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长篇】幸运妖精3.4

上班摸鱼,前言之后再写

前文链接

可能一开始会觉得是不是少看了一节,其实并没有(x


——————

3.4

「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着下午的阳光睡了一个好觉的七海,懒洋洋地伸了一个大懒腰之后便悠闲地想要回到房间找自己的游戏机玩耍,路过长廊的时候便听到大厅里九头龙和小泉说话的声音,便好奇地赶过来了。

现在日向和狛枝都不在宅邸的情况下,作为一只聪慧的凯特西斯,七海就必须开始掌管大大小小的事了……她是这么想的。

小泉和九头龙的脸色似乎都不太对劲,这让七海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预感。花村把红茶和点心盘子放在桌面上便匆匆离去,然而九头龙似乎根本没有慢慢享受的心情。九头龙现在满头大汗,这是他急匆匆从外面奔过来的证明。

听见七海的声音,众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九头龙咽了一口唾沫,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看起来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这件事比起紧急,更像是匪夷所思,不知道让人从何说起。

「小七海,你听我说,狛枝那家伙用枪杀了人了!」

比起九头龙的一言难尽,倒是小泉憋不住,开始生气地向七海抱怨起来:「哈啊所以说这些男生到底有没有点责任心啊,真是太让人放心不下了。」

七海呆呆地看着小泉一脸愠气地倒了杯茶,焦躁地自己喝了一口。然后,不明所以的七海又看向了九头龙,从他的脸上确认了。

「只、只是『据说』啦,『据说』!」

九头龙被七海看得内心有点发毛,略显局促地整理起自己的领带,顺带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毕竟,今天上午的时候狛枝是挑了一把自己那里的枪,自己的枪上也是上了膛的。说不定自己当时要是把里面的子弹取出来,就没现在这么一出了。

九头龙自然也是不相信狛枝故意杀人的。按照他的推理,狛枝应该是在反抗那人的时候走火导致了意外。不过,狛枝早上离开宅邸的时候和七海有过交待,中午会在未来旅馆和朝日奈接头,之后就径直回到宅邸,九头龙的酒店和未来旅店距离也不远,发生事件的概率应该不大。这么说……是在狛枝准备回来的路上吗?

「我今天去南区采购的时候,街头巷尾都传遍了。」

小泉十分不耐烦地把支支吾吾,到头来什么也没说清楚的九头龙推到一边,自顾自地坐到了沙发上。

「犯案地点是南区36号窄巷,距离未来旅店直线距离不算太远,但是那个地方很偏僻,房间与房间之间间隔很小,而且里面没有路标,不是住民一般不会进去。几条街道中心的交汇处有一口公用井,很多住在巷子里的妇女都会去那边打水。据说情况是当时一个巡逻队员正要帮一个崴了脚的妇女重新打水,就听见那里面传来一声枪响,冲过去一看就看到了狛枝和那个死者。」

小泉一口气把自己听到的风声都倒了出来,拍了拍胸口喘了口气,继续陈述自己的怀疑:

「听说现场只有两个人,那口井旁边也相对比较空旷。那个巡逻队员冲过来的时候现场也很安静,要是凶手另有其人那跑得也未免太快了些。」

「而且最关键的是,狛枝的衣着服饰很显眼,那里面好多女人都看到狛枝那家伙在跟踪那个醉汉。确定是跟踪不是偶然经过,是因为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在同一个地方绕了很多转。」

九头龙扶着脑袋,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而且那个死者我也调查过了,正是之前我跟他说的诬陷日向的人,要说狛枝,也不是没有跟踪的动机……」

「那狛枝君没有辩解一下吗?」

「就是这里很气人啊!」

小泉抱起胳膊,身体向前倾斜,非常生气的样子。

「听说他当时打量了一下四周,就向着街道的另一个方向逃跑了!巡逻队员派人去抓,但他就在几个路口之后就人间蒸发了。巷子里的女人们都在传,说他是什么巫师,会妖法。真是的,原本还能够解释的事情,现在也变得不可收拾了。」

虽然不是巫师是妖精博士呢。

七海低下头,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在她的印象中,狛枝这几天一直都有好好地服用药物,应该来说是不会有问题的。现在能想到的情况,一是和九头龙想的一样,狛枝的跟踪被那人发现了在两人搏斗之中不小心擦枪走火,二是……

