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博集中用于堆放狛日,大家喜欢默默点心心就好,除了主页投稿之外请不要转载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比心

【长篇】幸运妖精3.1

很久没更啦!妖精第三章,虽然有点短(x

就当是复健吧。复健短一点没关系嘛!(bu

而且关键是剧情并没有进展x因为第一节一般都是承接上一段嘛x先发点糖糖的感觉x


前文链接点我

前情提要关键字:因为怕剧透所以只说关键字啦

月光石 狛枝的身世 狛枝被绑 命运的红线 九头龙组 未来机关 黑色钻石


本来大家早一点就可以看到了,无奈岑一直拖着给我的图,为了惩罚她我就晚点发啦~(x然后其实岑岑发了图之后我会看看要不要加点别的细节描写的w

预览我有时间再填


————————

Chapter3 贵族的丑事不可外扬

 

3.1

凌晨两点,当贾巴沃克已经陷入深沉的夜色中,东区郊外的「魔女之庭」依旧人声嘈杂,喧闹不已。原本此时早该入睡的优雅华贵的少女们,因为害怕别人认出自己的身份而戴上了假面,只剩下鲜艳的红嘴唇露在外面,接过面容姣好的侍者的酒杯,将手中的牌往上面一摊,静静地看着对面光着身子的男人,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走吧,今天你就是我的了。」

男人脖子上的红印还未消去,就又一次被重新套入了项圈,已经饿了好几天的他实在是没有还手之力,只得听任高贵的少女将他拖到一边,跪倒在少女身前瑟瑟发抖。

少女显然还没想好要这个刚刚到来的奴隶做些什么,稍微犹豫了一番,随即命人拿出一套纸牌来。少女不紧不慢地将纸牌打开,

「那么,来决定你今晚的命运吧。」

女人们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而趴在地上的男人则沉痛地闭上了眼。

黑桃A。

周围的女人们都围聚起来了,原本热闹喧哗的场地一片宁静。她们怀着期待地眼光注视着这每一场演出,准备在最为激动的时刻发出刺耳而华丽的尖笑。

赤裸的男人怀着恳切而畏惧地眼神看着眼前这位素不相识的少女,然而当耳边的地面上划过一道脆响时,惊恐的他想要逃走,却被死死抓住了皮带。他感到脸上的汗水直往外冒,紧绷的神经仿佛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地抽搐起来。他的眼神无法从少女手上的黑色皮鞭上移开,口中呜咽着什么不成文的语言,而没有任何意义。大脑已经被放空的现在,他唯有期待自己卑微的神情能够让她良心发现,不要再折磨自己。但当他看到少女的手臂缓缓举起的时候,周围压抑的气氛让他再一次无法睁开眼睛。

 

「哇啊!」

大汗淋漓的日向从噩梦中惊醒,在一声大喊之后本能地坐起身来,急促地喘息着。大脑还未从刚刚的幻梦中清醒过来,一时间还分不清这里究竟是哪里。鲜红色的噩梦是如此真实,如果不是一直有谁在拍着自己的脖颈,或许他的手会继续抓挠那个人的后背也说不定。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在确认这里是自家主宅中自己的房间之后,因为被人看见了糟糕的样子而有些窘迫的日向把脸狠狠地埋在了狛枝的肩膀上。就算是听到了叫喊才过来的,再怎么说也太快了一点。那一刻,日向的脑海中萌生了一些不太好的设想,然而他并不想回忆起之前在未来旅店里发生的那些心理阴影一般的经历。又或者……

「因为只要未婚妻需要我的时候,月光石都会自动把我传送到日向君的床上来嘛。」

这跟上一次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吧!

「虽然日向君在思念我也非常开心,但我还以为一定是另一些方面的『需要』呢,就这点来说还真是遗憾……」

「并没有在思念!」

日向用力地将狛枝从自己身上推开,惊慌地整理起身上穿着的由于自己在梦魇中挣扎而凌乱不堪的过于宽大的睡袍,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没有教养。看着那人一如既往不知在图谋些什么的笑容,噩梦所带给日向的不快瞬间被对方令人烦躁的幽默感所替代,继而消失不见了。

