,不由得小声笑起来。

「日向君真可爱……」

狛枝突然发出了像是梦呓一般的声音,吓了日向一跳,赶紧松开了他。他感到自己的脸上像火烧一样烫,过了一会儿又见狛枝没有动静了,就想着凑近一点确认着狛枝到底有没有真的醒过来。

「你……你……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亲吻让日向瞬间不知所措起来,窗外的灯光大了一些进来,让日向终于能够看清狛枝略带点得意的狡黠表情。

相比起日向的恐慌,狛枝反而显得十分平静,看上去就像是演练了多次。

「嗯?只是想要听听日向君这两个月被我冷落的感想而已,嘛,虽然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很多次?!」一瞬间日向会觉得自己的世界线仿佛和狛枝的是不是不一样,在狛枝工作的时候,日向自信可是从没有当着狛枝的面抱怨过。

「嗯,每次躺下的时候都听见日向君在梦里喃喃自语,只是今天的内容稍微有些不同……」

「我前几天都说什么了?」日向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确实在狛枝还没躺到床上的时候就睡着了,不过自己竟然会说梦话这也真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的确应该是第一次,毕竟他之前都是一个人睡的。

「唔……比如说……『别走』『最喜欢』『真讨厌』之类零零散散的词组吧,相比起来今天的句子要流畅很多呢。想来日向君大概是在梦里也学到了不少技巧说话的技能level up了吧。」

说到这里,狛枝依然面带笑容,而日向却鼓着脸缩回了被子里。

「总之!」日向的声音在被子里有些闷闷的,不是很清晰,「总之!你最好早点回家!不然我这边很麻烦的……各种方面都是……」

隔着被子,日向感到狛枝的手拍上了自己的脑袋。

「可以哦。」

狛枝就这样很随意地答应了。

「不如说如果日向君早点说的话就好了嘛!」

后面这句完全是多余。

日向感到一股怒气从脚底冲上脑门,他一挥手拨开了被褥,一转身「啪」地一声把点灯开关打开,坐起身来喝了一口水,一边喝着一边赤着脚在地板上「铎铎铎」地走来走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来是练得炉火纯青了。

日向「噹」的一声把水杯拍在桌上,飞快地爬到了狛枝旁边,皱着眉头似乎是要跟他讨个说法了。

「你要我怎么跟你说?!」日向捏着拳头直勾勾地盯着狛枝,「你难道不会说『工作重要,身体无关紧要』这种让人生气的话吗?」

「不会呀?」

「或者是『既然我不回来吃饭你就别做了』……」

「日向君能为我做饭我很开心哦。」

「可……可是还有比如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又不是我妈』……之类的……」

「可是日向君是恋人啊?」

狛枝毫不掩饰地就说出了那个对日向来说十分出格的词汇,让日向的气势一下子被彻底击溃了。

「说到底,这都是日向君会在乎的事情吧。我本人倒是从没这么想过。不如说日向君真的想要留住我的话,不用找那么多理由,直接告诉我你很寂寞想要人陪着不就好了吗?」狛枝面带微笑,试图把捂着脸陷入消沉的日向从低谷中拉回来。

其实也没有故意找理由,本身想让他回家理由就是多方面的嘛……

日向不甘心地摇着头,心里还是在和狛枝闹着别扭,不想跟他多说话。

「说到底……」狛枝似乎是见识到了日向的执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方法似的眯起眼,把嘴唇凑到了日向的耳边,似是不经意地溜出一句,「我最近也没有什么工作啊?」

没有工作?!

日向立马把脸从手心里抬起来。

「十神他没给你加活儿吗?!」

「没有哦。」

「那你之前说什么太忙来不及吃饭……」

「啊,那是在忙着看左右田君新做的工作道具,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坏掉了,我们正在收拾……」

「那你说什么开会?」

「这是因为左右田君说我弄坏了他的道具不依不饶的样子,所以才要开个临时短会商量一下报账的问题啊?」

「那你早出晚归……」

「那是在陪十神君喝酒求他帮忙打通关系更方便上面批准报销啊?」

说到这里,日向觉得自己这个气球已经胀大到极限了,然而他还是憋着这一口气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你只要跟我说清楚就好了,你打字这么快,为什么说了这么多废话却一点都没说到重点!」

「啊,这是因为呢……」狛枝愉快地笑了笑,「只是单纯想要日向君体验一下我被忙得不可开交的日向君拒绝的感受,简单来说就是小小的报复行为啦!❤」

日向创感到,最后的这一颗钉子十分自愿自觉自律地主动撞上了这个快要爆炸的气球。


当天晚上,整栋宿舍楼的人都因为某个人大声吵架的声音没能睡上一个好觉。

 

——END——

评论 ( 29 )
热度 ( 248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