「这个展开……难不成是嫁祸陷害吗?」

七海歪了歪脑袋,看上去并不是十分靠谱的样子,但她之后的推论却听起来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目击证人人数众多,很难伪造,姑且相信他们那些人说的都是真的吧。那也就是说,中午之后狛枝君确实有在跟踪这个人,这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么,狛枝君为什么要跟踪他呢?」

「是为了要找到那帮人的巢穴吧。」九头龙挠了挠脑袋,「可惜被人家给发现了,最后自己反而成为了凶手……」

「不,大概不是这样。」七海跳上沙发,甩了甩自己的尾巴,「那个人之所以在那附近打转,想必不是因为发现了狛枝君的跟踪,如果他真的发现了的话,肯定会尽快撤离该区域避免被人怀疑。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个地方距离他们的接头地点不远,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故作圈套,寻找一个没人发现的时机进入会面地点……」

「嗯,的确是这个道理。」小泉眼睛一亮,用手指着脑袋,「原本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狛枝的衣服穿得那么精致,那种人混在南区的小巷子里也根本就不会引人注意的吧。」

九头龙似乎也有些明白了七海的想法,那个人如果真的没有发现狛枝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他们约定会面的地点就是在那条街附近。发生事件的时候周围没有任何人,也就是说还没有顺利接上头,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现被跟踪,放弃接头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怎么一个醉鬼还能和狛枝缠斗起来呢,尤其是……

「再说,狛枝那家伙的身子真是硬的很,除非打脸根本就不痛的。」九头龙又想起了当时自己的枪法被嘲笑的事,尽管内容是对狛枝的褒奖,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咬牙切齿,「这种情况下狛枝是不可能掏枪的……你是这个意思对吧?」

七海点了点头。不过,她到现在为止还是搞不懂,既然他们的老巢或者说接头地点在这里,怎么还敢在这附近搞出所谓的「杀人案」来。如果真的要把那人灭口,直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处理掉就行了,干嘛一定要让狛枝也跟着做替罪羊呢?如果狛枝真的是因为知道了什么秘密而被陷害的话,那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也杀掉呢?况且,如果狛枝真的是被人陷害的,那么开枪的人是谁,他又是怎么从现场逃跑的呢?

在去现场勘查之前,一切的答案现在也都还在迷雾之中。

「难不成是妖精干的好事吗?」捏着下巴的小泉深沉地思考了许久,之后便站起身来,径直向楼梯那边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啊?」

九头龙不解地看向小泉,不明白她这时候又要上楼去干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我们现在知道的情况太少了。」小泉站在楼梯上,侧着身回过头看着站在楼下的二位,「我去拿那个能拍到妖精的相机,去事发现场那边看一看。那里现在虽然被围起来不让进了,但拍照的记者可是一大堆呢,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很快就把照片拿回来给你们看。真是的,所以说男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随着房门「砰」地一声响,小泉的唠叨也跟着一起消失在了门后,大厅里只留下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其实……我可以随便进入现场的,我觉得。」

七海不知道该对谁说,只得摇摆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面向九头龙,愣愣地看着他。

不,现在还是不要打击那个女人的积极性比较好吧。九头龙尴尬地捂着脑门,心里这样想着。

 

「所以说,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啊,从他走了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到他了!一!次!也!没!有!」朝日奈被追问得急了,干脆捋起袖子做出一副要干架的姿势,连她头上用于掩盖鱼鳍的头发都翘得更高了。

下午原本应该清清静静的旅店大堂,现在已经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把前台围得水泄不通。老板和老板娘就当什么声音都没听到,一个人到房间里面去睡觉去了,只留下朝日奈一个人充当发言人,有任何事都让她出面来处理。

「可是,听人说那个白发男人离开这里之前,曾经跟人说过他和您的关系很好,还可以赊账来着。」

冲在最前面的当然是各路的记者,一个拿着小本子的男人让身后的大块头男子挡住涌上前来的人潮,被挤得趴在前台上费劲地抬起头来,提出尖锐的疑问。

「听说被害者中午也到这里来吃过饭,是真的吗?」

一个破锣嗓子挤不进来,只得在远处大声吼叫着提问,那尖锐刺耳的声音让朝日奈想要直接冲上去揍他一拳。

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对着朝日奈一阵乱闪,朝日奈感到自己的头都胀大了一圈。原本就不是很通风的大堂,现在更是热的人眼冒金星。