「妖精」这种生物常常会被人评为少女浪漫幻想中的产物,最近妖精的小说也在人类的世界大肆风行。日向也经常会买一些这样的书籍来阅读打发时间,不过狛枝却总是说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胡编乱造,建议日向不要被其中的虚假传闻所误导。尽管如此,日向依旧对其中的故事很有兴趣,在狛枝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地锁在了房间的柜子里。

真是的,明明自己就那么油嘴滑舌。

狛枝总是让他想起最近看的一部小说的男主角,不仅仅是性格,连某些细节的描写都和他相似极了。不过日向还是挺喜欢这个人物的,总感觉那个人总是甜言蜜语,却能够说中人心,那种贵族的气质与谈吐更是自己所不具备的,这样一想,搞不好自己偶尔还会因为这产生一些莫名的自卑心理。

……当然,这种人物只是文学上来说!

日向摇了摇头,说服自己文学和现实毕竟还是有区别的,想象中那个男主角的形象终于从面前这个面带笑容的男人身上四散飞去。

「那么,今天又做噩梦了?」

难得狛枝会露出这样严肃的神情主动把话题往正事上拐,不过日向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算上这一次,已经连续一周没能睡好觉了,虽说是贵族,但是每日的工作还是十分繁忙。原本还有一个苗木在这边负责自己的各项事务,但自从他回到女王大人的身边之后,这一大堆的预定都全部堆到了自己的桌前,就算是想要睡个懒觉都困难。

见日向低着头没有立即回答,狛枝也没有着急,只是拉起了对方的手,用手指抚拭着中指上佩戴的月光石戒指——这枚戒指原本是水妖精云迪尼向狛枝的父亲求婚的信物,除非是求婚者没有人能够取下来,之所以现在戴在日向的手上,是因为月光石拥有着希望妖精的魔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日向被绝望妖精影响所受到的冲击。

现在竟然有连月光石都没办法抵抗的力量吗……

日向虽然完全不明白月光石究竟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但是狛枝不解的神情似乎是在说这是完全不应该的事情,毕竟不仅仅是月光石,狛枝特别赠送给自己的樱草花的长剑也好好地挂在墙上,之前从梅洛欧那里得到的言之刃尽管古旧却也多少有些作用,梅洛欧现在也经由妖精的通道来到周边的水池守卫。就算是这么多的东西护在身边,却还是没办法阻挡绝望妖精的魔力入侵,以至于自己这几天仍在连续做着噩梦……

等一下,这几天?

「啊!」

日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狠狠地一拍脑门,将手从狛枝那里抽出来,一个翻滚便下了床,开始翻箱倒柜起来。这个行为显然让狛枝吓了一跳,然而直到狛枝看到了日向手上拿着的东西,狛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是……黑钻石?」

与其说是钻石,不如说从外观上看只不过是一团漆黑的晶体而已,晶体的内部翻滚着令人看不清的雾气,就好像是积攒着什么力量。拿着钻石的日向有些尴尬,他原本早就应该把这件事跟狛枝说清楚,但却因为一直忙着宴会的事情彻底忘记了。

这钻石是几天之前,日向与九头龙组对战的时候从九头龙组地下仓库内拿到的,当时矿山哥布林的山田也确实跟自己说过这种东西会让妖精都感到害怕,七海当时也因为它的存在体力不支倒下。原本是想要在事后跟九头龙确认这件事的,但不知是因为苗木和九头龙组答应帮助自己,成为新的战力,还是单纯确认了狛枝还存活于世,被欣喜冲昏了头脑的日向不仅没有针对这个东西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甚至还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带回了宅邸。

「……就是这样。」

日向有些反省似的深深地低下了头,重新坐回了床上,到狛枝的身边。日向好不容易向狛枝解释清楚这东西的来历,远方的天边已经泛起了白色。没睡好的日向脑子有些晕晕乎乎的,他偷偷地斜着眼睛瞄了一眼狛枝的表情。本以为他会像平常一样嘲笑自己的愚蠢,而现在狛枝的脸却十分严肃,他的手指捏着下巴,眼神瞧向不远处的地板,似乎陷入了深思。

「狛枝?」

日向小心地呼唤了一声,然而狛枝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并没有理会,他的手上翻来覆去地把弄着这一颗日向带出来的黑钻样品,钻石的上面折射出些许不祥的光芒。

尽管不知道狛枝究竟在考虑什么,但日向明白现在不应该打断他的思路。刚才狛枝听到自己说到那一箱子都是黑色钻石的时候,狛枝虽然依旧在很耐心地听着,但从这时候起,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复杂了。

黑色的钻石到底是什么呢?