「听说他中午吃饭的时候和那个吃白食的十神少爷在一起是吗?」

「白发男子为什么要跟踪一个醉鬼您有印象吗?」

「据说他是日向伯爵殿下的亲信,有这回事吗?」

「您能说一下……」

四周的杂音稀里糊涂的,在这众多抛出的问题里,作为一只妖精的朝日奈自然是很难一一回答这些复杂的问题。一个记者就能通过语言将她绕进漩涡,这一群人乌央乌央地聚在一起,在同一时间抛出各种不同的问题,这让她怎么顾及得过来。时间久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感觉貌似反驳了几个人的观点,然后就开始昏昏沉沉地想直接关门回去打瞌睡了。

「抱歉,让一让,让一让……」

一阵凉风从大门口吹进来,昏昏欲睡的朝日奈总算是清醒了一些,晃了晃脑袋眨了眨眼。前方的记者们被几个男人用手锁在了两侧,原本吵吵嚷嚷的记者此时也鸦雀无声了。看着这场景,朝日奈口中喃喃了一句:

「总算来了吗……」

身着白衣制服的正是巡逻队的人,他们不喜欢混乱,维持着贾巴沃克的秩序。怪不得这群叽叽喳喳的人再不敢说话了,被巡逻队以扰乱风纪的名义抓去,虽然不会受到什么皮肉之苦,但那个石丸队长可以花好几天的时间跟你「促膝长谈」,直到你精神崩溃认输为止。

「您好,请问是未来旅店的朝日奈小姐吗?这里是巡逻队副队长,我们想就最近南区36号窄巷发生的一起杀人案来这里进行调查,不知您可否允许?」自称是副队长的人十分端正地站着敬了一个礼,说话语气中气十足,简直和石丸队长的风格一模一样。

「嗯,既然是调查的话,也没什么好不配合的啦。」

朝日奈一个跳跃就从前台的后面站起身来,甩了甩自己的马尾,在脑海中脑补了一下甜甜圈的模样,就毫无问题地露出了看板娘招牌微笑。

「有人举报说案发之后看到那个白发嫌疑人在这附近,似乎还与您走在一起,有这回事吗?」

这可真是糟糕了呢……

朝日奈内心里慌了一下,但又强迫自己去想最近吃到好吃的甜甜圈的美味,差点露出的惊讶表情这才重新被微笑掩盖过去。

「唔?没有啊?我虽然跟他还比较熟悉啦,但我在中午吃完饭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了呢……不会是看错了吧?」

「是吗,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请容我们彻底检查一下旅店内的房间,不会花太多时间的,请谅解。」

看副队长的反应,似乎并没有对朝日奈的话产生怀疑。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狛枝应该不会被找到的吧。

「没关系没关系,还是我带着您一起去吧,否则会吓到旅客的。」

朝日奈眼睛向上望了望天花板,然后从前台里翻了出来。

贾巴沃克的各条水路发达,朝日奈作为人鱼的妖精在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把这附近的水道熟悉了一遍。南区36号窄巷距离未来旅馆并不算太远,尽管走大路要绕上好些时候,但从水路走的话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尤其是街头的那口井,基本能够算在她的守备范围之内。朝日奈听说狛枝没有付钱就离开了旅店,便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但一时间也找不到他的线索。就在这个时候,她用妖精极其敏感的感知力听到了,那一口井的附近传来了一声枪响。

「现在先别解释了。」朝日奈把狛枝从距离未来旅店最近的妖精通路中拖了出来,狛枝的衣服和朝日奈一样,很快就干了。这也是他作为云迪尼后代的特殊能力之一。朝日奈让狛枝从未来旅店后门的窗户里翻了进去,自己则是若无其事地假装自己上厕所刚刚回来。

现在,狛枝应该是用她给的钥匙,躲进了地下室内的杂物间。这个杂物间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这是常年上锁的地方,不过实际上,地下杂物间堆放的箱子底下,就是通往未来旅店和九头龙组之间的空地下方,也就是未来机关的秘密基地的密道了。

「客人您好,巡逻队的队员想来做个调查,不会耽误您几分钟的!」

朝日奈偷偷地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巡逻队副队长,好在他们只是在每个房间里短暂地逗留了几分钟,并没有做出多余的举动。朝日奈带着副队长,帮他打开一些空的房间,也允许他们进去检查。当然,狛枝是不可能在客房之内的。

「实在是抱歉呢,给您的店里添麻烦了。」最后一间客房检查完毕,副队长直直地冲着朝日奈敬了个礼。

总算要结束了吗?

朝日奈在内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又看向还在大堂之内交头接耳伸长脑袋向着这边观察的各大报纸的记者。

这样一来,未来旅店就不会有什么值得深挖的料才对。影响了生意倒是其次,关键是外面已经有谁放出了风声说狛枝是日向伯爵家的人,如果未来旅店和狛枝扯上了关系,回头评议会那边说不定就会把目光投向这边,搞不好未来机关的存在也会被暴露出来。芬里尔和图书馆且不说,未来机关并没有明面上的身份,要是让评议会那帮老头子知道女王陛下在背后搞这些玩意,说不定日向的境况会比现在更糟。

沉迷于妖精幻想的女王陛下,和一个乡下来的不谙权术的伯爵大人,这个情况对于评议会来说应该没有再好的了吧。

「实在抱歉,朝日奈小姐。」副队长的声音将朝日奈拉回了现实,「虽然有点冒昧,但是那边那扇门是做什么用的呢?」

副队长眼睛看的方向,正是楼梯下方阴影处那个通往地下室的不起眼的小门。好在朝日奈早就料定了副队长会问起通往地下室的门,不如说他问起来这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朝日奈连忙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扯着脸地笑了起来:

「哎呀呀我真是的,都忘了说了。这边是我们的杂物间,乱七八糟堆了一堆东西,什么烂餐布啊,不用的熨斗呀……这种不常用的东西都仍在里面了,为了避免不知道的人误闯进去,这门都被我们锁了好长时间了。」

朝日奈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副队长的一举一动。那位副队长踏着坚实的步伐走到了那扇门前,楼梯上的灰尘都被他震得掉落下来,撒了他一脸。

「您好,请问有人在吗?」

副队长实在地敲着门,就好像根本没听朝日奈讲话一样,仿佛那根本不是什么杂物间,而是普通的客房。

「啊……所以说这个地方好久没人进了,里面都长蜘蛛网了吧……」朝日奈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心想着这副队长到底是有多一根筋,「这里面空气不太好,还是……」

「呀!」

随着副队长一声高喝,杂物间的门就这样被副队长从外面踹飞了。木质的门狠狠地打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朝日奈彻底凝固在当场,面色发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是狛枝进去的时候留下了什么线索让这个副队长给发现了吗?

朝日奈紧张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这个房间如果没有人住的话,那么强行打开也不会有问题。」副队长一脸骄傲地陈述着自己踹门的理由,一边对朝日奈露出了自信的神情,「对吓到您的这件事我还是必须要道歉的,应该早一些和您陈述这一情况,让您有个心理准备就好了。」

「不……没关系……」

朝日奈黑着脸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被吓到,至少对于妖精来说这点惊吓还是在承受范围之内的,关键问题是狛枝会不会被发现。不,比起狛枝来说,更重要的是未来机关的秘密基地会不会暴露。外面有这么多记者,一旦这事被公之于众的话……

朝日奈咬了咬下唇,跟着鱼贯而入的巡逻队员们一起进入了杂物间。

下午的阳光照射进来,空气中漂浮着尘埃,这里同朝日奈的描述一样,堆放着各种没收拾的杂物。朝日奈不敢看向那几个藏着密道的箱子所放的位置,理论上来说那里被好几个箱子给压住,他们自己进入也需要花上好一阵,只要巡逻队员稍微懒散一些的话,要保护入口的安全还是足够的。

「说不定有人藏在箱子里呢,把这些大箱子都打开!」

在副队长的命令下,勤奋的巡逻队员纷纷在这烟尘乱飞的小房子里开始了动作。

事与愿违啊……

朝日奈暗自捏了一把汗,尽管巡逻队从来没有怀疑过这边还有密道,说到底这么大个人能躲得进这种箱子才怪。但现在就算是跟巡逻队这么说,也只是会显得自己更加可疑而已。眼看着那堆在一起的大箱子一个一个被搬运下来,下面的队员们十分认真负责地把每一个箱子都打开来看,尽管目前来说狛枝的境遇还算安全,但这样下去的话基地被发现就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了。

「啊,说起来!」朝日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副队长先生,我最近听说了一个传闻,听说最近巡逻队的石丸队长消失了,是这样吗?」

一说起石丸的事,队员们虽然都没有停手,但拆包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下来。

「我啊,前几天从某个小报上听说了,有人在东区郊外的『魔女之庭』看到了石丸队长呢……」朝日奈故意作出把嘴巴凑到副队长耳边的样子,实际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你看,就在那帮小报记者当中,正好他们现在都在,您要不带几个人回去问一问,说不定就能知道石丸队长的下落了呢……」