日向想不通,他俯下身来,趴在床上,仔细地观察着狛枝手上的钻石。在他看来,这东西和那些贵族小姐手上的珠宝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初次接触的时候,日向便对这个东西产生了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很早之前曾经见过一样。日向成长的地方是工业城市洛克费坦,自己小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地把类似黑色的煤块扔到炉子里去,但或许是由于时间太久的缘故,日向对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十分暧昧,就算是曾经见过这种东西,他也没有任何印象了。

「这东西太危险了,暂时还是由我来保管吧。」很久之后,狛枝终于冲日向露出了一个微笑,「日向君现在还是趁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再多休息一下,你这个疲惫的样子可是会被那个喜欢挑刺的十神公爵嫌弃的哦。」

「别命令我,这种事我当然知道!」日向有些生气地将狛枝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拍下来,「还有不要随便捏别人的脸,很痛!」

「诶——明明有注意轻重的,日向君的脸真是娇嫩呢。」

面对狛枝的调笑,不知所措的日向涨红了脸,只能抄起手边的枕头,朝狛枝的方向摔了过去。当然,这一行为并没有达到任何效果,只是让狛枝的脸暂时被这枕头挡住看不见了而已。

「说到底,你拿着这不好的东西又要去做什么啊……」

眼看着狛枝把黑色的钻石揣在衣兜,日向竟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感觉。虽然狛枝一直以来在自己的面前都是无所不能的妖精博士,但自从经过上一次到九头龙组的营救,日向也开始担心起狛枝的安危,毕竟才经历过狛枝「死去」的悲痛,日向觉得要是再来一次自己直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意志都会土崩瓦解。因此,日向已经有好几天不允许狛枝离开神座宅邸了。

不过,就算是日向下了命令,他也明白任何束缚对于狛枝来说都是一点用都没有。

「你放心,就是拿过去给九头龙君看一看。」像是察觉到了日向最近几天以来的怪异表现,狛枝安慰性地把手放在了日向的耳后,食指和拇指揉搓着那一缕碎发。「正好今天和九头龙君约好了去挑一把枪,顺便问一下他而已,不会有事的。」

「真是的……枪又没办法打倒妖精的……」

日向有些不甘心地抱怨着,他必须要承认,狛枝平稳的声线确实给他一种莫名的信心,好像只要有他在,什么都能做到。正如日向所说,人类制造的火枪是没有妖精的魔力的,大部分的妖精虽然讨厌这些东西,但也不能给它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过至少可以在对人类的战斗中发生一些作用。和狛枝生活了一段时间,日向发现狛枝无论干什么都比自己强很多,即便是日向当初最勤于练习的剑技,和狛枝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想来,就连手枪这种现在流行的最新型的武器他也是十分擅长才对,否则也不会约上对这方面有些研究的九头龙去一起购买了。

而且,竟然在获得自己许可之前就跟人约好了,简直就是吃定了自己肯定会答应的嘛……

「哈……」

想到这里,日向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立起来,就像是自己还在洛克费坦习惯的那样跪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沉默良久之后,才终于不情不愿闷闷地开口了。

「也不是想要把你关起来啊,但是下次约人之前必须跟我说。」日向带着些许谴责的眼神看过去,可狛枝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露出了一种愉快的「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的表情,这让日向有些窝火。

「还有!就之前你说那个杀人鬼最近越来越猖狂了,据说只杀年轻的好看的男性……你不许一个人去奇怪的地方,天黑之前也必须要回来,听到没有?」一瞬间日向也觉得自己习惯了照顾别人的碎碎念本性又发作了,于是咳嗽了两声,赶紧补充道:「当然也并没有觉得你好看到哪里去,只是因为你被绑走的话我还要去救你很难办的!就这样!」

说完这句话,也不等狛枝的回复,日向赶紧把狛枝往边上一推,把自己裹进了被窝里,假装自己要睡觉了的样子。在一片黑暗之中,他感到狛枝的体重压在被子上,这黑暗的另一头传来了狛枝带着笑意的回答。

「遵命,我亲爱的未婚妻。」 


———TBC———

后记心情好再加

评论 ( 37 )
热度 ( 132 )

© 野草小姐 | Powered by LOFTER