朝日奈歪了歪嘴角,用手指往大堂的方向戳了戳,语气中尽是诚意,好像就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果不其然,一听说队长很可能就有消息了,副队长和在场队员们的脸色瞬间变得微妙起来。副队长冲着朝日奈庄重地敬了个礼,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队员们一阵小跑就来到了大堂里,挨个询问起来,把朝日奈一个人留在了杂物间里。

「喂,没事了。」朝日奈时不时回头,把剩下那几个箱子搬了出来,又在地板上铺上了一层毛毯,一边打开门一边冲着里面小声地喊话,「现在我马上过去,继续带你转移……」

朝日奈倒着脑袋探头进去看,却彻底傻眼了。

无论是通道内还是基地里,根本就没有狛枝凪斗的身影。

 

「啊……」

正在开心地吃着艾草饼干的日向突然间轻唤了一声,明明刚刚还在幸福地吃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瞬间却突然有一股寒流从他的背上爬过。这感觉很难受,就好像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般,让他很想立即起身前往贾巴沃克。

说起来,自己参加这种正式的社交活动好像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过,要不就是苗木,要不就是狛枝在…

唔唔真是的……要是他今天没跟九头龙约好的话跟我一起来就好了!就因为他没来,先是被雾切在马车上训了一通,又是被奇怪的女仆怠慢,又是一个人在会客室里受冷落……

越想越气的日向侧身看了看站在房间外面的走廊里,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的雾切和十神,心想着等他们说完事回来就跟这里的主人表示起身告辞。

「就是这样。」十神神情复杂地看向了雾切,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狛枝那个家伙怎么会摊上这种事,他杀了人的风言风语现在连帝都马康格都传遍了,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这下可麻烦了,明明是在这么紧要的关头……」

十神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啃食着饼干的日向,对上了正往这边好奇地打量的日向的视线,对方像是受到惊吓一般赶紧缩紧了身体,继续埋头吃零食去了。

与一直在唠叨的十神相比,雾切反而冷静了许多。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扶着下巴,眼神朝下,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你怎么看?」

雾切反问了一句。

「恐怕这件事并不像公众想象的这么简单吧。」十神与雾切似乎在常年的相处中已经形成了默契,「公众原本对于这个叫日向的新伯爵就有很多想法,狛枝杀人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那些无知的庶民只是想要一点日常的谈资而已。要消除影响的话,至少要让这位伯爵大人再出点什么更戳动大家八卦心态的事情才行……」

「是的,这件事情非常奇怪。」雾切眯了眯眼,「明明今天下午才在贾巴沃克发生的事,这事情大概在贾巴沃克内部还没传开吧,以现在民众能够触及的通讯手段,就算是刚知道事件的人当即坐马车过来,到现在应该也只刚刚还是有点苗头才是……」

「你是说有人在帝都想要故意引发舆论吗?」十神惊讶地咬住了手指,「这么说狛枝那家伙会中圈套也是他们设计好的,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好了杀人的时间,只等着到时间就在帝都开始大肆宣传吗……」

大概是故意选择了日向伯爵来到十神家做客的这段时间吧。这话雾切没有对着十神说出口,否则十神的自尊心大概又要大受打击了。根据雾切的推测,无论是谁在背后搞鬼,那些人都是一口咬定了来自偏远地区洛克费坦的日向根本不会处理这种公众事件,所以会采取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吧。尽管处理丑闻对于贵族来说算是家常便饭的事,但没有经验的日向一上来就遇到这样一个棘手的话题,乱中出错的可能性也决不小。

现在的情况,如果那边真的想要坐实狛枝杀人的事,狛枝本人的生命安全倒是不至于担心。重要的是这件事关系到日向伯爵的名声,对于贵族来说,名声有时候可是比生命都还重要。

所以,狛枝当时第一时间选择逃跑,并不是因为害怕被捕,而是只要自己没有被抓,凶手是日向家的人就不会被舆论定下基调,也可以为日向应对公众拖住时间。

也就是说,比起留下来澄清真相,他还是优先选择了保护日向君……吗?

「总之,现在必须让日向君先回到贾巴沃克再说。」雾切把狛枝当时的想法抛在一边,当即作出决定,十神也扶住了自己的眼镜,对雾切的观点表示同意。「还有,虽然我今天上午才过来,不过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我也有必要陪着日向君一起回去。毕竟他现在处理这类问题的能力……」

雾切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回过头来,看着门内一边鼓着腮帮子咀嚼食物,一边不明所以地看向这边露出「嗯?」这样表情的日向创。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05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